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之前,贾可道就试过一次,企图将一个商人送来的魔兽火焰雀的魂魄收进去,结果这三鸦壶喷出的火焰压根就没用,白白浪费了一头火焰雀。

    而这次遇到的长嘴怪鸟,虽说不是魔兽,但其战斗力说起来,并不亚于很多魔兽了。

    恐怕就算是风狼这样的魔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长嘴怪鸟贯穿头颅而死。

    要说,贾可道的混元一气罩能够挡住长嘴怪鸟的攻击,但就那么一会,那块玉佩上就出现了一丝裂痕。

    在混元一气罩处于极限的时候,就很容易出现裂痕,虽说贾可道的灵气不缺,但若是放手让那长嘴怪鸟攻击个十多分钟,恐怕这玉佩就会彻底崩裂损坏。

    毕竟以长嘴怪鸟的攻击速度,这十多分钟,三头长嘴怪鸟足以对贾可道发动两千多次攻击了。

    嗯,当然以长嘴怪鸟的体力未必就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但恐怕玉佩在这之前就会破碎了。

    之前就说过,这一带的生机随着绿龙长时间的沉睡开始复苏了。

    贾可道收好三鸦壶,正准备去找个目标试试这三鸦壶的威力,没想到刚走出不到百步,一道长长的冰矛就从半空浮现,朝着贾可道扎了下来。

    气罩随即浮现,将这支冰矛给挡了下来,这种单一的魔法攻击,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如长嘴怪鸟的冲撞穿刺攻击呢。

    毕竟这混元一气罩原本是用来阻挡道术攻击的护身法宝,在防御物理攻击上却要弱上一些。

    随着冰矛被气罩挡下,一头全身雪白的豹子便从一棵大树上扑了下来,锋锐无比的爪子从肉垫里弹出,朝着贾可道的喉管就划了下来。

    嘭,一声巨响传来。气罩被撞得一阵摇晃,不过那白色豹子更惨,被气罩直接将力量反弹回去。来时怎么快,去时更加快。

    而贾可道则是将三鸦壶取了出来。将三个头颅朝着白色豹子一照,随即三头由火焰组成的长嘴怪鸟就好似闪电一般射了出去。

    那白色豹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火焰长嘴怪鸟射中。

    火焰顿时顺着长嘴灌入白色豹子体内,而白色豹子全身此时爆出一团晶莹的冰雾,企图将火焰扑灭。

    高温与低温相撞,转眼之间便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水蒸气随即将四周弥漫。

    火焰长嘴怪鸟从弥漫的水蒸气里冲出,在空中略微盘旋之后。再度一头冲入雾气之中。

    之后,火光在雾气中来回喷射,也就十多秒时间不到,白色豹子就全身焦黑摔落到地上。

    那三头火焰尖嘴怪鸟略微得意的在空中欢叫两声之后便化为火焰冲回了三鸦壶。

    贾可道缓步上前,将白色豹子捡起一看。

    已经用不得了,整头豹子就好似一张用得破烂了的抹布,上面大的小的窟窿数百个,到处都是焦炭化的*组织,就连在豹子头颅内的魔晶也被粉碎了,大半被鸟啄走。

    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三鸦壶还真不能乱用,完全就是一破坏狂,这头寒冰豹子身上是没法回收任何零件了。

    不管是血液。肉,皮,魔晶,骨头等等都被尽数破坏。

    这头寒冰豹子要说实力还是很强,比风狼强多了,就这样成了废品,着实有些可惜了。

    将寒冰豹子的尸体丢在地上,贾可道收好三鸦壶也不再停留,看了看方向。径直朝着绿龙巢穴所在的山峰行去。

    当贾可道赶到绿龙巢穴所在山峰山脚时,察觉到绿龙的气息依然那么平稳。不由得心头松了一口气。

    若是那绿龙已经从黄粱符里苏醒过来的话,就不太好办了。

    至少以贾可道现在的实力而言。很难对付一头绿龙,哪怕这头绿龙仅仅只是一头青年巨龙。

    停住脚步,朝着四周查看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异状,贾可道便悄然朝着那个绿龙巢穴的洞口爬了上去。

    此时的绿龙那个巢穴洞口已经被开春后迅速生长的藤蔓尽数掩盖,如果不是贾可道还记得的话,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忽视过去了。

    就在贾可道攀登到半山腰的时候,一声高昂的龙吟突然之间传来,吓得贾可道立即趴下,将身体尽数藏入石缝之中。

    是绿龙苏醒了?

    贾可道待了一会,将头探出一看,远处一道流线型的银色身影正从高空疾速穿过,片刻之后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原来是那头银龙,贾可道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看来在龙蛋丢失之后,这头银龙并没有轻易放弃寻找绿龙的踪迹。

    只不过那头绿龙在贾可道的黄粱符下陷入到最深处的沉睡之中,使得全身气息收敛到最低程度,让银龙很难发现。

    否则的话,指不定这头绿龙早就被银龙给干掉了。

    要知道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看见偷走孩子的恶贼时,那种狂怒恐怕会轻易提升大半的战斗力。

    贾可道依然趴在石缝里,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方才从石缝里钻出,继续朝着绿龙巢穴前进。

    绿龙巢穴到了,藤蔓已经将巢穴洞口尽数霸占,使得贾可道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将藤蔓一一去掉,并且这还不能使用符箓或者灵器,以免将那头绿龙给惊醒过来。

    好不容易将藤蔓清理干净之后,后面又是贾可道自己设下的障碍,大量的石头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了一个仅供贾可道爬进去的洞口。

    贾可道这时自然是不会爬进去的,而是将石头取了一些,将洞口扩大到足以让人比较灵活进出的程度。

    随着洞口的扩大,让人感觉有些头晕的毒气就随着绿龙的呼吸声被喷了出来。

    这样程度的毒气对于贾可道来说已经不足为虑了。

    在道行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之后,贾可道的肉身对于不少毒素都产生了强悍的抵抗力。

    道门的修行可不是说着玩的,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恐怕在远古之时与妖魔作对的时候,道门早就被灭绝了。

    小心翼翼的走进绿龙巢穴,绿龙那颗好似山丘的头颅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不时从鼻孔里喷出的气流吹得贾可道都有些快要站不稳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斗篷人    “潮汐山属于人类的城池足有六座,其中店铺数量过千,你们为何选择我的店铺抢夺?!”

    唐楚阳没有什么逼供技巧,但就人心而言,在其精神崩溃的刹那,是一个人意志力最为薄弱的时候,唐楚阳抓住了这个时机,直接就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因为你没有任何背景,或者势力撑腰。”

    绝色美女的心里,已经彻底被‘毁容’这个后果给吓乱了,她只想快点儿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让这个无比折磨人的时刻快点儿过去。

    有时候,越是地位尊贵的人,崩溃的时候越是脆弱,唐楚阳看着眼前如同初生的鹌鹑一样,怯弱,且楚楚可怜的绝色美女,心下也稍稍有些不忍,但想到自己的小命儿,便继续绷着脸道:

    “你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注意到我,整个潮汐山几十万近百万人,没有背景的人太多了,而且,没有背景就意味着不会有太多的资源,这种情况下你们还会向我一个无背景,无势力的人出手,一定是有人引导你们吧?那人是谁?!”

    如果说第一个问题,是唐楚阳最在乎的问题,那第二个问题,就是唐楚阳最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了,这话问完,他就死死盯着绝色美女的娇颜,恨不得掰开她的小嘴,让她痛快的说出来。

    “他,不,没,没有人引导,是我们自己调查的情报!”

    绝色美女张口就要说什么,随后突然想起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惊慌的俏脸陡然变得苍白无比,恐惧得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最终硬是改口给了否认的回答。

    ‘嘶啦!’一声棉帛撕裂声猛然想起。绝色女子粉色的罗裙从领口位置,直接被唐楚阳不客气的撕开,果然是有人在暗中引导他们的,但这小妞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想保密。

    唐楚阳抓着撕下来的布条,伸到鼻端陶醉地一嗅,如兰似麝的奇异香气让的血脉喷张,在低头看到绝色美女胸前的雪白一片。差点儿假戏真做,失控地扑上去。

    “真香啊,你想要为那人保密?嘿嘿。当然是可以的,不过你得拿你的清白来换!”

    唐楚阳邪笑着,手中的布条一扔,探手又是一抓。

    嘶啦!!

    “不要!!你这个淫贼!!混蛋!无耻!你敢碰我。我父皇是不会放过你的!!!”

    绝色美女的情绪彻底失控了。胸前的凉意让她知道,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已经被眼前的混蛋彻底撕开,再让他继续撕下去,自己的清白真的就要完蛋了。

    “那人是谁?!说!!”

    “我不能说!求求你,放过我,呜呜……”

    绝色美女已经彻底被吓得没了主意,不但开始抛却尊贵的骄傲开口求饶。最后竟然小嘴一瞥,直接吓哭了。

    “呃。我是不是有点儿太残忍了?”

    唐楚阳心中惊愕,看着眼前梨花带泪的小美人儿,他心中的不忍之意更加浓重了,不过想想那个被诈出来的未知敌人,唐楚阳最终还是狠狠心,冷冷地近乎淡漠道:

    “最后问一次,如果你还不回答,那就只能等我享受完你美丽的**,在继续听你的答案了!那人时谁?!!”

    说着话,唐楚阳直接往前一趴,整个人都压在了绝色美女身上,一瞬间,软软的醉人香气飘入唐楚阳的鼻端,身下如同压了一句由水凝成的躯体一样,那滋味,深入骨髓,令人难以忘怀。

    “妈的,这就是个人间极品啊!”

    唐楚阳非常清楚他现在是在演戏,但这么一趴上来,他的身体竟然有些不听话了,尤其是下面,竟然可耻的硬了!

    但也正因为硬了,敏感的绝色美女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下她心底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了,近乎在唐楚阳爬上来身体的第一时间,就惊恐无比地尖叫道:

    “我说!不要!!我说!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很可怕,我皇叔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们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说你身上有很多好东西,很多很多,所以我就来了!求求你,不要这样!!”

    “他长什么模样?多大年纪,穿什么衣服?有什么比较惹人注意的地方?!”

    一辈子没这么碰过女人的唐楚阳有些舍不得起来,反正想知道的信息还没有完全问出来,就再占一会儿便宜吧,这等绝色,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

    “他整个人都罩在一个红色的斗篷里,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样貌,不过他的声音很苍老,应该岁数很大,比较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两朵燃烧的火焰!”

    为避免被眼前的淫贼糟蹋,绝色美女竟然神奇地冷静了下来,脑中思路无比清晰,语速极快地回答唐楚阳问题的同时,自己都有差异她竟然能够记得这么多东西。

    “红色斗篷?火焰一样的双眼?年纪很大?”

    唐楚阳喃喃自语,脑中构想这个人的形象,同时也在回忆以前有没有见到过这么个人,斗篷人的形象很快就被唐楚阳想象了出来,但任凭他搜遍脑海,也找不出任何关于此人的记忆。

    “看来是个我从未见过的人了,这人就是暗地里陷害唐家的神秘人么?林家,顾海澄,高家,古家,这些图谋唐家的人个势力,是不是他引导的呢?”

    突然多出来了这么个从未见过的神秘人,让唐楚阳原本还有些混乱的思路,如同突然多出一条线来,将他经历过的似乎毫无理由的事情,一件件地全部串联了起来。

    首先是林家,林家虽然组建家族的时间比较短,但怎么说也有快两百年时间,要说他们不清楚唐家的底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景云县数得着的家族,无非就是唐家,林家和张家而已,家族传承比林家更加久远的张家,都对唐家充满顾忌,林家这个才成立不到两百年的家族,怎么可能对唐家一点顾忌都没有?

    接下来就是顾海澄了,一个四处流窜的散修而已,借他是个胆子也该主动招惹唐家这种,在小家族里都是顶尖的存在,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干出这么脑残的事情?

    再有就是高家了,大家族吞并小家族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但唐楚阳奇怪的是,唐云倩曾经告诉他,唐家在流云城的仇家不少,但这其中绝对不包括高家。

    所以第一个打唐家注意的竟然是高家,这就显得非常不合理了,尽管高家安排的一切似乎非常合理,先挑衅,然后等自家子弟被打伤的时候,埋伏好的人直接动手,进而吞并唐家。

    一切的一切看似非常的合情合理,当唐楚阳得到的情报和信息越多,就越觉得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唐家在流云城那么多仇家,为什么偏偏是高家先出手?

    还有古家,古老老祖宗唐楚阳是亲眼见过的,并且还和你聊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以唐楚阳专业的神棍思维和眼光来看,古老那位老祖宗是真的在照顾唐家。

    加上唐楚阳又从穆元明那里知道,唐家老爷子对古家家主古啸还有救命之恩,无论怎么看,古啸也不该这么落井下石的算计唐家才对,但他偏偏就那么做了,这就太违背常理了。

    但如果有那么个修为恐怖神秘人,一直在暗中坑害唐家的话,这一切就显得很合理了,林家为什么那么急切地冲唐家动手?很简单,被逼的!

    顾海澄这个散修,为什么又敢去招惹唐家这样的家族?毫无疑问,还是被逼的!

    还有高家,唐楚阳估摸着,冲唐家出手的之所以是高家,而不是唐家在流云城的其他仇家,应该是因为高家背后有个更加强大的摩云宗,如果高家能够说动摩云宗出手,对于当时的唐家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高家又为什么会出手呢?唐楚阳觉得应该还是被逼出手,当然,考虑到高家背后还有摩云宗这么个庞然大物,唐楚阳估摸着应该还要加上利诱,但唐家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出手呢?

    最奇怪的就是古家了,以古家哪位老祖宗的修为来看,七星镜的神使这个级别,放到整个五行大陆都属于高手中的高手了,被逼迫的可能恐怕不会很大。

    不过这时候唐楚阳又想起了身下绝色女子的话,她曾经说到过‘父皇’‘皇叔’这些字眼,能使用这些字眼的,在整个五行大陆而言,毫无疑问的至少都是王朝,甚至是皇朝了。

    那个神秘的斗篷人,能够逼迫一个王朝,甚至于皇朝无奈地向唐楚阳出手,单凭这一点,就能想象到这个红袍斗篷人的修为,一定高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

    因为绝色女子形容那个神秘人的修为时,用到的不是境界,而是‘可怕’两个字,还说她的皇叔不是神秘人的对手,他们所有人都不是神秘人的对手。

    这说明,那个神秘人的修为境界,至少能够轻易灭掉一个王朝,甚至一个皇朝进入潮汐山的所有修士!

    “嘶!唐家怎么会得罪这么可怕的存在?这不合理啊?!”

    唐楚阳的思路通畅了之后,他反而更加奇怪了,唐家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是即将晋级中等家族而已,这样的势力,在整个五行大陆没有一百万,也就几十万个,为嘛神秘人偏偏就盯上了唐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