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乘风很快就发现他不用考虑怎么支撑了,因为就这纠结犹豫的时候,唐楚阳的第二个法术已经酝酿完成。

    当足足三道直径超过一丈的金色光柱,携着凶猛无比的威势,向古乘风飞射而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大叫了起来:

    “我认输!”

    一个冰霜风暴就打得古乘风只能防御了,虽然接下来的金色光柱他不是不能躲避,但那必须要他动用压箱底的绝招才行,只是一场可有可无的比试而已,犯不着把自己的保命绝招暴露出来。

    “这么快就认输?”

    唐楚阳有些诧异,他原本以为这场比试应该是个比较困难的过程,因为有了之前在大厅里不愉快的交流之后,古家的人恐怕没人对他有好感,所以古乘风这么痛快的认输,唐楚阳很惊讶。

    “二弟为什么这么随便就认输了?以他实力,即便不是唐楚阳的对手,也不该这么简单就被打败!”

    惊讶的不止唐楚阳一个,等在擂台底下的古乘雷和古乘云同样惊讶,不过很快他们就不惊讶了。

    因为他们都不是笨蛋,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地想想之后,他们发现如果自己处于这样的情况,似乎也会和古乘风做出一样的选择,没人愿意在一场可有可无的较量中,暴露自己的保命绝招。

    古乘风落败,第二个上去的是古乘云,他要为大哥古乘雷逼出唐楚阳的绝招,古家的人可以败,但不能连败,修为最高的古乘雷第三个上场,古家不能接受三连败的战绩。

    古乘云跳上擂台之后看到的是唐楚阳充满讥讽的笑,可惜古乘云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不会理会。

    古乘云上擂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打了防御灵符,他需要时间召唤守护神,可惜唐楚阳不打算给他这个时间,古乘云的防御灵符被激活之后,唐楚阳就直接将三个将符打了出去,全是攻击灵符!

    轰隆!噼啪!唰唰!

    一顿元气肆虐之后,古乘云被灰头土脸地打下了擂台,憋闷无比地抬头瞪着擂台上的唐楚阳,愤怒无比地问道:

    “这只是公平的比试而已,你连召唤守护神的时间都不愿意给我,你们唐家的人已经卑鄙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要说卑鄙无耻,应该是你们古家,或者是你才对!”

    唐楚阳反驳的相当不客气,他说话的语气里也不掩饰自己的鄙夷,看古乘云一脸不解之色,唐楚阳不客气地接着道:

    “既然你自己都说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试,你上台之前为什么不征询一下,我是否需要休息恢复?对了,什么你们古家的这位裁判也不支声呢?难道古家已经无耻到当车轮战是正常情况的地步了?”

    这话算是半点面子也没有给古家留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给古家留面子,因为唐楚阳突然发现,给古家面子的话,倒霉的只能是他自己,所以为了自己不倒霉,他只能不给古家面子了。

    “这……”

    古乘云无言以对,在场观战的可不只有古家的人,唐云倩,唐云娇等唐家的人也全都在场的,转头看唐家便的时候,古乘云才发现愤怒的唐云娇都在召唤守护神了。

    最终古啸再次笑呵呵地出面了,第二场唐初阳胜,这是毫无疑问的,唐云娇也被唐云倩给劝住了,这里古家,真要彻底闹翻了,倒霉的还是弱势的唐家,做做样子就算了,反正来之前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楚阳老弟,需要回复一下么?”

    古乘雷跳上擂台的第一件事,变成了询问唐楚阳需不需要休息,暗地里的无耻没人会说什么,被人点出来之后还继续无耻的话,那就是真的无耻了,会损害古家声誉的事情古家人是很谨慎的。

    “就冲你这句话,我保证不会在你召唤守护神的时候,把你打下擂台!”

    唐楚阳说话的语气非常诚恳,这让古乘雷松了一口气,他就算实力再怎么强悍,守护神召唤不出来情况下,也不可能打得过唐楚阳。

    结印,念咒,古乘雷才开始召唤守护神,唐楚阳的法术就打到了他的头顶。

    唰唰唰!

    又是漫天冰锥降下,古乘雷抬手打出三张两股,形成三层护罩将他牢牢地保护了起来,这时候才愤怒地冲唐楚阳道:

    “你言而无信!”

    “你掉下擂台了么?”唐楚阳无所谓地问道。

    “……”

    古乘雷无言以对,他确实没有掉下擂台,想想唐楚阳的话,似乎也没有承诺召唤守护神的时候不进行攻击,唐楚阳只是承诺在他召唤守护神的时候,不将他打下擂台而已。

    想明白里其中道理,古乘雷反而黑着一张脸,死沉死沉的仿似能滴出来一样,擂台外面默不作声的古啸同时也黑了脸,唐楚阳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出乎他的预料了。

    这哪里是个没心没肺的败家子,什么都不懂的小纨绔啊,根本就是个阅历丰富,奸猾狡诈的小狐狸!

    唐楚阳看着面色阴沉的古乘雷继续召唤守护神,然后转头看擂台外面面无表情的古啸,这才满意点了点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古家的所有安排,都是在唐家毫无反抗之力的基础上做出来的。

    如果让古家一直保持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那即便唐楚阳比试胜出,古家也不会给他任何发言权,唐楚阳不介意暴露自己的不凡,让古家提前戒备他。

    但唐楚阳绝对不允许唐家在这次交易中,连半点自己的主动权和话语权都都没有,唐家想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收益,放别人身上唐楚阳是没意见的,但放唐家身上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现在就是要用自己不凡表现来警告古家,咱们交易可以继续进行,但古家想要继续以最小代价来获得收益,有他唐楚阳在,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现在唐楚阳觉得他的目的达到了,因为他看到古家有脑子的人面色都不好看,这就够了。

    接下来的比试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唐楚阳也没打算在比试当中暴露自己过多的底牌,所以他随意从乾坤镯里抽出二十张将符,然后拿着这二十张将符冲古乘雷笑道:

    “我打算用二十张将符对付你,你是打算自己认输跳下擂台?还是我用二十张,或者二十张以上的将符把你打下擂台?”

    “……”

    古乘雷直接僵住,唐楚阳手中二十张灵符散发出来的灵压非常强,强到了让古乘雷能够轻易判断出,那真的是二十张将符,这小子不是在开玩笑。

    “楚阳老弟,你开玩笑的吧?”

    二十张将符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以古乘雷对唐家财力方面的了解,二十张将符绝对不是唐家能够买得起的,即便买得起,也绝对不敢随便浪费在一场比试中。

    “呵呵……”

    唐楚阳根本就没有回答古乘雷的问话,而是直接激发了手中的二十张将符,没有什么能比已经发生的事实,更能证明事情的真实程度了,你不信,我让你信就是了。

    “好吧,我认输!”

    尽管心里感觉憋屈无比,但古乘雷认输极为痛快,二十张同时爆发的将符,绝对不是没有任何准备的他能够抗住的,那可是相当于二十名同层次的守护神同时攻击,古乘雷自信,但不喜欢自残。

    唐楚阳不理跳下擂台的古乘雷,随手将二十张将符扔向空中放烟花,转过身去向已经面色发黑的古啸,笑道:

    “古家主,还需要继续比试下去么?”

    当初古啸给出的要求,是让唐楚阳战胜古家三英三杰中的三个,现在唐楚阳已经出乎古家预料地连胜三场,这时候为难的不再是唐家,而是古家了。

    沉默许久,古啸缓缓抬头看向唐楚阳,意味莫名的目光蕴含的情绪极为复杂,有惊奇,有疑惑,有恼怒,有不可置信,更多的却是脱离了掌控的惊疑不定。

    “唐家想要什么?”

    古啸没有回答唐楚阳的问题,而是极为突兀地反问了一句,经历了唐楚阳三番五次的刺激之后,古啸已经知道关于唐家的一切安全已经失去控制。

    但出于绝对实力上的自信,古啸不觉得唐家能够完全脱离古家的掌控,可唐楚阳的心机又出乎了他的预料,再想要这小子按照古家安排好的计划走,古家不出点儿血是不可能了。

    “打掉所有对唐家的查探,窥视,和侵犯,记住,是所有!”

    唐楚阳不客气地说出要求的同时,心里也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终于唬住这个老家伙了,他自进入古家的那一刻起,已经在本能地计算着自己的所有言行。

    上辈子唐楚阳可是个专业神棍,混得落魄不是他没本事,而是不愿意拿学到的本领去做违法的事情,神棍的基础素养,让他从感觉到危险的那一刻,就开始本能地综合所有能够利用的信息。

    从第一次看到古乘风,到被古家晾了三天,再到前往古家的过程,以及客厅里发生的对峙,直到现在的三场连胜,唐楚阳都在依靠专业的本能在应对。

    现在看到古啸妥协,他也大大松口气,因为在这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依靠专业本能得出的结论,和随之衍生的言行,会得到怎样的后果。

    而现在看来,似乎效果不错,唐楚阳神棍的专业本能终于还是为他争取到了一点话语权。r1152

第210章 领人    毕竟机会多的是,以后到了雄狮城,还怕见不到?

    特伦斯审讯了几个伍长,什长之后结束了询问。

    立米迪王室的重装步兵队里就只有一名军官,乃是立米迪王室里的一个偏远子弟,不过在之前就逃走了,毕竟作为军官,他是不用披甲的,因而逃走速度比较快。

    这些重装步兵里除了军官之外,最高职位就是什长了。

    因而也不用过多询问。

    特伦斯随后便将一名抓住的辅兵给放了回去,让其带上了一封信。

    办完这些事情后,那些祭司也完成了祈祷,特伦斯索性下令整队返回希望小镇。

    重装步兵们穿着一件亚麻内衣,也不敢激活斗气来御寒,浑身哆嗦,拉动着装满了重甲的大板车在金刚护甲力士们的监视下开始上路。

    而那些祭司倒是得到了比较好的待遇,特伦斯允许他们坐在大板车上,不用自己走路。

    大板车不算坐骑,倒也不算违背教义,那些祭司欣然接受了特伦斯的好意。

    回到希望小镇后,那些重装步兵就被集体关入了小黑屋,重甲被收缴,这些重甲还是有些用处的,比如在防守战的时候穿上,多少能够减少一些损失。

    至于那些祭司则是住进了宽敞的房间,算是优待了。

    处理完这些事务之后,特伦斯便急冲冲赶到贾可道住处汇报情况。

    很显然,特伦斯是担心明阳大人对自己优待荒野教会祭司有意见。

    但贾可道倒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你干得不错,希望小镇交给你,贫道就放心了。”

    三日之后,十多名骑兵出现在希望小镇外围,打着一面白旗。

    很显然。这就是沟通的使者。

    特伦斯之前放走那个辅兵,其用意就在这里了,那封信里特伦斯表达了对王军入侵自己地盘的愤怒。光是那措辞,看见的人还以为他会将那些俘虏尽数斩头。可在信的末尾,特伦斯语气一转,隐约透露出一切事情好说的意思。

    说实话,特伦斯这封信落在那些王军高层贵族军官眼里还是太粗鄙了一点,一点都不懂得委婉。

    但信里包含的意思还是让贵族军官们心头暗喜不已。

    在逃离了战场之后,军官们将逃兵收罗了不少回来,剩下的逃兵也在之后陆陆续续的找了回来。

    面对现在的局面,军官们一个个后背有些发寒。

    战败就不用多说了。对方实力强大,战败也是理所应当。

    可问题是,王室最为精锐的重装步兵队全员损失,骑兵团阵亡一半,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损失。

    等回到王城,在座的军官恐怕没有一个能够逃过贵族法庭的审判。

    一想到自己被剥除贵族爵位,夺走家产的可怕后果,这些军官差点就生出叛国逃亡的念头了,至于那两支城防军的指挥官倒是稳坐钓鱼台,毕竟要论损失的话。城防军的损失是微乎其微,就几十个被射杀的步兵罢了。

    这点责任只是毛毛雨了。

    结果这个时候,信被人送回来了。

    初看信时。众人自然大怒,等到结尾时,一个个面带喜色,终于有救了。

    虽说重装步兵队是全员被俘,但都活着,何况只要有得谈,事情也就有挽回的机会。

    那个重装步兵队的军官都喜极而泣了。

    唯一有些愁眉苦脸的就是那几个骑兵团的军官,不过还好,大家都安慰了他们。表示只要重装步兵队回来,那么在攻打雄狮城的时候可以分润一些战功给他们。这样的话,回去就算是被惩罚。也不会太重。

    谈判地点被定在了距离希望小镇五公里外的一座破败小村里,双方都不允许携带随从。

    看得出来,那些家伙是被金刚护甲力士给吓破了胆,害怕在谈判的时候被特伦斯给一网打尽。

    特伦斯孤身赴会倒也不用担心,堂堂大游侠加上诸多符箓加持,对方谈判人员里就算是有两位大剑士也没可能留下他。

    贾可道此时正忙着在制器阁里炼制丹药,之前的五味吞气丹基本上消耗完了,怀阳止血丹也被贾可道分发了下去,化气补血丹还有,不过只有贾可道一人可以服用。

    半天时间不到,特伦斯就带着一个王军高层回来了。

    这是一位剑士,据说乃是现任国王陛下的远房堂侄,一位尊贵的子爵大人。

    好吧,实际上,这位子爵大人的地位并不高,他没有自己的领地,仅仅只是一位空爵贵族罢了,像这样的贵族在王城多如牛毛,甚至于这样的爵位都能够买卖。

    这位子爵大人乃是谈判结束后被派过来负责履行协议的。

    达成的协议很简单,特伦斯代表自己所属的势力将重装步兵队,十多位祭司大人乃至于所缴获的装备归还王军,而王军一方也不是不出血的,他们承诺将会极力为希望小镇取得合法地位,甚至于给特伦斯取得一个爵位,并且以后不得已任何方式来损害希望小镇的利益。

    贾可道对于这份协议很满意,也不怕那些家伙不履行协议,要知道在签署协议的时候,特伦斯可是点燃了一道誓言符。

    希望小镇有了合法地位,或者特伦斯拥有爵位之后,青木山谷与外界的交流就要容易多了,也就能够通过合法手段从其它地方搜罗人口来充实小镇。

    子爵大人很快就将那些重装步兵给领走了,一个个依然是拖着自己的大板车,尊贵的祭司们坐在大板车上。

    有了这支重装步兵队在手,再花一些时间,去其它城池压榨一下,多少能够收罗一些城防军来补充。

    这样的话,即便是无法弥补骑兵团的损失,但也要比之前的情况强太多了。

    王军很快起拔,朝着其余城池赶去,希望能够尽快弥补兵力。

    而特伦斯此时则开始了大练兵,没法,之前与王军那一战,虽说大获全胜,从数据上来看,胜得很完美。

    但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在战斗里的表现着实有些让人不堪入目,完全没有半点军队应有的气势,一群散兵流勇,各自单打独斗,没有一点相互配合的意识,较之那些火焰道兵倒是差多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