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万众期待的氛围下等待了又一个月时间之后,大规模的妖兽攻城依然没有开始,但落月城却得到了一个无比惊人的消息,最外围的银星城,被一只六阶凶兽给悄无声息地灭掉了。

    这个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传遍了所有十八座城池,其他城池的情况唐楚阳不知道,但落月城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凝重了,所有人都好像突然死了爹娘一样,面色阴沉,行色匆匆。

    唐楚阳虽然能够想象得到,一直能够无声无息灭掉一座城池的妖兽,肯定非常厉害,但实际上兵没有太多的概念,心底里自然生不出太多的恐惧。

    但等到凌紫嫣亲自拜访,并且带来了皇族的消息时,唐楚阳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怕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凶兽虽是兽类,但却不属于妖兽,因为妖兽至少拥有媲美与人类的情绪,但凶兽,只有三个特性,诡诈,凶残,无所畏惧!”

    凌紫嫣面色凝重,俏脸上表现出远超年龄的成熟和忧虑,这让唐楚阳更加体会到了凶兽的可怕,单凭一个称谓,就能让一个差不多是没心没肺的公主都变成这样,凶兽之名,其威可见。

    “凶兽和妖兽皆为兽类,能有多大区别?”

    唐楚阳非常好奇,他需要更具体一些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古家是不会给他的,穆元明也没来得及告诉,唐家根本就不知道关于潮汐山的信息,唐楚阳只能自己收集。

    唐楚阳绝对不是作伪的疑惑,让凌紫嫣有些诧异。不过想想唐楚阳交代的身世,似乎只是出身于一个偏远的小家族而已,那等微末势力肯定是接触不到这高端的信息的。

    如今唐楚阳可是凌紫嫣最大的依靠,她有义务,也有责任让唐楚阳不能再这么无知下去。稍稍整理了下思路,凌紫嫣继续道:“凶兽是凶兽,妖兽是妖兽,这完全是两个体系,不能混为一谈!在潮汐山,如果是妖兽的话。哪怕是四阶的兽兵,遇到太过强大的对手时,也会感觉恐惧,并且会逃跑或者躲避!”

    “但凶兽却不会,在它们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恐惧’这种情绪,一旦动手,必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且凶兽大多诡诈,且残忍无比,专以吞食,残杀人类修士为乐,乃是天下所有修士的死敌!”

    “所以你将来若是遇到凶兽。若是独自一人,便只能誓死抵抗,但若是附近有其他修士。或可向其求救,凶兽乃修士公敌,天下所有修士见之必杀!”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凌紫嫣稍稍歇口气,顺便让唐楚阳消化一下这些重要信息,等唐楚阳抬头示意凌紫嫣可惜继续说时。她这才以更加郑重的语气接着道:“我前面说的那些,还不是最可怕的。凶兽真正让修士恐惧的是它们近乎于本能的强悍实力,凶兽的实力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哪怕是实力最差的四阶凶兽,也拥有可以匹敌五阶妖兽的实力!”

    “若是对上人类修士的话,一只四阶凶兽,至少需要三名天位修士,甚至于更多的天位修士连手,才有可能将之灭杀!”

    “凶兽这么厉害?!”

    这下唐楚阳真的吃惊了,甚至于惊呼出声,打算了凌紫嫣的讲述,如果凶兽的实力强悍到可以越级而战,并且在越级对战的情况下还能对付三名以上的人类修士,这实力确实有些太逆天了。

    “当然!”凌紫嫣肯定点了点头,随后接着道:“不然你以为,落月城的气氛为何会变得这么凝重?因为大家都清楚一直六阶凶兽到底有多可怕!”

    “确实可怕”

    唐楚阳惊叹着点了点头,如果按照凌紫嫣的描述来解释,这只六阶凶兽的实力,至少可以匹敌三名以上的人类神使,也就是七阶高手!

    神使的守护神那可是仙王级的存在,唐楚阳虽然不知道七阶的修士拥有怎么样的实力,但他绝对清楚仙王的实力又多么可怖,因为他已经体验过镇元子的恐怖威能了。

    凶兽虽然可怕,但唐楚阳心底里并未有太多恐惧,据他这几个月收集的信息来看,整个潮汐山的七星境神使虽然不能算多,但十几二十位还是拿得出来的。

    潮汐山毕竟是整个五行大陆的精英汇聚试炼之处,唐楚阳估摸着这里的安保级别,恐怕比起外界的皇朝都要强出许多,凶兽虽然实力变态,?

    危险也好,凶险也罢,唐楚阳更关心的是凌紫嫣的来意,经过方才的交谈之后,唐楚阳觉得凌紫嫣是来警告他注意安全的,这样的关心,唐楚阳还是很喜欢的,当下笑道:“公主此来,是来告知鄙人不要轻易外出的么?呵呵,您放心好了,这可是玩儿命的大事,除非迫不得已,鄙人从来都是选择远离危险的”

    “呃”

    凌紫嫣闻言一呆,似乎是没想到唐楚阳会是这么个想法,当下面色便有些犹豫,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让唐楚阳趋吉避凶的。

    “嗯?难道公主还有其他事情?咱们如今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您有什么吩咐直说,能为公主效劳,鄙人还是很乐意的”

    凌紫嫣的表情变化自然被唐楚阳看到了,看她一脸的犹豫,难道自己刚才理解错了她的意思?这小丫头总不会是来让我去击杀那只凶兽的吧?那也太扯淡了!

    心里的念头唐楚阳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似乎这个时候凌紫嫣哪怕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头撞死一样。

    这给与了凌紫嫣极大的信心,原本有些犹豫的情绪也被她压了下去,一脸喜意地开口道:“能得唐先生如此支持,嫣然感激不尽,既然唐先生这么说了,嫣然也就不矫情了,我和皇叔的意思是,希望唐先生能够去追击那只凶兽,凶兽虽然危险,但也象征着大量的贡献,比之击杀妖兽可要强出太多了,我已经得到消息,我三哥,四姐他们,已经派出大量高手追击那只六阶凶兽,只要能够击杀那只凶兽,就相当于杀掉至少三只高阶兽王,贡献之大,超乎想象想!”

    凌紫嫣说话的时候,表情极其兴奋,似乎已经看到了唐楚阳击杀凶兽之后,她本身能够获得的大量贡献值了,早在数月前,凌紫嫣就已经把唐楚阳归属她信息,上报给长生皇朝这次的监管之人。

    今后只要是唐楚阳击杀的妖兽,都会算到她凌紫嫣的试炼成绩里面,当然,只是添加到长生皇朝的试炼成绩里而已,和潮汐山本身的贡献计算完全是两码事。

    如果唐楚阳在潮汐山的所有收获全归凌紫嫣,他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就和对方断绝任何关系,唐楚阳不介意当别人的属下,但绝对不会当没有任何自主权的奴隶,哪怕对方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对上凌紫嫣充满期待的目光,唐楚阳面上一脸无所畏惧,心底里却已经开始骂娘了,妈的,这小丫头真的是来扯淡的。

    六阶凶兽,至少相当于七阶兽王,而且只强不弱,一直七阶的兽王都至少需要两名以上的七星境神使,才能勉强对付,而对上更加残忍的凶兽,那得需要多少七星镜的神使才能对付?

    这不是让我去办事儿,而是让我去送死啊!这小丫头不想这么凶残的人啊?难道是凌央泽那个老狐狸搞的鬼?

    唐楚阳心念电转,凌紫嫣却充满期待,她和皇叔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不是真的让唐楚阳去送死。

    用凌央泽的话来说,唐楚阳又王符傍身,哪怕是独面那只六阶妖兽,保命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能够幸运地击杀那只六阶凶兽,不但唐楚阳争夺城主之位的希望大增。

    就是凌紫嫣,在长生皇朝监察官那里,也会获得大量的皇族加分,争夺皇位的几率必然暴增许多。

    所以凌紫嫣对唐楚阳是非常期待的,她本身也对唐楚阳充满信心,一个能把王符随便送人的修士,还会在意使用王符去击杀凶兽么?而且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凌紫嫣不认为唐楚阳回拒绝。

    但实际上唐楚阳真的想开口拒绝,他从来都不是个喜欢拿生命去冒险的人,一旦离开了安全的聚居点,能够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了,或许他不会被凶兽击杀,但妖兽的,人类地对的异族呢?

    唐楚阳自然也想到了凶兽这么强悍,所代表的贡献值必然是非常巨大的,但只是贡献值的话,他完全可以等妖兽攻城的时候,使用大量的攻击类将符刷贡献,那样可比冲出去冒险安全得多。

    正想着怎么开口拒绝,凌紫嫣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随口接着说出来的话,让唐楚阳原本想要坚决抗命的心思,开始犹疑了起来。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从落月城长老团那里得到的了个消息,这只凶兽似乎非常善于隐藏行迹,潮汐山十八座城池的长老团已经共同决议,这头凶兽的价值,被提高到相当于五只七阶兽王的贡献!”(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三章 山雨欲来    唐楚阳有过不少次吞服灵药的修炼经验,使用天石修炼虽然是第一次,但他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无非就是将天石和地晶分握左右手,利用元神感知引导吸收而已。

    如果说一二级的灵药吞服之后,只是让唐楚阳偌大的识海飘雾降雨的话,那么天石和地晶具象化出来的方式,就是如同天河倾泻一般的汹涌澎湃。

    天石化作浩如烟海的精纯至极的元气,几乎瞬息间就蔓延了唐楚阳的整个识海,而地晶所化的元神精华,更是如同一条条彩色光带一样,布满唐楚阳的所有视界。

    天石所化的元气使用起来非常轻松,唐楚阳甚至都不需要转化精粹,就能直接开始构筑本命神印。

    但元神精华就不同了,因为潮汐山某种奇特的法则,尽管唐楚阳的九彩精华足够精粹了,他依然要继续精炼。

    进入识海的时候,唐楚阳才发现,不论是他的本命神印,还是九彩元神,就被一层奇异的近乎透明的淡银色薄膜给包裹住了,天石和地晶转化的能量之所以不能直接吸收,就是因为这银色薄膜在阻碍吸收。

    唐楚阳稍微实验了一下,发现天石所化的精粹元气,收到的限制还不算很大,只需他稍稍运转几次,便可直接构筑本命神印。

    但元神精华就比较难了,唐楚阳九彩元神精华的品质,本就是寻常元神精华的十数倍,已经精粹到了这等地步的元神精华,依然不能被九彩元神马上吸收,必须要精粹一遍之后。才能互相融合。

    不过即便如此,唐楚阳也非常满意了,因为他从陆俊三人那里了解到,他们三个至少需要精粹五次之后,才能凝炼出一点本命精华被元神吸收。唐楚阳只精粹一遍就能融合元神,已经很厉害了。

    目前对于唐楚阳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境界上的突破,只要能够在妖兽攻城之前,唐楚阳的元神精华上限上涨到足够轻松召唤镇元子,并且支撑镇元子战斗一段时间。他的实力就能得到爆炸式的增长。

    虽然在拥有了王符的威慑之后,唐楚阳已经不需要担心他在试炼中得不到好成绩,但只是好成绩的话,显然是无法满足他,或者唐家的需求的。

    而且在了解了城主之位的竞争有多麽激烈之后。唐楚阳对古家已经彻底没有任何好感了,就连四极皇朝实力在以强悍的皇子,都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抢到一座城池的城主之位。

    古家竟然要求唐楚阳去得试炼前三的名次,之前在唐家和家里人商量的时候,包括老太君在内的女人们,都以为古家是对唐楚阳比较看好。

    才给了出得到试炼前三名,就必须娶古家三英之一为妻的要求,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个欺骗唐家的幌子罢了。

    唐楚阳估摸着,古家真正的意图,恐怕是为了利用他来找出潮汐山的某样东西。或者干脆就是寻找失踪的唐老爷子。

    这也就是说,古家自始至终就没把唐家放在眼里,就更不要说后面的联姻了,这种赤果果的利用,已经触及唐楚阳的底线和逆鳞,他已经决定。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在潮汐山给古家点颜色看看。

    不论是对付古家。高家和摩云宗,还是和凌紫嫣等人合作争夺城主之位。又或者是在潮汐山获得足够唐家飞跃的收益。

    这都需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来支撑,而唐楚阳的实力,除开威力恐怖的王符之外,就只能依靠波ss级的镇元子了。

    修炼无岁月,在唐楚阳并不是很淡定的忧虑中,聚宝斋所有人的闭关时间一直持续了快两个月,都未曾得到妖兽攻城的信息。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突破到三才境,识海上限的增长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不过幸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这也让唐楚阳彻底安心,加上妖兽攻城一直没有开始,他的心态也彻底放松。

    修为上的预定目标已经达成,唐楚阳索性一边炼制灵符,一边以无所谓的态度继续修炼,而这样轻松无目的的修炼,又因为有天石和地晶的辅助,反而让唐楚阳修为突飞猛进。

    接下来的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唐楚阳就从三才境的初期,一口气突破到了三才境中期顶点,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迈入三才境后期,修炼速度之快,连唐楚阳自己都惊诧无比。

    突破三才境的时候,对三阶神天兵这个级别守护神没有多大期望的唐楚阳,在那么一瞬间的灵光一闪之后,竟然被他想到了一个相当强悍的存在。

    这位实力强悍的守护神唐楚阳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在经过他仔细的分析之后,觉得被分到三阶(天仙)这个位阶的几率很低,但等唐楚阳抱着试一试的信息进行观想时,还真就被他契约到了。

    契约到这个神位只有三阶,但实力却远远超过三阶的守护神之后,唐楚阳手里的底牌又多了一张,这个守护神在关键的时候,不但能够救命,甚至翻盘制胜也不是没可能。

    在将近五个月的全方位支持下修炼,进步最大的可不是唐楚阳,如果单纯修为境界上的进步,唐楚阳只能排最后而已,单单说陆俊这三个家将,只用不到五个月时间,就突破到四相境了。

    而不论是资质远超陆俊等人的唐云婷,还是才突破没多久的唐云倩和唐云娇,她们从三才镜突破到四相境,速度最快的也用了至少十年时间。

    由此可知,陆俊三人的修为境界进步有多么可怖了,之所以拥有这么变态的修炼速度,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来,潮汐山最主要的一个作用,就是修士在里面修炼的速度,至少是外面的十倍。

    而陆俊三人不但在潮汐山修炼,而且还有唐楚阳布置的聚灵阵辅助,这又要将原本就很快的速度翻倍,后面再加上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修炼至宝,天石。

    在这种全方位立体辅助的情况下,陆俊三人的修为增长速度就是想慢都难!

    要说修为进步速度最快,同时也是收获最大的,还是唐楚阳那一百个早先只是普通人的信徒,这一百个信徒恐怖到让唐楚阳害怕的成长速度。

    第一次让他见识到,拥有绝对虔诚信仰的人,一旦被引导着专注无比地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的进步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去衡量!

    一百个信徒在进入潮汐山一个月的时候,所有人依然还只是一元境初期而已,但等到唐初阳开始不惜血本地使用聚灵阵,天石,甚至于地晶来帮助他们修炼的时候。

    接下来的四个月,一百二三十天的时间,一百名信徒的修为和境界增长速度,简直比坐了火箭还恐怖,如今唐楚阳精挑细选的一百名信徒当中,修为最差的都在三才境中期。

    而修为最高的,竟然已经逆天地达到了四相境大修士境界!

    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甚至可以用梦幻来兄容的修炼速度,让唐楚阳这个被信仰的‘神’都开始嫉妒了。

    身为主人,唐楚阳使用的修炼资源是所有人里最多的,但他的修为境界增长幅度却是最少的,这让唐楚阳郁闷的不轻,甚至开始怀疑,他的资质是不是天底下最烂的那种?

    不过唐楚阳也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不论是陆俊,方万雄也好,还是那一百名信徒也罢,都是完全忠于他的自己人,唐楚阳也没必要和自己人攀比。

    其实唐楚阳也知道他的修为和境界,为什么进境缓慢,一个是因为他的元神太过强悍,想要突破境界要不寻常修士困难许多,不只是唐楚阳,其他灵画师和灵符师都要面临这样的困境。

    灵画师和灵符师之所以能炼制灵符,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的元神远超寻常修士,这种超越并不是数量上的多寡,而是品质上的高低之分,其实说白了,就是单色和多色的区别而已。

    寻常的修士,哪怕元神再怎么强悍,元神的颜色也只是随着境界的突破而变化,一元境是赤红色,两仪境是橙黄色,一直到九宫镜的黄金色为止。

    但灵画师或者灵符师不同,他们天生元神就是多彩的,或者两彩,或者三彩,色彩越多,灵画师天赋就越高,而且他们的境界无论怎么突破,元神的颜色也不会再有变化。

    就拿唐楚阳来说,他一元境的时候元神是九彩的,不论是后面的两仪境,还是现在的三才境,他的元神一直都是九彩,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化。

    其实也不能说一点变化都没有,唐楚阳刚突破一元境的时候,他的元神只有一个鸡蛋大小,两仪境的时候元神堪比排球,而三才境的现在,唐楚阳的元神精华已经比成人的脑袋还要大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量’上面的变化而已,并不是本身‘质’的变化,其实资质也不能说绝对无法变化,只是需要的东西太过逆天,凡间难得一见。

    这段时间,唐楚阳往悦心楼去了好几次,除了联系感情,增加双方的信任度之外,主要是为了输送物资。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距离妖兽攻城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凌紫嫣他们本就准备比较仓促,这时候自然比较繁忙,不只是他们,整个落月城的气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山雨欲来,所有人都在进行最后的准备,紧张并且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未完待续)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