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凝聚了海量阴气的阴地之类的地方才可能找到三昧一心丹所需要的药材。

    就算是贾可道之前遇到的那位亡灵法师所占据的山谷里,固然是阴气浓郁,但都还不够程度。

    如果在地球上的话,恐怕也就只有万人坑这种地方才可能生长所需要的药材了。

    可问题是,地球上现在估计也没什么万人坑了,就算是有,也被不断增多的人类阳气给稀释冲淡。

    不管怎么说,这炼丹小鼎,给孟挺等人使用,是完全足够了。

    等到他们道行提升到不需要这炼丹小鼎的时候,指不定贾可道又可以炼制更好的丹炉了。

    有了第一个,那么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每个炼丹小鼎锻造成功之后,贾可道便会炼制一炉五味吞气丹试试炉子。

    毕竟这玩意不比混元一气罩这些东西,若是有问题的话,一旦炸炉,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七个炉子炼制下来,贾可道即便是吞了不少丹药来弥补灵气,也是累得够呛。

    这可不仅仅只是灵气消耗的问题,还须得神念时刻监控锻造的过程,丹炉里里外外方方面面都需要查看到,这对于精神的负担之大是外人难以想象的,除此之外还有那锻金锤,削金刀,想要灵活使用,所消耗的体力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七个炼丹小鼎都做得不错,至少都超过了贾可道的平均线水平。

    看着一字排开,七个圆滚滚,颇为有些可爱的小鼎,贾可道倒是有些满足了。

    自己有七个弟子,这老君观就算是撑起来了,以后弟子收弟子。老君观也不会由于一些意外而断了传承。

    想了想,贾可道索性又多炼制了几个炼丹小鼎以及混元一气罩,以作备用。毕竟青木山谷这边,那些道童里。也有一些天资聪慧的开始初露荷尖了。

    譬如特伦斯的女儿克拉斯,现在不但呼吸吐纳之法修炼得不错,就连经文都能够背诵二十多本了

    这样的修道种子,就算是在华夏,也是少有的。

    如此一来,贾可道倒是有些为难了。

    之前就说过了,老君观历代祖师遗留下来的训条里就有非华夏血裔不得入门这一条。

    而如果将克拉斯这样的优秀种子放弃,说实话。贾可道心头还是多少有些舍不得。

    思考良久之后,贾可道感觉脑海里一片翻腾,最终艰难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将老君观分为内外两门。

    这完全是贾可道从网络仙侠小说里得到的灵感,当然实际上一些道派里也有这种分类。

    譬如龙虎山的天师派就是如此,天师血脉嫡传的就是内门,而那些外来受箓的就是外门。

    孟挺这七个弟子,乃至于以后在华夏招收的弟子都算是内门,而在异界招收的道童里,凡是天资聪慧者,入外门。

    而教授方面大致一样。当然,内门这边要教的东西肯定要多上不少,而外门那边所传授的东西会低上一个层次。

    大致就是如此了。贾可道揉了揉想得有些发痛的头颅,起身出了道德经,回到了青木山谷,正巧见到一个道童过来,便将其叫住:“去将童儿们都叫来。”

    这道童急忙应命,转身就去石屋处唤人了。

    嗯,这个道童的年纪看上去有些大了,贾可道不由得摇了摇头,脑海里想着这个道童的名字。

    叫尚布斯?对了。就是尚布斯,记得是个男爵。逃难过来的,为了安抚他就给了个道童的名额。自己倒是差点忘记了。

    贾可道脸上挂着微笑想到。

    若是让那个尚布斯男爵知道贾可道此时心头所想,恐怕会当即哭出来。

    要说这段时间,尚布斯男爵的日子虽说比逃难时要好太多,但却比不上在自己小镇作威作福时的爽快。

    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就要打扫神庙卫生,之后还要做早课,背诵在他看来生涩难懂的经文,吃过早饭还要跟着那些大块头锻炼身体等等,总之,以往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尚布斯心头多少还是有些想念的,毕竟在他看来,这祭司可是尊贵无比的,若是自己努力一点,混上了高位,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是男爵时候可以比拟的了。

    没多久时间,道童们一一来到了神庙之中,见到贾可道端坐在土地神像之前的蒲团上,急忙上前见礼:“见过祭司大人。”

    说实话,光是这些异界的见面礼,贾可道就有些不太爽。

    自己堂堂乃是修道之人,老君观正统传人,怎么到了这些异界人类的嘴里就成为了祭司,祭司是什么?说白了就是异界神明的奴仆。

    这让贾可道心头如何能够爽快。

    “行了,今日叫你等过来,却是为了一事。”

    贾可道脸色不豫,倒是让一干道童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不过接下来贾可道所说的话语却让他们更加紧张了。

    “你等可背诵多少经文了?”

    一干道童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克拉斯却率先站了出来:“明阳大人,我已能够背诵《道德经》《文始真经》《太上清静经》《昆仑仙谕》《文王八诫》……”

    待到克拉斯说完之后,舍伍德,梅森两人也站了出来,两人各自能够背诵五本道经。

    而之后剩下的道童里就没有一个敢站出来了。

    这让贾可道皱了皱眉头,虽说这些时间,贾可道没有检查这些道童的功课,可这样的情况倒让他有些没想到。

    “克拉斯,舍伍德,梅森你等三人,功课不错,可愿入贫道门下,做一个外门弟子?”

    贾可道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缓缓问道。

    克拉斯三人不由得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好像与当道童有些不同?

    不过这三人既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背下那些经文,并且理解不少东西,也不是脑子不灵活的人,因而不用过多思考,三人就朝着贾可道跪拜了下去,齐声道:“我等愿做外门弟子。”

    “好,如此甚好。”说到这里,贾可道便转头朝着其余道童,有些严厉的呵斥道:“尔等如此不勤,须得勤加苦学才行。”(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九章 要好处    ps:定时发布再次无耻地失效了,导致今天的两更全部堆到了一起,本来这一章也打算定时发布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再失效的话就太悲剧了。

    这两章小猪感觉写的还行,不知道诸位书友看得有没有感觉?好吧,其实小猪是想为要票找点儿借口,诸位满天神佛们,手里还有没投出去的票子么?能给小猪的吧?一定能吧?一定能的!

    猪兔同眠分割线

    神棍的专业本能是什么?

    如果有人这么问唐楚阳的话,他只能回以‘呵呵’两个象声字,不是鄙视讥讽,而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收集情报,察言观色,心算,情报分析等等,这都是一个专业神棍必备的基础技能,而且等级越高的神棍,这些专业技能的等级也就越高。

    敢到路边去摆摊糊弄人的相士,最起码察言观色和套取情报的能力都得是优秀级的,而能够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能把人给糊弄住的相士,专业技能必然都是专家级的。

    唐楚阳不知道自己的职业素质是什么级别,但他对于自己的专业本能却相当自信,因为他连除他之外的神棍都能糊弄住,比如唐楚阳上辈子的师傅。

    当然,栽在没有专业技能,但极为聪明的普通人手里的神棍也不在少数,因此唐楚阳也不敢保证,他对于古家的一切应对。都能够获得想要的结果。

    所以直到古啸妥协的时候,唐楚阳才敢松一口气,因为这证明他的应对都是正确的。至少古家打算算计唐家的人,或者说此时此刻的古啸被唬住了。

    “只有这个要求么?”

    古啸有些诧异地转头看向了唐楚阳,打掉所有针对唐家的窥视,查探和侵犯,这种事对唐家这样的小家族或许很难,但对古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即便。这些窥视的势力里面,可能包括和古家同级别的摩云宗!

    这个要求几乎和没有要求没多大的区别,以唐楚阳接二连三表现出来的智慧。古啸不相信唐楚阳会就只有这么简单的要求。

    “当然不止!”

    开玩笑,唐楚阳冒着生命危险才好不容易唬住了古家,怎么可能只要这么点儿好处?

    “我需要古家拥有的所有关于潮汐山的信息,同时。参加百族试炼的时候。我要得到和古家参与百族试炼的嫡系子弟同等待遇,最后,在我试炼完成之前,唐家任何人都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一口气将自己的所有要求说出来,唐楚阳散掉守护神,静静站在擂台上,转头看向陷入沉思的古啸。

    这些条件都是有针对性的,如果古啸想都不想地痛快答应。唐楚阳绝对会在离开古家第一时间,就联系穆威的老子离开帝都。现在古啸既然开始犹豫,那就说明他是真的在考虑。

    “情况有点不对啊……”

    唐楚阳看着沉思的古啸,同时自己也陷入的沉思,古啸的表现让唐楚阳知道,古家,或者说古啸,非常需要唐楚阳参与他们的计划,联想之前古家费尽心思的布局。

    唐楚阳突然发现,古家的计划恐怕有许多他不知道的,但又和他,或者和唐家有关的事情,唐楚阳开始重新捋顺之前的信息。

    被古家晾了三天,以及古家客厅里的三堂会审,应该都是为了制造一个让唐家彻底被动,并且被压制到只能对古家言听计从的布局,古家为什么需要唐家言听计从?

    又为什么非要唐家的人参与百族试炼?或者说,为什么非要他参与百族试炼?心念电转,唐楚阳突然想到了他自己的,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

    唐家唯一的,能够传承血脉的男丁!

    古家只要控制了他这个唐家的唯一血脉,似乎唐家就必须对古家言听计从了,但唐楚阳又觉得不该是这样,因为古家对于唐家而言太强大了,强大到了唐家根本无可反抗的地步。

    古家就算在乎声誉,也完全可以暗地里派人将整个唐家控制,何必这么麻烦地算计他这个唐家唯一的血脉?为了节省资源?这个理由太扯淡了。

    “妈的!是为了我的爷爷,唐家那位失踪的老爷子!”

    唐楚阳终于想明白了,如果来帝都的路上没有遇到穆元明,没有在穆家从穆元明口中得到的那些隐秘消息,唐楚阳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可能,但现在,想到唐家老爷子,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因为穆元明曾经说过,唐家老爷子给他留下了‘潮汐山’三个字,但却有没有明确地解释其中原因,穆元明说唐老爷子可能被人追杀,跟踪,或者有其他危险什么的,才会如此隐晦的留下暗记。

    现在唐楚阳想通了古家这边的问题之后,也就明白了他的爷爷,唐家那位失踪的老爷子,似乎真的在被人跟踪,或者追杀,总之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危险就对了。

    而且,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走的话,唐楚阳突然惊讶地发现,古家或者说古啸,知道唐家老爷子并未死亡!

    古啸明明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还活着,但却刻意隐瞒,不告诉他的亲人,唐楚阳能够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古啸肯定是对唐家老爷子有什么企图!

    接下来的问题就简单多了,能让古啸有企图的,就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背后的家族来看,能够打动他的无非就是家族利益,和个人实力上的增强了。

    “这么说来,就是唐家老爷子,呃,好吧,是我爷爷身上必然有什么让古啸。或者古家可以罔顾恩义,甚至于不惜一切去谋夺的利益?是天级功法?地仙宝藏?又或者其他什么?”

    唐楚阳微微皱起眉头,稍稍斜眼看了下擂台对面的古啸。那老家伙也在皱眉头,他苦恼的是什么?不能愿意给我和古家嫡系子弟同等待遇?

    这个不太可能,以古家的家底儿而言,还不至于吝啬到这个地步。

    “难道是不愿意和我分享关于潮汐山的情报?”

    唐楚阳想到了这个可能,不过随后就推翻了这个想法,古家既然想要利用他去接触唐老爷子,情报方面恐怕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他。因为唐楚阳找不到唐老爷子的话,古家的所有安排就不会有任何收获。

    这样排除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条了。古家不愿意,或者说无法保证唐家每一个人的安全。

    这个时候古啸终于思考完毕,抬头看向了唐楚阳,他的眉头依然皱着。这说明他并没有彻底做出决定。但却依然开口了。

    “唐家血脉虽然不算很多,但我无法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毕竟,我不能限制唐家所有人的自由活动权利,而只要他们脱离的古家的视线,古家再强,也不可能完全保证唐家所有人的安全!”

    果然是个这个原因,唐楚阳面色有些难看。他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古啸的拒绝。

    而是因为古啸的拒绝让他想到了一个很不好的可能。除开古家之外,还有人在打唐家,或者唐家老爷子的注意,而且这个势力连古家都非常忌讳!

    “妈的!我那位没见过面的爷爷,到底得到了多了不得的东西啊?竟然招惹了这么多人的暗中窥视?!”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够想明白的,唐楚阳压下心中疑惑和忧虑,面无表情地冲古啸道:

    “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的要求是,古家只需要保护呆在唐家牧场里的人,只要她们的生命安全没问题就行!”

    既然之前的要求超过了古家的承受极限,唐楚阳只能退而求其次,大不了等回去了和唐云倩说明一下。

    让她把消息带回去,保证那些已经转移到牧场的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不要随便外出就是了。

    “嗯,这个倒是没问题的……”

    这次古啸非常干脆地点了点头,拥有固定的保护范围的话,古家只需要派出足够的人手就行,而且还能名正言顺地控制唐家所有女人。

    “这就是贤侄的所有条件了吧?”

    “对!这是我的所有要求!”

    唐楚阳已经想不到其他需求了,家里的安全得到了保障,同时进入试炼的待遇也没什么问题,他也不想在继续为难古啸,因为再为难也没用了。

    “好!既然如此,贤侄就暂且回别院去等待通知,等我这边安排好了之后,就派人通知贤侄参加试炼!”

    说完话,古啸转身就带着古家众人离开了擂台,今天唐楚阳的表现堪称惊艳,让措不及防的古啸难以应对,不知不觉,唐家已经成为这场算计的优势一方,古啸需要重新衡量一下唐家的定位问题了。

    “哈哈!楚阳,你太厉害了,竟然把那个老家伙逼得答应了你这么多条件!”

    古啸一离开,唐云娇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唐楚阳和古家的暗中交锋她看不出来,但古啸给出来的承诺,唐云娇却一字不落地全部记下来了。

    唐云娇虽然心中疑惑,古啸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唐家得到了大好处。

    只这一点,唐云娇就觉得侄儿是值得夸奖的,他竟然敢和天威王朝最顶尖的大家族的家主提条件,更夸张的是,这些条件还被古啸全部应下了!

    “楚阳,你再次吓到姑姑了……”

    说着话的是唐云倩,唐云娇看不出来的东西,不代表唐云倩看不出来,或许事情正在发生的时候,唐云倩是无法看出什么的,但以她的聪慧,当个事后诸葛亮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侄儿出乎预料的惊艳表现,以及古啸出乎预料的妥协,让唐云倩联想到了自进入古家那一刻起,侄儿所有的表现,似乎都和他往日里的低调有所不同。

    想通了其中大部分的缘由之后,唐云倩看向侄儿的目光甚至都有些敬畏了,她这个活了三十年的人都看不到的事情,竟然早就被侄儿预料到了,他才十六岁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