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爆一个四千字的大章节出来,今天的时间不够了,明天继续爆发!

    诸位书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随便给个几万张票子奖励一下吧,俺不贪心的……

    —分——割——线—

    吞日龙龟善于隐匿行迹,制造幻想,这是因为拥有远古荒兽蜃的血脉,同时他不惧火焰,还可以行云布雨,具备洪荒神兽龙和凤凰的血脉。

    在唐楚阳看来,吞日龙龟就是个集合了各种超级优质基因,诞生出来的超级杂种!

    可以俯视大多数正统神兽的杂交神种!

    这种从骨子里一直强悍到了汗毛上的超级凶兽,什么情绪都会有,唯独不会有的一样情绪就是畏惧,或者躲避。

    吞日龙龟的隐匿能力不是为了自保,而是为了让他更方便捕食强大的猎物,这种凶悍的存在,绝对不会干出才吃了几万人,就悄悄多起来藏匿的事情。

    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理由,就是这只凶兽还没有晋级成吞日龙龟,不过也正在晋级当中,因为掩日蜃蛟龟进阶的时候,是它们最为虚弱的时候。

    处于进阶过程中的掩日蜃蛟龟,连平时三成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这也是干掉掩日蜃龙龟唯一的机会!

    这可是天大的便宜,如果唐楚阳能够趁这个时候干掉掩日蜃蛟龟的话,那他可就赚飞了!

    不是潮汐山贡献上面收获,而是掩日龙龟本身,这种千古凶兽,哪怕是拉出来的粑粑。那都是宝贝!

    “可是,到底是不是在进阶呢?掩日蜃蛟龟性情狡诈,如果是玩阴的搞埋伏的话,那可就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而是直接肉包子打狗的可怕损失……”

    唐楚阳只是犹豫了不到半秒就做出了决定。收获太大了,他根本就拒绝不了一直吞日龙龟的诱~惑,哪怕是没有晋级的掩日蜃蛟龟,所得到的收获也不是唐楚阳能够觉得的。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相当于十只兽王的贡献呢,唐楚阳可没忘了他要当城主的第一目标!

    “妈的!大不了打不过就跑。我虽然只能召唤镇元子千万分之一的分身,但不指望打得过掩日蜃蛟龟,抵挡一下让我逃跑总能做到吧?”

    唐楚阳做事,从来都是先考虑后路,后路没问题的话。能阻止他冒险的因素就不多了,既然小命儿能保住,唐楚阳最终还是决定冒险搏一搏,收益太大,拒绝不了啊。

    做出了决定,唐楚阳也就不多想了,转头看到凌央泽还在等着他回话,当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摆手道:“暂时先别往上报了,咱们先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再说,我估摸着那只凶兽目前很可能躲在某个地方进阶。这是它最虚弱的时候,如果这个信息能够确认的话,咱们这次可就赚大了!”

    “进阶?据我所知,凶兽进阶的时候,一般都是它们实力最为强盛的时候,在这个时段去找它们麻烦。那是大忌!”

    凌央泽对唐楚阳的安排有些惊疑不定,他虽然觉得唐楚阳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但却不可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就把自己所有的资本。包括他和侄女的命都搭进去冒险。

    尤其是唐楚阳说出来的这些东西,和凌央泽所料的资料背道而驰的时候,他就更不能听从唐楚阳的建议了。

    “这太危险了,你能确定你这些消息可信么?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唐先生,不是我怀疑你,而是这事太多重大,我不能随便让嫣儿涉险,而且我们的人手不多,赔光了可就一点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无法给王爷太多的保证,尤其是生命安全方面……”

    唐楚阳理解凌央泽的顾忌,毕竟凌央泽和凌紫嫣不是唐楚阳亲密无间的盟友,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把所有本钱搭进去,陪唐楚阳去赌那些并不确定的可能。

    “这样吧……”唐楚阳想了想,随后抬头冲凌央泽道:“王爷和公主先回落月城等消息,由我去探查那只凶兽的所在,如果有幸击杀那只凶兽的,对公主殿下的好处也不少,您看如何?”

    这话唐楚阳说的好像是为了凌紫嫣赴汤蹈火一样,其实他能做出这么大方的决定完全是出于自私,一来,他不想和别人分享掩日蜃蛟龟。

    二来,如果遇到危险,如果带着凌紫嫣等人,唐楚阳也不能见死不救,如果耽搁了逃跑时间,大家都得死。

    三来,让凌紫嫣回到安全的落月城坐等收益,而唐楚阳带着自己人去涉险,这也显得他的付出的更多,获得来自凌紫嫣二人更多的感激和看重。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唐楚阳做出这个决定也就没什么好奇怪了,虽然他自己认为是自私,但不清楚内情的凌央泽和凌紫嫣显然不会这么看。

    唐楚阳一个修为不高的人亲自涉险,去为凌紫嫣探寻甚至击杀那只绝对危险的凶兽,而凌紫嫣则只需要回到落月城坐等就好,若唐楚阳是长生皇朝的人,这么做就是分内之事。

    但唐楚阳显然不是,他只是凌紫嫣众多的支持者和合作者之一罢了,因此,唐楚阳的决定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格外大方,甚至干脆就是慷慨至极。

    这让一直对唐楚阳没什么好感的凌紫嫣,都觉得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心里甚至产生了一些愧疚情绪。

    凌紫嫣到底还是太嫩了,愧疚这种情绪,凌央泽这种百年老狐狸就不会有,如果能够利用唐楚阳用死去换来大量的贡献,凌央泽心底里最多的只会是成就感。

    最多也就是觉得,失去了一个难得的人才而已。

    因此,就在凌紫嫣因为愧疚而想给出些承诺的时候,凌央泽已经先凌紫嫣而开口了:“唐先生如此鼎力支持。本王便先代嫣儿谢过了,不论唐先生此行是否有所收获,本王和嫣儿必不会忘了唐先生的苦心,若是唐先生能有所获,我们必然会给予你足够的回报!”

    承诺什么的。在凌央泽看来还是不要随便给的好,空头支票开多了可是很伤名望的,名望这东西无形无质,但只要是个有野心的人,就不能不在乎名望。

    毕竟,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或者势力,显然是不会受到大多数欢迎的,更何况是威凌天下的长生皇朝?

    凌央泽这话看似说了很多,其实就和没说一样,最大的意思就是。不论你有没有收获,这份心意我们收下了,当然,如果有大收获的话,咱们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奸猾狡诈的老狐狸!

    唐楚阳心里愤愤骂了一句,凌央泽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唐楚阳博取同情的气氛给扫了个一干二净,原本打算张口的凌紫嫣也乖巧地闭上了嘴巴。这下唐楚阳的心理优势全白瞎了。

    “呵呵,王爷说哪里话,今后唐某背后的家族。可是要依附公主殿下的,这次出来,唐某就没打算空手而回!”

    唐楚阳这话说的信誓旦旦,你不领情是吧,我就给你个必须领情的承诺,反正就算没能杀了掩日蜃龙龟。总是要杀一些其他什么妖兽的,唐楚阳本身也没有入宝山空手而归的习惯。

    “哈哈。那本王就在落月城里备好酒宴,恭候唐先生的回归了!”

    凌央泽一脸豪爽地哈哈大笑。话里说的好听,实际上还是什么实质的承诺都没有,他这是打算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皇族之人的脸皮都可以当防弹衣的么?唐楚阳看着凌央泽那一脸的豪情无言以对,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这老家伙还不肯给点哪怕是空头支票一样的好处,这得脸厚心黑到什么程度啊?

    “那王爷和公主就请静候唐某的捷报吧……”

    唐楚阳一下子就没了说话的兴致,和一个宫斗了近百年的老狐狸玩心眼儿,果然还是找虐啊,还是等拿到了比较实质的东西之后,才拿到落月城打这个老家伙的脸吧。

    抬手收起了元灵测神符,唐楚阳回身冲凌央泽叔侄拱了拱手,随后大手一挥,带着手下的七十二名信徒,和陆俊,金阳二人脱离了大队,想着银月城南方前进。

    虽然银星城被灭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掩日蜃蛟龟的气息太特殊了,唐楚阳凭借着元灵测神符,能够轻易地辨别出它离开的方向。

    等到唐楚阳彻底消失在凌央泽等人的视野时,凌紫嫣这才有些疑惑地上前几步,拉着凌央泽的衣袖问道:“皇叔,唐楚阳拿小命儿去冒险,也算是为咱们去博取贡献,为什么不让我给他一些承诺?无非就是一些口头承诺而已,这段时间咱们已经给其他修士不少了吧?”

    “这小子不一样啊……”

    凌央泽摇着头,侄女还是太嫩了,没听出来这小子刚才,就是在用没什么实质的承诺,来换取凌紫嫣相对而言要具备一定效力的承诺,这可不是什么公平的交换。

    哪怕凌央泽愿意平白无故的给与唐楚阳承诺,那对唐楚阳来说该是赏赐,而不是交换,是要换到一份感恩和人情的。

    但当唐楚阳拿出不值钱的东西,来换他们值钱的东西时,这就变成君臣博弈了,在这种事情吃亏,可不是一个君主能做的事情,因为真的吃了这次亏,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次亏呢。

    唐楚阳玩儿的这个把戏,其实就像现代社会里的朋友之间,当你的朋友对你说对不起的时候,如果他做错的事情和你有切身厉害关系,那就赶紧和他断绝关系吧。

    因为在他对你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的时候,就是打算今后继续对不起你了,这种有害无益的朋友,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嫣儿,唐楚阳这个人,实力是有的,才智也是有的,用好了他就是你的左臂右膀,但若是被他反制了,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毫不犹豫地除掉他,这种人最危险了……”

    凌央泽这话可是有感而言,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屁孩而已,竟然就已经能够勉强可以和他这个老狐狸打对台了,若是再给他几十年的成长和磨砺时间,那得妖孽到什么地步?

    “没那么夸张吧?”

    皇叔的话让凌紫嫣有些接受不了,她虽然生于皇族,也算见惯了勾心斗角,但凌紫嫣本身还是很厌烦那些事情的,她虽然不敢完全相信手下的人,但也不至于到了要随便杀功臣的地步吧?

    “唉,你虽然出身皇族,但自小心底便纯良的不像是皇家之人,我只知道你不爱听皇叔的这些话,但这就是权斗,是君臣之间的博弈,不论你愿不愿意,等你登上皇位的那一刻,你就得不停地和所有人博弈,兄弟姐妹,皇朝大臣,敌国,所有你能够接触到的人和事,到处都是博弈,一着不慎便会满盘皆输!”

    看着俏脸上逐渐开始出现不耐烦的侄女,凌央泽心里禁不住暗暗叹气,他本身就是这么过来的。

    年轻的时候,他也如同凌紫嫣这般单纯,以为只要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就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而事实上,就因为这个单纯到傻的想法,让他错过了两次几乎唾手可得的皇位,如今凌央泽之所以不再追求皇位,无非就是斗累了,斗怕了,不想一辈子生活在各种算计中了。

    凌央泽之所以愿意辅佐凌紫嫣争夺皇位,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他只是不愿意看到这个几乎是自己带大的侄女,被她那些皇族兄弟姐妹们给坑死而已。

    生在皇族这个时间最尊贵的族群里,有时候并不是你不争,别人就会放弃和你敌对的,只要你身上还有可以利用的价值,就绝对不会少了来自别人的窥视。

    “算了,知道你不乐意听这些,皇叔不说了就是,大不了将来咱们彻底联合,以后就有皇叔来保护你的安全!唉……”

    凌央泽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了唐楚阳离开的地方,不知道这个才智心计都属上佳的小家伙,能不能为他们带来足够的惊喜呢?

    能不能给凌央泽带来足够的惊喜,唐楚阳还真就无法保证,不过他和凌央泽等人分开的第四天头上,就迎面撞上了一大波的惊喜!

    当然,最多的还是惊,能不能喜,还要看他能不能活下去才能知道结果。

    “少爷,好,好多,好多的妖兽!”

    眼前近乎漫山遍野的妖兽,一直延伸到了唐楚阳等人的视线极限,因为有元灵测神符追踪,唐楚阳带着一帮属下,几乎是在风驰电擎地赶路追踪。

    三天时间赶了至少五万里路,然后唐楚阳一行人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妖兽,不过让陆俊磕磕巴巴的不是因为妖兽的数量,而是因为近乎难以计量的妖兽,全部都是死掉的妖兽!(未完待续)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第243章 军营    贾可道略微指点几句之后又匆匆上路,骑着绿龙朝着王室大军集合地赶去。

    要说骑着这绿龙的确有些张扬了,在距离集合地十多公里之外降落后,贾可道就让绿龙离远一点缀着,而自己则是换了一身金刚护甲力士的造型朝着集合地走去。

    大军集合地定在距离雄狮城四十多公里的野地里。

    原本显得有些荒凉的野地,此时已经变得喧闹无比。

    来自于各大城池的城防军,王室的直属军队乃至于荒野教会的武士团汇聚在这里,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军营。

    贾可道原本还不太看得上立米迪王国的实力,堂堂一个王国,拼了老命才集中一万多点的军队,这不能不让来自于华夏的贾可道吐糟。

    别的不说光是别山县县城,那么破烂的一个小县城里,就居住了两万多人。

    当然,实际情况则不能这样单纯以人数来对比,毕竟这些人类士兵光是力量就可以碾压大多数的地球人类了。

    这个时候,贾可道远远望着这座军营,心头多少还是有些震撼。

    人上一万,如山似海。

    这绝对不是一个单调的形容词所能够形容出来的场景。

    一眼看过去,一顶顶帐篷好似蘑菇一样耸立在地上,尤其这一万多人个个都手持武器,身穿皮甲,铠甲,看上去个个都是肌肉汉,倒是给人一种异样的冲击感。

    贾可道原本打算悄然进入军营的,可没想到这军营的戒备很森严,贾可道尚未靠近军营就被人现了。

    如果不是贾可道报出了特伦斯伯爵的名号,恐怕当即就是一场大战。

    原来,在这营地四周,由随军的魔法师布置了魔法眼,任何企图闯入军营的陌生人都会被魔法眼记录下来,并且会无声无息的向负责监控的魔法师出警报。

    贾可道倒是不知道这点,结果被当即抓个正着。

    这次希望小镇配合出兵,就是特伦斯亲自带队。

    特伦斯不亲自带队的话,不放心,生怕那些王军的高层将这些金刚护甲力士给送入死地。

    见到贾可道穿着一身金刚护甲力士特制的皮甲过来,特伦斯随即便明白了贾可道的意思,当着那个引路过来的士兵大咧咧的让贾可道入队。

    不过等到那个士兵一走,特伦斯摆出的那副贵族风范立即就垮掉了,老老实实的站在贾可道面前,等候吩咐。

    贾可道这次混进来,无非就是想要跟着去看看罢了,因而让特伦斯一切照旧,不用特殊照顾自己,免得露出破绽来。

    要说到了这个时候,汇聚过来的军队也差不多了,如果不是等候那位大主祭带领的教会武士团的话,大军早就开拔了。

    毕竟上万人等在这里,光是人吃马嚼,就让立米迪王国负责后勤的官员快要崩溃了。

    没法,在这里可没有那么先进的交通线,光是采购那些粮食,就让附近几个城池的粮价大幅上升,而从王城运输过来的话,那就是上千公里的遥远路程。

    说到这里,贾可道倒是要羡慕异界大地的辽阔了。

    区区一个立米迪王国,其占地面积就过了四百万平方公里,而像立米迪王国这样的国家在这块大6上不会低于五十个,占地面积过亿的庞大帝国也有十多个,这些帝国都是强大神力后裔建立的国家,至于那些**的公国,候国大多在三十万到八十万平方公里左右,数量不会低于两百个。

    嗯,除此之外,还有多如牛毛的伯国,面积大多在五万到两万平方公里。

    如此一算,在异界里,光是脚下这块大6的面积就过了整个地球的表面积,据说在庞大的海洋的另一面还有更为辽阔的大6。

    而实际上伯国就是那些实力强大到能够**的伯爵领罢了。

    由此看来,立米迪王国给特伦斯册封的这个伯爵是多么缩水了。

    希望小镇方圆五十里的土地,就算是将起伏地表尽数统计进去,也不会过九百平方公里。

    与帕蒂斯伯爵三万多平方公里的伯爵领相比,着实有些掉价了。

    当然,与地球上相比,这里的土地利用率是很低的。

    就拿雄狮城帕蒂斯伯爵的伯爵领来说,除了雄狮城乃至于十多个小镇周围的土地外,其余的土地都是荒野,树林,也就是说三万多平方公里土地里只有不到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利用了起来,除掉城池,小镇占用的面积之外,农田大概只有一百二三十万亩,而人口大概在四万多人左右。

    平均下来,每个人分到的耕地大概在三十亩左右。

    由于这里的农业技术极其不达,即便因为灵气充裕,使得作物产量较高,但也只能说是广种薄收了。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情况在贾可道眼里完全就是一种奢侈浪费。

    要知道,在华夏,三万多平方公里足可以分十多个县来了,足以安置上千万人口。

    就说特伦斯伯爵领,九百多平方公里,除了一些树林之外,基本上都是平坦肥沃的荒野,如果全数开的话,恐怕能够开垦出一百多万亩田地出来。

    要是将其中一成的田地用来种植药材的话,贾可道就算是收徒弟,收上一两千个,这炼丹的药材都足够了。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这仅仅只是一个比较美丽的梦。

    在军营里等了两日,荒野教会派来的大主祭终于到了。

    军营里一干高层尽数出动迎接。

    没法,大主祭这个身份太尊贵了,不管从实力还是地位上来说,一位大主祭几乎都可以与国王平起平坐了。

    最关键的一点则是,多数的大主祭都能够释放复活神术!

    谁没有个生老病死的时候?

    再说了,这次过去可是攻打被邪神占据的雄狮城,就算是再英勇的强者也要考虑到自己如果挂掉了怎么办?

    现在好了,大主祭过来了,这个时候都不知道打好关系,难道要等自己挂掉了后变成了灵魂再来打好关系?

    特伦斯伯爵作为军营里少有的高级贵族,自然在出迎之列,而贾可道则是扮成了护卫跟在特伦斯伯爵身后。r1152

    varosoadfig={cid:”2313o”,aid:”1o3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