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斗篷’这两个字唐楚阳现在是非常敏感的,自从想通了唐家一系列事故的前因后果,又从凌紫嫣那里知道有个斗篷人,无缘无故地引导皇朝势力来攻击自己,唐楚阳就对‘斗篷’没有好感了。

    不过凌紫嫣说的那个斗篷人,是一袭火红色的斗篷,并且都碰上还有明显的标志,而陆俊见到的这个斗篷人,确实一袭黑色斗篷,唐楚阳有些不放心地问道:“那个神秘人身上的斗篷,有什么明显的宗门,或者势力标志么?”

    只要是个有点实力的势力,不论是家族,宗门,还是其他什么类型的团伙,都会弄出个特殊的标志,来代表自身的名号,比如说唐家的族徽,就是唐家在外行走的标志。

    “没有任何标志,那人就是披了一件看不出材质的黑色都能,而且说话的声音也很奇特,似乎是用了变声法术,根本无法从声音上判断年龄……”

    陆俊的回答让唐楚阳陷入沉思,这大半年下来,唐楚阳特意把陆俊,金阳等几个比较聪慧的下属,往神棍住手方面培养。

    因此他们的观察能力,应变能力和分析能力等等,在唐楚阳的刻意指导和培养下,已经具备相当水准,唐楚阳相信陆俊的说出来的信息,已经相当全面了。

    披着斗篷,就遮住了体型和面目,而且还特意改变了声音,要么是不打算让唐楚阳知道他的真面目,要么就是这人自己肯定认识,所以不得不使用这样的方法来接触自己。

    “有点儿意思……”

    唐楚阳嘴角一扯,不论神秘人属于两种人里的哪一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都说明了他对唐楚阳的忌讳和不信任,唐楚阳的交际圈不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

    只需简单过过脑子,唐楚阳就分析出,这人要么就是不愿意透露身份的陌生人,要么就是他见过的高家,古家,甚至于穆家的人,因为这是唐楚阳接触过的所有圈子里的人了。

    “把他带到书房来吧!”

    书房是个好地方,为了防止炼制灵符失败的时候,把书房里的东西炸个七零八落,唐楚阳在这里布置了不少阵法和禁制,不只是防御的,还有防盗的迷惑和攻击阵法。

    既然对方是敌是友无法分辨,唐楚阳自然要选择有利于自身的地点和对方接触,凌紫嫣的事情,让唐楚阳的防备之心涨了不少。

    不大会儿的功夫,陆俊就将人带到了书房,唐楚阳抬头细看,神秘斗篷人的个头极高,身高近丈,不过等唐楚阳看到地方走路有些僵硬的双腿之后,禁不住想要骂娘。

    “你妹!连身高都玩儿假的,你得有多怕我认出你啊!”

    吐槽归吐槽,这种话自然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他不是很客气地冲对方拱了拱手,开口道:“贵客届临,有失远迎,不知阁下到咱们聚宝斋有何贵干?”

    唐楚阳不客气的态度,神秘人自然是看得到的,不过他并不生气,自从进入书房之后他就定定地看着唐楚阳,没有情绪波动,没有声息,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尽管唐楚阳看不到对方的眼睛,但他能够感觉到,对方一直在看着他,盯得他心里甚至都有些发毛,这也是唐楚阳不客气的原因之一,这种被别人掌控气氛的感觉,他一点都不喜欢。

    “你是唐楚阳吧?唐家目前唯一幸存的嫡系血脉!”

    神秘斗篷人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吓了唐楚阳一跳,心中震惊的同时,也有些恍然,果然是熟人,至少这人是认识唐楚阳的。

    “呵呵,不知您是哪位?能这么快就知道我的身份,向来应该是唐家的熟人吧?这么藏头露尾的和熟人见面,似乎有点失礼吧?”

    尽管心中震动,唐楚阳表面上依然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确定了对方熟人的身份之后,唐楚阳就开始快速判断对方的身份,见过他本人的,又知道他身世的,无非就是调查过唐家的高家。

    和唐家算是通家之好的穆家和古家,就唐楚阳目前接触的到人和事来看,穆家是不需要这么藏头露尾地和他联系的,而高家和唐家已成死敌,显然也不会这么无聊。

    等唐楚阳的话音落下,他就已经基本判定,对方极有可能是古家的人,而且还是他曾经接触过的古家人!

    “你不用猜测我的身份,任凭你猜,你也猜不出来的!”

    神秘斗篷人似乎看出了唐楚阳在想什么一样,就在唐楚阳心里又了判断结果时,突然开口说话,声音奇特,犹如金属摩擦,见唐楚阳诧异抬头看他时,神秘斗篷人最后石破天惊道:“我知道你爷爷的踪迹,也知道你这次进来应该是为寻他,所以就来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你有我爷爷的消息?!他在哪?!现在可好?!”

    唐楚阳一脸激动不已的模样,自从在将军府差点儿露陷之后,唐楚阳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催眠自己,让他彻底融入到唐家子孙这个角色当中。

    这次他的激动情绪就是近乎本能一样的反应,哪怕是至亲之人,此时也分辨不出唐楚阳这种情绪的真假来,尽管唐楚阳知道这种情绪伪装的成分比较大,但他心里真的被这个信息给吓到了。

    这神秘斗篷人说出来的的话,看似没有透露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但对于唐楚阳这种善于通过谈话来收集,和分析情报的人来说,斗篷人这短短的几句话透露出来信息量已经很大了。

    这斗篷人说他知道唐家老爷子的信息,并且要拿唐老爷子的信息和唐楚阳做个交易,如果换成寻常人,也就是认为这人是拿情报来做个对等交易而已。

    但唐楚阳要看的更深一些,这人因为使用了变声法术,唐楚阳无法从他的语气里分析出更多信息,但只是从字面上分析,他也能得到很多拥有的情报了。

    神秘斗篷人说出唐家老爷子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提到了唐楚阳进入潮汐山是来寻找唐家老爷子的,这句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唐楚阳几乎在刹那间,就凭借这句话想到了两个近乎确定的情报,一个就是这人肯定是古家之人,或者穆家的人,因为只有这穆家和古家知道唐楚阳来潮汐山的目的。

    至于另一个情报,就是这神秘人的话,让唐楚阳知道唐家老爷子就在潮汐山!

    而且,这神秘人知道唐家老爷子在哪里,或者至少知道唐老爷子在哪里出现过!

    唐楚阳很想接上一句‘你想要要什么?’,但他不是个喜欢被别人掌控节奏的人,哪怕这个人知道唐家所有人都期盼的,唐家老爷子的信息!

    “阁下说笑了,无凭无据的,鄙人凭什么相信你给的信息是真的?而且,这次潮汐山虽然地域暴增,但想要找个人不一定非要出去找。

    只要我hua费一些代价,将找人的信息在所有城池公布一下,你觉得我一会一点儿信息都得不到么?阁下如果不买灵符的话,还是请吧,噢,还要谢谢您的好意,不送……”

    交易什么的,只要代价不是很大,唐楚阳是不会拒绝的,但如果在交易的过程中,让对方占据主动的话,唐楚阳肯定会非常被动和吃亏,这可不是他喜欢的交易方式。

    “哼!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年纪不大,脑瓜子倒是蛮聪慧的,你的法子确实不错,不过如果你爷爷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找到,古家和穆家,天王殿…咳,就不会找了几十年都找不到他了!”

    唐楚阳的欲擒故纵并未起到太大作用,神秘斗篷人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随意地夸赞了唐楚阳几句,后面的话,却是充满自信地说出来的。

    这让唐楚阳听出来,对方拥有绝对的把握,凭借着唐楚阳想到的那些常规法子,是无法找到唐家老爷子的。

    同时,唐楚阳也因为这些话,再次分析出,唐家老爷子一定是躲在,或者被困在某个比较神秘的地方。

    “难道是万鬼窟?!”

    唐楚阳禁不住想到了穆元明特意提点过的地方,而且古家给的灵笈上,似乎也特别标注了几个特殊的所在,其中也包括万鬼窟!

    “我爷爷当年是在万鬼窟失踪的,想要找他,我自然回去万鬼窟走一趟,潮汐山虽然地域万变,但万鬼窟极为特殊,几十万人探索个几年,总会找到地方,那时我只需hua费几张灵符,就能得到万鬼窟的所在,除非你直接告诉我,我爷爷所在的具体位置,不然反正都是需要探索寻找,那样的话,我为何要与你合作?!”

    “嘿!你竟然知道万鬼窟这个地方?看来应该是古家那边的人告诉你的吧?或者是穆元明那本笨货?”

    唐楚阳爆出这些信息,不过是想诈一诈神秘斗篷人而已,不过斗篷人虽然惊讶,但却并未有太多的激动情绪,嘿然笑着猜测了一下唐楚阳的信息来源之后,转而继续道:“小家伙,万鬼窟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它的规模是随着潮汐山的大小而变幻的,潮汐山越大,万鬼窟的规模就越大,如今潮汐山地域足有数百万里,万鬼窟的规模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未完待续

第239章 邪神的恐怖(第一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ps:诸位道友,兄弟姐妹们,今天很给力,得了9张月票!大家继续加油,多搜搜包包里有没有多余的月票,投给本书吧,谢谢了。另外还请在看免费的道友支持一下正版,订阅一下,不要让订阅太难看了,拜谢了。

    尤其是那个特姆公国的商人几乎都要狂吼出来了,白青石这玩意说白了就跟石头差不多,虽说由于价值低,运过来看上去有些吃亏,但价格翻上五倍之后,还是很有赚头的。

    至于伊达王国那个商人也感到满足了,魔核这玩意在整片大陆上的价格大致都差不多,并不算便宜货,但能够价格上升两成的话,其利润可要比白青石高多了,毕竟魔核属于那种分量轻价格高的商品。

    贾可道与两个商人约定之后,便拒绝了两人的宴请,离开营地,骑上绿龙继续赶路。

    看着那头恐怖的绿龙冲上高空,没一会就消失在眼界之中,营地内的人都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场梦。

    次日清晨,这两个商队就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希望小镇,将手里的货物尽数低价处理,换成盐糖之后便迅速离开了希望小镇,朝着自己的国家返回。

    这一次采购到的盐糖运回自己国家后绝对能够卖上一个好价钱,然后再借钱,尽可能的借钱,大量采购希望小镇所需要的白青石和魔核。

    下一次到希望小镇来,恐怕就是自己暴富的开始。

    两个商人怀着憧憬的心情绕过绿色森林之后分道扬镳。

    绿龙搭载着贾可道没多久就来到了希望小镇上空。

    突然出现的巨龙顿时在小镇里惊起了一片混乱。

    当然,相对于之前那个营地而言,小镇上的混乱很快就恢复了。

    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经历战斗了,正有些饥渴难耐,即便是巨龙。他们虽说没有信心与之一战,但也不会害怕,大不了拼死一战。也要与巨龙拼个你死我活。

    不过,他们的愿望并没有实现。随着巨龙降落在小镇外的一片草地上,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发现从龙背上走下来的竟然是明阳大人。

    顿时不管是那些金刚护甲力士还是普通佣兵看向明阳大人的目光里充满崇拜。

    那可是巨龙!

    即便是这里的人从没有见过巨龙,但也听说过巨龙的传说,巨龙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生物!

    听到明阳大人骑着巨龙回来,特伦斯很快就赶了过来。

    贾可道知道,像巨龙这样的生物是不可能养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别的不说,巨龙随便散发一点龙威出来。恐怕小镇上就得鸡飞狗跳了。

    因而,贾可道索性拍了拍绿龙的大腿,吩咐道:“你先去自己找个地方蹲着,等我召唤的时候再过来。”

    惑梦摄心符在绿龙身上发生作用之后,贾可道与绿龙之间便会产生一丝若隐若现的联系,顺着这种联系,贾可道能够轻易将绿龙找到,倒是不用担心对方丢了。

    特伦斯倒是等到那头绿龙离开后方才凑到贾可道面前,行了个礼:“明阳大人,那头巨龙?”

    贾可道知道特伦斯想要问什么。并没有对此多谈,只是呵呵一笑:“算是这次出去的收获,小镇没有什么大事吧?”

    特伦斯苦笑了一声。随即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给贾可道作了汇报。

    原来,希望小镇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而是有几个不速之客在前几日到访。

    这几个不速之客便是立米迪王国派出来的使者。

    细说起来话就长了。

    待到特伦斯将贾可道迎回镇长府邸之后,方才将其中的事情细说了一遍。

    原来,在那次被金刚护甲力士打得灰头土脸之后,那支王军索回了重装步兵队,又在附近几座城池里搜刮了一些城防军,大致将兵力补充了一下,就再度雄刚刚气昂昂的朝着雄狮城开去。

    当然。这次王军是绕过了希望小镇。

    没法,打是打不过的。就只能按照对方要求绕道了。

    说实话,这支王军作战还是很有章法的。骑兵团,派出作为前锋,后面重装步兵队,步兵团紧随其后,城防军殿后。

    要说这支王军攻打立米迪王国境内除王城以外,任何一座城池都能够比较轻松的攻打下来。

    而占据了雄狮城的沙漠大军也就三千余人罢了,在王军看来,自身不管是装备还是训练程度都要超过那支原本是由沙漠马贼组建起来的军队。

    在雄狮城被沙漠大军攻占之后,立米迪王国并不是丝毫没有理会,至少情报工作还是勉强做到了位的。

    但在雄狮城下,王军再度碰上了一颗硬钉子。

    王军的阵势刚刚在雄狮城下展开,就受到了沙漠骑兵的突袭。

    这倒不算什么,至少这第一波突袭被王军给挡住了。

    反倒是沙漠骑兵在攻坚不成之后,不得不灰溜溜的丢下上百具尸体逃回了雄狮城。

    待到那十多位荒野教会的祭司给士兵们加持了各种辅助神术,王军正式朝着雄狮城发动攻城战的时候,真正的厄运方才出现。

    十多头五六米高的缩减版沙石巨人从地面爬出来,正巧出现在王军冲锋的阵型之中,结果一举将王军的攻势击溃。

    随后便是沙漠大军出城反攻,打得王军直接溃退,一直追击到数十公里之外方才缓缓撤退。

    这一仗简直称得上是惨败。

    几个王军高层带着卫兵,重新将残兵败将收罗起来后,一清点,方才发现,总数接近四千的王军,现在就只剩下不到一千人马了。

    让他们吐血的是,那支数量超过两百的重装步兵队又一次全军覆灭了,只不过这次想要将其赎回来就不太可能了。

    更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的是,随军出击的那十来位荒野教会的祭司也陷在乱军之中失踪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祭司恐怕也是被那些沙漠军队给俘虏了。

    就在他们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候,唯一的一个好消息出现了。

    那位带队的主祭大人回来了,脸色惨白,跟在他身边的祭司也就只剩下两个了。

    一个贵族军官鼓足勇气上前询问,却被这位主祭一把捏住脖子,嘴里还大喊着:“邪神!杀死你这个邪神!”

    如果不是旁边的人七手八脚将这个贵族军官给解救出来的话,他恐怕就活生生的被这个主祭给捏死了。

    很显然,这位主祭大人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