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吧,我回去准备一下……”

    凌紫嫣果然是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的,他的哥哥姐姐们已经快一半人的贡献超过了她,这可不是凌紫嫣喜欢的结果,这次哪怕是唐楚阳骗他,只要有机会得到贡献,凌紫嫣都不介意去一趟银星城。

    凌紫嫣离开之后,唐楚阳开始安排他这次出去要带的人手,聚宝斋必须要有人看守,不过落月城属于安全地带,唐楚阳也不需留下太多人。

    想了想,唐楚阳带走了七十二名信徒,加上陆俊和金阳两人,算上唐楚阳自己,总共七十五人,最后将方万雄和剩余的二十八个信徒留在了聚宝斋经营店铺。

    在潮汐山这半年时间,唐楚阳除了要求信徒们全力修炼之外,还传授了他们一些阵法,诸如三十六天罡大阵,七十二地煞大阵,这些五行大陆已经有了粗浅认知的大阵,已经被信徒们掌握。

    稍微高端一些的二十八星宿大阵,十八罗汉这,两仪四象三才阵之类的,唐楚阳本人是非常精通的,在五行大陆,两仪,三才这些都是境界,不是阵法。

    但唐楚阳上辈子当神棍的时候,从一元到九宫,这可全都是地地道道的基础阵法。

    将这些他熟悉的阵法传授给信徒们,不求他们能够精深研究,只要能够熟练地站桩布阵,对他们的好处都超乎想象。

    至于混合阵法,唐楚阳目前还不敢传授给信徒,不是不够信任他们,而是这些阵法太过高深,威力也大,稍有不慎,就会是个未伤人先伤己的后果。

    目前唐楚阳手里可用之人不多,他可舍不得让属下的信徒有所损伤。

    这次唐楚阳一直等到月初才出城,为的就是等待现在的白天时间到来,追求最大限度的安全,减少损失。

    潮汐山时间奇特,上旬为白天,妖兽实力最弱,中旬为黑夜,妖兽能力翻倍,下旬为血月夜,妖兽实力暴增至少三倍,黑夜和血月夜最是危险,那可不是出城的好时机。

    一旬时间为十天,足够唐楚阳最很多事情了。

    大约三个时辰之后,凌紫嫣和凌央泽带着近两千人来到了聚宝斋,等待多时的唐楚阳散开感知感应了一下,真不错,半年左右的时间,凌紫嫣竟然聚拢了千余四相境以上的大修士!

    凌央泽和凌紫嫣都是参加试炼的人,他们自身进入潮汐山的时候,就有权自带三百名不高于三才境的仆从,唐楚阳相信,对他们而言,挑选三百名三才境圆满的修士,钻个境界限制的漏洞并不难。

    此时多出来的一千多修士,想来就是他们这段时间招纳的部属了,人多了好,只有人足够多,才能为唐楚阳布阵争取更多的时间。

    凌央泽看到唐楚阳的第一时间,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了:“你真的有关于那只凶兽的信息?”

    凌央泽没有问‘几十万人都找不到,你凭什么能找到’这样的白痴问题,他对于唐楚阳的了解,要比凌紫嫣看到的更多,单单是聪明才智,为人处事上,凌央泽给与唐楚阳的评价就非常高。

    “情报是有一些的,但还不是很肯定,必须要我亲自去看看才能确定具体的消息,反正只是出去转一圈而已,王爷想必不介意走一趟吧?”

    凌央泽给唐楚阳的印象就是个老狐狸,他不敢和这只老狐狸说的太多,接触了快半年时间,唐楚阳才知道这个看着只有四十来岁的家伙,竟然已经一百多岁了,简直就是个老人精。

    “也是,出去看看也好,如今整个潮汐山彻底乱套了,妖兽没有按时攻城,十八个城池悄无声息地就被灭掉一座,最近的发生的事情,总透着一股子诡异……”

    见唐楚阳不想多说,凌央泽也不想过于逼迫,双方现在还有比较密切的利益关系,凌央泽相信唐楚阳不会乱来。

    稍稍整装,凌央泽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两千多人直接从东门出城,银星城的位置就在落月城的东面,从东门出去几乎不用绕道就能呈直线距离达到银星城。

    到潮汐山都半年多时间了,唐楚阳除开最初的时候从城门那里往外看过之外,就一直宅在落月城没有出去过,随后最近一直陆续从打探消息的信徒口中得到潮汐山的地貌信息。

    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缺少了那么一份真实感,如今出城,唐楚阳看到外面的一切,都觉得非常新奇。

    潮汐山里的一切都非常奇特,根据唐楚阳收集到的信息,落月城周边万余里的面都是生机勃勃的绿色,不是植被,不是森林,而是土地山石本身就是青绿色的。

    唐楚阳出城没多久,就蹲下来按了按地面,松松软软,但又不是沙土,抓了一把泥土放出感知扫描,竟然从中感应到了极为浓郁的木属性气息。

    捻出一点放进嘴里,一股清新气息顺喉而下,整个人都感觉清醒了不少,当下又从乾坤镯里拿出一支黄精,挖出一个小坑将之埋进去。

    不一刻,黄精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竟然就有一株幼苗钻出了绿色的泥土,此情此景,唐楚阳禁不住惊叹:“天啊!这不会是奎木净土吧?落月城万里方圆内,全都是奎木净土?这玩意儿按照神话传说里的作用,可都是专门用于种植仙草,甚至构筑仙宫的宝贝……”

    唐楚阳突然停下,又是抓土,又是吃土的,让包括凌央泽和凌紫嫣一脸惊诧。

    随后看到唐楚阳拿出一块之物根茎一样的东西,挖坑埋了起来,竟然一炷香时间不到,就长出娇嫩绿苗,这让凌紫嫣和凌央泽更加诧异,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神奇?

    “唐先生,你这是?……”

    “呵呵,玩儿个小把戏而已,王爷,公主,不用在意……”

    唐楚阳将黄精挖出,前后不过一炷香多一些的时间而已,这黄精竟然相当于种下去数年时间一样,非常明显的胖了一圈,奎木净土的威力,实在太逆天了。

    看凌央泽和凌紫嫣诧异无比的表情,唐楚阳就知道他们不知道这绿色的泥土是什么,而放眼望去,落月城周边也没有药田之类的植被,这让唐楚阳知道,整个潮汐山,怕是没人知道土地的秘密。

    既然只有唐楚阳自己知道,那得到奎木净土这种逆天宝贝的事情,自然是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好,好东西是绝对不能和外人共享的,凌央泽和凌紫嫣显然都是外人。

    “是么?唐先生这个小把戏,可真是令人惊奇……”

    凌央泽可是个老狐狸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看不出唐楚阳这个没什么诚意的谎言,但如今双方是合作关系,凌央泽更在意的是凶兽的信息和唐楚阳的帮助,其他的完全可以放在一边。

    “走吧,我现在对找到那只凶兽,或者妖兽的踪迹更有信心了!”

    看到凌央泽饱含深意的眼神,唐楚阳立马转移了话题,他没有多大的信心和这老狐狸唱对台戏,一个经历了近百年宫斗的老狐狸,绝对不是他这个神棍能够轻易对抗的。

    浩荡的队伍再次开始前进,唐楚阳的心里却充满了懊悔,落月城外竟然全都是奎木净土,近在眼前的宝贝,他竟然到半年之后的现在才发现,这个认知让唐楚阳郁闷的想吐血。

    这半年唐楚阳除开修炼,就是玩儿命的炼制各种灵符,和大量的唤神图,他原本还算雄厚的灵药储备,也被这种近乎疯狂的炼制给消耗了大半儿。

    如果早知道落月城外面的土地,居然全都是奎木净土的话,半年时间足够他种植一大批灵药了,那可都是晶光闪闪的元晶啊!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虽然让信徒们收集各类信息和情报,但更多的还是关注人和事,最多再收集一些地理信息之类的就很了不起了,总不能让那些信徒们去搞地质研究吧?

    “看来今后必须得培养一些专业人才了,在五行大陆这种充满神话气息的世界里,除开人和事之外,各种天地灵物才是重点啊!”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至少让唐楚阳知道他的关注面还是太狭隘了,最主要的还是手里的人才太少,毕竟他总不能指望那些大半年前还是普通人的信徒,去辨别什么天地奇物吧?

    原本出城之后,按照凌央泽的意思,他们是要使用空行飞舟来赶路的,那东西虽然消耗大,但却可以节省大量的赶路时间,不过有了奎木净土的发现之后,唐楚阳拒绝了。

    这段时间唐楚阳偶尔在城内闲逛的时候,也见过不少各种各样如同星际战舰一样的飞船,小的只能当下三五个人,大的放下几千人也没问题,确实是赶路逃命的宝贝。

    但那样就让唐楚阳失去了寻找宝贝的时间,奎木净土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潮汐山竟然都铺的满地都是,有了这个发现,唐楚阳怎么可能不继续探索一下。

    反正银星城就在那里,跑是跑不掉的,而且唐楚阳想要找出那只凶兽,必须是晚上才行,时间不是赶上最危险的血月夜,他们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单单是奎木净土这个发现,唐楚阳就觉得他这趟出城赚大了,这个时候不论是谁,都阻止不了他收集探索奇宝的欲~望!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第241章 爵位赏赐    何况,雄狮城的沙漠教会对于自己始终是个威胁,如果能够借助这次立米迪王国出兵的机会将这颗钉子给拔掉,也算是一件好事。

    特伦斯出去了,很快,那几位使者便进了镇长府邸。

    对于特伦斯突然将自己几人叫来,使者们心头是喜悦的,他们认为特伦斯应该是答应了。

    当他们见到贾可道的时候,才发现,事情或许与自己所想象的并不一样。

    “几位王使,这是我的主人明阳大人。”

    特伦斯这个时候倒是清醒了过来,并没有将贾可道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主人?明阳大人?

    原来如此,这几个使者到这时方才明白,为什么之前这个特伦斯听到条件后兴奋不已,但却始终不肯答应的缘故了。

    原来,这个希望小镇的镇长上面还有个主人!

    这一点,可是那些情报人员没能搞到的消息。

    真是一群白痴。

    使者们心头暗自愤恨,但面子上却是不得不向贾可道表示了自己的尊敬。

    换成是谁,如果手下有着五十名等同于大剑士实力的士兵,他们都会表示尊敬的。

    “尊敬的明阳大人,不知道特伦斯镇长先生是否给您通报了我们的来意?”

    在相互表示敬意之后,为首的正使便进入了状态,开始表达自己的意愿。

    “一个子爵,三到五个男爵?”

    贾可道呵呵一笑回道。

    那位正使也不知道贾可道的意思,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正是如此,吾王是很有诚意的,如果贵方愿意出兵的话,那么子爵的爵位证明文件立即就可以奉上。并且还是传承了三百多年的法坎西家族。”

    对于正使话语里的意思,贾可道是明白的。

    在异界,至少这块大陆上。贵族之间的身份地位有着巨大的差异,这里面的差异并不仅仅只是什么公侯伯子男不同爵位之间的差异。贵族家族的由来,是领地贵族还是虚衔贵族,贵族家族传承时间等等,都是重要的凭证。

    例如,一个传承了千年的子爵贵族家族绝对要比一个新鲜出炉的伯爵大人在贵族圈子里更吃得开。

    说实话,雄狮城那个图书馆里,书籍虽说不多,但关于贵族这方面的书籍却不少。超越了不少其它类型的书籍。

    什么《贵族纹章学》,什么《大陆贵族传承学》,什么《领地贵族详解》等等之类的贵族学书籍足足有两百多套。

    光是贵族文章学这一套书籍就有八十多本,介绍了大陆上几乎所有有历史的贵族家族纹章由来。

    贾可道在脑海里查找了一会,就找到了正使所说的法坎西家族,仔细查看了一遍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法坎西家族?其家族传承恐怕只有两百多年吧?法坎西家族第一任家族鲁尔.法坎西子爵阁下最初只是一个军需官,由于在关键时刻营救了当时的立米迪王次子,从而得封子爵爵位,传承了十二代。由于最后一任法坎西子爵因贪污军饷被处死,无继承人,从而被立米迪王国贵族长老院收回爵位。”

    听得贾可道侃侃而谈。几个使者脸上的神色不断变化。

    要说对于贵族的了解,这几位使者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们原本就是所谓的宫廷爵士,也就是虚衔贵族里的一种,但他们也不可能对法坎西家族的历史这样熟悉。

    毕竟法坎西家族并不是什么有声望的大贵族,被人忽视都很正常。

    说到这里,贾可道略微停顿之后冷声道:“你们拿一个有着污点的贵族爵位过来,我是否可以相信你们的诚意?”

    这句话可是将那个正使说得有些张口结舌了。

    顿时周围一片寂静,良久之后。那个正使方才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如果明阳大人不太满意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回禀国王陛下。给您换一个名声更好一点的爵位,您看如何?”

    在出发之前。这些使者就受到了国王陛下的召见,严令一定要将此事办好,至于爵位之类的赏赐,都好说,毕竟相对于剿灭邪神教会这样的大事而言,少许爵位压根就是小事。

    贾可道笑了,这事情有商量就好,不过如何商量却应该由自己说了算。

    接下来,贾可道给使者们提出的要求让他们颇为有些目瞪口呆。

    贾可道居然想要一个伯爵爵位,并且这个爵位是给特伦斯,贾可道是不接受爵位的。

    敢与王室使者这样讨价还价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而将一个伯爵爵位让给自己的手下,这更是闻所未闻。

    对此,贾可道可是了解不少,子爵虽说在爵位体系里也算上地位不低了,如果再有个几百年传承的话,也算得上地方上一方大贵族了,毕竟子爵下面还有男爵,爵士这类的低级爵位。

    但子爵在贵族圈子里始终没法摆脱上一级贵族的约束,任何一个子爵家族上面都有一个伯爵家族管理的。

    而想要真正的独立出来,那么一个伯爵爵位是必不可少的,就好似雄狮城的帕蒂斯伯爵一样,除了名义上服从立米迪王室的统治,每年上缴一定的爵位税金之外,其余所有领地内的军事内政等等一切事务都由帕蒂斯伯爵说了算。

    这才是真正的地方大贵族。

    至于将爵位给特伦斯,完全是贾可道不愿意去当什么贵族,这些世俗里的身份对于贾可道而言,未免有些过于可笑了。

    虽说感到很惊异,但这些使者还是消息传递了回去。

    不得不说,异界的魔法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使者团里有个魔法师,能够利用一个小巧的随身传送法阵将信件之类的小东西传送回王城。

    而国王陛下的回复也很快。

    册封一个伯爵可以,但却不可能给有传承的伯爵家族了,只能是新册封的伯爵爵位,并且封地只能以希望小镇为中心的五十里地。

    这倒不是国王陛下吝啬,完全是到了伯爵这个层次以上的贵族家族,很少会有被贵族长老院收回去的爵位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