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哥儿请喝茶,这可是潮汐山十年才能产一季的‘云龙仙雾茶’,能直接小幅度增强肉身强度,这玩意儿我自己都舍不得喝……”

    干瘦的店老板说着话还吞了口口水,看着手中的茶碗似乎还有些不舍,唐楚阳察言观色的能力可是专家级的,他能够判断得出来店老板这神色绝对不是作假。

    为了不知道有多少张的将符,连自己舍不得使用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呼人,这让唐楚阳更加震惊于灵符在潮汐山的珍贵程度了。

    尽管心底里冲动得差点儿想开口问店老板,将符在潮汐山为何如此珍贵,但唐楚阳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之前可是冒充懂行的人进来的,这话一问,可就直接露底了。

    “谢过老板了……”

    唐楚阳客气地接过散发着浓浓清香,并且不断有龙形雾气在茶碗中盘旋的灵茶,单只这不凡的卖相,唐楚阳就知道‘云龙仙雾茶’绝对简单不了。

    轻轻嗅了一口,唐楚阳顿觉一股清亮的气流顺喉而下,刹那间传遍全身,如同泡在了温泉里一样,有种暖洋洋的慵懒感。

    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简直如饮琼浆一般,滋味之奇异美妙,唐楚阳控制不住地就一口气将茶喝了个干净。

    茶水入腹,如同仙器洗涤肉躯一般,整个身体都逐渐在升温,暖暖的有种不想动,非常想这种感觉永久持续下去的欲望。

    许久之后,唐楚阳意犹未尽地放下茶碗,一脸期待地看向了一直守在身边的店老板,味道太美妙了,如果能再来一碗就好了。

    “嘿嘿,小哥儿,这‘云龙仙雾茶’可是很珍贵的,咱们能不能先谈谈生意……”

    店老板尴尬地笑了笑,刚才那一碗灵茶就心疼的他牙酸腿疼的,还是先谈生意再说,如果这小子拿出来的将符够多,咬咬牙再给他泡一碗就是!

    “成!那就先谈生意!”

    唐楚阳有些遗憾,不过亲自尝过了云龙仙雾茶之后,他才更加肯定这种灵茶肯定不容易得到,等买完了东西再混一杯就是,再说了,唐楚阳还有一些问题要请教呢。

    “痛快!不知小哥儿能拿出多少张灵符来买灵甲呢?”

    这是店老板最关心的问题,潮汐山里灵符,唤神图一类的一次性物品,消耗量大的惊人,就算有灵画师和灵符师一直在炼制,灵符和唤神图也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嗯!……”唐楚阳闻言,稍稍犹豫了一下,将符对他来说和大白菜的区别不大,但唐楚阳也不敢说得太多,‘财不露白’这句话可是至理名言。

    等店老板表情有些急切的时候,唐楚阳最终咬咬牙,举了个巴掌向店老板比了比。

    “大概这个数吧……”

    “五张?”

    店老板稍微有些失望,不过五张也不少了,运气好的话能让他用上四五天时间,最心疼的还是那杯云龙茶,那玩意儿若是放到外面去的话,别说五张了,十张将符都换得到。

    但潮汐山不同,云龙茶在外面珍贵无比,就算在潮汐山也是稀罕物,可是比起将符的话,也就勉强能换上半张而已。

    “五张?不不不,五张我可不好意思拿出手!”

    唐楚阳的一脸惊讶地看了店老板一眼,五张?他放一次烟花都不止五张将符呢,现在想想也有些心疼了,因为唐楚阳没记错的话,外面那个卖重斧的壮汉,似乎只要十张将符而已。

    “妈的,为了面子,我竟然直接扔了一把六阶下品的重斧!太败家了……”

    唐楚阳有些汗颜地摇头,但对面的店老板却激动了起来,他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已经如同再看绝世美女一样,语气带着些怯懦地小心问道:

    “五,五十张?!”

    这厮要是能拿出五十张将符给我,妈的,老子狠狠心把剩下的云龙仙雾茶全送他了!店老板心里这么想着,还真就咬牙把这话说出来了。

    “小哥儿,您若是能拿出五十张将符来交易,店里的那三件六阶灵甲就全归您了!而且,小老儿把云龙仙雾茶的存货也全送您慢慢喝!”

    “六阶灵甲?!还三件?!!!”

    这下轮到唐楚阳震惊了,六阶灵甲啊!整个流云城地界都没有几件,如果唐楚阳没记错的话,穆元明这个天位修士,流云城的第一高手,也不过才配了一件六阶灵甲而已,并且还是下品的。

    唐楚阳震惊无比的表情和语气,代表他是被将符的价值给吓到了,但店老板显然误会了唐楚阳表情,见唐楚阳扯着嗓子叫了起来,知道自己给出的东西还是少了。

    也确实少,按照店老板对潮汐山内行情的了解,五十张将符,哪怕是不要求类型,换到一件七阶装备都不难,三阶六阶的灵甲确实有些不够看,尽管店老板那三阶六阶灵甲都是上品货色。

    “呵呵,小哥儿您别生气,不满意咱们可以借着谈嘛,这样,我只要三十张将符,给您三件六阶上品灵甲,另外附赠一件五阶极品灵甲,小老儿在潮汐山已经呆了六十年,好货上一次试炼的时候就卖完了,您看,嘿嘿……”

    店老板的面色发红,那不好意思的模样甚至有些卑躬屈膝,三十张将符啊,有这三十张将符,利用好的话,他完全可以得到十倍于付出去的收获,绝不能让这生意黄了!

    “呃……”

    店老板后面的话让唐楚阳彻底傻眼,他是绝对将符的价值已经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外面的话,就是一百张将符都不见得能换一件五阶灵甲。

    而现在,只三十张将符,不但能换到足足三件六阶灵甲,还附赠一件五阶灵甲,而且还是极品货。

    “如果是五百张将符呢?”

    唐楚阳花费了极大的毅力,将心底里汹涌澎湃的激情给压下,他很好奇,五百张将符能让店老板付出怎样的代价?

    “五百张?!……”

    店老板的面色变了,变得冷厉无比,冷冷盯着唐楚阳,知道把他看得发毛的时候,才寒气四射地道:

    “小子,你耍我呢吧?五百张灵符?就算是那些皇朝嫡系的皇子,也不会拿五百张将符来交易!自己不用了?专门等了三十年跑到潮汐山来做生意的?!”

    “呼!原来不是见财起意啊……”

    唐楚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见店老板突然便可面色,还以为五百张灵符让店老板动了杀人劫财的心思呢,闹了半天,感情是不相信他能拿出那么多将符啊!

    嘭!!

    唐楚阳一巴掌将厚厚的两打灵符拍在身边的茶几上,颇为豪气地拍了拍厚厚的两沓,至少三五百张的各色灵符,豪气地道:

    “皇子不见得就是最富裕的,小爷多的是将符!”

    “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啊!!!”

    干瘦的店老板眼睛都看直了,青红黄蓝绿橙紫的各色灵符厚厚的一沓摆在那里,浓郁到了极致的灵压,让店老板轻而易举地就判别出,那至少几百张的灵符真的都是将符!

    这尼玛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土豪啊!几百张将符说拿就拿出来了,店老板彻底被吓跪了,死死盯着那两沓将符看了许久,店老板激动得浑身发颤,磕磕巴巴许久,才喘着气道:

    “三百张!只需要三百张将符,这家店,包括里面的所有货物,全都归小哥儿您了!!”

    竟然有这么多将符,这样肥到死的土豪不宰一把的话,店老板相信自己绝对会后悔终生的。

    不过唐楚阳可不是傻子,从进店开始,店老板说的话虽然不算多,但已经暴露出太多的信息了,而唐楚阳这个前世的专业神棍,最擅长的就是从对话里,收集和分析信息。

    “三百张?!老板,我对你掏心掏肺,几百张将符都当着你的面儿拿出来,你竟然把我当肥羊宰?好意思么?

    三十张灵符就能把你店里最好的灵甲买走了,剩下的二百七十张将符,反而买你一堆破烂?!你这么做就没得玩儿了,咱告辞了……”

    说着话,唐楚阳真的站起来就往外走,一点儿犹豫的意思都没有,和店老板的一番交谈,已经让唐楚阳彻底明白了,将符这玩意儿在潮汐山到底有多珍贵,既然拥有了足够的本钱,他也没必要再和谁客气了。

    “别啊!!小哥儿啊!有话好说!咱再谈谈,再谈谈,我的祖宗啊,你可不能走啊!!”

    见唐楚阳都快走到门口了,店老板这下急了,一个恶狗扑食就冲着唐楚阳飞扑了过去,这下可将唐楚阳吓得不轻,急忙一个闪身躲到一边,一脸警惕地看着店老板,这厮难道要开抢了?!

    幸好店老板只是为了拦人而已,见唐楚阳停了下来,他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犹豫,立马咬着牙心疼道:

    “一百五张将符!这店归您了!”

    说罢,怕唐楚阳依然嫌贵,撮着牙花子心疼地解释道:

    “单单是经营令牌都要值两百张将符了,小老儿可是买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实在呆腻了,您可买不到这么便宜的店面,小哥儿,真的很便宜了!”

    “成交!”

    唐楚阳没什么废话,直接就拍了一百五十张将符出来,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本来就和大白菜没区别,他只是不愿意被人当肥羊宰而已。

    “嘿嘿!就喜欢小哥儿这么痛快的人!以后您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了!”r1152

第217章 杀机    李万耀陪着几位阔少泡了温泉之后便去打斯洛克。

    一边喝红酒,一边和美女们打斯洛克,这份享受着实让人入迷。

    结果,几杯红酒下肚,其中某位阔少见到那女裁判着实丰满,当下就抵挡不住被酒劲催发的色欲,将女裁判一抱就进了旁边的小间干了起来。

    随着这位阔少开局,其余的阔少也难以按捺,索性就地开了一个无遮大会,一个个从文质彬彬的书生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个禽兽。

    那些穿着制服的实习生也摇身一变,从办公室女郎变成了浪女。

    李万耀倒是有一个多月没有干这个了,最初还是兴致勃勃的玩了一会,几次之后,就感觉乏然无味,给几个还在努力耕耘的阔少打了个招呼就穿起衣服离开了。

    门童从停车场将车开了回来,李万耀给了小费,便自行开车离开了白宫俱乐部,准备回家。

    白宫俱乐部地处郊区,周围还是一片片的农田,显得有些空旷无人。

    开了一会,李万耀就发现自己后面跟上了两辆面包车,显得有些诡异。

    李万耀这个时候清醒了一点,顿时就想起了自己离开别山县之前,明阳道长给自己的警示。

    不好,有危险!

    李万耀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一边轰开了油门就朝着前方疾冲而去。

    一百多万的跑车不管是从速度还是转弯等等方面,都是绝对完爆那些几万块一辆的小面包。

    油门一轰,李万耀的跑车轻而易举便将那两辆面包车给甩到了屁股后面。

    这让李万耀颇为得意,不过很快,李万耀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这辆跑车绝对被人动了手脚,在甩掉了面包车后。自己想要略微减速,免得被监控抓到时,就发现刹车失灵了。

    这一下。李万耀所有的酒劲都被吓得消散了。

    一辆已经加速到一百二十码的跑车,刹车失灵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结局?

    我草!

    一定是那个门童动的手脚,会不会是自己二弟指使的?一定是了,就包括那两辆面包车都是!

    整个阴谋可谓是连环套啊。

    先给跑车刹车动手脚,然后两辆面包车跟上来,如果自己不加速,那么面包车就很有可能下来一群暴徒,将自己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或者直接往路边的沟渠里一丢。

    而自己加速逃离的话。也中了对方圈套,一起酒醉驾车的车祸可以完美将李家二弟掩盖在幕后。

    自己失算了!

    李万耀甚至于都将怀疑的目标对准了那几个阔少,如果不是他们将自己约出来,自己怎么又可能处于这种险地。

    如此一想,也是有可能的,要知道自家二弟在当副总经理这段时间,自己正好在别山县忙修路的事情,二弟也算是阔少了,与对方接触也有可能。

    不过,那几个阔少未必就知道自家二弟会对自己下手。毕竟如果不是很大的利益,任何一个阔少都不会昏了脑子轻易介入别人家族内斗之中。

    对了,还有……

    李万耀这时再也想不下去了。对面一道雪白的亮光直射过来,一辆体型庞大的货车正直冲过来,晃得李万耀连路都看不清楚。

    妈蛋!

    李万耀仅仅骂出一声粗口,两车就随即相撞,轰然一声巨响,李万耀就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了起来,然后剧烈的震荡将李万耀震晕了过去。

    完了,这一定也是自己二弟安排的!

    嗯,这一点。李万耀倒是猜错了。

    大货车司机不少都有夜间开灯直射对面的习惯,管对面晃不晃眼睛呢。有本事你也晃我的眼睛嘛,这便是人的劣根性体现了。

    李万耀倒霉就倒霉在这里。如果没有那大车晃他的眼睛,躲过去之后,可以借助地面的摩擦力将惯性给降低下来,最终停车。

    当然,这过程里也有可能与其它车辆撞车,但几率就要小很多了。

    那司机坐在大货车驾驶室里,不管怎么撞都没多大事,也就是鼻子冲在驾驶盘上,流了点鼻血,见到出了车祸,司机倒是吓住了,下了车,见那跑车前面都冲入了货车底盘,就知道出大事了。

    还好,这一段路似乎没有监控,那司机也没多往跑车里看,上了货车拼命倒车。

    这货车倒是皮糙肉厚,这么撞,都没坏,将货车倒出来后,司机一打方向盘就绕过了跑车,急冲冲的离去,准备跑出几十公里后,寻找一个修车店将货车被擦伤的地方修一下,免得被交警给抓住了。

    要知道,这一撞,真要是被抓住的话,司机就算是全身卖零件都赔不起。

    光那辆跑车就知道对方的身家了,跑车还是小事,这死了人就是大事,自己一个小司机哪里可能与对方碰撞。

    破烂的跑车停在路面上,泄露的汽油不断滴落路面。

    良久之后,跑车里的李万耀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还坐在跑车里,车顶几乎都被铲平了一半,气囊都爆掉了,而自己似乎毫发无损?

    这怎么回事?

    李万耀拼命从破损的跑车里爬了出来,就见到被撞坏的前盖里不时冒出火花,又闻到浓郁的汽油味,李万耀脑子里一激灵,哪里还敢犹豫,转身就跑。

    结果这一跑,跑车瞬间就爆炸了。

    轰然一声巨响,跑车里的汽油就化为一个朝着四周扩散的火球,突如其来的冲击波将李万耀瞬间推了出去。

    就在这一刻,李万耀终于见到了自己之前撞车时将自己包裹起来的东西。

    一层透明的气罩将自己牢牢护在里面,无数被爆炸赋予能量的破碎零件与火焰混杂在一起,朝着腾空而起的自己飞来,撞击在气罩上,震得砰砰直响。

    李万耀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果这些零件打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瞬间就会变成一个破烂而焦枯的尸体,没有任何悬念。

    嘭,李万耀撞在了地上,不过依然是毫发无损。

    李万耀从地上拼命爬了起来,朝着远离爆炸的方向跑去,没多久,身上的气罩就消失不见。

    对了,手机,李万耀慌乱的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也是完好无损。

    打了电话,没多久,李万耀的女秘就开车过来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