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这是第二更,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和打赏!继续求月票!小猪接着码字去……

    “老头你耍赖!”

    还是那间富丽堂皇的客厅里,唐楚阳双臂倒背着被穆元明按在地上,他召唤镇元子近乎耗空了储存的元神精华,在看到穆元明跑掉的瞬间,就直接将镇元子给散掉了。

    用败家的方式让穆元明知道一下自己的真实实力,唐楚阳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只是此时此刻,唐楚阳非常后悔,当时召唤出镇元子的时候,怎么就没给这言而无信的老头子来一下呢?

    “你还好意思说老子耍赖?!小崽子!你有那么变态的守护神,事前竟然不提醒老子,幸好在场的都是自家人,要是让外面人知道老子被一个中级修士打败,老子将来还怎么在流云城混?!”

    穆元明一张刚毅的俊脸气得铁青,这小崽子实在太坏了,和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败家纨绔简直就是两个人,如果不是穆元明受以前唐楚阳的形象影响太严重,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被算计的丢盔弃甲,尴尬无比。

    “我提醒过您了,是您老人太自信了好不好?!”

    唐楚阳愤愤反抗,这就是胜利者待遇么?以后再也不轻易相信别人的承诺了,尤其是面容刚毅,怎么看怎么像好人的那种,这是犯了主观性错误啊!

    “少跟老子扯七扯八的,反正是你不对,我问你,到底下不下聘?!”

    “不下!”

    “你以为老子不敢揍你是不是?”

    “你绝对敢。因为你已经在揍我了!”

    “那就下聘!下聘老子就放过你!”

    “那你还是揍我一顿吧!”

    “你!你这个败家小崽子,老子今天就代四哥好好教训一下你!”

    “来啊!反正你不敢打死我!”

    “……”

    唐楚阳最后信心满满的一句,直接让穆元明提起拳头打不下去了,是啊,打归打。还真能打死这小崽子啊,他娘的,这败家玩意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了?!

    绷紧的双臂突然一松,唐楚阳诧异地动了一下,发现被控制双臂已经彻底解放,急忙翻身站起。这才发现穆老爷子已经座位了主位上,看向唐楚阳的目光有欣慰,有感慨,有难以置信,复杂无比。难以言表。

    “呃,您老这是又要搞什么?”

    唐楚阳被穆元明看得浑身不对劲,这老爷子的目光里糅杂了太过复杂的情绪,以唐楚阳过人的眼力,也分辨不出其中到底有多少种情绪掺杂,太诡异了。

    “四哥后继有人,我替他欣慰……”

    繁杂的情绪转瞬消失,穆元明一边看着唐楚阳。一边满意地连连点头,这小子优秀的让人震惊,穆元明越发的想要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他。穆家和唐家是必然要联合的,这小子和自家孙女是最好的媒介。

    “小家伙,萱萱的性子虽然骄纵了些,但她心地善良,是个极为聪慧的孩子,你这般抗拒和她定亲。想来是对她有什么误会,咱们不急。你们先相处一些时日,你总会发现她是个好姑娘的。”

    穆元明说完这话。见唐楚阳张嘴向反驳,但却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转而向旁边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两人的唐云倩道:

    “说说你们去帝都的目的吧,这几年我被军务缠身,根本就没顾上关注你们,嫂子的脾气你们也清楚,我派人去唐家的话,她必定会生气的,所以也不知道唐家这两年怎么样了……”

    穆元明口中的‘嫂子’说的是唐家老太君,老太君虽是个女子,但却是个性情极为刚强的主儿,自从知道了唐家那个莫名的诅咒之后,老太君几乎断绝了唐家老爷子的所有人脉。

    唐家不是没有人帮,只是老太君不愿意接受而已,这次如果仅仅是高家找麻烦的话,在知道唐家诅咒已经破除的情况下,老太君或许会向唐家老爷子的故人求救。

    但高家的背后很可能牵扯出摩云宗,摩云宗可是天威王朝顶尖的宗门,就算是放到整个五行大陆,也算是颇有实力的势力了,老太君担心害了唐老爷子的故人,这才没有打这方面的主意。

    老太君的意思,唐家所有人自然都是知道的,此时听穆元明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唐云倩和唐云娇反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说?还是不说?

    见两个几乎是被自己带大的丫头,竟然一脸的为难之色,穆元明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以他对这俩丫头的了解,这必然是他那位四嫂给下了封口令了,并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穆元明想了想,凌厉的目光在唐楚阳身上扫过,这小子太过狡诈不能问他,随后转向唐云倩,这丫头虽然颇为崇敬自己,但却是个听话的孩子,不会违背四嫂的命令。

    最终穆元明将目光锁定到了唐云娇身上,这丫头最和自己的脾气了,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般脾性,还是自己给印象的,当下面皮一绷,冲唐云娇喝道:

    “娇娇,你也要瞒着我?!”

    “呃……”

    唐云娇脖子一缩,她这辈子真正怕的人不多,就算是老太君斥责她的时候,唐云娇性子上来也会顶几句,唯独眼前这位穆老爷子,唐云娇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被他给打着长大的。

    “说!!”

    见唐云娇犹豫,穆老爷子猛然断喝一声,吓得唐云娇猛地绷直了身体,如同被上官责问的小兵一样,面色发白地立刻道:

    “是!事情是这样……”

    唐云娇的语速极快,而且吐字清晰,如同一名士兵向上官打报告一样,修长丰满的娇躯绷得笔直。她是在穆家军里长大的,从小就被穆老爷子当个兵来带,穆元明的命令差不多快成了唐云娇的本能了。

    ‘嘭!’的一声,听完唐云娇事无巨细的陈述之后,穆元明一巴掌将身边的茶几给拍了个稀巴烂。刚毅的俊脸已经青得开始发黑,浑身颤抖地闭目良久,才缓缓睁开双眼,声音淡漠至极道:

    “好啊!好一个古家家主,好一个古啸!!!”

    穆元明连续用了三个‘好’字,但唐楚阳却从这三个‘好’字里。听出了穆元明几乎毫无遮掩的讥讽之意,甚至于带着些失望至极的鄙夷!

    “有件事情你们或许不知道,四嫂又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这事怕是一直瞒着你们呢……”

    穆元明转头看看唐云倩,又看看唐楚阳和唐云娇二人。嘴角扯起一丝明显的嘲讽笑意,淡淡开声接着道:

    “三十年前,四哥和我,还有老五,古啸四人曾被邀请,参加潮汐山百族试炼,古啸当时因为一件秘宝,被天魔族。羽族和月女族三族皇子联合追杀,四哥为救古啸被三族皇子重创,导致修为暴跌”

    “我的四哥。你们的父亲,爷爷,后来之所以出事,就是因为那次遭受重创,导致修为暴跌,才会在追查云克。云宗两人的行迹时被人算计,被三族追杀。至今生死未知!”

    说到这里,穆元明恨恨地握紧了拳头。眼角肌肉抽搐数次,才近乎咬牙切齿一样接着道:

    “如果那次四哥不出手救下古啸,古啸必死无疑,四哥也就不会受到重创,之后也不会被人算计,就算三族高手联合追杀,若他修为还在,谁被逼死也不还一定呢!”

    说完这话,穆元明似乎是气的说不下去了一样,闭目靠在了椅背上不断地深呼吸,这种状态是一个人在愤怒到了极致之后,才会胸中抑郁,气壑难平,需要依靠大力呼吸才能疏散胸中闷气。

    而听到这段秘辛的唐云倩等人已经惊呆了,唐云倩面色越发的冷清了,双目更是寒气四射,唐楚阳心中震动,突然感觉他似乎少算了什么,以古啸现在的作为,唐家和古家的关系,似乎比想象中还会更差。

    “竟然还有这种事?!这么说!爹爹岂不是等于间接被古家被古啸害死的?!!可耻!简直无耻之尤!!古啸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唐云娇就要直爽多了,她从来不会去压抑自己的情绪,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件事情老太君从未和她们说过,若不是穆元明今日愤怒之下,提起往事,她们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段秘辛。

    “我以前对古家还有所期望,至少古家老祖宗对我,对四哥还是非常好的,四哥出事,我当初随心中不忿,但终是没有将责任推到古啸身上,但这次古家所为,倒是让我心中有了疑虑!”

    穆元明再次睁开双眼,胡目中带着丝丝忧虑,他说话的声音不大,语速也不是很快,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一样,因为想得不是很明白,说出来的话也显得没什么底气。

    “今天的事情让我想通了一些以前想不明白的道理,你们先不要急着去帝都,在我这里留几天,有些事情我要理顺了思绪在和你们说,还有……”

    穆元明说着话,再次转头看向了唐楚阳,唐楚阳被老爷子盯得有些不自在,只能硬着头皮子无奈道:

    “您老有话直说,好歹您和我爷爷是结义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要是小子能办到的事情,必然不会让您失望就是……”

    “灵符!我要你对付鬼王的那种灵符,那么厉害的灵符相比损耗极大,你只需给我三张就好!”

    “没问题!”

    唐楚阳答应的相当痛快,除鬼灭魔的灵符可说是他的本职工作,做熟悉到了骨子里的事情,简直不要太轻松……(未完待续)

第197章、鸿门宴?    毕竟那希望小镇里现在的居民可不是之前那些老实的农夫,而是一群群刀头舔血的佣兵,这些佣兵如果说全是好人,那是假话,但说全是坏人,最多也就是污蔑了几个人。

    佣兵这玩意,为了钱,大多数事情都可以做的,除了杀父弑母,亵渎神明,像光头夜盗卡斯那样有原则的人在佣兵里简直就是稀有物种。

    现在即便是受了誓言约束,只能在希望小镇当农夫,但约束得越久,那么他们心里的暴虐就越发膨胀。

    像现在打架斗殴还算是好的,多少能够发泄一下心里的暴虐。

    “嗯,特伦斯,你先去挑选一批表现较好的佣兵,我有用。”

    贾可道这次急着回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解决此事,毕竟时间拖得越久的话,恐怕最终就会形成一个定时炸弹,要么将希望小镇炸没,要么就是将他们自己炸死。

    特伦斯领命而去。

    贾可道则回到神庙之中,开始着手准备工作。

    第一步便是绘制了一批誓言符,其上列举了一些条款,譬如不得泄露贾可道的机密,或者就是不得叛逃等等之类约束性的条款。

    对于那些即将成为金刚护甲力士的家伙而言,这是必然的过程。

    相对于火焰道兵而言,这金刚护甲力士才称得上真正的道兵。

    贾可道可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金刚护甲力士转眼之后就背叛自己。

    贾可道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金刚护甲力士,但也知道,这金刚护甲力士的强大。

    光是绘制时所需要准备的东西,这金刚护甲符就完爆了贾可道为炼制火焰道兵的准备。

    光是绘制符箓的朱砂,就需要最精纯的朱砂与磨制好的纯铜,纯金混合。再添加上等的妖怪之血调和,至于其它的准备更是繁杂。

    贾可道在绘制了誓言符之后,随即便进入了道德经里的制器阁。

    一块块铜锭。一枚枚金币不断丢入龙虎赤炎鼎内,待到融化之后。在千年寒金锻台上凝固,随后被贾可道直接用锻金锤捶打为肉眼不可见的粉末。

    准备好两口袋,大约上百公斤的铜金混合粉末后,贾可道又将朱砂在龙虎赤炎鼎内融化提纯了一遍,之后如法炮制,捶打为粉末,混入铜金混合粉末之中,搅拌均匀。

    妖怪之血现在不用添加的。

    贾可道这时摸了摸额头上滚出的汗珠。将放在空地上的那个次等赤铜丹炉给搬进了制器阁,随后开始炼制起五味吞气丹来。

    没法,这五味吞气丹,贾可道这段时间消耗得太厉害,在将剩下的几瓶丢给土地公拿来诱惑青羽鸡妖后,就完全没有了。

    这个时候,贾可道体内的灵气也就只够炼制一炉五味吞气丹了,如果不炼制丹药的话,贾可道也就只有耗费更多的时间来打坐入定恢复。

    在之前大量的炼丹锻炼之下,贾可道现在的炼丹技术不说是炉火纯青。也称得上娴熟了,尤其是炼制这五味吞气丹。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贾可道就炼制好了一炉五味吞气丹。这次炼制的手法极为到位,出丹量较之以前足足多出了三成。

    将丹药收入瓷瓶里,剩下十多粒就被贾可道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以恢复消耗的灵气。

    休息一会之后,贾可道又开始忙碌起来,先是将一块铜锭与锡锭丢入龙虎赤炎鼎中,融化提纯。

    这时从鼎内取出的金属液体便是青铜了。

    将其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敲打为砖块后,贾可道便用削金刀在其上铭刻符文。

    铭刻上去的符文乃是从落魂小镜里找到的三个符文,组合起来有轻微撼动灵魂的作用。

    之后。贾可道便不断捶打,将其捶打为一把刻刀。

    而这把刻刀现在因为符文的关系。也勉强能够称为撼魂刀了。

    忙完了这些之后,贾可道又开始从自己的库存里挑选起来。

    由于贾可道手里没有真正的上品妖怪之血。因而只能用魔兽之血来代替。

    但即便是最好的地行龙血液在贾可道眼里也比不上上品的妖怪之血,如此一来就需要加入另外的东西来提升其品质。

    那块巴掌大小的土黄色地行龙魔晶,放在异界任何一个城市里,都能够换来高贵的爵位,或者一块富饶的土地,再或者*十万金币。

    但贾可道毫不犹豫的将这块地行龙魔晶丢入到龙虎赤炎鼎内。

    当然,贾可道丢进去的时候,心头多少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魔晶丢进龙虎赤炎鼎,未必就会被融化,更大的可能是变成一枚炸弹,轰的一声,将其内蕴含的灵气一次性释放出来,将龙虎赤炎鼎炸得稀巴烂都有可能。

    但龙虎赤炎鼎始终没有辜负贾可道的期望,那枚地行龙魔晶刚丢入龙虎赤炎鼎就被火龙直接一口含在口中,风火交加。

    这地行龙魔晶在这火焰之中甚至于连普通的铜锭都不如,数秒之后便开始融化,前后不到一分钟,地行龙魔晶就化为一团土黄色的液体,在反复提纯数次之后便被旋风卷出丢在千年寒金锻台上,被贾可道一锤落下,砸成了粉末。

    到了这时,大概的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贾可道也顾不得休息便一步跨出了道德经出现在神庙之中。

    此时神庙外已是一片喧哗,三十多名佣兵被特伦斯叫到这里,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虽说不敢指着特伦斯鼻子痛斥,但彼此之间交头接耳是在所难免的。

    当然,这也是他们心头害怕,软弱的表现之一。

    虽说在他们看来,自己现在算是加入到这个信奉土地神的教会里了,但自己这些人似乎没有受到重视,竟然被丢到希望小镇种地。

    土地神作证,自己这些佣兵从生下来睁开眼睛到现在,可是从没有做过农活的,虽然手掌与农夫一样粗糙,布满老茧,但农夫手上抓着锄头,自己手上只会抓着剑,抓着弓,匕首!

    如果不是他们认为自己平时表现还算不错的话,恐怕都会以为这是鸿门宴了,待到自己这些人来到这里,不一会儿就会有人杀出,将自己这些连种田都不会的家伙直接乱剑分尸。(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