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万耀坐在车上看上去一副傻愣的模样,女秘还以为他被吓傻了,谁又会知道,李万耀正想着那个气罩的事情。

    毫无疑问,那个保护自己的气罩应该是玉佩或者符箓带来的效果。

    李万耀避开开车的女秘视线,悄然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取下一看,原本光洁的玉佩上骇然出现了两道裂痕,看这玉佩的模样,若是再出现一道裂痕的话,恐怕玉佩就要整体崩溃了。

    原来如此。

    “走,不去c市,我们马上回别山县。”

    李万耀随即让女秘调转车头,朝着别山县方向开去。

    女秘虽说有些不太情愿,但鉴于李万耀的威势还是乖乖的做出了选择。

    风尘仆仆的回到别山县城后,李万耀方才打出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里,并没有安排什么报复的手段,而只是为贾可道调集药材资源罢了。

    仅仅一天之后,三辆满载着药材的大卡车就艰难的通过尚未修通路段来到了夹山村。

    而李万耀在第一时间就前往老君观求见贾可道。

    见到李万耀时,贾可道不由得咦了一声,眼睛在李万耀身上一扫而过,笑了起来:“看来,你的血光之灾算是过去了,那玉佩,你可得收好,还能保你一命,嗯,花舞符就不用了。”

    贾可道说到这里,李万耀就感到贴身的内衣里一阵炽热传来,随后消失不见,待到李万耀伸手探入内衣口袋里一摸,才发现自己放在内衣口袋里的那道符箓已经化为灰烬。

    “这个这个。”

    李万耀想要说些什么,但看着贾可道的目光却有些害怕,不敢说出来。

    倒是让贾可道一阵好笑。这李万耀恐怕就算是到死,对于自己的恐惧都无法解除了。

    “说吧,有何事就说。否则出了这门,贫道就不管了。”

    这李万耀虽说之前做了不少坏事。但现在能够脚踏实地的修路,也算是有点改过自新的倾向了,因而贾可道倒是不介意帮他解决一点问题,毕竟修路还得靠他。

    “这次,我回去c市…….”

    李万耀横下一条心,随即便将自己回去c市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到了这一刻,李万耀已经下定了决心,投靠老君观。即便是在这位明阳道长手下当个奴仆,恐怕也要比当个世界首富更加快活。

    不得不说,这李万耀到这时从心态上,已经成了一个人物,换成其他普通人的话,面临这样的选择恐怕会犹豫不决很久了。

    贾可道听了李万耀所述之后,脸色似笑非笑,看了李万耀一会,看得李万耀后背一阵冷汗。

    “你小子现在倒是学得聪明了一点,若是你自己去报复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横尸街头,就算是贫道,也救不了你。”

    贾可道这句话说出来。李万耀不由得全身一松,好似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一样。

    这句话的含义就是以后你的事情,我罩了。

    之后,李万耀也没有说更多的话,而是将精力用在了陪同贾可道清点药材之中,忙完这些之后,李万耀便告辞离开了老君观。

    这倒是个聪明人,很显然,李万耀将事情都丢给了贾可道。隐晦的表明,我是为你做事。你应该保护我。

    的确如此。

    贾可道虽说心头略微有点不太舒服,但最终还是点头认下了此事。

    不过。让贾可道颇为有些恼怒的是,李家二弟对于自家大哥的追杀会来得那么快。

    李万耀在工地上遭受枪击,当然,没受伤,那块饱受摧残的玉佩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变成了一堆碎块。

    这块玉佩原本就是贾可道制造出来的混元一气罩的山寨版本,所用材料都是制作混元一气罩时不要的残渣。

    当然,实际上贾可道都怀疑那赤金儿小册子里的灵器都是天庭法宝的山寨版本,否则的话,威力不至于那么小,至少在贾可道看来,天庭法宝绝不可能是这样的。

    既然是山寨的山寨,其威力和效果就不用去吹毛求疵了。

    能够承受三次对普通人的致命伤害已经是这块玉佩的极限。

    唯一的问题就是,看着那粒在地上跳动的弹头,李万耀周围的工人看向李万耀的目光都变了。

    好吧,对于这些工人来说,鬼神之类的事情似信非信,但眼前这一幕,直接让他们差点对李万耀膜拜了。

    这些都是小事,贾可道却感觉自己脸皮受损了。

    修道之人并不是完全的清心寡欲,至少贾可道不是这样,如果老君观历代祖师回来的话,恐怕会痛斥这个贪图口腹之欲的家伙。

    并且,贾可道在某些方面,嗯,称不上大肚,甚至于有些小气。

    “去,将他给带回来。”

    贾可道将李万耀拿出的照片给了奥迪斯,吩咐道。

    而奥迪斯却颇为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腰间挂着一个乾坤小袋就离开了老君观。

    就在奥迪斯离开不到几分钟,贾可道就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让奥迪斯去抓那个李家二弟,这次不会惹出什么事情来吧?

    奥迪斯腰间的乾坤小袋乃是贾可道这几日抽时间打造出来的灵器。

    乾坤小袋,既然带了个小字,其内能够容纳东西的体积就不会太大,总共也就只有五个立方米的空间,不过这个空间并不是四四方方,而是以放入乾坤小袋内的东西体积来计算。

    譬如这乾坤小袋能够放入五立方米水,也能够将一根长十多米的树干放进去。

    这样的空间利用方式绝对是最优化的,想来也是,作为天庭造物,嗯,至少是山寨版的天庭造物,不管怎么说,不知道多少年发展下来,这些东西基本上算是最优的了。

    说实话,对于贾可道赐予的宝贝里,奥迪斯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乾坤小袋了。

    实在是太方便了,自己的大关刀能够放进去,自己喜欢吃的盐蛋,卤肉能够放进去,当然还少不了,数十瓶治伤的符水乃至于丹药,嗯,还有叫做华夏币的钞票。

    奥迪斯穿着一身休闲服,空脚撩手的上了汽车,朝着c市而去。(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五章 当老板了    “小哥儿请喝茶,这可是潮汐山十年才能产一季的‘云龙仙雾茶’,能直接小幅度增强肉身强度,这玩意儿我自己都舍不得喝……”

    干瘦的店老板说着话还吞了口口水,看着手中的茶碗似乎还有些不舍,唐楚阳察言观色的能力可是专家级的,他能够判断得出来店老板这神色绝对不是作假。

    为了不知道有多少张的将符,连自己舍不得使用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呼人,这让唐楚阳更加震惊于灵符在潮汐山的珍贵程度了。

    尽管心底里冲动得差点儿想开口问店老板,将符在潮汐山为何如此珍贵,但唐楚阳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之前可是冒充懂行的人进来的,这话一问,可就直接露底了。

    “谢过老板了……”

    唐楚阳客气地接过散发着浓浓清香,并且不断有龙形雾气在茶碗中盘旋的灵茶,单只这不凡的卖相,唐楚阳就知道‘云龙仙雾茶’绝对简单不了。

    轻轻嗅了一口,唐楚阳顿觉一股清亮的气流顺喉而下,刹那间传遍全身,如同泡在了温泉里一样,有种暖洋洋的慵懒感。

    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简直如饮琼浆一般,滋味之奇异美妙,唐楚阳控制不住地就一口气将茶喝了个干净。

    茶水入腹,如同仙器洗涤肉躯一般,整个身体都逐渐在升温,暖暖的有种不想动,非常想这种感觉永久持续下去的欲望。

    许久之后,唐楚阳意犹未尽地放下茶碗,一脸期待地看向了一直守在身边的店老板,味道太美妙了,如果能再来一碗就好了。

    “嘿嘿,小哥儿,这‘云龙仙雾茶’可是很珍贵的,咱们能不能先谈谈生意……”

    店老板尴尬地笑了笑,刚才那一碗灵茶就心疼的他牙酸腿疼的,还是先谈生意再说,如果这小子拿出来的将符够多,咬咬牙再给他泡一碗就是!

    “成!那就先谈生意!”

    唐楚阳有些遗憾,不过亲自尝过了云龙仙雾茶之后,他才更加肯定这种灵茶肯定不容易得到,等买完了东西再混一杯就是,再说了,唐楚阳还有一些问题要请教呢。

    “痛快!不知小哥儿能拿出多少张灵符来买灵甲呢?”

    这是店老板最关心的问题,潮汐山里灵符,唤神图一类的一次性物品,消耗量大的惊人,就算有灵画师和灵符师一直在炼制,灵符和唤神图也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嗯!……”唐楚阳闻言,稍稍犹豫了一下,将符对他来说和大白菜的区别不大,但唐楚阳也不敢说得太多,‘财不露白’这句话可是至理名言。

    等店老板表情有些急切的时候,唐楚阳最终咬咬牙,举了个巴掌向店老板比了比。

    “大概这个数吧……”

    “五张?”

    店老板稍微有些失望,不过五张也不少了,运气好的话能让他用上四五天时间,最心疼的还是那杯云龙茶,那玩意儿若是放到外面去的话,别说五张了,十张将符都换得到。

    但潮汐山不同,云龙茶在外面珍贵无比,就算在潮汐山也是稀罕物,可是比起将符的话,也就勉强能换上半张而已。

    “五张?不不不,五张我可不好意思拿出手!”

    唐楚阳的一脸惊讶地看了店老板一眼,五张?他放一次烟花都不止五张将符呢,现在想想也有些心疼了,因为唐楚阳没记错的话,外面那个卖重斧的壮汉,似乎只要十张将符而已。

    “妈的,为了面子,我竟然直接扔了一把六阶下品的重斧!太败家了……”

    唐楚阳有些汗颜地摇头,但对面的店老板却激动了起来,他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已经如同再看绝世美女一样,语气带着些怯懦地小心问道:

    “五,五十张?!”

    这厮要是能拿出五十张将符给我,妈的,老子狠狠心把剩下的云龙仙雾茶全送他了!店老板心里这么想着,还真就咬牙把这话说出来了。

    “小哥儿,您若是能拿出五十张将符来交易,店里的那三件六阶灵甲就全归您了!而且,小老儿把云龙仙雾茶的存货也全送您慢慢喝!”

    “六阶灵甲?!还三件?!!!”

    这下轮到唐楚阳震惊了,六阶灵甲啊!整个流云城地界都没有几件,如果唐楚阳没记错的话,穆元明这个天位修士,流云城的第一高手,也不过才配了一件六阶灵甲而已,并且还是下品的。

    唐楚阳震惊无比的表情和语气,代表他是被将符的价值给吓到了,但店老板显然误会了唐楚阳表情,见唐楚阳扯着嗓子叫了起来,知道自己给出的东西还是少了。

    也确实少,按照店老板对潮汐山内行情的了解,五十张将符,哪怕是不要求类型,换到一件七阶装备都不难,三阶六阶的灵甲确实有些不够看,尽管店老板那三阶六阶灵甲都是上品货色。

    “呵呵,小哥儿您别生气,不满意咱们可以借着谈嘛,这样,我只要三十张将符,给您三件六阶上品灵甲,另外附赠一件五阶极品灵甲,小老儿在潮汐山已经呆了六十年,好货上一次试炼的时候就卖完了,您看,嘿嘿……”

    店老板的面色发红,那不好意思的模样甚至有些卑躬屈膝,三十张将符啊,有这三十张将符,利用好的话,他完全可以得到十倍于付出去的收获,绝不能让这生意黄了!

    “呃……”

    店老板后面的话让唐楚阳彻底傻眼,他是绝对将符的价值已经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外面的话,就是一百张将符都不见得能换一件五阶灵甲。

    而现在,只三十张将符,不但能换到足足三件六阶灵甲,还附赠一件五阶灵甲,而且还是极品货。

    “如果是五百张将符呢?”

    唐楚阳花费了极大的毅力,将心底里汹涌澎湃的激情给压下,他很好奇,五百张将符能让店老板付出怎样的代价?

    “五百张?!……”

    店老板的面色变了,变得冷厉无比,冷冷盯着唐楚阳,知道把他看得发毛的时候,才寒气四射地道:

    “小子,你耍我呢吧?五百张灵符?就算是那些皇朝嫡系的皇子,也不会拿五百张将符来交易!自己不用了?专门等了三十年跑到潮汐山来做生意的?!”

    “呼!原来不是见财起意啊……”

    唐楚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见店老板突然便可面色,还以为五百张灵符让店老板动了杀人劫财的心思呢,闹了半天,感情是不相信他能拿出那么多将符啊!

    嘭!!

    唐楚阳一巴掌将厚厚的两打灵符拍在身边的茶几上,颇为豪气地拍了拍厚厚的两沓,至少三五百张的各色灵符,豪气地道:

    “皇子不见得就是最富裕的,小爷多的是将符!”

    “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啊!!!”

    干瘦的店老板眼睛都看直了,青红黄蓝绿橙紫的各色灵符厚厚的一沓摆在那里,浓郁到了极致的灵压,让店老板轻而易举地就判别出,那至少几百张的灵符真的都是将符!

    这尼玛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土豪啊!几百张将符说拿就拿出来了,店老板彻底被吓跪了,死死盯着那两沓将符看了许久,店老板激动得浑身发颤,磕磕巴巴许久,才喘着气道:

    “三百张!只需要三百张将符,这家店,包括里面的所有货物,全都归小哥儿您了!!”

    竟然有这么多将符,这样肥到死的土豪不宰一把的话,店老板相信自己绝对会后悔终生的。

    不过唐楚阳可不是傻子,从进店开始,店老板说的话虽然不算多,但已经暴露出太多的信息了,而唐楚阳这个前世的专业神棍,最擅长的就是从对话里,收集和分析信息。

    “三百张?!老板,我对你掏心掏肺,几百张将符都当着你的面儿拿出来,你竟然把我当肥羊宰?好意思么?

    三十张灵符就能把你店里最好的灵甲买走了,剩下的二百七十张将符,反而买你一堆破烂?!你这么做就没得玩儿了,咱告辞了……”

    说着话,唐楚阳真的站起来就往外走,一点儿犹豫的意思都没有,和店老板的一番交谈,已经让唐楚阳彻底明白了,将符这玩意儿在潮汐山到底有多珍贵,既然拥有了足够的本钱,他也没必要再和谁客气了。

    “别啊!!小哥儿啊!有话好说!咱再谈谈,再谈谈,我的祖宗啊,你可不能走啊!!”

    见唐楚阳都快走到门口了,店老板这下急了,一个恶狗扑食就冲着唐楚阳飞扑了过去,这下可将唐楚阳吓得不轻,急忙一个闪身躲到一边,一脸警惕地看着店老板,这厮难道要开抢了?!

    幸好店老板只是为了拦人而已,见唐楚阳停了下来,他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犹豫,立马咬着牙心疼道:

    “一百五张将符!这店归您了!”

    说罢,怕唐楚阳依然嫌贵,撮着牙花子心疼地解释道:

    “单单是经营令牌都要值两百张将符了,小老儿可是买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实在呆腻了,您可买不到这么便宜的店面,小哥儿,真的很便宜了!”

    “成交!”

    唐楚阳没什么废话,直接就拍了一百五十张将符出来,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本来就和大白菜没区别,他只是不愿意被人当肥羊宰而已。

    “嘿嘿!就喜欢小哥儿这么痛快的人!以后您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了!”r11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