0

    真的是好多妖兽,多到的难以计量的地步,而且全部都是死掉的,近乎被抽干了血气的妖兽!

    陆俊金阳等人是被彻底吓住了,但唐楚阳经过了初步的震惊之后,反而越发的镇定了起来,看着大片大片的妖兽尸体,尤其是这些妖兽的死亡特征。

    更让唐楚阳肯定,那只掩日蜃蛟龟绝对正处于进阶过程中,不然它绝对不会这么疯狂的吸收血气。

    “金阳,陆俊,你们带一组人留下,捡高阶妖兽收集它们身上的材料,虽然没了血气,但这些妖兽身上还是有很多好东西的,我带一组人继续前进!”

    只要拥有积累财富的机会,唐楚阳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唐家实在太穷了,至少相对于那些中等以上的家族而言,唐家那点积蓄还是太薄弱了些。

    这些妖兽虽然被抽干了血气,但本身的皮毛,骨头,甚至于牙齿和眼睛,都是炼制法器,武器,护甲的宝贝,尽管聚宝斋半年多的经营,也收集到了不少好材料。

    但比起此时漫山遍野的妖兽尸体,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唐楚阳留下陆俊和金阳收集材料之后,他继续带着剩下的一组三十六个信徒继续前进。

    原本是打算把所有人都留下的,但想到接下来不可预知的危险,唐楚阳到底还是带上了一组人,不指望这些信徒当枪当盾,关键时刻能供奉出一点信仰精华,对唐楚阳都是巨大的帮助。

    继续往前走的过程中,唐楚阳还陆续发现了一些人类修士的尸体,这也解了为什么他路上没有看到人类修士的疑惑。毕竟这里距离银星城并不远,虽然方向有些偏僻,但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

    现在看来,不是没有修士往这个方向搜索,只是全部被掩日蜃蛟龟干掉了而已。唐楚阳原本就足够谨慎了,如今搜索起来更加谨慎,谁知道掩日蜃蛟龟就躲在某个地方,等着暗算他。

    事实证明,唐楚阳太高看自己了,在没有召唤守护神的情况下。唐楚阳也就是个三才境中期的高级修士而已,甚至都没有他带着的信徒修为高。

    几十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别说是掩日蜃蛟龟了,就算对于大多数势力而言,几十个大修士也不会引起他们多大的重视。

    唐楚阳带着一组人足足走了上千里。已经进入一片奇特的森林当中,但一路上死掉的妖兽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这让唐楚阳不得不惊叹一下掩日蜃蛟龟的食量。

    他虽然从神话传说里知道这家伙胃口够好,但真实感受这个具体的数量时,就感官而言,更多的不是被印证了事实的兴奋,而是彻头彻脑的震撼!

    拿出元灵测神符看了看。发现掩日蜃蛟龟的气息更加浓郁了,画板上的掩日蜃蛟龟图形已经近乎于实质,唐楚阳停步想了想。掩日蜃蛟龟恐怕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了,接下来就是比较危险的时刻。

    “你们结阵留在这里,除非我传讯召唤,不然就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我超过三天没有和你们会合,就去找陆俊他们。回落月城等我消息!”

    对上掩日蜃蛟龟这种级别的凶兽,唐楚阳虽然没有多大的必胜信心。但逃跑的信心还是有的,既然自身安全没什么问题。他可不想牺牲这些宝贝一样的信徒。

    这片森林里掩日蜃蛟龟的气息已经非常浓郁,唐楚阳相信他一天之内就能把那个庞然大物翻出来,剩下的两天时间,不论是打也好,还是逃也罢,也足够有个结论了。

    留这些信徒在这里,无非是想就近提供信仰精华而已,既然三天时间就能尘埃落定,没必要留着他们在这边浪费时间。

    信徒不是家将,他们对于唐楚阳是提不起任何抗拒心思的,这就像契约修士和守护神之间的关系一样,拥有最多的还是敬仰和敬畏,天神可不是凡人能够随便反抗的。

    三十六个信徒齐齐下跪行礼,随后结成三十六天罡阵留在原地,唐楚阳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山林深处飞射而去。

    这片山林的范围极大,从远处过来的时候,几乎一眼望不到左右两边的边际,林中树木也极为奇特,大部分都好像是被放到的几万,乃至于几十万倍的蘑菇和灵芝。

    唐楚阳并不认识这些树木,潮汐山每变幻一次地形,总会出现一些许多修士都不认识的新奇事物,因此,即便是再怎么知识渊博的人,也不敢说自己能细数潮汐山的所有事物。

    飞奔大约数百里的路程之后,唐楚阳就再次停了下来,不是有了什么发现,而是他突然感觉因为身高的缘故,让他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局限。

    而且,他元神感知虽然强悍,但这山林实在太大了,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做到快速的,大范围的搜索。

    想要解决这两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召唤守护神,因为和守护神合神之后,对于修士本身而言是一种全方位的提升,抗打击能力,力量,速度,感知等等,都会增幅数倍乃至数十倍。

    双手快速进阶,唐楚阳张口吐出几个简单至极的音节,达到三才境之后,唐楚阳已经能够将唤神咒大幅简化,达到近乎于瞬唤的地步了,当然,这也只能针对最低的一阶守护神而已。

    嗷!!!

    天空金光闪烁的同时,清越的金龙咆哮着直冲而下,尽管唐楚阳已经能够做到近乎于瞬唤的地步,但因为潮汐山的特殊情况,他召唤守护神的时间,范围被延长了数倍。

    原本不用两息就该凝聚出来的守护神,足足hua费了近十息时间,才彻底凝聚成型。

    不过这次凝聚出来的御龙天兵,与往常也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身高,按照五行大陆传承万年的常识而言,一阶天兵的身高或者说成长极限,不过是一丈九尺而已。

    御龙天兵虽然比较特殊,可以成长到不逊于四阶守护神的高度。但最多也就是四丈九尺的便算到了极限,可唐楚阳仰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他敢保证,此时御龙天兵的身高绝对超过了十丈!

    而据唐楚阳这一点多的了解来看,除非达到了*境成为大天位的修士,掌握了‘法相真身’这个守护神技之外。六阶以下守护神根本就无法拥有突破极限的体型,或者这说身高!

    拥有了切身体会之后,唐楚阳也终于知道唤神图在潮汐山为什么这么珍贵了,不过是区区一阶守护神而已,在潮汐山奇特法则的支持下。竟然拥有这么大跨距,能够小幅度使用法身的巨大增强!

    “合神!”

    唰!

    唐楚阳陡然被一层金色光罩包裹,随着更加耀目的金光再次闪烁,唐楚阳整个人一闪而逝,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守护神的躯体之内,就连合神的方式也有了巨大的转变,似乎显得更加安全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拳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楚阳突然觉得本身和守护神之间,契合的更加紧密了一样。这种感觉还原先没有很大的区别,很难分辨,只是一种感官上的细微差距而已。

    这就好像操控机甲的命令延迟时间一样,,但即便修士的感知比常人敏锐数百倍,也无法具体感觉出两者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御龙天兵至少三丈长的巨腿微微一屈一弹。嗖!的一声,唐楚阳驾驭者体型庞大了数倍的守护神一闪而逝。速度之快,近乎瞬闪一样。再次出现,已经到了数百丈之外。

    “速度至少暴增了五倍以上,灵活度增加得都让我有些不太适应了,潮汐山,还真是特别的小世界……”

    唐楚阳一边有些新奇地继续加速,同时放出至少被增幅了十倍的感知,开始在偌大的山林里疯狂扫描了起来。

    山林的妖兽似乎都死绝了,唐楚阳这么肆无忌惮的在林中乱窜半天,愣是连个喘气的动物都没有遇到。

    这一点唐楚阳倒不觉得奇怪,掩日蜃蛟龟的凶悍绝对是超过人类想象的,只要是它经过或者停留的地方,方圆数千里之内是别指望见到活物的,哪怕一星半点儿的血气,它都不会放过!

    唐楚阳倒是精明的很,带着三十六个信徒追踪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了一张隐匿行迹的王符,群攻类的王符他舍不得炼制,群体辅助类的王符,消耗的神力他还是能够接受的。

    守护神金色的体表散发出来的那一层蒙蒙银光,就是用来收敛唐楚阳身上血气的,同时就连守护神本身的神威,都被这层单单的银色光膜给包裹了起来。

    风驰电擎地顺着掩日蜃蛟龟的气息,再次追了上万里的路程之后,唐楚阳疯狂的前进速度突然变慢了起来,随着一股股越发浓郁的阴寒之气漫无边际的袭来。

    唐楚阳一脸凝重兼且惊疑不定地放缓了速度,这种阴森森的好像置身幽冥地狱的感觉,并没有给唐楚阳带来多大压力,因为他在哀嚎岗的时候,体会过比这浓郁的多的阴气和怨气。

    让唐楚阳放慢脚步的原因,不是因为阴气,而是他视线延伸到几十里之外的场景。

    在几十里之外的一片范围极大的空旷平原上,至少有数万白色,黑色,乃至于褐色的虚化的人兽一样的幽魂,正漫无目的到处游荡着。

    唐楚阳一边感受着其中浓郁的森寒之气,一边转头看着周遭环境特点,禁不住有些诧异地自语道:“这里,不会就是穆爷爷,和古家让我找的那个万鬼窟吧?”(未完待续)

    ps:感谢‘墨潋’舵主1888打赏!小猪拜谢……

    抱歉,今天事出意外,更新晚了点,不废话了码字去,今天必须完成保底的两更!

第244章 大主祭特里路    贾可道不太清楚大主祭这样的强者拥有什么比较特殊的能力,因而将自身的气息压制到了最低,并且给自己贴了三道幻象符,就算是有人特意看向贾可道所在,也会下意识的忽略过去。

    一干贵族军官站在军营大门处谈笑风生,这是贵族的基本礼仪能力,如果不会扯着脸皮子风度翩翩的与别的贵族没事找事的交谈,就会被其他贵族鄙视。

    而特伦斯此时就是一个被众人鄙视的对象。

    没法,特伦斯可不像其他贵族军官那样出生于贵族家庭了,原本就是一个纯粹的武夫,现在让他扯着脸与别人交谈,着实有些为难他了。

    不过还好,没等多久,远处就行来一列车队,负责牵引车厢的乃是一头头全身覆盖着绿色羽毛的奇怪兽类,骨架粗壮,长着四条腿,一看就知道是善于长途跋涉的坐骑。

    而每辆车上面都插着一面绿色藤蔓的旗帜。

    贾可道站在特伦斯身后看到这一幕,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这与那些电影里护镖的镖队倒是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那些贵族军官却知道,这是荒野教会的车队,那些牵引车厢的奇怪兽类,正是荒野教会自行培育的专用坐骑绿羽兽。

    这些绿羽兽不太善于短途冲刺,但长途跋涉能力极强,对于食物并不挑剔,却是一种难得的军用坐骑,与立米迪王室驯养的六腿战马各有所长,但在外界是不可能买到的。

    荒野教会里大主祭一共只有三个,分别掌管传教,财务乃至于审判三大事务。

    而这次前来的特里路大主祭便是负责荒野教会里的审判事务。

    实际上要说在教会内的排名乃至于威望的话,其余两位大主祭都要高于特里路大主祭。

    但由于这位特里路大主祭掌管着教会的审判事务,曾经率队铲灭过不少邪恶异端,反倒使得其在立米迪王国内的威信要远远高过其余的两位大主祭,当然绝大多数的人在遇到这位特里路大主祭的时候,都会感到双腿发软。

    如此,这些朝着车队迎上去的贵族军官,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僵硬就可以理解了。

    见到迎上来的大群贵族军官,第一辆兽车随即便停了下来,随着第一辆兽车停下,后面的车辆也随之停下。

    之后,一个个穿着全身铁甲的教会武士纷纷从后面的车辆上跳下,迅速将最前面的一辆马车拱卫了起来,在这之后才是一名名身穿土黄色衣袍的祭司过来,在前面形成两排。

    到了这个时候,第一辆兽车上方才下来一个年老祭司,满头白发,身材干枯,脸上就好似犹如一条条沟渠,形如老农,其身穿土黄色衣袍,佩戴圣徽,在衣领处绣着三棵娇艳欲滴的绿草,腰间系着一根烂布条,在其右手上则是抓着一把小巧的权杖,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的装饰品了。

    见到年老祭司下来,旁边一个年轻祭司急忙上前,将其搀扶住。

    而这年老祭司则是一连串的干咳,看他的模样,就好似即将倒地入土了一般。

    这一幕,让贵族军官们不由得脚下一停,他们基本上都没有见到过特里路大主祭。

    在他们的脑海里,特里路大主祭应该是一位衣着华丽,满头白发但且身形矫健,满脸皱纹,但却生就一双鹰眼,让人一见便心生寒意。

    嗯,白发,皱纹倒是对上号了,可身形矫健,鹰眼什么的就没有了。

    如果不是那个年轻祭司大吼一声,特里路大主祭驾临的话,这些贵族军官还真不敢继续上前了。

    “赞美荒野之神(吾主),见过大主祭阁下。”

    贵族军官们在确定了这真的就是特里路大主祭之后,纷纷便挤了上去,朝着这位大主祭阁下敬礼,是荒野之神信徒的自然便赞美吾主,而不是荒野之神信徒的赞美时自然不一样。

    特伦斯倒是没有挤过去,对于他来说,在这个大主祭面前自己还得小心一点。

    对于信仰其祂神明的贵族军官而言,特里路大主祭仅仅只是威名显赫,只要不是犯了勾结恶魔,邪神,渎神这类的大罪,这位特里路大主祭也管不到自己头上来。

    再说了,就算是犯了这等大罪,除了亵渎荒野之神之外,其余的都是由各自教会处理。

    但特伦斯却有些不同,他信奉的乃是土地神。

    并且他还可以断定,这位土地神并未正式封神,如此一来,凑到前面去对自己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且不提特伦斯缩在后面,贾可道此时正悄然的观察着这位看上去老态龙钟,行将倒地的大主祭阁下。

    相对于其他等次的超凡职业者来说,这位大主祭阁下身边浮现的是一圈幽蓝色灵光,而在靠近其头部位置的灵光里混杂着一丝丝的金色,好似星光一般,最引起贾可道注意的是他头顶上那根粗如手臂的信仰连线,没入无尽的虚空之中。

    这位大主祭阁下可不像外表那样纤弱。

    而站在大主祭身边的三个祭司应该是主祭了,其体外浮现的灵光为翠绿色,犹如一圈不断波动的湖水。

    贾可道仅仅看了两眼,便将头颅低下,好似一个虔诚的护卫一般。

    就在贾可道低头的同时,特里路大主祭的目光就扫了过来,在人群中来回旋转了几圈之后,不由得疑惑的收了回去,在众多贵族军官的簇拥下朝着军营内走去。

    不愧是大主祭,贾可道暗自点了点头,像这样的强者对于外界的感知是十分敏锐的,尤其是祭司这种神职人员。

    到了现在,贾可道大概将异界的超凡职业者在体外显现出来的灵光分出了等次。

    士兵,不管是普通的步兵,还是骑兵,弓箭手或者盗贼,魔法学徒等等,其体外的灵光为白色,或多或少,但都要比那些普通农夫强盛很多。

    待到快要激活斗气或者快能够调动魔法力量的时候,白色灵光里就会掺杂一些红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