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行了,老实点,对了,会说话么?”

    贾可道制止了绿龙继续的亲昵,光这么几下,混元一气罩里储备的灵气就疯狂消耗,真要是等绿龙将一整套亲昵完成的话,恐怕这混元一气罩也差不多被耗干了。

    “奥西斯西斯帕布罗斯。”

    绿龙张口就是一段对于人类来说极为拗口的语言。

    贾可道虽说没有听过这种语言,但也能够猜出这就是龙语。

    但对于巨龙来说,从血脉里带来的传承足以让它们在龙蛋的时候就学会其它语言。

    这段龙语仅仅只是绿龙显得有些兴奋时的话语。

    很快,在略微调整之后,绿龙就用通用语,也就是正宗的华夏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乃至其它情况。

    “伟大的主人,吾名奥普斯西,请接收您的仆人献上的珍宝。”

    很显然,即便是在惑梦摄心符的作用下认了主人,这头绿龙依然保持着巨龙的高傲。

    说了这句话之后,奥普斯西便甩动着粗长的尾巴,踩得地面不断摇晃,转身跑进了巢穴之中,企图用自己的珍宝来获得主人的欢心,速度之快,连贾可道都没得及出声。

    “嗷!我的宝藏呢?!被可恶的窃贼偷走了!”

    片刻之后,绿龙那带着无穷哀伤的声音就从巢穴里传了出来。

    转即,绿龙就一头从巢穴里冲了出来,扑到了贾可道面前,那溅起的烟尘直接就将贾可道给掩埋了。

    硕大的龙睛里竟然里流出了泪水:“主人,您等一会,奥普斯西要去抓那个可恶的窃贼去了!”

    或许是宝藏被窃引发的情绪波动,使得这头绿龙倒是忘记了用吾这个自称。

    说着话,绿龙就奋力的扇动起翅膀,企图飞上高空,不过由于之前被闪电打得太惨,翅膀肉膜受损,完全用不上力,还让绿龙痛得嗷嗷直叫:“我的翅膀怎么了?”

    由此看来,之前的那段经历倒是被惑梦摄心符直接给抹去了记忆。

    看着绿龙的模样,贾可道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你的珍宝没有被人偷走,是贫道帮你收起来了。”

    “什么?主人您帮我收起来了?”

    绿龙顿时大喜过望,尚未掉下的眼泪也被它甩到了一边去,眼睛巴巴的看着贾可道。

    随着贾可道将那堆金银币加上宝石尽数从道德经里取出,倒在地上后,绿龙倒是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喜悦,庞大的躯体好似一座山就直接扑在了那堆宝藏上,欢快的滚动着身体,用自己的龙鳞充分的感受着那些宝石,金币带来的摩擦感。

    就是身上有不少伤口,因而在宝藏堆上来回翻滚的时候,绿龙却是痛得不时嗷嗷直叫,但即便是如此,它也不愿意离开这堆失而复得的宝藏,两只龙睛里闪烁着欢快的眼神。

    趁着绿龙在宝石堆上撒欢的时候,贾可道索性给对方配置了一瓶符水。

    这瓶符水乃是甘露符化水之后再加上一粒化气补血丹与一粒怀阳化血丹调制而成。

    虽说贾可道喝这种符水都略微有些承受不了,但以绿龙这么大的块头应该问题不大。

    “来,将这药喝了,能够恢复伤势。”

    贾可道示意绿龙张开大嘴,好似劝小孩一样的劝道。

    这绿龙倒没有抗拒,依言张开了嘴巴,待到贾可道准备将瓷瓶里的符水倒入口中的时候,略微一吸气就将瓷瓶一并给吸了进去。

    那张布满了锐利牙齿的巨口略微嚼动几下,那瓷瓶就变成了碎末连同符水一并被吞了下去。

    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倒是忘记了,相对于其它生物而言,这巨龙的胃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能够轻易将绝大多数的东西给消化掉。

    不管是肉,骨头,甚至于石头,只要被巨龙吞下,到了肚子里,在巨龙那变态至极的消化能力之下,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尽数消化成为养分。

    就算这瓷瓶的抗腐蚀能力很强,但绿龙的牙齿却可以轻易将其碾碎。

    最初绿龙还没什么感觉,或许是伤势加上撒欢有些累了,因而趴在宝石堆上歇气。

    但没过多久,绿龙就舒服得眼睛眯了起来,很显然,符水和丹药起作用了,贾可道仔细看了看,绿龙身上的一些细小伤口开始愈合,糊在伤口上的焦黑炭块随着肌肉的蠕动开始脱落。

    但效果并不算明显。

    很显然,对于绿龙这样的庞然巨物而言,在贾可道看来是加量加倍的药水,却没有多少效果。

    因而贾可道随即又调配了一瓶符水,里面有三道甘露符,而两种丹药却是每种加了五粒。

    见到贾可道举着瓷瓶走过来,已经感受到好处的绿龙立马张开了巨口,待到瓷瓶丢入口中便随即一阵猛嚼。

    这一次,符水的效果就很明显了。

    绿龙身上被闪电烧得焦黑的肉块开始自行脱落,但光靠肌肉蠕动的话,焦黑肉块的脱离速度还是太慢,因而贾可道在询问了绿龙之后,索性上前帮忙。

    先是调制好一瓶符水,随后贾可道双腿轻轻一点地面就蹿到了绿龙后背上,看准了一块血肉模糊焦黑之处,双手一伸便沿着伤口边缘处插了进去,这种外来异物的刺激使得绿龙全身一哆嗦,喉管里发出极力压制的低呜声。

    “起!”

    贾可道双手发力,只听一声撕裂声响起,那块足有人形大小的焦黑肉块就被贾可道硬生生的撕了下来,边缘处带着一丝丝鲜红的血肉,很显然,做得很完美。

    不过这一下差点就让绿龙失去理智,转头就是一口朝着贾可道咬来,还好在半途之中时,那龙头就缩了回去,但看那龙头快要疯狂的样子,就知道这一下有多么痛苦了。

    炽热的龙血迅速从撕裂处涌出,贾可道将那焦黑肉块一丢,取出准备好的符水,朝着伤口处倒下。

    但由于疼痛所引发的肌肉痉挛,使得龙血的流速极快,因而那符水倒下之后,连伤口都来不及覆盖,就被血水径直冲走。

    “甘露符!呔!”

    贾可道来不及多想,掏出一道甘露符,迎风一晃,符箓骤然化为一团火球,转眼之后便被贾可道一把按入了伤口之中。

第一百八十九章 捡到宝    ps:是不是我不求票,大家就不会给票啊?你们这样真的很不好,节操啊,美德啊什么的,总不能老让我提醒吧?这不是好习惯,得改啊……

    “我听紫嫣说,唐先生拥有至少数万张将符和唤神图,这笔巨大的资源,别说是对我们而言,就算是对其他四十七位皇子和公主来说,也是一笔巨大到了不容拒绝的支持!”

    凌央泽坦然地望着唐楚阳,见唐楚阳面上没有任何异色,心下也有些赞叹,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份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度,凌央泽就知道自己的侄女找了不简单的角色。

    想了想,凌央泽最终选择了比较直白的方式,直接冲不动声色的唐楚阳问道:

    “本王只是想问问唐先生,有这么大一批物资,本王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无论你选择其他任何一位皇子,或者公主,他们都会以礼相待,必然不会亏待了你,为何要选择紫嫣呢?”

    这个问题是必须要问清楚的,虽然凌央泽不认为有人敢算计长生皇朝的皇族,但这世上从来不缺少居心叵测的人,尤其是,长生皇朝可还没到了无敌于天下的地步。

    所以凌央泽认为,他必须搞清楚唐楚阳支持侄女的理由,以及他所求为何,甚至于唐楚阳的所有底细。

    “三个原因!”

    唐楚阳半丝犹豫都没有就举起了三根手指,他早就在等待凌央泽询问他的目的了。如果凌央泽连他支持凌紫嫣的目的都不问,唐楚阳立马就会选择离开这里。

    有人来支持确实是好事,但是连底细都不问的话。要么凌紫嫣的幕僚都是一群傻子,要么就是居心叵测,这两样不论是哪个,都不是唐楚阳想要的。

    “第一个原因,我原本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但从公主殿下口中知道了长生皇朝的皇位竞争的事,而我背后的家族也需要靠山。既然遇上了,自然没道理错过,这个原因可以归结为巧合!”

    说完这话。唐楚阳放下一根手指,见对面的凌央泽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个理由,唐楚阳这才接着道:

    “第二个原因。其他皇子和公主的准备既然比紫嫣公主充分得多。那也就代表着,同样的东西,在他们心中的分量,没有紫嫣公主这边大,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既然要选择,自然希望利益最大化!”

    凌央泽闻言点头,这个理由就更加充分了。而且唐楚阳是一边说一边想的,这让凌央泽知道他不是早有准备。而是斟酌之后才有了现在的结论,当下坦然道:

    “嗯,这话确实有道理,不瞒唐先生说,你能拿出来的数万张将符和唤神图,足足是我们所有用的十倍都多,如果你真的肯全力相助,我和紫嫣,必然以国士待之!”

    唐楚阳笑着点了点头,很给面子地露出一些信任的表情,这时候他举起的第二根手指落下,见凌央泽和凌紫嫣的注意力转移过来之后,这才接着道:

    “至于第三个原因,算是前两个原因的综合吧,王爷和公主身边重视的人越少,就越说明我将来的话语权越大,不怕二位笑话,我不想在付出了大量的物资和精力之后,被其他人边缘化!”

    唐楚阳的第三个理由说完之后,最先说话的却不是凌央泽,而是有些迫不及待,满脸疑惑的凌紫嫣。

    “你肯全力支持本宫,本宫只会更加倚重你,怎么可能随便将你边缘化,本宫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凌紫嫣以为唐楚阳最后那句话,是专门说给她听的,似乎是怕她过河拆桥,这让凌紫嫣有些不高兴,她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凌紫嫣话音才落,凌央泽和唐楚阳近乎同时叹气,而凌央泽叹气的同时,表情上还带着些尴尬,这小妮子,还是太单纯了啊,当下没好气地冲凌紫嫣解释道:

    “唐先说不是说咱们!”

    “啊?!不是说我啊?那,他刚才说的那些,嗯,是什么意思?”

    凌紫嫣闻言有些犯迷糊,她虽然出身皇族,并且也接受了系统的皇家教育,但权术和心术这种层次的学识,并不是纯粹依靠学习就能掌握的。

    想要熟练地应用它,需要更多的阅历,实践,甚至足够高的悟性,不过凌紫嫣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而已,她的心思再说,也脱不开少女天真烂漫的本性。

    皇家的教育只是为她塑造了一具看似精明的外壳而已,想要拥有相应的成就,她还需要太多的成长和辅助。

    “呵呵,唐先生不要介意,紫嫣有时虽然幼稚了些,但她为人和善,心胸宽广,明辨是非……,咳咳,那个……”

    凌紫嫣刚才的表现实在太掉分了,凌央泽身为过来人,他太清楚明主在选择贤臣的同时,贤臣也在选择明主,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哪怕他的优势再大,真正的聪明人都不会选择他。

    自家宝贝侄女的刚才的表现,已经不只是丢份那么简单,甚至于可以用幼稚来形容了。

    所以凌央泽才夸了没几句,就有些羞愧地夸不下了,完了,好不容易来个大财主,这下怕是要被自己的宝贝侄女给吓走了。

    “哈哈,王爷不必如此,唐某之所以肯跟着紫嫣公主过来,其实就是被公主纯真本性所感,身为皇帝,其实并不需要多么睿智精明,他只能够做到将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就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君主!”

    被凌紫嫣的‘纯真本性’感动这话,纯粹就是扯淡,太过精明的君主绝对是大部分睿智的臣子不喜欢的,因为君主太过精明会让臣子的才华无法尽展。

    唐楚阳这话并不是说给凌紫嫣听的。而是说给凌央泽听,他相信这位表面温和,但却绝对睿智的王爷。能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唐先生高见!”

    凌央泽一脸赞叹地点了点头,面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诧异,他没想到,唐楚阳这么个看着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竟然对朝堂上的事情有这么清晰的认知。

    “紫嫣这丫头,莫非真的捡回来个宝贝?”

    凌央泽发现他开始看不透唐楚阳了,在先前的闲聊中。凌央泽大约知道了眼前这个俊俏的少年,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一个不到二十岁,并且并非出身大族的少年。竟然对朝堂能有这番堪称透彻的认知,这让凌央泽禁不住惊叹,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生而知之的天才?又或者眼前这少年的身份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皇叔!您还没有回答嫣儿的问题呢!”

    凌央泽和唐楚阳在哪里眉来眼去,彻底无视了身边的凌紫嫣。这让公主殿下有点儿恼怒了。一边恼怒地瞪了唐楚阳一眼,一边皇者凌央泽的胳膊,将他的注意拉回来。

    “嫣儿啊,你总这么任性,什么时候才能让皇叔放心你一个人掌权啊!”

    凌央泽有些无奈地转头看着凌紫嫣,见自家侄女一副不依不挠的模样,只能无奈地抬手朝唐楚阳一指,叹气道:

    “既然你质疑唐先生的话。那就让唐先生和你解释一下,他说的是什么人吧……”

    凌央泽说话这话。也笑着转头看向了唐楚阳,他这么做,也算是进一步考验一下唐楚阳,看他到底是故弄玄虚,还是真的拥有真才实学。

    唐楚阳对此倒一点都不抗拒,毛遂自荐还得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呢,唐楚阳也正好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这样才能让他在凌央泽叔侄二人心里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

    “我若倾尽家财支持公主,您自然不可能对我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因为这会寒了其他投奔之人的心,但,能够将我边缘化的人可不仅仅只有公主和王爷您二位!”

    唐楚阳一边说着话,一边整理着思绪,这些东西他懂的不是很多,但上辈子闲着无聊的时候,他也看过不少宫斗戏,官斗戏之类的电视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公主殿下想要在足足四十七位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单凭我一个人的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接下来您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断地搜罗人才,文的武的,哪个都不能缺。”

    “我担心的事情就在这里了,不论是实力强横的,还是谋略过人的,在追寻和支持公主殿下的过程中,他们在您心中的地位自然会越来越高,而同时,他们对我的威胁也就越来越大。

    若是他们对付我,公主自然不能插手,因为这会让人觉得您不公平,而且,我的权位越重,对手就会越多,所以,我担心的是您未来的追随者,而不是您本身!”

    唐楚阳解释的极为坦诚,这种事情就算说得再怎么委婉,等凌紫嫣本身理解了他的话,大体上还是他说的这些意思,语气用虚伪的表达来掩饰,还不如用现在的坦诚来换得对方的好感和信任。

    凌紫嫣虽然任性了些,但她本身并不笨,学了一脑袋的皇家学识也不是白给的,加上唐楚阳说得又这么直白,她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就真算是笨的没治了。

    “本宫懂了……”

    凌紫嫣明白了唐楚阳的担忧之后,微微有些发怔,这个问题几乎是每个君主都要头疼的问题,御下之道,并不是书本上讲解的那么简单,想要熟练地驾驭它,需要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凌紫嫣怔住了,她旁边的凌央泽却双目越来越亮,随着唐楚阳说得越多,凌央泽看向他的目光就越是炙热,人才啊!他的宝贝侄女儿,这次是真的捡到宝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