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既然是特伦斯第一个,贾可道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将金刚护甲符直接铭刻上去了事。

    贾可道先伸出双手,准备将特伦斯全身抚摸一遍,这一步倒差点让特伦斯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这是了解特伦斯身上的特点,避免铭刻符箓时出现差错。

    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笑了,自己倒是忘记了,在这个异界里,除了一些有着龙阳之好的家伙,其余的男人甚至于雄性智慧生物对于同性的接触,与地球上差不多,都是避恐不及。

    到了这个时候,震魂刀就先行派上用处了。

    震魂刀在特伦斯额头上轻轻一点,特伦斯便是浑身一震,随后便昏睡了过去。

    这震魂刀仅仅只能震动灵魂,却不能像落魂小镜那样带有杀伤力,倒是用来催睡的上好利器。

    待到特伦斯昏睡过去,贾可道将特伦斯全身抚摸了一遍,说实话,贾可道自己也是忍着恶心进行这一步的,可以想象,今天贾可道会受到多么大的刺激。

    将手浸洗数遍之后,贾可道便点燃檀香,插在了香炉中。

    待到檀香味传遍神庙时,贾可道方才将之前混合好的铜金朱砂倒入特制的大号砚台之中,随后倒入地行龙血液,再倒入少许的地行龙魔晶末,再用符笔轻轻搅拌,口中念诵起一段生涩难懂的咒语来。

    随着符笔这一搅拌,咒语一念诵,顿时一股淡淡的红雾便从砚台里冒出,刺鼻无比的血腥味也随即升腾起来。

    贾可道知道,这是地行龙的血液与魔晶混合之后被激发出了地行龙的血脉之力,因而也不敢怠慢。左手不断搅动,口中念诵咒语不断,右手则是将一道早已准备好的符箓直接点燃。在砚台上空轻轻一晃,随即火光压下。将红雾直接镇了回去。

    若是让那红雾尽数散去的话,这里面蕴含的地行龙血脉之力就会损失大半。

    实际上,这炼制道兵的符箓,其原理就是将妖怪的血脉之力压缩到符箓之中,而道兵便能够借此借用妖怪的血脉之力。

    当然,除此之外,符箓还有自己的效果,就不一一举例了。

    也正是如此。贾可道此时炼制金刚护甲力士的时候才会选用自己手中最强悍的地行龙血液,何况这地行龙原本就很符合金刚护甲力士,力量大,防御高。

    若是换成那头地魔蛆的话,就要差上一些了。

    待到最后一段咒语念诵完毕,贾可道备用的朱砂就算是调制好了。

    放下符笔,贾可道便操起了那把震魂刀,略微深吸一口气之后,便按照脑海里的记忆开始在特伦斯身上刻画起来。

    对于在人体上刻画符箓,贾可道早已是轻车熟路了。加上原本的雕刻技巧,入刀之处,不会超过真皮。因而也不会有半丝鲜血流出。

    金刚护甲符乃是正统的道门道兵符箓,虽说仅仅只是最低等的道兵符箓,但却要比贾可道之前的火焰道兵复杂多了。

    光是符箓的线条绘制量而言,就要比贾可道用来组合火焰道兵的几个符箓加起来还要多出五倍以上。

    最关键是这道兵符箓与描绘在黄裱纸上的符箓一样,有符头符胆符脚,须得一气呵成,若有半点停顿,就前功尽弃,只能重新来过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贾可道入刀不超过真皮的缘故了,若是破了真皮。浸出血液,待到前功尽弃重新来过的时候。就会影响刻画效果了。

    这一次给特伦斯刻画符箓,倒是很顺利。

    贾可道花费了十五分钟一气呵成,并且这金刚护甲符在特伦斯的后背上仅仅只占据了小半面积。

    这并不算完,贾可道特意留下的空白则是为了给特伦斯多加上一些东西。

    左肩处刻画了一个凝神符,右肩则是守元符,左腰是神行符,右腰是甘露符,左胸便是火焰甲兵符。

    光是这些符箓,特伦斯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要比那些火焰道兵厉害多了。

    光是那个甘露符,其恢复伤势的能力就要比火焰道兵身上的清水符强上整整一个等级。

    另外,贾可道索性又在特伦斯的右臂上刻画了一个杀鬼符。

    刻画了杀鬼符之后,特伦斯就能够对灵体类的敌人造成伤害。

    实际上若是继续刻画的话,贾可道还可以给特伦斯添加几个符箓,譬如再增加一个神行符来提升速度等等,毕竟特伦斯身上还有不少空白。

    但这些空白,贾可道要留着,若是尽数都刻画占满的话,等到自己找到材料,或者道行再度提升能够绘制更高级的道兵符箓时,就没地方着刀了。

    就现在这些符箓,特伦斯的实力恐怕就不是之前所能够比拟的了。

    当然,这还不算结束,这仅仅只是刻画线条,想要等符箓发挥作用,就需要将已经激发出地行龙血脉之力的朱砂再度原样描绘上去。

    相对于用震魂刀刻画,这原样的描绘就要简单太多了。

    别的不说,光是符箓的绘制,贾可道累积起来,恐怕已经不下数十万次练习了,虽说并不是相同的符箓,但这符箓的原理却是举一反三。

    符笔在砚台里蘸了七次,便将所有符箓尽数描绘完成,随后一点君火在贾可道手上生成,炽热的高温从特伦斯身前身后一燎而过,瞬间便将尚未干彻的一点水分烘烤干净。

    到了这时,特伦斯体内的气息已经将这些符箓尽数自行激活,各色微光在符箓上浮现片刻之后尽数自行消散。

    而贾可道此时则是取出了一道制作好的誓言符,点燃之后在特伦斯体外微微一绕,火光瞬间烧尽,一团看不见的气息随即笼罩在特伦斯身上。

    至此,贾可道手上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啪,此时的特伦斯尚在昏迷之中,贾可道顺手一巴掌便扇在了特伦斯那白净的屁股上,肉浪翻滚。

    特伦斯受此刺激,魂魄顿时尽数归位,迷糊着睁开双眼,看向贾可道,似乎尚未完全清醒。

    “穿上衣服,出去叫个人进来。”(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打是亲骂是爱    ps:新书月票榜,从第五名一直被爆掉第十名,要说小猪没有受到影响,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说句大实话,这段时间爆发不出来,就是因为月票榜一直被爆,有种被抛弃,没激情的感觉。

    现在想想,小猪更新的其实并不少,平均下来稳稳的达到了日更万字,这个数据大家从催更栏就能看到,但为什么就没有人给月票呢?是因为小猪没有把一万字拆分成五章来发?

    好吧,不发牢骚了,月底了,最后几天了,小猪彻底被爆下了月票榜,目前距离第十名差距并不是很大,诸位书友手里想必也该刷出月票了,大家看看票仓,是不是还有没投的月票?情给小猪吧,咱爆发!!

    …………………

    唐楚阳对付鬼王的那张灵符,叫做‘赐福镇宅圣君符’又名‘钟馗降神符’,一般而言,这一类请上界神灵附体的灵符,在地球上被统称为‘请神符’。

    在五行大陆上‘请神符’这种灵符,唐楚阳觉得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炼制,因为炼制这种灵符需要的不是元神精华,也不是元气,而是五行大陆上可能根本不存在灵力!

    唐楚阳被安排了在了一个颇为清雅的小院儿当中,除开坐北朝南的主居室之外,两侧还有三间厢房,左边三间可能是仆人,下人居住的地方,右边三间,一间书房。一间闭关室,一间空房,

    唐楚阳现在就在书房当中。他被安排到这个单独小院的第一时间,穆元明就吩咐下人给他送来的灵纸,各种灵墨材料,以及足足五块画板,超过十只至少三阶以上的灵毫。

    “果然是土豪啊!……”

    唐楚阳感慨着,毫不客气地将多余的画板和灵毫,全部收进了他的乾坤镯。炼制几张灵符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东西,唐楚阳自己到这是穆元明给他的见面礼。

    毕竟唐楚阳可是穆老爷子结义兄弟唯一的血脉了,以两家的关系而言。穆老爷子自然要送上一份足够丰厚的见面礼。

    可惜穆元明不是灵画师,灵符师,所以它能够给唐楚阳的东西,最好的也就是一块四阶上品的‘炎晶木’制成的画板。不过即便如此。唐楚阳也相当满意了,景云县万宝阁,可拿不出四阶以上的画板,这玩意儿比灵毫可稀少多了。

    画板是灵画师和灵符师必备的,炼符炼图,面积和体积最大的工具之一,灵符师和灵画师必备四套件分别是,灵毫。灵纸,灵墨和画板。

    四四方方。造型简约的画板,看似是最为粗糙的一件工具,但只有身为灵画师,才会知道,灵画师和灵符师必备的四套件里面,画板才是真正最难炼制的工具!

    一块好的画板,最起码得具备能够承受巨量元神精华,或者天地元气大量凝结时,产生的不逊于高阶法术的灵压和破坏力。

    同时还要具备禁锢天地元气和元神精华不外泄,并且还能够一定程度的增幅元神精华和天地元气功效,能够一定幅度减轻灵画师或者灵符师本身负担的效果,才算是真正的高品质画板。

    如果只是单纯的抗压画板,甚至连最低劣的一阶画板都算不上,想要让画板具备以上功能,除了足够好的材料之外,就是对本身法阵的精细刻画和炼制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画板本身就是一张功能齐全的,近乎是全辅助功能的木质灵符,因为画板能够发挥的所有功效,都是印刻在其内的阵纹,阵符,阵基,串联起来的阵法具象化出来的功能。

    唐楚阳虽然没有炼制过画板,但他身为灵画师,对于画板本身的构造,原理,功用都是非常清楚的。

    可惜唐楚阳不是魔神系的修士,据说只有激活了火属性神印的魔神系修士,才具备炼制画板的能力,因为炼制画板需要用到火,而且必须是由火属性神印催生出来的本源之火。

    稍稍酝酿一下,唐楚阳便开始炼制请神符,虽然和穆元明接触的时间满打满算不到一天,但唐楚阳通过两个姑姑表现,以及穆元明对于唐家的态度。

    大体上能够判断出穆元明和唐家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好的,就拿穆萱来说,唐楚阳通过两个姑姑,和穆元明提到穆萱的表情,语气,就能看出那个小丫头在穆家的地位非同一般。

    如果穆元明也是如同古家那样算计唐家,绝对不可能那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拿来作为算计唐家的筹码,就两家的实力对比而言,唐家和穆家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对手,穆元明完全可以使用其他方法。

    综合得到的所有信心,唐楚阳已经能够判定穆元明没有恶意,既然没有恶意,唐楚阳对朋友一向是比较大方的,尽管他上辈子一个朋友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朋友大方一点。

    唐楚阳这边开始炼符的时候,另一边穆元明的住处,穆萱一脸愤怒地冲进了爷爷独居的小院儿,这时候穆元明正坐在小客厅里沉思,穆萱进屋看到人,张嘴就道:

    “爷爷,你让我嫁给那个败家子?!我不嫁!打死不嫁!”

    穆元明抬头,看看到孙女一副娇蛮模样,他就禁不住叹气,心说怪不得那个小崽子打死不愿意娶她,这小丫头第一次见面就拿着斧头砍人,只要是个有脾气的男人怕都不会同意。

    “你想嫁,人家还不想要你呢!”

    穆元明没好气地瞪了孙女一眼,穆家正好和唐家相反,唐家的男人不断出事,穆家是女人短寿,穆元明十多个子孙,只有穆萱一个孙女。物以稀为贵,穆家的男人们自然极疼穆萱,这也惯出了她娇蛮的性子。

    “啊?!”

    穆萱闻言一呆。愣了许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和她想象的剧情反差太大了,在穆萱想来,一定是唐楚阳见了自己的绝世容貌之后,起了色心才向爷爷求亲。

    穆家和唐家的关系穆萱是知道的,他和唐云倩,唐云娇的关系就极好。但唐楚阳的名声实在太坏,穆萱出身家族,自然知道以穆家和唐家的关系自然是要联姻的。但从未想到过主角会是自己。

    穆元明和唐楚阳比试的时候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将军府上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定亲的事情穆萱也是听身边的丫鬟说的,她性子娇蛮。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找爷爷抗争来了。

    不过从爷爷口中听到这个她想都没想过的答案。穆萱老长时间反应不过来。

    “那个败家子不愿意娶我?这怎么可能?!”

    穆萱终于反应过来,失声喊了一句,瞪着大大的美眸不可置信地看着爷爷,那眼神就似再说‘爷爷,你逗我的吧?’

    “我说的是事实,为了拒绝和你定亲,那小子宁愿和我打架,也不愿意娶你为妻……”

    “他凭什么?!”

    穆萱更加愤怒了。不过此时和愤怒和之前已经不同,原先是被牺牲的悲愤。而现在,则是被蔑视的羞愤,一个臭名远扬的败家子而已,竟然敢拒绝和她这个将军府唯一的小小姐定亲?!

    “我去找他评理!”

    穆萱愤愤喊了一句,转身就风风火火地找唐楚阳麻烦去了,本小姐岂能被一个败家子轻视?要甩也是我甩你!

    “去吧去吧,打是亲,骂是爱啊……”

    穆元明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嘴唇张合却没有任何声音,自己这个宝贝孙女的脾气他最为清楚了,就目前的接触来看,四哥家里的那个小家伙并不是传闻中那么不堪。

    “哼!古啸啊古啸,以前有四哥护着你,老子看在四哥和你古家老祖宗的份儿,不愿意和你直接冲突,如今四哥生死未知,你不报恩就算了,竟然还要打唐家的注意,这次老子教训你,你家老祖宗怕也没话说了吧?!”

    之前听到唐云倩和唐云娇说到古家的三个条件时,穆元明心中之愤怒,恨不得第一时间冲到古家去,将古啸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给揪出来暴打一顿。

    但穆元明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他的实力虽然比古啸强得多,但古家身为天威王朝顶尖家族,最强的永远不会是家主。

    唐楚阳借鸡生蛋的计划穆元明也知道了,正因为知道了这个计划,再加上和唐楚阳的初步接触,穆元明已经看出,这个一直被所有人忽视的小家伙,似乎不像他外面表现出来那么不堪。

    “难道这小子以前装傻,都是为了自我保护?”

    穆元明想法和唐家的女人们何其相像,会这么想,那也是有原因的,唐老爷子虽然为人四海,人脉极广,但同时仇家也不在少数,而且还没有一个简单的。

    加上唐家那个莫名的诅咒,即便是想要暗中相助的,也被为人刚强的老太君给拒绝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穆元明这次回到流云城,是有许多关于唐家的事情需要做的,这是唐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就做好的计划。

    而且,如今唐家危机四伏,穆元明怎么可能看着唐家被人吞掉?

    “小家伙的计划虽然冒险了些,但和四哥的计划一起执行的,效果应该会更好,看来,我得做一些准备了……”

    穆元明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转头向唐楚阳所在的小院方向望了一眼,刚毅俊脸上挂起一丝淡淡的笑,自言自语道:

    “小家伙,老子这次配合你,把你的借鸡生蛋计划玩儿大一点,希望你不要往老子失望……”

    唐老爷子在这边自言自语的时候,另一边唐楚阳已经将灵符炼制完毕,请神符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主要原因就是唐楚阳是海里能够储存的灵力有限,加上他才修炼上辈子的养气诀没多久时间,灵力储存总量,每次也就够炼制两张请神符而已。

    而唐楚阳可不打算表现的太小气,穆老爷子虽然只是开口要了三五张,但唐楚阳觉得没有个二三十张,他是不好意思拿得出手的,因为请神符的威力,其实并不如穆元明想象的那么强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