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血水一浸,火焰随即熄灭,但一丝丝的绿意却朝着伤口四周扩散开来。

    配合着已经吞下去的符水,绿龙顿时感觉伤口处一阵凉意传开,原本痉挛的肌肉顿时松弛了下来,但随即绷紧,将狂涌而出的龙血紧紧的锁在了血管之中。

    “甘露符!呔!”

    贾可道又一道甘露符按在了绿龙伤口之上。

    连续两道甘露符,彻底催发了绿龙原本就强悍无比的恢复能力,无数的肉丝从伤口里浮现,从伤口两侧朝着中间汇聚,仅仅十多秒时间,肉丝就相互纠缠在一起,将伤口彻底覆盖。

    到了这时,就算是绿龙放开了紧绷的肌肉,那血水也没可能**出来了。

    肉丝相互纠缠,一点点的融合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也松了一口气。

    这处伤口是绿龙身上最大一块伤口。

    对于被风雨杀妖符制造出来的伤口而言,光靠自身的恢复能力是没可能将伤口彻底恢复的。

    在这些伤口上,都蕴含着闪电的力量,如果不清理干净的话,这些残余的力量将会一直阻碍伤口的恢复。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风雨杀妖符压根就没法对那些恢复能力强悍无比的妖怪造成多大的伤害。

    接下来,贾可道将绿龙身上较大面积的伤口统统清理了一遍,光是焦黑肉块就甩落一地,浸出的龙血更是将四周地面变成一片泥地。

    也是巨龙的体魄极为强悍的缘故,换成一个普通人类的话,光是撕裂焦黑肉块就足以将其痛死过去了,更不用提流出来的那么多龙血了。

    要说最心痛的还是贾可道了。

    看着那么多的龙血白白的流出浪费掉,着实让贾可道肉痛。

    但转念一想,只要这头绿龙恢复了过来,这龙血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直接就朝着绿龙张开的嘴巴里丢了一大把怀阳补血丹,反正以绿龙的体魄而言,这些丹药里的药力完全能够承受住。

    在贾可道忙碌了一番之后,绿龙身上被闪电击伤之处尽数被处理了一遍。

    到了这时,之前还有些活蹦乱跳的绿龙也是趴在财宝堆上一动不动了。

    换成是谁,被这么搞整一番之后,也不会有太多的力气来动弹了。

    贾可道原本打算将绿龙直接收入道德经里,可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道德经竟然没能将绿龙给收进去。

    贾可道想了想,或许是因为这头绿龙力量超过了某个界限?使得道德经拒绝了绿龙的进入?

    不管是什么原因,道德经没法将绿龙收进去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麻烦很多了。

    总不可能让绿龙就这样躺在这里,要知道那头银龙很有可能会过来看看。

    而绿龙现在是没法动弹了,至少在数日时间内没法动弹的。

    贾可道不得不就地画了二十多道招神符,力士符,招了十头灰巾力士出来。

    当然,以绿龙那庞大的躯体,十头灰巾力士也没能将其直接搬动。

    这十头灰巾力士已经是贾可道可以控制的极限了,若是再多招上一个,那么前面所招的一个灰巾力士就会失去控制,自行崩溃消散。

    如此一来,贾可道也只能让灰巾力士们去砍伐了不少木头,就围着绿龙布置了一个较大的幻象阵,将绿龙给掩盖了起来。

    至于贾可道自己则是直接住进了绿龙巢穴之中。

    虽说巢穴里由于绿龙极度不讲卫生,吃了的骨头四处丢撒,使得巢穴里恶臭无比,但打扫巢穴这样的事情对于贾可道而言倒不算什么难事了。

    一个炼精化气中层就能够绘制的起风符便将巢穴内的恶臭刮了个干干净净,随后又是一个招雨符,在巢穴内凝聚起一块不小的雨云来。

    顷刻之间,暴雨狂降,从巢穴内涌出的大水还差一点将绿龙给淹了。

    之后,贾可道又在巢穴内摆上赤铜丹炉,炼了几炉丹药,那赤铜丹炉所散发出的热量,没多久便将潮湿的巢穴烘烤得干爽无比。

    数日之后,绿龙好歹能够动弹了。

    贾可道随即便将绿龙赶入巢穴,将它那堆财宝给收了起来。

    看到贾可道右手一挥,自己的宝藏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倒让那绿龙一阵哀鸣。

    还好,绿龙多少也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不会贪图自己的宝藏。

    当然,绿龙这时倒是将自己最初想要将宝藏送给主人的念头给忘掉了。

    没法,对于巨龙而言,任何能够反射光线的东西,都是宝贝,最初因为激动而许下的诺言,如果没人催债的话,下意识忘记也是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头绿龙算是否极泰来了。

    贾可道刚刚将绿龙的财宝堆收好,就听得极远处传来一声高昂的龙吟声。

    顿时绿龙奥普斯西的头颅顿时就从巢穴里伸了出来,眼神极为焦急:“主人,那个可恶的温迪妮丝来了,快躲起来!不要说我没有告诉你哦。”

    看奥普斯西此时的模样,完全就好似一个在人家别墅里捣乱撒尿之后被主人追上门的小无赖。

    说了这句话之后,绿龙奥普斯西就将头一缩,随后巢穴内响起了一些石头碰撞的声音。

    待到贾可道让灰巾力士将洞外的痕迹掩盖好后,方才将灰巾力士尽数驱散,进入巢穴之中。

    不过进了巢穴之后,贾可道看到的一幕不由得让他啼笑皆非。

    绿龙奥普斯西此时被一堆石头掩埋了,仅仅只透露一个头颅,悄悄的盯着洞口方向。

    好吧,说实话,贾可道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掩耳盗铃的真实版本,居然还是一头巨龙扮演的。

    不过如此一来也可以说明,在绿龙的心里,那头银龙还是很具有震慑力的。

    话说回来,倒也正常,一个偷了人家孩子的家伙,恐怕最怕的就是被正主撞上了。

    “奥普斯西,你就这么怕那头银龙?”

    贾可道颇有些好笑的问道。

    “怕?我咋么会怕呢?虽说您是主人,但也不能污蔑一头巨龙!”

    一听此言,绿龙奥普斯西就差点从石头堆里跳起来了,当然,跳了一下没跳动,结果反倒是触动了翅膀肉膜上尚未完全痊愈的伤口,痛得它顿时缩了起来。

第一百九十章 搂草打兔子    一个非正式同时也算是正式的互相了解见面过程,在唐楚阳带着些恭维的友好气氛下,一直持续了足足四五个时辰,凌央泽和凌紫嫣才有些意犹未尽地回去休息。\ (23)(wx)

    交谈的过程中,凌紫嫣一直试图提起唐楚阳身上那几万张灵符,但不论是凌央泽,还是唐楚阳,只要凌紫嫣一提起此事,就会拐弯抹角地往其他话题转移。

    凌央泽是因为侄女表现的太过迫切,这就好像有人要拿全部财产支持你,但你却只盯着财产而忽略了财产的主人,尽管凌央泽理解侄女心里的急切。

    但这么做显然是不对的,因为会让支持你的人误会你只关心他的财产,不在意他本身,这就是舍本逐末的行为了,钱都是人挣来的,只要笼络住能挣钱的人,将来害怕没钱花?

    而且,相比于几万张灵符,凌央泽更加看重唐楚阳这个人,机智,灵敏,学识广博,而且拥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这样的人才,可以说是他们目前最稀缺的。

    “皇叔,为什么一直阻止我提起灵符的事情?你明知道咱们现在需要大量的将符和唤神图,唐楚阳身上的数万张灵符,对咱们作用简直是无可估量的!”

    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之后,凌紫嫣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只是唐楚阳顾左右而言他,凌紫嫣顶多也只会觉得唐楚阳太过谨慎而已,她还不至于霸道的以为全天下东西都是她的。

    但就连皇叔都在阻止她提到唐楚阳身上的灵符。这就让凌紫嫣感觉到不对劲儿了,现在已经和唐楚阳分开了,凌紫嫣终于可以从自家人口中知道原因了。

    凌央泽苦笑着冲凌紫嫣叹气。他这个侄女什么都好,善良,心胸宽广什么的,凌央泽也不是胡乱扯淡的,凌紫嫣确实拥有这样的品性,只是到底年轻了些,很难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我的小公主诶。咱们和那小家伙聊了这么许久时间,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那小家伙是想支持你没错,但你不能要求别人毫无保留的支持你啊。你和他之间的信任,还没到了那等地步!”

    凌央泽拉着侄女,让她坐在身边,一边感慨着侄女的好运气。一边斟酌着用词解释道:

    “身为君主。尤其是还在起始阶段的君主,你首先关注的不应该是下臣拥有多少财产,能够拿出多少财产来支持你,而是应该了解下臣的才能,将他的才能利用起来!”

    “这些,其实你在皇家御园应该有学到过,怎么到了需要用到的时候,就一点都想不起来呢?唐楚阳愿意倾尽家财支持你。你若只关注他的财产,而不在意他本人。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啊!这,我,我当时只想着那数万张灵符对咱们的作用太大了,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再说,他若真的全力支持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他的!”

    经凌央泽提醒,凌紫嫣瞬间醒悟,不过承认自己的幼稚显然有些丢人,尽管她知道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却依然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几句,她确实不会亏待真心为她好的人。

    “这一点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会那么做,但唐楚阳了解你么?”

    凌央泽认同侄女的品性,点头的同时,最后一句话就问道了点子上,他这个皇叔了解侄女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唐楚阳这个陌生人了解么?

    “这个……”

    这下凌紫嫣无话可说了,她知道自己太急切了,而且不够成熟稳重,心机之类的她是有的,但还不够成熟,表现的有些太直白了。

    “而且……”凌央泽想了想,温和地解释道:“唐楚阳既然能够拿出数万张灵符,这至少说明他背后肯定拥有灵画师,灵符师的支持,而且不止一个,或者,他本身就是灵符师,或者灵画师!”

    数万张将符这么巨量的物资,就算对四极皇朝里最富裕的长生皇朝来说,都不算是个小数字,唐楚阳能够不眨眼地拿出这么大量的物资,要么他背后拥有一个实力不俗的财团。

    要么就是唐楚阳背后有数位,乃至于十数位灵画师和灵符师支持,而且全都是中级以上的灵画师和灵符师。

    从知道唐楚阳能够拿出数万张灵符的时候,凌央泽就不敢对唐楚阳又任何轻视,身为皇族,他太清楚想要不眨眼地甩出几万张将符级别的灵符,所能够代表的能量了。

    “嫣儿,我看得出来唐楚阳是真的想支持你,他背后的势力绝对不简单,但这小家伙的心机城府超人,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对咱们交底,

    所以你现在的任务不是让他交出那数万张灵符,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他的信任,并且给与他足够的尊重和职权,他寻找靠山的意愿非常迫切,这一点想必你也感觉出来了。”

    凌紫嫣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唐楚阳对于靠山的追求意愿表现的相当直白,连半点儿遮掩的意思都没有,这让凌紫嫣至少明白了唐楚阳支持的原因。

    “所以啊,你要让他感觉到你对他的重视和倚重,就目前而言,拥有数万张灵符和唤神图的他,也确实是我们无法舍弃,必须倚重的人,

    你放心和他继续接触,不需要有太多保留,其实咱们也没什么好保留的,后面我会继续观察他,如果他真的能够辅助你登上皇位,并且是个值得合作的人,给与他足够的回报,本就是咱们应该付出的利益!”

    “嗯!皇叔,我明白的……”

    凌紫嫣不笨,她只是因为年龄和阅历的关系,想得不够长远和全面而已,有凌央泽这么个老奸巨猾的人提点。凌紫嫣几乎不用费力就了解了其中道理,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见侄女了解了自己的用意,凌央泽点点头。随后继续思考,唐楚阳的出现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也因为唐楚阳的楚阳,让凌央泽看到了希望。

    如果能够最大程度的利用唐楚阳的支持,凌央泽觉得侄女争夺皇位本来不大的希望,或许真的有实现的可能,不过这需要他好好计划一下。怎么将这些事情一步一步的安排下去。

    “嫣儿,争夺皇位最重要的筹码,就是潮汐山六座人族聚居点的城主之位。你只要能够抢到一个城主,必然能够排进四十七人中的前三,若是能够抢到两座城池,皇位必然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说到这里。凌央泽自己先不相信地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笑道:

    “呵呵,这个估计是不可能的事情,咱们连最基本的武将团和智囊团都没有,而紫阳,紫豪,紫陌他们,这次可是下了大本钱,几乎将全部精锐和物资。都带进了潮汐山……”

    “是啊,三哥。四姐,七哥他们三人最少的都准备了十几年,我想追上他们,实在太难了……”

    凌紫嫣听到皇叔说出来的三个人,也有些丧气,三皇子,四公主和七皇子这三人,最早的三皇子二十多年前就完成了成人试炼,背后不但有好几家顶尖家族支持,自己的产业也遍布好几个王朝。

    凌紫嫣的四姐凌紫陌虽然没有太多的家族支持,但她出身五行大陆六大宗门之一的八仙宫,乃是八仙宫其中一宫的下人宫主,所能够得到的支持根本不是寻常皇子能够比拟的。

    还有七皇子凌紫豪,他背后没有大量的顶尖家族支持,也不是出身名门大派,但凌紫豪自完成成人试炼,直接就进入军部,从底层混起,如今已经是长生皇朝军部有数的后起之秀!

    出来这三位争夺皇位的大热门之外,其他皇子和公主背后的资源也不差,不是有数量不菲的家族支持,就是背后有宗门撑腰,有的皇子甚至直接走平民路线,获得了散修联盟的支持。

    凌紫嫣在这四十七位皇子公主里,原本应该是最弱的一个,但因为有凌央泽这个发展了几十年的皇叔支持,她的获胜几率就被拔升到了中游位置。

    但也就这个样子了,毕竟其他皇子也不是没有皇族支持,总的来说,这一次仓促参与皇位争夺的凌紫嫣资源太少,基本已经被排除在皇族之外了。

    但凌紫嫣一次突发奇想的抢劫,以及那个强悍神秘人的引导,将唐楚阳这么个出乎意料的人给引了出来,如果是在潮汐山之外,几万张灵符虽然数量不小,但却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但如果是在环境奇特的潮汐山,这一切就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了,至少在凌央泽初步基础了唐楚阳之后,他能够感觉出,这个年龄与心智不相符的小家伙,似乎还有所保留。

    这让凌央泽看到了希望,因为在和唐楚阳接触的过程中,凌央泽可以明显感觉得到,这小子对支持凌紫嫣争夺皇位的信心,似乎比他这个自己人都要大许多。

    “嫣儿,那小子似乎是个极为直爽的人,至少他想留给咱么这么个印象,既如此,你索性直白一点告诉他,让他帮你,或者他自己争夺城主之位,用城主换靠山,想必他是不会拒绝的!”

    凌紫嫣闻言诧异,她实在不明白皇叔怎么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难道他对那小淫贼的信心就这么充足?当下犹疑道:

    “这,行么?他那家店铺我去看了,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并且修为最高的不过三才境,争夺城主之位对他来说,恐怕难比登天吧?”

    “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皇叔神秘笑笑,却并不多做解释,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不过就是打草搂兔子而已,搂到了大赚,搂不到也没什么损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