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板,你,你能不能从我身上下去……”

    一声娇弱弱,婉转如鸟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想得入迷的唐楚阳惊醒了过来,低头一看,发现他竟然已经骑在了绝色美女身上,那个可耻地硬起来的地方,正好顶在了绝色美女的双腿缝隙。

    顺着曲线玲珑的*望上去,唐楚阳看到了一张红的似要滴出血来一样,娇艳到了极致的绝美容颜,感受着身体上那种从未体会过的奇异触感,唐楚阳竟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要不要霸王硬上弓呢?

    这小美人儿刚才那句话喊得歧义四射,让唐楚阳生出一种在逛窑子的错觉,想起了风月场所,在看看眼下两人旖旎无比的姿势,唐楚阳无比可耻的,硬得更厉害了。

    “别,不,不要……”

    被更加火热坚硬的凶器顶住,绝色美女娇弱的语气里甚至带上了一丝祈求,尽管她未经人道,但身为皇家女子,那方面的教育几乎是她必学的,顶住自己敏感处的是什么东西,她再清楚不过了。

    这句话要不要反着听呢?唐楚阳突然想起一句地球上颇为流行的话,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是‘想要’,当女人说‘讨厌’的时候其实是‘喜欢’。

    最终唐楚阳还是从绝色美女身上起来了,神棍不是淫棍,他也不想把自己攒了几十年的第一次,交给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身上,哪怕这人是个人间绝色。

    并不是只有女人才在乎第一次,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在乎。

    “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紫嫣。凌紫嫣……”

    凌紫嫣痛快的回答让唐楚阳有些诧异,他这话不过是随后问问而已,主要是用来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没想到凌紫嫣这么痛快就把自己的名字交代了出来。

    “凌紫嫣?”

    唐楚阳脑中思维电转,姓凌。又是出身皇族的人,唐楚阳回忆他这段时间搜集的各种情报,瞬间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样,震惊无比地看向凌紫嫣。

    “你是长生皇朝的公主?!”

    整个五行大陆姓凌的并不少,但能自称为皇族的只有一家,那就是四极皇朝当中的长生王朝!

    “嗯!”

    看到唐楚阳震惊无比的表情。凌紫嫣终于找回了一些自信,原来自己的身份还是能震慑这个淫贼的,只是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凌紫嫣顿觉懊恼无比,她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吓住了。

    妈的。这太刺激了,咱刚才竟然骑着一个公主?而且还是顶尖皇朝的尊贵公主,这要是被长生皇朝的人知道了,还不得把他灭成渣渣啊?!

    唐楚阳禁不住有些后怕,整个五行大陆能够和长生皇朝媲美的势力,满打满算都不会超过两个巴掌,唐家对上长生皇朝,甚至连个蚂蚁都算不上。

    幸好。幸好刚才没有真的硬上,不然唐家真的除死没商量了!

    不过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唐楚阳反而更加不明白了。他不是和喜欢压抑自己的人,更何况此时他依然处于优势一方,定定看了凌紫嫣一眼,唐楚阳语气惊叹地道:“你身为长生皇朝的公主,身份之尊贵,在整个五行大陆都是数得着的。犯得着干这种土匪才会干的事情么?你们皇家的人都闲到需要打劫的地步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唐楚阳的语气有些愤愤。有没有搞错啊?皇族都开始抢劫了?长生皇朝有那么穷困么?!

    “我们抢的不是金元,不是元晶。是将符和唤神图!”

    凌紫嫣似乎也不愿意堕了皇家威风,尽管这个问题她很不想回答,但面对这个差点强~暴了自己的少年,凌紫嫣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再继续向他势弱。

    “这有什么区别么?!噢,确实有区别,灵符和唤神图在潮汐山的作用,确实不能用外界的标准来衡量……”

    唐楚阳诧异之后,便瞬间明悟,确实,如果凌紫嫣他们是奔着将符来的,那一切都就说得通了,不过长生皇朝就算再穷,也不至于穷到需要公主出面抢劫的地步吧?

    有疑惑就问,这是个非常优良的美德,唐楚阳决定把这个美德继续保持下去,他不解地接着问道:“长生皇朝有那么穷的?”

    “我们长生皇朝当然不穷,相反,还是四极皇朝里最富裕的皇朝,但这不代表父皇会任由我们肆意挥霍皇朝的财富,至少在潮汐山里,父皇是不会给我们太好的条件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凌紫嫣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她转头看了看站在床榻边上的唐楚阳,心下有些好奇。

    以凌紫嫣的姿色,在不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凌紫嫣相信绝少人能够在那种状态下,还能忍得住不对她进一步侵犯。

    但眼前这个已经有了强烈生理反应的少年,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能够拥有这种自制力的人,就算再简单,也简单不到哪里去。

    尽管唐楚阳在知道了凌紫嫣的身份之后,表现出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但凌紫嫣依然认为唐楚阳不简单,知道她的身份,但又不认识她,凌紫嫣觉得唐楚阳应该是什么隐世家族的传人。

    并不是所有家族都贪慕人间富贵的,五行大陆上拥有为数不少的隐世家族,他们避世隐居,全心追求成神之道,是整个大陆任何势力,都不敢轻视的一股强大群体。

    唐楚阳虽然不知道凌紫嫣在想什么,但见她瞳孔微微收缩,时而精光外露,时而晦暗不明,这让身为专业神棍的唐楚阳,能够轻易判断出,凌紫嫣此时的心理活动一定负责到了丰富多彩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说,长生皇朝虽然富裕,但你们的皇帝却不会给皇子公主太多的资源,想要武装自己,只能你们这些公主,皇子之类的自己想办法?”

    唐楚阳的问话在他自己看来,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凌紫嫣却因为唐楚阳的问话,更加确定了唐楚阳出身隐世家族的信心,因为凌紫嫣接下来的就是,就是她确定唐楚阳身份的原因。

    “嗯,这不算什么秘密,四极皇朝所有皇帝的任期都是三十年,而潮汐山正好三十年开启一次,所以在很早很早以前,四极皇朝的下一任皇帝,就开始在潮汐山试炼当中产生了!”

    “还有这么一说的?”

    唐楚阳有些汗颜,他虽然收集了不少关于五行大陆各大势力的信息,但涉及潮汐山和皇家皇位竞争的信息,就不是他这个层面能够接触到的信息了。

    “当然!这是公开的秘密了,一般中等以上的家族,都会知道这个信息,五行大陆那么多势力削尖了脑袋往潮汐山钻,其实大多并不是为了潮汐山里的灵物,而是为了和有可能成为四极皇朝下任皇帝的皇子,或者公主,建立友好的关系,甚至是直接结盟!”

    凌紫嫣说着话,见唐楚阳依然一脸的迷糊,同时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她开始对唐楚阳进行科普。

    “比如说某个王朝进入潮汐山,然后基础某个皇朝的某个皇子,并且全力支持这位皇子在潮汐山竞争。

    若是押对了宝,他们支持的皇子能够成为皇帝的话,那来自一个皇朝的大力支持,会让这个王朝实力,一句压过其他王朝!”

    这下唐楚阳彻底明白了,原来潮汐山的真正受欢迎的原因在这里,确实,类似四极皇朝这样的顶尖存在,他们要大力支持某个王朝崛起的话,似乎也不是多苦难的事情。

    这么说来,唐楚阳突然觉得,古家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思呢?虽说天威王朝在三十六天罡王朝里,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但和四极皇朝相比,就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如果古家能够得到一个皇朝皇帝的大力支持,就算是谋夺天威王朝的王位,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同理,若是唐家能够得到一个皇朝的支持,那么放眼整个五行大陆,敢招惹有皇朝支持的唐家的势力,整个大陆也应该没几个吧?

    想到这一点,唐楚阳看向凌紫嫣的目光,突然就变得温柔无比,如同看自己爱了几十年的娇妻。

    “你,你又想干什么?!”

    凌紫嫣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唐楚阳的态度变化,虽然她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但刚才唐楚阳对她的各种刺激,几乎是她生平从未遭遇过的事情,单就印象而言,堪称刻骨铭心!

    所以凌紫嫣表情虽然平静,但心里一直处于极高的警惕状态,对唐楚阳的问题也几乎是有问必答。

    不是她愿意回答这些问题,而是为了拖延时间,只要自己长时间不离开这家店铺,他后面的人自然来查探,只要发现她有危险,自然会有人出手救她!

    “当然是干你了,噢,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全力支持你当皇帝的话,你会给我什么好处呢?”

    说着话,唐楚阳稍稍往前凑了几步,尽量露出堪称温柔的笑,表现出一副无害模样,如果凌紫嫣能够保护唐家的话,唐楚阳不介意将自己的姿态摆的低一些。

    “不要过来!!!”

    凌紫嫣尖叫一声,猛地蹬踏着被褥缩到了墙角,尽管唐楚阳的表情真的很温柔,但他第一句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不论他是不是口误,凌紫嫣都不打算让唐楚阳继续靠近。(未完待续)

第228章、回到龙巢    之前,贾可道就试过一次,企图将一个商人送来的魔兽火焰雀的魂魄收进去,结果这三鸦壶喷出的火焰压根就没用,白白浪费了一头火焰雀。

    而这次遇到的长嘴怪鸟,虽说不是魔兽,但其战斗力说起来,并不亚于很多魔兽了。

    恐怕就算是风狼这样的魔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长嘴怪鸟贯穿头颅而死。

    要说,贾可道的混元一气罩能够挡住长嘴怪鸟的攻击,但就那么一会,那块玉佩上就出现了一丝裂痕。

    在混元一气罩处于极限的时候,就很容易出现裂痕,虽说贾可道的灵气不缺,但若是放手让那长嘴怪鸟攻击个十多分钟,恐怕这玉佩就会彻底崩裂损坏。

    毕竟以长嘴怪鸟的攻击速度,这十多分钟,三头长嘴怪鸟足以对贾可道发动两千多次攻击了。

    嗯,当然以长嘴怪鸟的体力未必就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但恐怕玉佩在这之前就会破碎了。

    之前就说过,这一带的生机随着绿龙长时间的沉睡开始复苏了。

    贾可道收好三鸦壶,正准备去找个目标试试这三鸦壶的威力,没想到刚走出不到百步,一道长长的冰矛就从半空浮现,朝着贾可道扎了下来。

    气罩随即浮现,将这支冰矛给挡了下来,这种单一的魔法攻击,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如长嘴怪鸟的冲撞穿刺攻击呢。

    毕竟这混元一气罩原本是用来阻挡道术攻击的护身法宝,在防御物理攻击上却要弱上一些。

    随着冰矛被气罩挡下,一头全身雪白的豹子便从一棵大树上扑了下来,锋锐无比的爪子从肉垫里弹出,朝着贾可道的喉管就划了下来。

    嘭,一声巨响传来。气罩被撞得一阵摇晃,不过那白色豹子更惨,被气罩直接将力量反弹回去。来时怎么快,去时更加快。

    而贾可道则是将三鸦壶取了出来。将三个头颅朝着白色豹子一照,随即三头由火焰组成的长嘴怪鸟就好似闪电一般射了出去。

    那白色豹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火焰长嘴怪鸟射中。

    火焰顿时顺着长嘴灌入白色豹子体内,而白色豹子全身此时爆出一团晶莹的冰雾,企图将火焰扑灭。

    高温与低温相撞,转眼之间便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水蒸气随即将四周弥漫。

    火焰长嘴怪鸟从弥漫的水蒸气里冲出,在空中略微盘旋之后。再度一头冲入雾气之中。

    之后,火光在雾气中来回喷射,也就十多秒时间不到,白色豹子就全身焦黑摔落到地上。

    那三头火焰尖嘴怪鸟略微得意的在空中欢叫两声之后便化为火焰冲回了三鸦壶。

    贾可道缓步上前,将白色豹子捡起一看。

    已经用不得了,整头豹子就好似一张用得破烂了的抹布,上面大的小的窟窿数百个,到处都是焦炭化的*组织,就连在豹子头颅内的魔晶也被粉碎了,大半被鸟啄走。

    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三鸦壶还真不能乱用,完全就是一破坏狂,这头寒冰豹子身上是没法回收任何零件了。

    不管是血液。肉,皮,魔晶,骨头等等都被尽数破坏。

    这头寒冰豹子要说实力还是很强,比风狼强多了,就这样成了废品,着实有些可惜了。

    将寒冰豹子的尸体丢在地上,贾可道收好三鸦壶也不再停留,看了看方向。径直朝着绿龙巢穴所在的山峰行去。

    当贾可道赶到绿龙巢穴所在山峰山脚时,察觉到绿龙的气息依然那么平稳。不由得心头松了一口气。

    若是那绿龙已经从黄粱符里苏醒过来的话,就不太好办了。

    至少以贾可道现在的实力而言。很难对付一头绿龙,哪怕这头绿龙仅仅只是一头青年巨龙。

    停住脚步,朝着四周查看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异状,贾可道便悄然朝着那个绿龙巢穴的洞口爬了上去。

    此时的绿龙那个巢穴洞口已经被开春后迅速生长的藤蔓尽数掩盖,如果不是贾可道还记得的话,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忽视过去了。

    就在贾可道攀登到半山腰的时候,一声高昂的龙吟突然之间传来,吓得贾可道立即趴下,将身体尽数藏入石缝之中。

    是绿龙苏醒了?

    贾可道待了一会,将头探出一看,远处一道流线型的银色身影正从高空疾速穿过,片刻之后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原来是那头银龙,贾可道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看来在龙蛋丢失之后,这头银龙并没有轻易放弃寻找绿龙的踪迹。

    只不过那头绿龙在贾可道的黄粱符下陷入到最深处的沉睡之中,使得全身气息收敛到最低程度,让银龙很难发现。

    否则的话,指不定这头绿龙早就被银龙给干掉了。

    要知道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看见偷走孩子的恶贼时,那种狂怒恐怕会轻易提升大半的战斗力。

    贾可道依然趴在石缝里,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方才从石缝里钻出,继续朝着绿龙巢穴前进。

    绿龙巢穴到了,藤蔓已经将巢穴洞口尽数霸占,使得贾可道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将藤蔓一一去掉,并且这还不能使用符箓或者灵器,以免将那头绿龙给惊醒过来。

    好不容易将藤蔓清理干净之后,后面又是贾可道自己设下的障碍,大量的石头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了一个仅供贾可道爬进去的洞口。

    贾可道这时自然是不会爬进去的,而是将石头取了一些,将洞口扩大到足以让人比较灵活进出的程度。

    随着洞口的扩大,让人感觉有些头晕的毒气就随着绿龙的呼吸声被喷了出来。

    这样程度的毒气对于贾可道来说已经不足为虑了。

    在道行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之后,贾可道的肉身对于不少毒素都产生了强悍的抵抗力。

    道门的修行可不是说着玩的,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恐怕在远古之时与妖魔作对的时候,道门早就被灭绝了。

    小心翼翼的走进绿龙巢穴,绿龙那颗好似山丘的头颅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不时从鼻孔里喷出的气流吹得贾可道都有些快要站不稳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