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机会多的是,以后到了雄狮城,还怕见不到?

    特伦斯审讯了几个伍长,什长之后结束了询问。

    立米迪王室的重装步兵队里就只有一名军官,乃是立米迪王室里的一个偏远子弟,不过在之前就逃走了,毕竟作为军官,他是不用披甲的,因而逃走速度比较快。

    这些重装步兵里除了军官之外,最高职位就是什长了。

    因而也不用过多询问。

    特伦斯随后便将一名抓住的辅兵给放了回去,让其带上了一封信。

    办完这些事情后,那些祭司也完成了祈祷,特伦斯索性下令整队返回希望小镇。

    重装步兵们穿着一件亚麻内衣,也不敢激活斗气来御寒,浑身哆嗦,拉动着装满了重甲的大板车在金刚护甲力士们的监视下开始上路。

    而那些祭司倒是得到了比较好的待遇,特伦斯允许他们坐在大板车上,不用自己走路。

    大板车不算坐骑,倒也不算违背教义,那些祭司欣然接受了特伦斯的好意。

    回到希望小镇后,那些重装步兵就被集体关入了小黑屋,重甲被收缴,这些重甲还是有些用处的,比如在防守战的时候穿上,多少能够减少一些损失。

    至于那些祭司则是住进了宽敞的房间,算是优待了。

    处理完这些事务之后,特伦斯便急冲冲赶到贾可道住处汇报情况。

    很显然,特伦斯是担心明阳大人对自己优待荒野教会祭司有意见。

    但贾可道倒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你干得不错,希望小镇交给你,贫道就放心了。”

    三日之后,十多名骑兵出现在希望小镇外围,打着一面白旗。

    很显然。这就是沟通的使者。

    特伦斯之前放走那个辅兵,其用意就在这里了,那封信里特伦斯表达了对王军入侵自己地盘的愤怒。光是那措辞,看见的人还以为他会将那些俘虏尽数斩头。可在信的末尾,特伦斯语气一转,隐约透露出一切事情好说的意思。

    说实话,特伦斯这封信落在那些王军高层贵族军官眼里还是太粗鄙了一点,一点都不懂得委婉。

    但信里包含的意思还是让贵族军官们心头暗喜不已。

    在逃离了战场之后,军官们将逃兵收罗了不少回来,剩下的逃兵也在之后陆陆续续的找了回来。

    面对现在的局面,军官们一个个后背有些发寒。

    战败就不用多说了。对方实力强大,战败也是理所应当。

    可问题是,王室最为精锐的重装步兵队全员损失,骑兵团阵亡一半,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损失。

    等回到王城,在座的军官恐怕没有一个能够逃过贵族法庭的审判。

    一想到自己被剥除贵族爵位,夺走家产的可怕后果,这些军官差点就生出叛国逃亡的念头了,至于那两支城防军的指挥官倒是稳坐钓鱼台,毕竟要论损失的话。城防军的损失是微乎其微,就几十个被射杀的步兵罢了。

    这点责任只是毛毛雨了。

    结果这个时候,信被人送回来了。

    初看信时。众人自然大怒,等到结尾时,一个个面带喜色,终于有救了。

    虽说重装步兵队是全员被俘,但都活着,何况只要有得谈,事情也就有挽回的机会。

    那个重装步兵队的军官都喜极而泣了。

    唯一有些愁眉苦脸的就是那几个骑兵团的军官,不过还好,大家都安慰了他们。表示只要重装步兵队回来,那么在攻打雄狮城的时候可以分润一些战功给他们。这样的话,回去就算是被惩罚。也不会太重。

    谈判地点被定在了距离希望小镇五公里外的一座破败小村里,双方都不允许携带随从。

    看得出来,那些家伙是被金刚护甲力士给吓破了胆,害怕在谈判的时候被特伦斯给一网打尽。

    特伦斯孤身赴会倒也不用担心,堂堂大游侠加上诸多符箓加持,对方谈判人员里就算是有两位大剑士也没可能留下他。

    贾可道此时正忙着在制器阁里炼制丹药,之前的五味吞气丹基本上消耗完了,怀阳止血丹也被贾可道分发了下去,化气补血丹还有,不过只有贾可道一人可以服用。

    半天时间不到,特伦斯就带着一个王军高层回来了。

    这是一位剑士,据说乃是现任国王陛下的远房堂侄,一位尊贵的子爵大人。

    好吧,实际上,这位子爵大人的地位并不高,他没有自己的领地,仅仅只是一位空爵贵族罢了,像这样的贵族在王城多如牛毛,甚至于这样的爵位都能够买卖。

    这位子爵大人乃是谈判结束后被派过来负责履行协议的。

    达成的协议很简单,特伦斯代表自己所属的势力将重装步兵队,十多位祭司大人乃至于所缴获的装备归还王军,而王军一方也不是不出血的,他们承诺将会极力为希望小镇取得合法地位,甚至于给特伦斯取得一个爵位,并且以后不得已任何方式来损害希望小镇的利益。

    贾可道对于这份协议很满意,也不怕那些家伙不履行协议,要知道在签署协议的时候,特伦斯可是点燃了一道誓言符。

    希望小镇有了合法地位,或者特伦斯拥有爵位之后,青木山谷与外界的交流就要容易多了,也就能够通过合法手段从其它地方搜罗人口来充实小镇。

    子爵大人很快就将那些重装步兵给领走了,一个个依然是拖着自己的大板车,尊贵的祭司们坐在大板车上。

    有了这支重装步兵队在手,再花一些时间,去其它城池压榨一下,多少能够收罗一些城防军来补充。

    这样的话,即便是无法弥补骑兵团的损失,但也要比之前的情况强太多了。

    王军很快起拔,朝着其余城池赶去,希望能够尽快弥补兵力。

    而特伦斯此时则开始了大练兵,没法,之前与王军那一战,虽说大获全胜,从数据上来看,胜得很完美。

    但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在战斗里的表现着实有些让人不堪入目,完全没有半点军队应有的气势,一群散兵流勇,各自单打独斗,没有一点相互配合的意识,较之那些火焰道兵倒是差多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霜风暴    ps:四更爆发完毕!诸位书友看爽了,希望能给几张票子奖励一下小猪!先拜谢了……

    快十二点了,诸位书友晚安吧~~~~~

    古家的演武场比穆家将军府的还大,而且用料只奢侈,至少是将军府十倍,高出地面三米的擂台,竟然全是由名贵的黑麟石砌成。

    唐楚阳之所以知道‘黑麟石’这种名贵石材,也是在他建造神殿的时候,从带队的修士工头那里了解到的,神殿里放置他的神像的底座,就是黑麟石。

    不到十立方的一块黑色石头,就足足用去了八十万金元!

    唐楚阳抬头大略看了看擂台,占地至少数十平方公里,而且足有一丈高,这得多少金元才能建造得出来。

    “这才是真正财大气粗的土豪啊!”

    黑麟石不但坚硬无比,可抵仙王级的守护神全力攻击而丝毫无损,并且还具备极其不俗的法抗效果,如果不是根本无法炼化将之炼制成装备,它的价格只会更加恐怖。

    打土豪这种非常有爱的活动,在地球上非常流行,唐楚阳身为穿越人士,这种优良美德自然要很好地传承下去,他觉得,今后只要有机会,一定要从古家刮一层地皮回去。

    到了演武场之后,古啸原本还想问问唐楚阳是想先挑战三英,还是先挑战三杰,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唐楚阳心机超乎他的想象,古啸不希望再有什么意外发生。还是他自己直接安排的好。

    “我先说说比试的规矩!”

    古啸说着话,转头看向了唐楚阳,其实所谓的规矩专门就是说给唐楚阳听的。古家这边,早就准备了一个多月了,该知道的三英三杰也已经全部知道。

    “因为这次比试主要是为了百族试炼做准备,因此,比试过程中除开不可以使用唤神图之外,其他的辅助装备不做限制,比如灵符。灵丹,灵器等等,可以随意使用。但不得恶意伤人……”

    说到‘恶意伤人’这四个字的时候,古啸的语气极为随意,话里的潜在意思唐楚阳一想便明,这话就是专门针对他的。如果唐楚阳的实力不行。被古家的子弟给重创了,一句误伤就能推脱。

    古家子弟伤了别人,他们自然没道理找自己人麻烦,但若是唐楚阳敢重创古家子弟的话,‘不得恶意伤人’这句话就能起到大作用了,古家完全可以依照这个规则,对唐楚阳进行惩罚!

    不止这个,就连那个不准使用唤神图的限制。怕也是专门用来限制唐楚阳的,毕竟唐楚阳灵画师的身份。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唐楚阳估摸着,他们应该是见识了古家老祖宗带回来的御龙天兵图,才特意做出这样的限制,不然,唐楚阳随便扔几张御龙天兵图,同境界的情况下,根本就是个无敌的存在!

    不过唐楚阳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反正他也没打算在比试中玩儿命,只要古家三英三杰不是刻意跟他拼命,唐楚阳打算干脆利落地全部打下擂台就好。

    古啸的话也没说上几句,他所谓的规矩其实都是用来限制唐楚阳的优势,再说,这次所谓的比试,也是老祖宗特意为唐楚阳争取过来的。

    不然,按照古啸的意思,直接将唐楚阳绑到古家,彻底将他软禁起来炼制那种强悍的唤神图就好,何必这么麻烦,还要弄什么挑战比试?

    古啸说完之后,直接宣布比试开始,他才离开擂台,古乘风就第一个跳了上去,转身笑眯眯地看着唐楚阳,和声和气道:

    “楚阳老弟,这一场就由为兄来抛砖引玉吧,请!”

    “我没意见!”

    唐楚阳点点头,脚尖在地上一点,飞身上了擂台,两人拱手见礼之后,齐齐后退十几丈拉开距离。

    召唤守护神的时候,是修士最为脆弱的时候,许多不世出的高手经常栽在这个时间段里,因此大多数修士在召唤守护神的时候,都会尽量拉开安全距离,以确保自身不会受到敌人突袭。

    唐楚阳快速结印,念咒,金龙咆哮,天将金光,三息之后御龙天兵便迅速凝聚出金身,他和黄本签的是神选契约,凝聚出来的御龙天兵是金身。

    而寻常修士,依靠凝神诀和唤神咒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只是寻常的真身而已,甲等契约也就勉强凝聚一尊银身出来,各等级契约凝聚出来的守护神真身,铜身,银身和金身,在综合实力上,可是有着本质差别的。

    不夸张的说,唐楚阳使用御龙天兵的金身,和一名只是召唤守护神真身的修士较量,他甚至可以一拳将同级别修士的守护神直接打爆!

    “合神!”

    唐楚阳一声叱喝,眨眼间便和御龙天兵融合成为一体,抬头看向对面的古乘风时,发现这厮才刚刚将守护神凝聚出来而已。

    唐楚阳三息时间就凝聚出守护神,并且完成合神,这速度再次让台下的古啸变了脸,这是唐楚阳给他的第二次惊喜了,嗯,或许只有惊,没有喜。

    “合神!”

    古乘风直接被吓到了,守护神凝成的瞬间,他就迫不及待地合神,若是唐楚阳在他没合神之前动手,古乘风绝对得悲剧了。

    “呵,巨阙天将,算得上天将里的精英,不过不够看啊!”

    看着对面双手举着一柄宽刃巨剑的守护神,唐楚阳原本还有些纷乱的心思顿时轻松不少,巨阙天将是北天门守门天将之一,实力比巨灵天将差上不少,根本不是御龙天兵的对手。

    不过唐楚阳也不会因此小看古乘风,他和穆烨一路从流云城打到帝都。也不是每次都能稳胜,穆烨彻底将他的战斗技巧发挥出来的时候,唐楚阳通常都是必败无疑的。

    这让唐楚阳知道。守护神强悍虽然很重要,但战技和战斗技巧也是不可忽略的,足够高阶的战技,甚至能支撑一名低阶修士进行越级挑战。

    “横扫千军!”

    合神的一刹那,古乘风就直接动手了,古家毕竟是传承了上千年的顶尖家族,在战技和战斗技巧方面。还是有许多远超其他家族的优势和特点的。

    白银色的宽刃大剑被他抡成了风车一样,连续转动了数圈之后,直接一个横扫。想着唐楚阳打出一道长足有四五丈的银色波纹。

    磐石盾!

    唐楚阳抬手一挥,三面两丈多高的磐石盾瞬息闪现,并且排成一条直线挡在身前,等到银色光波临近。唐楚阳面色一变。当即快速结印,双臂连挥!

    磐石盾!磐石盾!磐石盾!

    唰唰唰!

    连续七八面磐石盾瞬息出现,都以最快的速度挡到了唐楚阳身前,他先前的谨慎果然没错,这招看似近乎粗暴的横扫千军,除开明面上的银色波纹之外,后面竟然隐藏了数波暗劲攻击。

    如果不是唐楚阳的元神感知足够敏锐,或许只这一招就会被古乘风打下擂台!

    轰轰轰!

    轰轰轰!

    连续十几声绵延不绝的爆炸传出。唐楚阳身前的十几面磐石盾牌依次爆裂,只剩下最后两面磐石盾时。才好不容易彻底消除了古乘风的阴险的攻击。

    来而不往非礼也!

    唐楚阳在磐石盾抵挡银色波纹攻击时,就已经开始结印,等到古乘风的‘横扫千军’被彻底抵消之后,唐楚阳的法术也已经酝酿完毕。

    呼呼呼!!

    偌大的擂台上平地起风,一股股寒彻心扉的冷意陡然笼罩方圆数百丈范围,唐楚阳抬臂朝天一指,古乘风诧异地看着抬头看去,原本因为没有暗算成功而变得失望的面色,顿时惊得一白。

    不知何时,擂台上方数百丈方圆已经被一片蓝云笼罩,幽深的蓝色阴云不断旋转,形成一个诡异的漩涡,随着唐楚阳抬臂一指,蓝色漩涡轻轻一震之后,漫天冰雨如同万箭齐发,疯狂喷射!

    “铜墙铁壁!!!”

    看到漫天冰锥一样的冰渣子狂射而来,古乘风白着一张脸举剑上挥,唰!的一声,一道宽三丈,长达十几丈的黑青色墙壁陡然浮现,将他正上方的空间遮掩了起来。

    铜墙铁壁这个防御法术,只每个天将必备的防身法术之一,古乘风的守护神同为天将,这个法术他施展起来自然毫无压力。

    不过古乘风虽然及时施展出了铜墙铁壁,防御唐楚阳的冰锥狂射,但对面的唐楚阳却嘴角一扯,面上带起一丝不屑,可惜他被御龙天兵完全包裹,所有人根本看不到这个带着些嘲讽的表情。

    “嘿嘿,我的冰霜风暴要是那么容易抵挡,那就不是堪比神通的高阶法术了!”

    唐楚阳控制着御龙天兵的一双巨手,双手十指再次开始快速结印,每一个印记打出,天空的蓝色漩涡便浓重一分,同时自漩涡里喷射出来的冰锥,也越来越大,并且也越来越坚硬,锋利!

    叮当!叮当!叮当!

    啪啪啪!!

    尖锐的冰锥知道铜墙铁壁上,发出悦耳的金铁交鸣之声,只是随着时间的延长,古乘风的面色也越发的不好看了,因为他突然发现,原本需要输出的定量元气,似乎已经无法完全支撑铜墙铁壁防御万千冰锥了!

    “这小子的法术穿透力好强,居然连铜墙铁壁都要防御不住,难道他使用的是高阶法术?不对啊!这小子明明才两仪境,怎么可能修炼得了高阶法术?!”

    古乘风胆战心惊,这才一交手,他已经被唐楚阳连吓两次了,原本的轻视已经彻底被扔到的爪哇国,古乘风此时此刻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将这个法术的攻击下支撑下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