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远处的木桩依然在火光中燃烧,却早有知趣的民兵冲了上去,将火扑灭之后,将断掉的木桩给捡了回来。

    众人凑近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木桩外包着的铁皮就好似纸张一样被撕成了碎片。

    这样的攻击力,恐怕就算是王国里最精锐的重甲步兵也是不堪一击。

    在略微收敛了一下心头的狂喜之后,特伦斯已经可以确认,自己单从攻击力上来说,已经快要接近更强大的连射手了。

    要知道,连射手可是与剑师,骑将,魔导士,主祭这样的强者一个等级的。

    当然,这仅仅只是攻击力而言。

    连射手可不仅仅只是攻击力强大,真正的连射手能够一口气连环射出二十支箭矢。

    可以想象,连续不断的箭矢射来,足以将任何一个敌人淹没。

    当然,连射手或许还有更强大的一面,不过特伦斯并未见过真正的连射手,因而也不会知道那么多。

    到了这时,特伦斯大概明白了自己身上可以加持的符箓有什么用处了。

    “你,你,你,你们都过来。”

    特伦斯将点了几个民兵,这几个民兵带着一脸的敬仰走了过来,等候着特伦斯大人的吩咐。

    “你们朝我身上砍!”

    特伦斯看了看这几个民兵手上的武器,都是清一色的单刀,很锋利,都是明阳大人带回来的。

    听得特伦斯这么一说,几个民兵顿时就傻眼了。

    这特伦斯大人不会是兴奋得疯了吧?

    让我们用刀向他身上砍去?

    别开玩笑了,虽说斗气厉害,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这些民兵也不是完全没有见识。

    要知道,斗气也不是包打全场的东西。

    别的不说。就说剑士,其斗气也就只能增强力气,对于刀枪也没可能增强半点防御力。主要还是要靠装备来防御攻击。

    就算是大剑士,被刀砍在身上。也就是能够让伤口收敛止血。

    总之,在这些民兵见过的情况里,就没有人能够凭借肉体来抵抗刀剑攻击的。

    “让你们砍就砍,别废话!”

    特伦斯现在心头兴奋无比,见到几个民兵拖沓就有些不高兴了。

    见到特伦斯大人不爽,几个民兵也算是见过血,心里一横,举起刀就朝着特伦斯劈了下来。

    不过选择下刀的位置还是屁股与大腿这等皮糙肉厚的地方。至于要害地方,他们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下刀的。

    嘭!嘭!嘭!

    几声犹如金铁相撞的声音随即迸射出来,那几个民兵的单刀在剧烈的冲撞中早已飞了出去。

    果然如此!

    特伦斯摸了摸被单刀劈中的地方,除了衣服被劈出几条破口之外,自己的皮肤却没有丝毫破损!

    且不提特伦斯得意洋洋的让几个民兵捡回单刀,加力猛劈的场景,这边神庙里,贾可道已经将第一个佣兵身上尽数刻画描绘好了符箓,在烧了誓言符,将其符箓与体内气息连接在一起激活之后。贾可道照样一个巴掌扇在了对方那赤裸的屁股上,将其唤醒,也没多话。警告几句,提了提誓言符的事情,然后就让对方自己出去体验,一脚将其踢出了神庙大门。

    当然,在将对方一脚踢出大门后,贾可道才想起应该让对方再唤一个人进来。

    不过也不算个事情,贾可道一声大吼:“谁?下一个!”

    贾可道这一吼,便将那些看着被踢出来的同僚有些发愣的佣兵们顿时醒转了过来。

    “我!我!”

    “我!”

    “是叫我!”

    排在最前面的几人争先恐后的朝着神庙大门内挤去。

    贾可道随手挑选了一个,便将剩下挤入大门的佣兵给踢了出去。

    不提贾可道在神庙内继续一模二刻三画的工序。那个身上画好了符箓被踢出大门的佣兵随即就被其他佣兵围上,七嘴八舌的追问起来。

    “茅斯。你感觉怎么样?”

    “茅斯,你能生出特伦斯大人一样的火么?”

    其他佣兵的热情倒让那佣兵被吓了一跳。他原本是一个尚未激活斗气的普通盗贼,按照盗贼的习惯,还从未让人这样靠近过自己。

    在以往的舔血生涯里,被人如此接近的唯一后果就是死亡。

    因而这佣兵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全身透出一层淡黄色的微光,口中暴喝一声,双臂向外一震。

    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围上来的佣兵就好似一堆破旧烂木被撞飞了出去,一个个摔落在十多米外,哎哟哎哟的痛呼起来。

    这佣兵被自己造成的一幕差点给惊呆了。

    这就是自己的力量?

    盗贼的特长就是速度快,善于隐蔽,偷袭,可从没有与力量这类东西挂上过边,在没有激活斗气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的盗贼,其力气不会比那些健壮的士兵更强悍。

    “法克!兄弟们干他!”

    那些被撞飞出去的佣兵,一个个怒目相瞪,这家伙以前在佣兵里面算是很不起眼的一个,现在竟然这么嚣张,着实让人不敢相信。

    倒地的佣兵们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纷纷朝着茅斯冲了过去。

    虽说他们都没有手持武器,但十多人围上去,即便是赤手空拳,也让茅斯有些胆寒。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那些笑嘻嘻围观的佣兵再度目瞪口呆。

    十多人,里面甚至于有一个激活斗气的剑士,一一被同样赤手空拳的盗贼茅斯给打趴了下去。

    这还是当初那个外号地扒鼠的茅斯么?

    难道说,这神庙就真的那么神奇,进去的人出来后就好似变了一个人,那么的强大!

    特伦斯大人算是一个,而眼前赤手空拳将一帮比自己强壮太多的佣兵干趴的地扒鼠茅斯又算一个。

    茅斯兴奋无比,就自己初步估计,自己现在光是力量,恐怕就达到了大剑士的程度!

    并且自己的防御力在激活符箓后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以前一只手就能够将自己打翻的佣兵,十多只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压根连一点痛觉都没有。

    这种感觉太爽了!

    茅斯甚至于兴奋得跑到一名火焰道兵面前,指着自己的大腿,用极为真诚的话语请求道:“请朝我这里砍一刀!”(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七章 穆家第三代    ps:第三更来了,果然是不适合熬夜了,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了,码着字居然做了个短暂无比的梦,而且还是有过程,结果的梦,太神奇了……

    求月票!!!!!!

    “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三年前,三年时间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只是这小子的变化有点儿大啊,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成灵画师了,这,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说话的青年虽然面目清秀,但却拥有和面目极不相符的肥胖身体,他叫穆威,和唐楚阳也算是玩伴儿,如果让唐楚阳见到他的话,还是能够从记忆里找出穆威的形象的。

    “这么说来,唐楚阳的变化就是咱们离开的这几年里了?我听云娇姑姑说了,这小子是因为大半年前差点儿被林青云干掉,恢复之后性情大变,不但成了灵画师,修炼也极为勤奋,如今已是两仪境的中级修士了……”

    “大半年时间,连续突破两个境界达到两仪境?!三哥,你开玩笑的吧?楚阳那小子虽然资质不错,但这修炼速度是不是有点儿太夸张了?难道他的资质比九弟还好?!”

    穆威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三哥,也就是那位第一个说话的二十七八的青年,浑身肥肉抖啊抖,他是真被这个信息给吓到了。

    被穆威叫三哥的青年叫穆烨,和唐云娇的年龄差不多大,而且都是在穆家军一个军团里混出来。唐云娇虽然辈分比穆烨大一辈儿,但两人年龄差不多,像姐弟更多过像姑侄。

    “云娇姑姑性子直爽。平时最不喜欢的就是骗人,更何况是和她同出精英组的我?而且这事儿云倩姑姑也证实了,那小子真的是在大半年的时间里突破到了两仪境,而且距离三才境似乎也不远了……”

    尽管穆烨说得信誓旦旦,可他的语气里依然带着些犹豫,最初从唐云娇那得得到关于唐楚阳的信息时,他的反应甚至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惊讶。

    废物变天才。而且变的如此让人难以置信,只要是个正常人怕都会忍不住怀疑。

    “喂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咱来这里听墙角可不是讨论唐楚阳的,你们没听到么?萱萱被那小子耍得团团转,她自己还不自知,真是气死我了。不若我去教训那小子吧?”

    说话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细眉凤目,鹅蛋脸,非常古典的美貌女子,打断了穆烨和穆威的谈话之后,她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似乎非常想去教训一下唐楚阳。

    “千万不要!”

    穆烨第一时间就阻止了女子的冲动,老爷子和唐楚阳过招的事情,目前穆家知道的人还不多。但穆烨却是不多的知情人之一,因为之前唐云倩和唐云娇都是由他在招待的。

    “芸儿。那小子的实力是绝对不能以境界来衡量的,别说是你了,就是咱们这群人一起冲上去,怕是连人家一个法术都扛不住,那小子就是个小怪物,没事儿别招惹他!”

    被称为‘芸儿’的女子是穆烨的妻子,尽管穆烨并未亲眼见到老爷子和唐楚阳过招,本身对唐楚阳实力也有所怀疑,但自演武场那里波及出去的可怖威压是做不得假的。

    穆家子弟对自家老爷子的守护神气息,神威之类的都是极为熟悉的,那股强悍无匹的可怖灵压,显然不可能是老爷子弄出来的,而当时同在演武场的只有两个人而已。

    因为唐云倩和唐云娇在唐楚阳召唤守护神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跑了没了影子,中途遇到好奇的穆烨,连他也一起带走了,紧接着恐怖无比的灵压就瞬间弥漫千百丈范围,穆烨当时都被吓坏了。

    穆烨对自己的妻子说着话的时候,身为唐楚阳玩伴儿的穆威范围更加难以置信了,这才分来几年啊,这小子实力能恐怖到横扫他们一群人?开玩笑的吧?!

    “三哥,你这是越扯越没谱了,楚阳那厮,满打满算也就两仪境后期吧?就算他契约了稀有的守护神,顶多也就能拥有三阶神兵级守护神的实力而已,

    横扫咱们?其他的就不说了,三哥你自己都是四相境了,连云娇姑姑都不是你的对手,只你一人,就能轻松收拾了那小子吧?”

    穆威说着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想要知道唐楚阳的真正实力太简单了,直接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几年不见,我倒是蛮想这个家伙的,三哥,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去试试他的实力!”

    说完话,也不待穆烨阻止,双脚在地上轻轻一跺,他至少三百斤的肥胖身体,便如同失去了重量似的,轻飘飘地飞过了小院的围墙,才一露头就冲院子里的唐楚阳喊道:

    “鼻涕虫,几年不见,听说你大有长进,来,哥哥试试你的实力!”

    “嗯?”

    唐楚阳这时候马上就要将穆萱忽悠走了,突然听小院右边围墙的招呼声,先是面色一变,等看到了对方肥胖的身体,以及那极为熟悉的声音时,脑海里直接飘出一个肥硕的身影来。

    “威哥?”

    唐楚阳本能地喊了一嗓子,心底里似乎还有一股隐约的想念和喜悦,这是一种身体和情绪上的本能,让唐楚阳知道,这个飞出来的胖子是个熟人,可信的熟人。

    “哈哈,不错不错,不枉哥哥当初在景云县的时候天天帮你打架,你小子总算还是记得我的!”

    见唐楚阳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穆威心底还是极为高兴的,他十几岁的时候,唐家和穆家的关系还是极好的,那时候老太君虽然拒绝穆家的帮助,但却并不反对穆家来拜访。

    穆元明因为要驻守流云城无法轻易离开。便经常派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到唐家做客,像穆威这样的穆家第三代,每次到唐家的时候都会住上好几个月才会离开。

    唐楚阳那个时候就是个小纨绔。欺压良善什么的虽然不至于,但打架斗殴什么的也是常事,唐楚阳本身懒惰不修炼,和张家林家的二世祖斗殴的结果可想而知。

    而每次穆威等人去唐家做客的时候,就是唐楚阳在景云县最威风的时候,穆威也是个典型的纨绔,只是要比唐楚阳这种纯粹的败家子高级很多。

    两人也算臭味相投。一起群架打出来的交情,关系极铁的。

    当初林家和张家一直不敢太过欺辱唐家,其中未尝没有惧怕穆家的原因。林展雄也是在穆家离开流云城好几年之后,才最终豁出去冲唐家动手的。

    “七哥?你不是来来帮这个败家……,嗯,帮他的吧?我没有打他。不信你看看。他没有受伤!”

    这时候穆萱也终于看到穆威,他知道七哥和唐楚阳是发小,还以为七哥知道他来找唐楚阳的麻烦,特地来阻止的。

    “我们是来帮你这个笨丫头的……”

    穆威心里这么想着,但却无法直接说出来,自家小妹从小被大家宠坏了,人不大,却是个极好面子的丫头。穆威虽然人长得比较笨重,但心眼却灵活的很。顺嘴就道:

    “我听爷爷说楚阳的实力极强,一时技痒,所以就来找他去演武场较量一下,看看这小子在我离开的几年里有什么进步。”

    “较量?就他?!”

    穆萱俏脸惊诧,看看穆威,又抬手指了指唐楚阳,唐楚阳是中级修士这个信息穆萱还知道的,而穆威却是三才镜后期的高级修士这个信息,穆萱就更加清楚了。

    “难道七哥是来帮我教训这败家子的?”

    一个高级修士要找一个中级修士较量,这怎么看,怎么像是要揍人的样子,穆萱自以为她误会了唐楚阳,也不想让他平白因为自己挨揍,当下便劝道:

    “七哥,这败家……,嗯,他才不过是个中级修士罢了,你都是高阶修士了,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以强欺弱,这较量也太没意思了吧?”

    “这你可就想错了,小妹啊,天底下的高手海了去了,你可不要以为除了咱们穆家,外面就没有高手了,就说你眼前的这个家伙吧,他便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这时候穆威已经飞身到了唐楚阳两人身边,冲穆萱说完话之后,穆威带着审视的目光剩下盯着唐楚阳看,意味莫名地道:

    “楚阳,我说的对吧?”

    “我不是猪,我也不喜欢吃老虎,威哥不要冤枉我!”

    唐楚阳的表情非常郑重,就好似在辩论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一样,语气里甚至透露着一股子神圣的味道,这段时间当神棍都当习惯了,随便说话都带着一股子忽悠的味道。

    “少给哥哥来这套,你小子是猪,还是老虎,咱们去演武场走两圈就知道了,走!如果你打不过我,我保证揍得你满地找牙!认输也接着揍!”

    穆威根本就不管唐楚阳这一套,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却是变得狡猾了,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唐楚阳可从来不懂得遮掩真实表情,而现在,穆威根本看不出来唐楚阳表情里的任何异样。

    唐楚阳嘴角一瞥,看这模样,不大一场是不可能了,当下无奈问道:

    “如果我能打过你呢?”

    “废话!你能打得过我,我当然认输了!”

    “认输也可以借着揍?”唐楚阳追问。

    “你敢!我认输你敢揍我,我就让我六个哥哥一起上,十倍揍回来!”

    “靠!”

    唐楚阳看向穆威的眼神儿里满满的都是鄙视,只需你打别人,不许别人打你?难道这是穆家的规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