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让绿龙极为兴奋,继续压低了高度,当然,这或许是绿龙在受了银龙的蹂躏后所形成的另一个兴奋点吧。

    随着绿龙再度压低高度,并且很恶趣味的将龙威释放出去。

    地面上的动静顿时为止一敛,凡是绿龙经过的地方,魔兽都是趴在草丛里一动不敢动,全身颤颤发抖,而那些普通野兽更是不堪,胆大一点的倒是与魔兽一样不动,胆小一点的都吓得屎尿横流,甚至于有几头花鹿都被吓晕了过去。

    让绿龙笑出声来的是一头流苏火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疯了,从草丛里蹿出就跑,而绿龙则是刻意放出龙威在前面拦了一下,结果那头流苏火兔情急之中竟然一头就撞在了树干上,掉下来后还好似人一样站着原地不动了一会,一阵微风吹过,方才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这一幕让绿龙乐不可支,如果不是贾可道就坐在它背上的话,估计它都要下去在地上打几个滚了。

    贾可道倒也没有去理会它,只要原定线路不变,也就由得它了。

    毕竟以这绿龙奥普斯西的年龄而言,虽说已经一百多岁,但放在巨龙种群里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未成年,若是算上它这份心性的话,恐怕连人类十五岁的小孩都不如。

    即便是绿龙因为折腾那些魔兽野兽而放慢了速度,但总体速度却是不慢的,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绿色森林就远远在目了。

    当然,回去的路是不用经过绿色森林的。

    即便是如此,绿龙经过也引起了一片恐慌。

    在希望小镇开始发展之后,不少商队就从四面八方朝着希望小镇赶去,而经过绿色森林边缘的商队也有不少。

    此时正值黄昏。有两个结伴而行的商队正准备在绿色森林边缘处安营扎寨。

    结果一个负责警戒的盗贼就连滚带爬的冲进了营地,高声示警:“龙!龙!”

    “龙?什么龙?小乔治,你小子别是放哨的时候偷喝了酒吧?”

    一个膀粗腿圆的战士一把就将这个小乔治给拦了下来。一把将对方衣领抓住,满脸嘲讽的笑道。

    虽说大家都是没有激活斗气的普通职业者。但这个战士仗着自己强壮的身体一向看不起这些好似老鼠的盗贼。

    每当需要正面抵抗敌人的时候,这些小老鼠就消失了,待自己挥舞着长剑击溃敌人,就要砍下敌人头颅的时候,这些小老鼠就跳出来抢功劳,着实让战士有些不爽。

    这个时候抓住了对方把柄,战士自然不会好言相待。

    当然,这也是这个战士看问题太过于片面的缘故。

    说实话。如果一个商队的护卫里如果没有盗贼这样负责开路的小老鼠,恐怕遭遇危险的几率将会提升百分之七十以上。

    但这些贡献都很难直接落在人眼睛里的,再说了盗贼的形象一向都不太好,被人误解也属于常理了。

    除非是在那些长时间合作的小团队里,其它地方盗贼被人看不起都是常事。

    “龙!是真的龙!”

    小乔治急了,想要挣脱对方的手,不过战士的力量完全碾压他,使得他就好似一只老鼠在对方手里跳动。

    “哈哈哈,啊……”

    战士很爽快,很难有教训对方的机会。平时里,这些小老鼠就算是吃饭都是躲到一旁去的,压根就抓不住机会。

    但就在战士得意的笑了几下之后。嘴巴好似一个喇叭张得大大的,吐出一个龙字来。

    远处一个庞然巨兽正飞速朝着这边飞来,在快要消失的日光照耀下,那反射出来的绿色是那么的醉人。

    好吧,此时的营地里可不止战士一人看见了飞过来的绿龙。

    顿时营地内一片混乱。

    不管是战士,盗贼还是弓箭手或者下苦力的劳工,都好似被人挖了巢穴的蚂蚁,朝着营地外拼命逃走。

    那些商人在目瞪口呆之后的第一反应却是哭丧着脸,朝着自己的货物里拼命钻去。在他们看来如果自己这趟货损失了的话,自己还不如自杀算了。

    至于那些用来拖拉货车的各种托兽早已是吓得屁滚尿流。一头头瘫软在地了。

    这营地内唯一略微镇定的就是两个商队的护卫头子了。

    两人都是剑士,此时正运足斗气。敞开嗓子大吼:“你们跑个屁啊,快回来结成防御阵型!”

    “那头龙只是路过!傻叉!”

    但两个护卫头子不管如何叫骂,那些逃出去的家伙都不肯回头了。

    这里面的原因是多层面的。

    但最主要的还是人类天生对于巨兽的恐惧以及死亡的威胁。

    尼玛,老子跑来当护卫赚钱是为了生活,可不是为了送死。

    要说那些护卫看问题可要比两个护卫头子似乎还要精准一些。

    以营地内的实力压根就没可能对抗一头巨龙,既然留在原地是送死,那还不如逃走。

    至于商人那苛刻的佣金以及营地被破之后,待到巨龙走了,自己说不定回来还能够发上一笔横财,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不过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得比别人更快就行!

    当然也有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跑出营地后就寻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但很快,那些逃跑的人就转身逃了回来。

    原因很简单,那头绿龙降低了高度,围着营地盘旋了起来。

    换成是谁也不敢从绿龙面前冲出去,再说了,此时逃走的人算是想了起来,这巨龙飞行的速度可要比自己的两腿小胳膊腿快多了,用腿是怎么也不可能比巨龙飞得更快的。

    到了这时,之前建立起来的营地不管怎么说也要比旷野上安全那么一点吧?

    见到护卫,劳工都逃了回来,两个护卫头子随即便将人手给组织了起来,一个个胆颤心惊的瞅着外面的绿龙,就算是最胆大的战士,此时也是双腿发软,双手颤抖,连长剑都有些拿不稳。

    见到营地内鸡飞狗跳的一幕,贾可道不由得苦笑着拍了一下绿龙的头颅。

    最初贾可道发现这个营地后,知道是商队,便想要下来接触一下,了解一些情况,倒是忘记了普通人类对于巨龙的恐惧,而绿龙这家伙也不是好种,故意释放出龙威,虽说是减弱之后的龙威,但也让这个营地变得混乱一片。(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凶兽    在万众期待的氛围下等待了又一个月时间之后,大规模的妖兽攻城依然没有开始,但落月城却得到了一个无比惊人的消息,最外围的银星城,被一只六阶凶兽给悄无声息地灭掉了。

    这个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传遍了所有十八座城池,其他城池的情况唐楚阳不知道,但落月城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凝重了,所有人都好像突然死了爹娘一样,面色阴沉,行色匆匆。

    唐楚阳虽然能够想象得到,一直能够无声无息灭掉一座城池的妖兽,肯定非常厉害,但实际上兵没有太多的概念,心底里自然生不出太多的恐惧。

    但等到凌紫嫣亲自拜访,并且带来了皇族的消息时,唐楚阳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怕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凶兽虽是兽类,但却不属于妖兽,因为妖兽至少拥有媲美与人类的情绪,但凶兽,只有三个特性,诡诈,凶残,无所畏惧!”

    凌紫嫣面色凝重,俏脸上表现出远超年龄的成熟和忧虑,这让唐楚阳更加体会到了凶兽的可怕,单凭一个称谓,就能让一个差不多是没心没肺的公主都变成这样,凶兽之名,其威可见。

    “凶兽和妖兽皆为兽类,能有多大区别?”

    唐楚阳非常好奇,他需要更具体一些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古家是不会给他的,穆元明也没来得及告诉,唐家根本就不知道关于潮汐山的信息,唐楚阳只能自己收集。

    唐楚阳绝对不是作伪的疑惑,让凌紫嫣有些诧异。不过想想唐楚阳交代的身世,似乎只是出身于一个偏远的小家族而已,那等微末势力肯定是接触不到这高端的信息的。

    如今唐楚阳可是凌紫嫣最大的依靠,她有义务,也有责任让唐楚阳不能再这么无知下去。稍稍整理了下思路,凌紫嫣继续道:“凶兽是凶兽,妖兽是妖兽,这完全是两个体系,不能混为一谈!在潮汐山,如果是妖兽的话。哪怕是四阶的兽兵,遇到太过强大的对手时,也会感觉恐惧,并且会逃跑或者躲避!”

    “但凶兽却不会,在它们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恐惧’这种情绪,一旦动手,必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且凶兽大多诡诈,且残忍无比,专以吞食,残杀人类修士为乐,乃是天下所有修士的死敌!”

    “所以你将来若是遇到凶兽。若是独自一人,便只能誓死抵抗,但若是附近有其他修士。或可向其求救,凶兽乃修士公敌,天下所有修士见之必杀!”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凌紫嫣稍稍歇口气,顺便让唐楚阳消化一下这些重要信息,等唐楚阳抬头示意凌紫嫣可惜继续说时。她这才以更加郑重的语气接着道:“我前面说的那些,还不是最可怕的。凶兽真正让修士恐惧的是它们近乎于本能的强悍实力,凶兽的实力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哪怕是实力最差的四阶凶兽,也拥有可以匹敌五阶妖兽的实力!”

    “若是对上人类修士的话,一只四阶凶兽,至少需要三名天位修士,甚至于更多的天位修士连手,才有可能将之灭杀!”

    “凶兽这么厉害?!”

    这下唐楚阳真的吃惊了,甚至于惊呼出声,打算了凌紫嫣的讲述,如果凶兽的实力强悍到可以越级而战,并且在越级对战的情况下还能对付三名以上的人类修士,这实力确实有些太逆天了。

    “当然!”凌紫嫣肯定点了点头,随后接着道:“不然你以为,落月城的气氛为何会变得这么凝重?因为大家都清楚一直六阶凶兽到底有多可怕!”

    “确实可怕”

    唐楚阳惊叹着点了点头,如果按照凌紫嫣的描述来解释,这只六阶凶兽的实力,至少可以匹敌三名以上的人类神使,也就是七阶高手!

    神使的守护神那可是仙王级的存在,唐楚阳虽然不知道七阶的修士拥有怎么样的实力,但他绝对清楚仙王的实力又多么可怖,因为他已经体验过镇元子的恐怖威能了。

    凶兽虽然可怕,但唐楚阳心底里并未有太多恐惧,据他这几个月收集的信息来看,整个潮汐山的七星境神使虽然不能算多,但十几二十位还是拿得出来的。

    潮汐山毕竟是整个五行大陆的精英汇聚试炼之处,唐楚阳估摸着这里的安保级别,恐怕比起外界的皇朝都要强出许多,凶兽虽然实力变态,?

    危险也好,凶险也罢,唐楚阳更关心的是凌紫嫣的来意,经过方才的交谈之后,唐楚阳觉得凌紫嫣是来警告他注意安全的,这样的关心,唐楚阳还是很喜欢的,当下笑道:“公主此来,是来告知鄙人不要轻易外出的么?呵呵,您放心好了,这可是玩儿命的大事,除非迫不得已,鄙人从来都是选择远离危险的”

    “呃”

    凌紫嫣闻言一呆,似乎是没想到唐楚阳会是这么个想法,当下面色便有些犹豫,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让唐楚阳趋吉避凶的。

    “嗯?难道公主还有其他事情?咱们如今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您有什么吩咐直说,能为公主效劳,鄙人还是很乐意的”

    凌紫嫣的表情变化自然被唐楚阳看到了,看她一脸的犹豫,难道自己刚才理解错了她的意思?这小丫头总不会是来让我去击杀那只凶兽的吧?那也太扯淡了!

    心里的念头唐楚阳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似乎这个时候凌紫嫣哪怕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头撞死一样。

    这给与了凌紫嫣极大的信心,原本有些犹豫的情绪也被她压了下去,一脸喜意地开口道:“能得唐先生如此支持,嫣然感激不尽,既然唐先生这么说了,嫣然也就不矫情了,我和皇叔的意思是,希望唐先生能够去追击那只凶兽,凶兽虽然危险,但也象征着大量的贡献,比之击杀妖兽可要强出太多了,我已经得到消息,我三哥,四姐他们,已经派出大量高手追击那只六阶凶兽,只要能够击杀那只凶兽,就相当于杀掉至少三只高阶兽王,贡献之大,超乎想象想!”

    凌紫嫣说话的时候,表情极其兴奋,似乎已经看到了唐楚阳击杀凶兽之后,她本身能够获得的大量贡献值了,早在数月前,凌紫嫣就已经把唐楚阳归属她信息,上报给长生皇朝这次的监管之人。

    今后只要是唐楚阳击杀的妖兽,都会算到她凌紫嫣的试炼成绩里面,当然,只是添加到长生皇朝的试炼成绩里而已,和潮汐山本身的贡献计算完全是两码事。

    如果唐楚阳在潮汐山的所有收获全归凌紫嫣,他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就和对方断绝任何关系,唐楚阳不介意当别人的属下,但绝对不会当没有任何自主权的奴隶,哪怕对方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对上凌紫嫣充满期待的目光,唐楚阳面上一脸无所畏惧,心底里却已经开始骂娘了,妈的,这小丫头真的是来扯淡的。

    六阶凶兽,至少相当于七阶兽王,而且只强不弱,一直七阶的兽王都至少需要两名以上的七星境神使,才能勉强对付,而对上更加残忍的凶兽,那得需要多少七星镜的神使才能对付?

    这不是让我去办事儿,而是让我去送死啊!这小丫头不想这么凶残的人啊?难道是凌央泽那个老狐狸搞的鬼?

    唐楚阳心念电转,凌紫嫣却充满期待,她和皇叔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不是真的让唐楚阳去送死。

    用凌央泽的话来说,唐楚阳又王符傍身,哪怕是独面那只六阶妖兽,保命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能够幸运地击杀那只六阶凶兽,不但唐楚阳争夺城主之位的希望大增。

    就是凌紫嫣,在长生皇朝监察官那里,也会获得大量的皇族加分,争夺皇位的几率必然暴增许多。

    所以凌紫嫣对唐楚阳是非常期待的,她本身也对唐楚阳充满信心,一个能把王符随便送人的修士,还会在意使用王符去击杀凶兽么?而且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凌紫嫣不认为唐楚阳回拒绝。

    但实际上唐楚阳真的想开口拒绝,他从来都不是个喜欢拿生命去冒险的人,一旦离开了安全的聚居点,能够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了,或许他不会被凶兽击杀,但妖兽的,人类地对的异族呢?

    唐楚阳自然也想到了凶兽这么强悍,所代表的贡献值必然是非常巨大的,但只是贡献值的话,他完全可以等妖兽攻城的时候,使用大量的攻击类将符刷贡献,那样可比冲出去冒险安全得多。

    正想着怎么开口拒绝,凌紫嫣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随口接着说出来的话,让唐楚阳原本想要坚决抗命的心思,开始犹疑了起来。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从落月城长老团那里得到的了个消息,这只凶兽似乎非常善于隐藏行迹,潮汐山十八座城池的长老团已经共同决议,这头凶兽的价值,被提高到相当于五只七阶兽王的贡献!”(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