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三更,继续码字去……

    对了,求票!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支持!!!

    不管唐家有没有那么富裕,唐楚阳敢拿那么多将符来放烟花这种事情,古乘风是没那个魄力去干的,尤其是在看到了唐云娇和唐云倩等人满不在乎的神色时,古乘风直接闭嘴默默带路。m..?移动网

    因为古乘风突然想起来,唐楚阳这个来自关外的土鳖,可是个获得王朝特封的灵画师,宣旨的特使可就是古家的老祖宗。

    约莫一炷香之间之后,古乘风终于将唐楚阳等人带到了一处富丽堂皇大厅,厅中已经有许多人静坐等待,唐楚阳快速扫了一眼,发现厅中男女老少,哪个年龄段的都有。

    “家父还没来,两姑姑和楚阳贤弟先等等吧……”

    古乘风开口解释的时候,唐楚阳这才知道,他们都被请到正厅里了,古家的正主居然还没有到场,如果说之前被晾了三天唐楚阳还认为是对方的策略,那么现在,就是赤果果的下马威了。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等古家家主到了,我再来!”唐楚阳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就拉着唐云倩等人往外走,他不介意古家晾着他,因为古家有那个资格,但既然已经把他请到家里了,还依然来这一套,未免也太不把唐家当回事儿了。

    虽然这次所谓的交易本就不对等,但却不代表唐楚阳愿意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唐楚阳依靠古家,也只是为了争取一些能够让他缓冲的时间而已。还不至于到了任人揉捏的地步。

    尤其是从穆元明那里知道,唐家老爷子对古啸有精明之恩,并且唐老爷子的失踪,甚至于遇难,都是和救下古啸的那次事情有关时,唐楚阳对于古家连半点好印象都没了。

    “你当古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见唐楚阳真的转身要走,厅中一人呵斥着站了起来。唐楚阳回头看对方样貌,随后转过身,这人方堂脸,看着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横眉竖目。正好是唐楚阳之前留意到的,面露鄙夷之色的人。

    “你说的能代表古家么?”

    唐楚阳问话,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既然人家没把唐家放在眼里,唐楚阳觉得他也没必要和古家的人客气,他不觉得这么做会有多大的危险,古啸一定藏在某个角落看戏。“代不代表古家不重要。你只需知道古家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就好,区区一个关外小族,让你来,是看得起你!”

    这人似乎是被唐楚阳不客气的态度给刺激到了一样,说着话就再也不掩饰自己鄙夷厌恶的态度。说出来的话已经不客气到了近似侮辱的地步。

    “代表不了古家就不要废话,你还没资格和唐家说这个话!”

    唐楚阳抬手就拉着了想要发飙的唐云娇。嚣张也要占住理之后,才不会被人拿住了把柄事后算账,从进入古家的那一刻起。唐楚阳就在知道他们已经进入算计当中,能不犯错,就不要犯错。

    “你!……”

    中年人被唐楚阳一句话顶得差点儿背过气去,他确实代表不了古家,只是受不了唐楚阳嚣张的态度而已,古家身为天威王朝数得着的顶尖家族,何曾有人敢在古家大院里这么肆无忌惮了?

    中年人被噎住了,其他古家人也不能看着自家人难堪,这时候坐在中年人附近的一位黑须老者站了起来,拍拍中年人的肩膀让他坐下,随后冲唐楚阳威严道:…

    “再怎么说,古家和唐家也是通家之好,你身为晚辈,这么冲撞长辈不觉得的无礼么?唐家的家教什么时候落魄到这种地步了?”

    这话看似讲理,实则却是在拉偏架,唐楚阳也扯着嘴角一笑,满脸讥讽地看着胡须老头,抬手指着大厅里如同三堂会审一样的古家众人,反问道:

    “你们这些人,古家的人,就是这么来对待通家之好的兄弟家族?想怎么?审问?还是下马威?”

    别把自己摆的太高,摔下来会很疼的,唐楚阳很想把这话也加进去,但他知道真要把这话说出去,古家众人怕是就彻底下不来台了,今天的戏也就再也唱不下去。

    那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所以尽管他心里已经对古家所作所为感觉厌恶,但依然没打算现在就和古家撕破脸。

    不过唐楚阳这话一出,大厅中许多人当场面色一变,齐齐诧异地看向了唐楚阳。

    他们实在难以想象,唐楚阳明明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纨绔而已,十几岁的年纪,怎么能有这么机敏的洞察力?居然一眼就看出了古家今天布下的局!

    “楚阳老弟息怒,这些叔叔伯伯都是自家人,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莫要当真,呵呵,莫要当真……”

    唐楚阳几句反问,直接将古家辛苦布下的局面僵住,古乘风无法继续呆在一边装哑巴了。

    原本以为会是一场唐家被压迫得步步后退的好戏,谁知才几句话的功夫,就被这个传言中的败家子给破局了,古乘风心中惊讶,但表面上却一脸和气地跑出来打圆场。

    “嘿嘿,我可看不出来他们是开玩笑,比如说古兄你,站出来的就很及时嘛,几句话就想把我破掉的网子被补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的……”

    唐楚阳这话说完,原本还一脸和气的古乘风顿时僵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唐楚阳竟然敢直接把话挑明,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古家。

    而且唐楚阳等人是被古家请来的,古家布置的局面被他直接摆到了台面上之后,他们连翻脸都不能,因为唐楚阳虽然态度强硬,但最后那句兄弟家族,直接把唐家摆到了义理之上。

    虽然大家都明白所谓的兄弟家族就是个屁,想放随时都能放掉,但你绝对不能明目张胆地承认,因为那样会让所有曾经这么干过的人鄙视你,会非常严重地损害家族声誉。

    并不一定越是顶尖的大家族,就越在乎声誉,但古家就是靠声誉才发展到了现在这等规模,构陷欺凌兄弟家族这种事情,古家是绝对不能做出来的,至少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做。

    “哈哈!……,贤侄好伶俐的一副牙口,看来传言不可尽信,若是天下的纨绔都如你这般机敏,我们这些老家伙怕是都要退居幕后了……”

    一声爽朗的大笑,伴随着清越的说话声,客厅门口处,一位身材中等,面目威严,周身散发着强横无匹威压的中年人,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大厅。

    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极强,并且随着他的每一步迈出,散发出来的威压便会增强一分,压迫的唐楚阳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唐楚阳眼角余光看了看身边的唐楚兰几人,发现他们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看来这威压就是专门冲他来的。

    “古家主说笑了,小子口舌笨拙的紧,一张嘴就是大实话,我爷爷说实话最伤人了,小子刚才说的话,没伤到人吧?”…

    从此人一出现,厅中众人便齐齐站起,唐楚阳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在加上此人刻意以气势压迫,不想让唐楚阳继续将刚才积攒起来的优势继续发挥下去,不用想都知道是个老狐狸级别的家伙。

    “呵呵,贤侄可不像个心直口快的人,几个叔叔伯伯被你撩拨得可有些难堪……”

    古啸笑眯眯地看着唐楚阳,心里却是一片翻江倒海,他不得不承认这次是真的低估唐家了,或者说是太低估唐楚阳了,原本他只是将唐楚阳当做一个资质不错的小孩子而已。

    现在看来,这小子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将古家刻意营造出来的逼迫氛围给捅得到处漏气,单单是这份机智灵敏,就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纨绔能有的。

    “古家主又说笑了,小子确实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不然也不会有人难堪了,您说是么?”

    嘿,想教训我,把我的锐气打压下去?唐楚阳心里嗤笑,如果是以前的唐楚阳,哪怕是颇为聪慧的唐云倩来应对,说不准也被古啸这老狐狸几句话就找回场子。

    但唐楚阳不同,他可是专业神棍,信息不对等的时候唐楚阳或许会非常被动,但来之前,他已经彻底捋顺了古家的目的,如何应对,唐楚阳心中自由定计。

    “呵呵……”

    古啸干笑一声,威严的方脸微不可查地抽了抽,这小狐狸太狡猾了,竟然揪着之前古家几人不友好的态度不放,在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说不得自己都要被这小狐狸给压下去了。

    “三天时间,贤侄应该休息好了吧,这次把你叫来的目的想必你也是清楚的,怎么样,要不要现在就去演武场开始比试?”

    好不容易摆出来的局面被破掉了,古啸也不指望能再从唐家一行人口中问出什么了,而且唐楚阳的表现太过出乎他的意料,索性直接开打,破掉现在的尴尬局面好了。

    “求之不得!”

    唐楚阳也懒得再继续废话,他不知道古啸为什么要布刚才的局,但想想无非就是想要以势压人,从唐家这边得到什么他不知道的信息而已。

    既然已经破局,也没必要揪着不放,他本就没打算彻底和古家闹僵。)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第208章、六腿战马    一*箭雨杂乱无章的朝着王军飞去。

    覆盖了步兵两波之后,重点就对准了疾速冲锋过来的左侧骑兵。

    特伦斯就算是再不想与王军发生冲突,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大开杀戒了。

    没法,这个时候就算是手下留情,恐怕对方也不会领情的。

    当然,特伦斯这个时候也想到了,就算是将这支王军击溃,也不用担心他们不去寻沙漠教会的麻烦,反倒是能够让他们对这一带产生畏惧心理,从而避免更大的麻烦。

    嘭!

    一名驱使着六腿战马高速奔驰冲锋的骑兵被一箭连人带马穿过,喷出一股血箭之后,与战马一起翻滚倒地。

    与此类似的情景频频在冲锋的左侧骑兵群里出现,就奔出一百米不到,就有十多名骑兵被射杀当场。

    “笨!射人!”

    说实话,那些六腿战马的速度倒让特伦斯产生了兴趣,因而他想着要抓上一些,那些粗胚为了爽快,连马一起射杀,着实有些浪费了。

    当然,对于那些金刚护甲力士而言,特伦斯的要求也太高了点,想要射杀那样高速移动的目标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想只杀人不杀马怎么可能?

    见到那些粗胚实在没法完成要求,特伦斯也取下了弓箭,拉弓引箭,开始定点射杀,这样的话,多少能够保留一些战马下来。

    金刚护甲力士们连连拉弓引箭,一支支箭矢好似流星蹿出,在骑兵群里溅起一点点血花。

    那些箭术差得没底的金刚护甲力士虽说多数箭矢都放了空炮,但有时也能够蒙上一两个。

    六腿战马的速度的确很快,在冲出百米之后,其速度就提升到了极限。据贾可道的目测,这些六腿战马的速度恐怕比地球上最快的纯血马都要快出接近一倍的速度,也就是说在加速到极致的时候。这些六腿战马的速度将会高达每秒三十米!

    这也就意味着,三百米的距离。只需要十秒时间就能够轻易冲过。

    金刚护甲力士仅仅朝那些骑兵射出两波箭雨后,就将反曲弓丢到了地上,提起大关刀朝着骑兵发动了反冲锋。

    见到金刚护甲力士如此行事,那些箭雨中损失不大的骑兵不由得兴奋了起来,长达三米的长矛就被他们举了起来,平稳向前。

    长矛骑兵,这是所有骑兵里在冲锋时最让人胆寒的骑兵种类。

    就算是举着重盾的重装步兵在面对其冲锋时也会感觉有些腿软,没法。速度与六腿战马的重量聚合在一起在加持在那根长矛上之后,能够将任何敌人刺穿,撞飞出去。

    当然,在刺穿撞飞重装步兵的时候,这些骑兵也会送掉大半的性命。

    不过这样的攻势用来对付没有重甲保护的敌人时,就实在是太爽快了。

    有眼尖的骑兵已经推算出敌人的奇怪长兵器也就只有三米长,但敌人需要双手把持才能够使用,而长矛在骑兵手里,在最后冲撞时,只需要握住末端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骑兵的优势就太大了。

    “死吧!”

    最后的冲撞即将到来,骑兵们已经握住了长矛末端,手很轻。准备在刺入敌人体内时,随即放弃长矛。

    一名骑兵带着高速冲向了一名金刚护甲力士,长矛那锐利的矛尖距离对方不足一米,可以这么说,到了这个阶段,就算是骑兵想要放弃攻击,对方也没可能在长矛下存活了。

    但让那骑兵目瞪口呆的是,对方竟然一蹬地,强壮的身体就好似一头跳鼠。轻盈的跳上了半空,手中的奇怪长兵器就朝着自己挥来。

    手起刀落。大关刀径直从骑兵的肩头劈了下去,好似一把炽热的匕首切在了凝固的牛油上。一瞬间便将骑兵劈成了两半,鲜血、内脏、肠子混合在一起顺着刀口就喷射了出去。

    对于金刚护甲力士而言,不管自己之前的职业是什么,哪怕就是最笨重的持盾战士,在庞大的力量加持下,都能够带着上百斤的东西轻易高高跳起,来躲避长矛的攻击。

    就在金刚护甲力士与骑兵冲撞的瞬间,就有三十多名骑兵阵亡,有的是被从上到下劈成了两片,有的则是头颅被斩飞出去,甚至于有的骑兵连人带马被拦腰斩断。

    多数金刚护甲力士在骑兵长矛击中自己之前,成功起跳,将敌人击杀。

    但不管怎么说,始终都会有一小部分拖后腿。

    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里面就有十多名反应较慢的家伙,在起跳后被长矛刺中,然后被长矛一直推着倒退,最后被弯曲的长矛所蓄积的力量给弹飞了出去。

    让骑兵们崩溃的节奏偏偏就出在了这些笨手笨脚被弹飞的金刚护甲力士身上。

    原因很简单,在这样大的冲击力之下,这些家伙被长矛刺中的腹部竟然完全无损,在被弹飞掉地之后,还活蹦乱跳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被长矛刺中的地方,随后便挥舞着大关刀冲了回去。

    好吧,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甚至于连一点内伤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这一幕,让大多数的骑兵不敢相信,在以前的训练中,像这样被长矛刺中的目标,即便是套上了铁甲的木桩,也会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冲成两段。

    当然,这些骑兵很显然对于道家符箓以及力学不了解。

    这金刚护甲符的加持可不仅仅只是力量,还有强悍的防御,另外金刚护甲力士在起跳之后被长矛刺中,实际上被顶着后退乃至于弹飞都没有受到全部的冲击力,最多也就只有一半的力,再加上强悍的防御,足以完全抵御长矛的冲刺了。

    如此一来,当骑兵们丢掉没有刺中对方或者已经报废的长矛,拔出长剑挥砍到对方身上后,那股无力感达到了顶峰。

    原本能够轻易将敌人头颅斩落下来的锐利长剑砍在对方手臂,头颅等等位置时,所发出的声音并不是利器破入皮肉的沉闷声,而是清脆的撞击声,就好似砍在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甚至于这股反震之力让骑兵都没法继续握住长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