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万耀陪着几位阔少泡了温泉之后便去打斯洛克。

    一边喝红酒,一边和美女们打斯洛克,这份享受着实让人入迷。

    结果,几杯红酒下肚,其中某位阔少见到那女裁判着实丰满,当下就抵挡不住被酒劲催发的色欲,将女裁判一抱就进了旁边的小间干了起来。

    随着这位阔少开局,其余的阔少也难以按捺,索性就地开了一个无遮大会,一个个从文质彬彬的书生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个禽兽。

    那些穿着制服的实习生也摇身一变,从办公室女郎变成了浪女。

    李万耀倒是有一个多月没有干这个了,最初还是兴致勃勃的玩了一会,几次之后,就感觉乏然无味,给几个还在努力耕耘的阔少打了个招呼就穿起衣服离开了。

    门童从停车场将车开了回来,李万耀给了小费,便自行开车离开了白宫俱乐部,准备回家。

    白宫俱乐部地处郊区,周围还是一片片的农田,显得有些空旷无人。

    开了一会,李万耀就发现自己后面跟上了两辆面包车,显得有些诡异。

    李万耀这个时候清醒了一点,顿时就想起了自己离开别山县之前,明阳道长给自己的警示。

    不好,有危险!

    李万耀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一边轰开了油门就朝着前方疾冲而去。

    一百多万的跑车不管是从速度还是转弯等等方面,都是绝对完爆那些几万块一辆的小面包。

    油门一轰,李万耀的跑车轻而易举便将那两辆面包车给甩到了屁股后面。

    这让李万耀颇为得意,不过很快,李万耀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这辆跑车绝对被人动了手脚,在甩掉了面包车后。自己想要略微减速,免得被监控抓到时,就发现刹车失灵了。

    这一下。李万耀所有的酒劲都被吓得消散了。

    一辆已经加速到一百二十码的跑车,刹车失灵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结局?

    我草!

    一定是那个门童动的手脚,会不会是自己二弟指使的?一定是了,就包括那两辆面包车都是!

    整个阴谋可谓是连环套啊。

    先给跑车刹车动手脚,然后两辆面包车跟上来,如果自己不加速,那么面包车就很有可能下来一群暴徒,将自己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或者直接往路边的沟渠里一丢。

    而自己加速逃离的话。也中了对方圈套,一起酒醉驾车的车祸可以完美将李家二弟掩盖在幕后。

    自己失算了!

    李万耀甚至于都将怀疑的目标对准了那几个阔少,如果不是他们将自己约出来,自己怎么又可能处于这种险地。

    如此一想,也是有可能的,要知道自家二弟在当副总经理这段时间,自己正好在别山县忙修路的事情,二弟也算是阔少了,与对方接触也有可能。

    不过,那几个阔少未必就知道自家二弟会对自己下手。毕竟如果不是很大的利益,任何一个阔少都不会昏了脑子轻易介入别人家族内斗之中。

    对了,还有……

    李万耀这时再也想不下去了。对面一道雪白的亮光直射过来,一辆体型庞大的货车正直冲过来,晃得李万耀连路都看不清楚。

    妈蛋!

    李万耀仅仅骂出一声粗口,两车就随即相撞,轰然一声巨响,李万耀就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了起来,然后剧烈的震荡将李万耀震晕了过去。

    完了,这一定也是自己二弟安排的!

    嗯,这一点。李万耀倒是猜错了。

    大货车司机不少都有夜间开灯直射对面的习惯,管对面晃不晃眼睛呢。有本事你也晃我的眼睛嘛,这便是人的劣根性体现了。

    李万耀倒霉就倒霉在这里。如果没有那大车晃他的眼睛,躲过去之后,可以借助地面的摩擦力将惯性给降低下来,最终停车。

    当然,这过程里也有可能与其它车辆撞车,但几率就要小很多了。

    那司机坐在大货车驾驶室里,不管怎么撞都没多大事,也就是鼻子冲在驾驶盘上,流了点鼻血,见到出了车祸,司机倒是吓住了,下了车,见那跑车前面都冲入了货车底盘,就知道出大事了。

    还好,这一段路似乎没有监控,那司机也没多往跑车里看,上了货车拼命倒车。

    这货车倒是皮糙肉厚,这么撞,都没坏,将货车倒出来后,司机一打方向盘就绕过了跑车,急冲冲的离去,准备跑出几十公里后,寻找一个修车店将货车被擦伤的地方修一下,免得被交警给抓住了。

    要知道,这一撞,真要是被抓住的话,司机就算是全身卖零件都赔不起。

    光那辆跑车就知道对方的身家了,跑车还是小事,这死了人就是大事,自己一个小司机哪里可能与对方碰撞。

    破烂的跑车停在路面上,泄露的汽油不断滴落路面。

    良久之后,跑车里的李万耀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还坐在跑车里,车顶几乎都被铲平了一半,气囊都爆掉了,而自己似乎毫发无损?

    这怎么回事?

    李万耀拼命从破损的跑车里爬了出来,就见到被撞坏的前盖里不时冒出火花,又闻到浓郁的汽油味,李万耀脑子里一激灵,哪里还敢犹豫,转身就跑。

    结果这一跑,跑车瞬间就爆炸了。

    轰然一声巨响,跑车里的汽油就化为一个朝着四周扩散的火球,突如其来的冲击波将李万耀瞬间推了出去。

    就在这一刻,李万耀终于见到了自己之前撞车时将自己包裹起来的东西。

    一层透明的气罩将自己牢牢护在里面,无数被爆炸赋予能量的破碎零件与火焰混杂在一起,朝着腾空而起的自己飞来,撞击在气罩上,震得砰砰直响。

    李万耀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果这些零件打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瞬间就会变成一个破烂而焦枯的尸体,没有任何悬念。

    嘭,李万耀撞在了地上,不过依然是毫发无损。

    李万耀从地上拼命爬了起来,朝着远离爆炸的方向跑去,没多久,身上的气罩就消失不见。

    对了,手机,李万耀慌乱的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也是完好无损。

    打了电话,没多久,李万耀的女秘就开车过来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四章 奇葩规矩    ps:第一更奉上,马上去码第二章,诸位先看着……

    踏进光门的一刹那,唐楚阳有种身体里什么东西被剥离了一样的错觉,不过这种感觉几乎一闪而逝,唐楚阳没来得及感应,就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巨大的平台上。

    平台面积非常大,但能够站人的地方却不多,唐楚阳目测平台上也就三百来个一米直径的凸起的小平台,其他地方全都是熊熊火焰,虽然感觉不到温度,但唐楚阳觉得不会像看到的那么简单。

    金阳,陆俊,方万雄等人已经分别出现在其他的小平台上,唐楚阳的位置最靠前,他身下的平台也有些特殊,其他人是青色的,他脚下的平台却是和试炼令牌一样的子景色。

    从开始验牌一直到唐楚阳进入光门,统共也就用去大半天时间而已,唐楚阳估摸着,他们恐怕得在隔离区等上三天时间,直到正月十五封印开启时,才会被传送到潮汐山当中。

    在没有光线,没有声音的小黑屋里,三天时间或许是个极为考验人类意志的漫长时间,但对于修士而言,三天时间甚至连闭关都算不上,唐楚阳只是把自身状态全方位的调整了一下,三天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

    正月十五一到,唐楚阳所在的隔离区环绕平台的火焰陡然沸腾,瞬息间转化成一道道紫红色的光柱,通天而起,有自天而降,将平台上包括唐楚阳在内的一百多人全部笼罩。

    唰唰唰!!

    一道道紫红光柱消失,不一刻隔离区的所有光柱全部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唐楚阳等一百多个人。

    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唐楚阳突然发现他已经置身于一座小城当中,小城的建筑类别非常繁杂,还好唐楚阳看过不少大陆地理志一类的典籍,知道这些建筑都是各大王朝。甚至各个种族的建筑。

    唐楚阳所在的位置是个广场,四周依然不断有各色光柱闪烁,等光柱消失,光柱之中的人就会被转移到广场上,唐楚阳四处看了看,惊讶地发现广场四周类似店面的店铺里。竟然是有人的。

    聚居点里有人这些信息,灵笈上可没有记载,不过唐楚阳只是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常识,灵笈上才没有记载。或许是古家故意的也不一定。

    唐楚阳也不想去深究这些,既来之则安之,先了解一下这座小城的情况再说。

    “五阶护甲!三重法术加持的五阶灵甲赔本赚吆喝了!看看不要钱!不买打死你……”

    “六阶下品重斧!只要十张将级恢复类灵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不买的都是王八蛋了!”

    “五阶上品法器,云驹飞舟,瞬息百里,赶路逃命必备神物啊,只要五枚五阶回元丹。附赠方圆百里地形图一份儿,又便宜不占亏死你全家啊!!”

    才走了没几步,唐楚阳就被各种奇葩的吆喝给吓住了。抽抽着脸皮四处看了看,才发现,店面里的老板竟然都已经跑了出来,就站在自己店面前面,死命地喊着那些‘惊人’的吆喝。

    “有没有搞错,这里卖东西的怎么都这么嚣张?不怕别人找他们麻烦的?”

    金阳脸上的表情极为震惊。听说过强买强卖的,还真没见过吆喝起来都这么嚣张的。这些吆喝的话喊出去,谁还敢去卖东西啊?

    “他们有资格这么喊……”

    唐楚阳四处看了看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的元神感知和寻常修士不同,只要对方的修为没有超出他两个境界,基本上都能够感应得出来,尤其是在这些店老板根本就没有掩饰修为的意思。

    唐楚阳大略将广场四周店面的老板看了一遍,虽然面上几乎没什么表情,但心底里已经震惊得翻江倒海一样,这些店老板里面,哪怕是修为最低的,也是天位修士,这他妈也太吓人了!

    这下唐楚阳倒不急着去乱转了,单单广场四周商店的老板,随便走出一个来,都能把唐楚阳这百来个人给轻易灭了,别因为不懂规矩得罪了人,那时候可就不好玩儿了。

    不过唐楚阳也不着急,他虽然不懂潮汐山里的大部分常识,但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仔细观察一下其他人怎么做不就知道了?

    花费了大约一个时辰的功夫,唐楚阳就看出来了,那些店老板喊出来的话竟然都是真的,他们真的会动手!

    比如那位卖护甲的干瘦老板,有个七八十的老头去那边看了看护甲,谈了谈价格,最后似乎是没谈妥的样子,老头要走,干瘦老板直接抽出一柄大刀和那老头打了起来。

    店老板和老头开打的时候,唐楚阳才发现那老头竟然也是天位修士,两人打起来真的是在玩命,店老板直到被打得吐血才停手,不过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召唤守护神。

    “妥妥的的丛林法则啊!只要实力够强,想干什么都成!”

    继续观察了一个时辰之后,唐楚阳悟了,这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实力至上的地方,只要你实力够强,似乎想在这里干什么都可以。

    城里可以殴斗,甚至可以将对方杀死,但似乎不允许召唤守护神对干,因为唐楚阳在两个时辰的时间,足足见到了超过二十场的殴斗现场,但却一个召唤守护神的都没有。

    有守护神和没守护神的修士,实力上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用比较直观的例子比较的话,唐楚阳在驾驭御龙天兵的情况下,能够直接将**境的大修士干翻!

    当然,这得是在对方没有灵甲,灵器灵符之类帮助的情况下才行,据唐楚阳所知,西天系的修士,单凭一张神灵符,就能将同等实力召唤了守护神,并且已经合神的修士给干掉。

    两个时辰的观察,收获自然不止这么点儿,唐楚阳还看出来这里的店老板,似乎都是换取,或者说收购灵符,灵丹和唤神图一类,能够直接提升自身战力的物品,且无有例外。

    稍稍犹豫了一下,唐楚阳装着胆子往那位卖灵甲的干瘦老板走了过去,柿子要捡软的捏,这店老板刚被人打伤,一会儿万一谈不拢了,逃跑生还的几率也高一点。

    不过唐楚阳也不是有多心虚,如果他把身上最厉害的灵符用上,也不是不能和这个小天位的感受老板干一仗。

    当然,如果能不动手的话最好,毕竟两者间的修为差距太大了,唐楚阳心里的把握也不是很足。

    “老板,你这儿都有什么品级的灵甲?”

    五阶灵甲还是相当珍贵的,至少在外面来说,比如景云县,唐楚阳见过的最好的灵甲,也就是四阶而已,并且还是下品的。

    如果能够买一些五阶的灵甲带出去的话,扔到景云县去卖的话,绝对能引起不小的轰动,唐楚阳也是因为动心,才硬着头皮来试探一下的。

    “从三阶到六阶,从下品到极品,都有!小子,你想要什么品级的灵甲?对了,提醒你一句,看了不买,可是会死人的!”

    尽管都被打得重伤了,干瘦老板说话依然非常嚣张,唐楚阳也觉得人家有嚣张的资格。

    因为这两个时辰的观察里,他还发现,但凡死掉的人,都是来参加试炼的修士,那些开商店的老板,似乎一个都没被干掉,不是店主的实力太强,而是只要那些店主任负,被强迫的人就会停手。

    唐楚阳估摸着,这也应该是这座小城里的规矩之一,店老板可以干掉顾客,但顾客不可以干掉店老板,这个认知,让唐楚阳相当的蛋疼,他还从没见识过这么奇葩的规矩呢。

    “呵呵,知道规矩的……”

    唐楚阳佯作颇为熟悉的样子,拍了拍手腕上的乾坤镯,随后又有些心虚地追问一句。

    “那个,将级灵符店老板应该是收的吧?”

    店老板的实力实在太强,唐楚阳觉得还是以和为贵的好,他人生地不熟的,不想才到了潮汐山就和人动手,而且能不能稳胜唐楚阳也没多大把握。

    “你有将符?!有多少?如果数量大的话,我便宜处理灵甲给你!”

    听到‘将符’两个字,原本嚣张无比的店老板顿时双目一亮,干瘦的身形轻轻一晃就出现在了唐楚阳身边,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惊喜。

    “当然!我这次为了在试炼里取得好名次,准备了不少将符!”

    唐楚阳没有说他到底有多少将符,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炼制了多少,看店老板一脸激动的模样,唐楚阳也知道灵符,在潮汐山的价值,似乎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很多?!来来来,小哥儿您请进,咱们里面谈……”

    店老板的一双老鼠眼更亮了,他有些殷勤地将唐楚阳请进了店铺里面,态度上更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如同万宝阁门口的小厮一样,客客气气地把唐楚阳请进了店铺当中。

    进入店铺,唐楚阳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从外面看的时候,这家专卖灵甲的店铺也就十平米不到的地方而已,但唐楚阳转目看了看店铺里面,发现竟是个面积至少三百平的豪华大厅!

    “又是空间符文啊,看来我在潮汐山或许能得到不少以外收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