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肉很好吃?”

    “好吃!”

    呼啦啦的,小怯魔们加快了冲向贾可道的速度,在火山灰地面上留下一个个三爪脚印。

    实际上小怯魔奔跑的速度并不像书上说的那么慢,至少与普通人类差不多了,或许书上的记载乃是以剑士之类的超凡职业者作为对比。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任何一个人在听到自己的肉好吃时,恐怕都不会太爽。

    “五雷符!”

    贾可道打出了一道符箓,随即一道雷光从天而降,转眼之间便将冲在最前面的小怯魔打倒在地,顿时空气中弥漫起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味道。

    那头小怯魔已被雷光烧成了一团焦炭,让贾可道奇怪的是,片刻之后被烧成焦炭的小怯魔就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

    见到同伴被突然出现的雷光击倒,其余的小怯魔顿时慌了神,转身便撒开腿就逃。

    贾可道几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伸手一探,便将一头小怯魔抓在了手里。

    这小怯魔倒是有些凶狠,即便是被贾可道抓在了手里,依然将手里的铁叉朝着贾可道刺来,并同时身边一圈绿光散开,将贾可道包裹在里面。

    贾可道仅仅只感觉到心头一丝异样产生,并且闻到了极度的恶臭,随即便被太上宁心护身符驱散掉。

    贾可道知道,这应该就是小怯魔的臭云术了,至于心头那点异样应该是惊恐术,不过在道门的护身符面前,这点东西还不够班啊。

    贾可道伸手就是一巴掌将铁叉打掉,再一巴掌将其打晕。

    这个时候,那些小怯魔多数已经逃到了那条岩浆河旁边。有两头小怯魔慌不折路,一头就冲入岩浆之中,片刻之后。便被岩浆烧成了灰烬。

    贾可道也没有去理会那些逃走的小怯魔,反手将一道黄粱符贴在了手中小怯魔的头颅上。

    很快。这头小怯魔就进入到黄粱一梦之中。

    贾可道发现这黄粱符的用处并不仅仅只是给智慧生物构建一个梦境,至少在黄粱一梦里,多数的智慧生物都会遵从自己的本性行事,贾可道从而能够获得不少的信息。

    在小怯魔的梦境里,这是一条混合着血色的黄色河流,无数颜色各异,拳头大小的光球从血红色的天上飘落而下,被风吹着降落在两旁的河滩上。

    实际上透过小怯魔的梦境。贾可道已经知道这些光球是什么。

    就是灵魂,每个光球里都会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人类或者其它种类的智慧生物,甚至于还有魔兽。

    它们在光球里拼命的挣扎,但在风的吹袭下,这种挣扎很快就消失不见,不管是人脸还是兽脸,都浮现出一种迷茫和空白。

    很快,这些光球便在河滩上凝固,化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红色茧子。

    最多半天时间,红色茧子里便会裂开。从里面钻出一条条一尺多长的红色肉虫来。

    要说光是从感官上来说,这些红色肉虫是极度让人恶心的。

    犹如蛆虫一样的环形身体,在身体的末端长着一张菊花状。布满利齿的圆形嘴巴。

    它们从红色茧子里爬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裂开的茧壳吞吃了下去。

    随着第一次进食之后,它们的身体很快就膨胀到两尺左右,之后就是一场血腥无比的厮杀。

    河滩上那密密麻麻的红色茧子不断裂开,无数的红色肉虫从里钻出后吃掉茧壳,然后就扑向了自己身边的同类。

    到了这个时候,它们身上完全没有半点智慧生物的残留,有的只是一股污秽的混乱气息。

    这就是一个完全以血腥来统治的世界。

    弱肉强食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世界。

    有的只是运气。

    所有的红色肉虫起点都是一样,在杀掉身边的同类时,也可能被其它同类杀掉自己。

    一旦干掉自己的对手。红色肉虫就会扑在敌人的尸体上疯狂的吞噬起来,哪怕旁边有一头肉虫已经咬在了自己身上。

    第一批成功吞下尸体的肉虫无疑是幸运的。它们的身体进一步成长了起来,从两尺膨胀到了三尺。这在接下来的厮杀中将会占据极大的优势。

    随着第一批厮杀结束,河滩上的红色肉虫数量顿时锐减到之前的三分之一不到。

    这个时候,更多的光球沿着河流上空飘飞了过来,不断落下,化为茧子,然后钻出肉虫。

    而后面出现的肉虫,就成为了前面幸存肉虫的食物。

    刚刚出生的肉虫压根就无法对抗已经成功进化数次的同类。

    在赤裸裸的屠杀中,前面的幸运儿开始诞生了一点点智慧,它们暂时停止了相互之间的厮杀,而是守候在那些尚未破裂的茧子旁边,一旦茧子破裂,肉虫从里面钻出。

    那么等待它们的就会是一张布满利齿的圆嘴。

    当一头头红色肉虫吃得腹满肚圆的时候,它们会迅速寻找一个隐蔽地进行下一步的进化,石头下或者自行在河滩上挖一个洞穴。

    重新结出的茧子会在数小时后孵化出一头小怯魔。

    而对于小怯魔而言,其余的肉虫便是它们出壳后的第一顿美餐。

    它们会守在河滩上不断猎杀那些肉虫,直到天上不再出现光球为止。

    贾可道突然发现梦境中断了,而自己手上抓着的小怯魔却自行化为一团灰烬。

    嗯?

    贾可道将手上的灰烬拍干净,脸色有些疑惑,他可不相信这小怯魔会自焚,并且小怯魔应该没有自焚的本事。

    这里一切都显得有些怪异。

    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贾可道也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远处的岩浆河边已经出现了一些身材高大的恶魔。

    这种恶魔叫做巴布魔,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恶魔,据说十分难缠。

    它们好像盗贼一样,总是鬼鬼祟祟的发动攻击。

    来了,贾可道脑海里还没得及将曾经记下的回忆回复完,一阵能量波动传来,一头全身覆盖着好似红色果冻的巴布魔就悄然凭空出现在贾可道身后,一对锋利的爪子就朝着贾可道的后背抓了下来。(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绑架    “这没问题!”

    唐楚阳随意地应了一声,走到书案后面,右手在左手腕的乾坤镯上一抹,淡淡的蓝色光芒闪烁间,嘭!的一声,至少几百沓灵符和唤神图,被他非常土豪地拍到了书案上。

    自从用大量将符直接惊吓住店老板之后,唐楚阳突然觉得这种拿钱砸人的感觉虽然非常的暴发户,但却真的很爽。

    一沓一百张,几百沓就意味着至少几万张灵符和唤神图,唐楚阳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就算是天威皇朝的王子,甚至于四极皇朝的皇子,也不可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灵符出来。

    既然你喜欢强势,喜欢主动,咱就只用巨量的财富来吓住你,吓得你不敢,也没能力掌握主动权!

    唐楚阳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打乱别人的节奏,因为这是所有神棍的习惯,不打乱对方的节奏,根本就无法从交谈中套取对方的信息和情报,没有情报和信息的综合,就无法掌握主动权。

    几万张的将符和至少四阶的唤神图,所能带来的冲击力是相当巨大的,况且,将符和唤神在潮汐山可不仅仅代表货币,同时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

    绝色大客户无双俏脸再次变色了,尽管她非常想要镇定下来,但唐楚阳的所作所为太出乎她的预料了,几万张将符和唤神图的冲击力确实太大。

    大到了她这个见惯了大世面的人,也被眼前的数万将符和唤神图给震撼了,那可是将符啊,在潮汐山能够发挥出不逊于王符威力的将符!他就这么随意的拍在桌子上,就不怕自己直接抢了?

    想到这里,绝色大客户充满震撼的大眼睛里凶光一闪,她还真动了抢一把的心思,数万张将符啊,相当于她所属实力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将符总量了,利益动人心啊!

    尽管绝色美人俏目中的凶光一闪而逝,但唐楚阳神棍级的观察力何等敏锐,他敢做出这么暴发户的行为,自然不可能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就在这数万张将符和唤神图的最上面,有两张散发着淡淡银色光芒的奇特灵符,唐楚阳当做漫不经心地将之拿在手中,体内元气微微一动,两张银色灵符陡然爆发出恐怖无比的灵压,瞬间席卷整个书房!

    “王符?!!”

    绝色大客户顿时再次色变,虽然她自认定力如山,基本达到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地步,但王符可比崩炸的山石恐怖太多太多了,尤其是在潮汐山,那根本就不是人力可抗的!

    毫不夸张的说,只需一张王符,对方就可以将她重创,甚至直接干掉!

    绝色大客户突然发现,她太低估这个新冒出来的店铺了,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这家店的老板就是一个新冒出来的,没有任何背景的灵画师,或者灵符师。

    十八座城池里的店铺,可不是像明面上那样,谁想开就能开的,没有足够的强悍的实力,或者足够深厚的背景,即便你在城池里是安全的,可一旦到了外面就没人能够保证你的安全了。

    依靠在城池之外的人身安全来勒迫,甚至于直接动手抢夺店铺主人的货物,几乎每次试炼都会发生,唐楚阳了解到的信息都只是明面上的情报而已,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这就是菜鸟的弱项了,他和店老板交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店老板也懒得主动去说些什么,毕竟那是非常得罪人的,并且还是店老板也惹不起的势力。

    一个毫无遮掩的绝色女子上门出手大量天石和地晶,这本身就是个很明显的暗示了,唐楚阳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之处,但却不知道不正常的地方在哪。

    现在看到绝色女子的异常表现之后,唐楚阳就彻底明白了,感情对方不是来卖东西的,而是来看看他这只肥羊到底有多肥,值不值得出手而已。

    “美女,你不会是想抢我吧?”

    既然感觉到了对方的而已,唐楚阳就很难再对绝色美女产生绝对的好感,尽管这个绝色美人儿真的很美,但再美,也没自己的小命儿重要。

    “公子何出此言?小女子听到传言,贵店要收购大量的天石和地晶,而小女子手里正好有足够的货物需要出手,所以特地大老远的跑到落月城来验证,公子这话,可不该是个商人该说的话!”

    尽管心里依然震惊无比,但绝色美女到底是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很快就稳定了情绪,开始在言语上反制唐楚阳。

    眼前这个肥羊却是足够肥了,但却是个披着羊皮的猛虎,一张王符就彻底打消了绝色美女动手的念头,王符这种战略级的超级灵符,就连她所属的势力都没有几张,聚宝斋的背景似乎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拿出你之前说出的超过五十枚的地晶和天石,咱们愉快欢乐地完成交易,或者你留在这里,等待你背后的人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赎你,小姐打算选择哪个?”

    唐楚阳不打算和这美女玩儿文字游戏了,尽管和美女聊天是一种很有爱的活动,但事关自身性命,容不得唐楚阳继续玩闹。

    之前这小妞说是来卖天石的,现在却变成了验证,这信息量已经很大,足够唐楚阳分析出很多信息了,他之所以说出这么强硬的话来,就是为了验证。

    如果这小妞真的是来卖天石的,那么唐楚阳会客客气气的完成交易,并且会为自己不客气的态度奉上足够的赔礼,但如果这小妞身上没有那么的天石,其目的为何,就不言而喻了。

    “你敢强留我?!”

    绝色美女惊讶地看着唐楚阳,不召唤守护神虽然无法看出对方的具体修为,但高阶修士都能凭借气势来判断对手的境界,一般而言,低阶修士根本无法做到完全内敛自身气势。

    唐楚阳的修为只有两仪境而已,至少绝色女子通过气势得到的信息是这样,而绝色女子自己,却是个四相境后期的大修士。

    修为上的差距暂且不说,毕竟对方有王符,她敢出手,倒霉的绝对会是她自己,绝色女子惊讶的是,她这张脸可是一种标志,只要是个有点背景的势力,根本不可能不认识她。

    而在知道她背后势力的情况下,还敢说出强留她的话,眼前这小子要多大的胆子,或者背后有多么雄厚的背景,才敢无视她背后的势力,说出这么强硬的话来?

    “难道这小子出身隐族?”

    绝色女子暗暗猜测,隐族不是异族,隐族也是人类中的一员,不过却是上古人类修士的遗族,他们虽然是人类,但却没有融入到人类之中,而是隐居于灵山大川,过着隐士一样的生活。

    隐族修士的实力极为强悍,他们拥有上古修士的传承,在驾驭守护神方面有着远超外界人类的优势,就连四阶皇朝,超级宗门这样的顶尖势力,也不敢轻易招惹隐族。

    在绝色女子看来,知道她的身份,同时又敢无视她的人,无非就是隐族和其他顶尖异族了,这小子能够被分配到落月城,显然不可能是异族,那就只能是同为人类的隐族了。

    但隐族很少参与人类和其他种族的竞争,除非人类这边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隐族才会出手保护人类,寻常人类和其他种族的大战,哪怕是灭国之战,隐族也不会出手。

    除非其他种族发起种族灭绝大战,否则,隐族根本就不会随便出现在人类世界。

    这小子是隐族的人么?绝色女子不敢肯定,但唐楚阳的态度这么直接,而且强硬,绝色女子又实在想不出来,在知道她的身份的情况下,有哪个势力敢对她这么强硬?

    如果让唐楚阳知道绝色女子此时的想法,他一定会苦笑一声,然后非常客气地问上一句,你是谁啊?

    唐楚阳根本就是个初次进入潮汐山的菜鸟而已,穆元明让他进来是为了寻找唐老爷子的信息,古家让他进来,同样是为了寻找唐老爷子的信息。

    所以,不论是古家,还是穆家,给与唐楚阳的资料和信息,全是关于潮汐山的特点,以及一些需要他前往的标志性所在。

    而关于各大势力之间的关系,在古家和穆元明看来,唐楚阳根本就接触不到那么高的层面。

    但事实证明,唐楚阳的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至少几万张将符和唤神图这样的信息,绝对是古家和穆元明预料不到的,他们所知道的信息,无非就是唐楚阳只是个初级灵画师而已。

    试问,一个半年前才晋级的初级灵画师,又怎么炼制得出将符这种只有中级以上灵符师,才能够炼制出来的灵符?更别说是连古家这样的顶尖家族,都拿不出来的数万张将符了。

    “这已经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了,而是美女你怎么选择的问题,交易?还是留下?快点选择吧,别逼我使用暴力!”

    唐楚阳说着话,单手掐诀,直接将手中的王符祭出,不过却并未激活,王符这种只有高级以上灵画师才能炼制的宝贝,他炼制起来代价格外的大,唐楚阳的存货也不多。

    “本……,我,我不信你敢绑架我!”

    绝色女子的态度依然坚挺,但立刻摆出来的戒备状态,已经表露出了她的心里的惊慌,唐楚阳真要绑架她的话,她敢真的不敢激怒唐楚阳,王符的威慑力实在太大了。r11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