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败家子,你给我出来!!!”

    穆萱手提和她身体不成比例的巨斧,一张俏脸憋的通红,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这么轻视过呢,家里人个个都当她是宝贝一样,外面的人敬畏将军府,也对穆萱百般献媚。

    这让穆萱习惯了以她为中心的世界,突然出现那么个根本不把她放眼里的人,尤其是这个人竟然当着爷爷的面儿,宁死不愿意和她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定亲。

    尽管穆萱当时并不在场,同时心里也根本不愿意,但被人这种被人嫌弃的感觉,却让穆萱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她来找唐楚阳的原因很简单,只能我嫌弃你,你不能嫌弃我!

    唐楚阳所在的小院不是很大,穆萱第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唐楚阳就被惊动了,不管他可懒得理这个小丫头。

    在唐楚阳看来,有些人的性格是写在脸上的,比如穆萱,就属于这种简单到了让人一看就懂的人,他可没时间陪一个十六七的小姑娘玩儿打情骂俏那一套。

    一嗓子喊出去之后,穆萱就没有勇气再喊第二遍了,定亲这种事情太敏感了,穆萱虽然性子娇蛮,但却不是个无脑刁蛮的人,身为女子,她自然有女孩子天神的矜持和羞怯。

    犹豫了许久,穆萱最终纷纷地一跺脚,直接冲到厢房里找人去了,将军府的家将,下人,仆人可不少,她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竟然被拒婚了。

    哐当!

    一脚将主厅大门踢开,穆萱一头就扎了进去,三间房不算多大的面积,前后只用了不到十息时间穆萱就将正房搜了个遍,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听到正房木门被暴力破开的声音,唐楚阳面皮一抽,无奈地叹着气将画板,灵纸和灵墨全部收了起来,看穆萱这势头,他今天不把事情给解决了,怕是别指望安心炼符了。

    唐楚阳拉开书房门的时候,正好被走出正房的穆萱看到,一张还带着些婴儿肥的俏脸,顿时气得红中发紫,这败家子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竟然不回应?!

    穆萱感觉肚子里一股熊熊火焰,压都压不住地自胸腔里爆发了出来,加上拒婚,这是自己被第二次无视了,鼓着腮帮子,穆萱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里仿似能喷出火焰来。

    “本小姐叫你,为何不应?!”

    “穆小姐叫我了?不可能啊,若是有人叫我名字,我怎么可能不应呢?”

    唐楚阳一脸惊诧地看着穆萱,这小丫头快被气炸了吧?很好很好,要的就是你生气,只有愤怒你才不会对我有任何好感,这样就算是穆老爷子想撮合他俩也不可能了。

    “我!……,我叫你败家子,你没听到么?!”

    穆萱愣了一下,随后怒火更胜,这个败家子绝对是故意的,这院子里只住了他一个人,她还能喊谁?

    “穆小姐,我不叫败家!我叫唐楚阳!”

    唐楚阳说着话的时候,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心里却暗暗悲叹,他的前任得有多败家,才能让这臭名声都传到几千里外的流云城啊!

    “谁管你叫什么?!本小姐只知道你就是个没心没肺,十六岁了连一元镜都没到的小纨绔,败家子而已!”

    穆萱不客气打断了唐楚阳,随后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当下俏脸红红的愤声道:

    “我听说爷爷让你和我定亲,你竟然当着他的面拒绝了?而且打死都不愿意和本小姐定亲?!”

    “是啊!”

    唐楚阳理所当然点了点头,见穆萱张嘴就想说什么,唐楚阳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加快了语气接着道:

    “我觉得我配不上穆小姐啊,你看,连你都知道我是个败家子,而你穆小姐是什么人,人比花娇,姿容绝世,乃是流云城的第一美人,这样的美人儿只有天底下少有的盖世英雄才配得上!”

    说着话,唐楚阳还一脸敬仰地朝穆萱比了个大拇指,他没心情和一个十六七的毛丫头吵吵,糊弄一下把她骗走了就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喜欢的怕就是别人的恭维和夸奖了。

    “哼!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穆萱听见唐楚阳表情诚恳,说出来的话有让她极为受用,心中愤愤之气顿时大幅消减,心说,这败家子原来是因为配不上自己才拒绝的,这样的话,自己似乎就不该找他麻烦了。

    “对啊,正是因为穆小姐你高贵如当空皓月,而我连颗墙角的枯草都不如,为免穆小姐你明珠蒙尘,我才坚决拒绝了老爷子结亲的要求,这可都是为了穆小姐你啊!”

    唐楚阳夸人的话几乎张口就来,基本上连想都不用想的,身为专业神棍,如果没有一副好口舌,他怕是早就被饿死了。

    “这么说,我是误会你了?”

    穆萱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听这败家子的意思,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才拒婚的?这样的话,似乎是真的误会了。

    “当然!”

    唐楚阳一脸肯定点了点头,误不误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就好。

    唐楚阳在院子里舌灿莲花地糊弄穆萱,小院最有两边的墙头处却连连传承叹气声,穆萱气冲冲地冲向唐楚阳的小院儿时,就被人很多人跟上了。

    躲在左边院墙后面的唐云倩和唐云娇,两姐妹无奈地对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唐云娇有些愤愤道:

    “萱萱虽然聪慧,但她还是太单纯了些,竟然几句话就被楚阳那小子给糊弄进去了,我就奇怪了,楚阳这臭小子以前整天斗鸡遛狗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狡猾了呢?”

    唐云倩摇头,他也很想知道楚阳为什么变得这么狡猾了,但她更担心的是穆萱,穆老爷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穆萱是必然要嫁给自家侄儿的,若是穆萱过于单纯的话,身为唐家主妇的她,将来怎么降得住侄儿的平妻?女人之间的斗争,有时候可比男人残酷得多。

    唐云倩两姐妹在这边忧虑,院墙的另一边,同时也有人在叹气,不过这边的人比较多,那男女女的加起来怕有十几个,其中一个年约二十七八,浓眉大眼的青年,一边听着小院里的对话,一边叹着气道:

    “小妹这样可不行啊,三两句就被那小子给唬住了,我说七弟啊,你不是说唐楚阳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纨绔么?我怎么看着这小子奸猾的紧呢?”r1152

第199章、手感不错    既然是特伦斯第一个,贾可道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将金刚护甲符直接铭刻上去了事。

    贾可道先伸出双手,准备将特伦斯全身抚摸一遍,这一步倒差点让特伦斯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这是了解特伦斯身上的特点,避免铭刻符箓时出现差错。

    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笑了,自己倒是忘记了,在这个异界里,除了一些有着龙阳之好的家伙,其余的男人甚至于雄性智慧生物对于同性的接触,与地球上差不多,都是避恐不及。

    到了这个时候,震魂刀就先行派上用处了。

    震魂刀在特伦斯额头上轻轻一点,特伦斯便是浑身一震,随后便昏睡了过去。

    这震魂刀仅仅只能震动灵魂,却不能像落魂小镜那样带有杀伤力,倒是用来催睡的上好利器。

    待到特伦斯昏睡过去,贾可道将特伦斯全身抚摸了一遍,说实话,贾可道自己也是忍着恶心进行这一步的,可以想象,今天贾可道会受到多么大的刺激。

    将手浸洗数遍之后,贾可道便点燃檀香,插在了香炉中。

    待到檀香味传遍神庙时,贾可道方才将之前混合好的铜金朱砂倒入特制的大号砚台之中,随后倒入地行龙血液,再倒入少许的地行龙魔晶末,再用符笔轻轻搅拌,口中念诵起一段生涩难懂的咒语来。

    随着符笔这一搅拌,咒语一念诵,顿时一股淡淡的红雾便从砚台里冒出,刺鼻无比的血腥味也随即升腾起来。

    贾可道知道,这是地行龙的血液与魔晶混合之后被激发出了地行龙的血脉之力,因而也不敢怠慢。左手不断搅动,口中念诵咒语不断,右手则是将一道早已准备好的符箓直接点燃。在砚台上空轻轻一晃,随即火光压下。将红雾直接镇了回去。

    若是让那红雾尽数散去的话,这里面蕴含的地行龙血脉之力就会损失大半。

    实际上,这炼制道兵的符箓,其原理就是将妖怪的血脉之力压缩到符箓之中,而道兵便能够借此借用妖怪的血脉之力。

    当然,除此之外,符箓还有自己的效果,就不一一举例了。

    也正是如此。贾可道此时炼制金刚护甲力士的时候才会选用自己手中最强悍的地行龙血液,何况这地行龙原本就很符合金刚护甲力士,力量大,防御高。

    若是换成那头地魔蛆的话,就要差上一些了。

    待到最后一段咒语念诵完毕,贾可道备用的朱砂就算是调制好了。

    放下符笔,贾可道便操起了那把震魂刀,略微深吸一口气之后,便按照脑海里的记忆开始在特伦斯身上刻画起来。

    对于在人体上刻画符箓,贾可道早已是轻车熟路了。加上原本的雕刻技巧,入刀之处,不会超过真皮。因而也不会有半丝鲜血流出。

    金刚护甲符乃是正统的道门道兵符箓,虽说仅仅只是最低等的道兵符箓,但却要比贾可道之前的火焰道兵复杂多了。

    光是符箓的线条绘制量而言,就要比贾可道用来组合火焰道兵的几个符箓加起来还要多出五倍以上。

    最关键是这道兵符箓与描绘在黄裱纸上的符箓一样,有符头符胆符脚,须得一气呵成,若有半点停顿,就前功尽弃,只能重新来过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贾可道入刀不超过真皮的缘故了,若是破了真皮。浸出血液,待到前功尽弃重新来过的时候。就会影响刻画效果了。

    这一次给特伦斯刻画符箓,倒是很顺利。

    贾可道花费了十五分钟一气呵成,并且这金刚护甲符在特伦斯的后背上仅仅只占据了小半面积。

    这并不算完,贾可道特意留下的空白则是为了给特伦斯多加上一些东西。

    左肩处刻画了一个凝神符,右肩则是守元符,左腰是神行符,右腰是甘露符,左胸便是火焰甲兵符。

    光是这些符箓,特伦斯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要比那些火焰道兵厉害多了。

    光是那个甘露符,其恢复伤势的能力就要比火焰道兵身上的清水符强上整整一个等级。

    另外,贾可道索性又在特伦斯的右臂上刻画了一个杀鬼符。

    刻画了杀鬼符之后,特伦斯就能够对灵体类的敌人造成伤害。

    实际上若是继续刻画的话,贾可道还可以给特伦斯添加几个符箓,譬如再增加一个神行符来提升速度等等,毕竟特伦斯身上还有不少空白。

    但这些空白,贾可道要留着,若是尽数都刻画占满的话,等到自己找到材料,或者道行再度提升能够绘制更高级的道兵符箓时,就没地方着刀了。

    就现在这些符箓,特伦斯的实力恐怕就不是之前所能够比拟的了。

    当然,这还不算结束,这仅仅只是刻画线条,想要等符箓发挥作用,就需要将已经激发出地行龙血脉之力的朱砂再度原样描绘上去。

    相对于用震魂刀刻画,这原样的描绘就要简单太多了。

    别的不说,光是符箓的绘制,贾可道累积起来,恐怕已经不下数十万次练习了,虽说并不是相同的符箓,但这符箓的原理却是举一反三。

    符笔在砚台里蘸了七次,便将所有符箓尽数描绘完成,随后一点君火在贾可道手上生成,炽热的高温从特伦斯身前身后一燎而过,瞬间便将尚未干彻的一点水分烘烤干净。

    到了这时,特伦斯体内的气息已经将这些符箓尽数自行激活,各色微光在符箓上浮现片刻之后尽数自行消散。

    而贾可道此时则是取出了一道制作好的誓言符,点燃之后在特伦斯体外微微一绕,火光瞬间烧尽,一团看不见的气息随即笼罩在特伦斯身上。

    至此,贾可道手上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啪,此时的特伦斯尚在昏迷之中,贾可道顺手一巴掌便扇在了特伦斯那白净的屁股上,肉浪翻滚。

    特伦斯受此刺激,魂魄顿时尽数归位,迷糊着睁开双眼,看向贾可道,似乎尚未完全清醒。

    “穿上衣服,出去叫个人进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