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那希望小镇里现在的居民可不是之前那些老实的农夫,而是一群群刀头舔血的佣兵,这些佣兵如果说全是好人,那是假话,但说全是坏人,最多也就是污蔑了几个人。

    佣兵这玩意,为了钱,大多数事情都可以做的,除了杀父弑母,亵渎神明,像光头夜盗卡斯那样有原则的人在佣兵里简直就是稀有物种。

    现在即便是受了誓言约束,只能在希望小镇当农夫,但约束得越久,那么他们心里的暴虐就越发膨胀。

    像现在打架斗殴还算是好的,多少能够发泄一下心里的暴虐。

    “嗯,特伦斯,你先去挑选一批表现较好的佣兵,我有用。”

    贾可道这次急着回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解决此事,毕竟时间拖得越久的话,恐怕最终就会形成一个定时炸弹,要么将希望小镇炸没,要么就是将他们自己炸死。

    特伦斯领命而去。

    贾可道则回到神庙之中,开始着手准备工作。

    第一步便是绘制了一批誓言符,其上列举了一些条款,譬如不得泄露贾可道的机密,或者就是不得叛逃等等之类约束性的条款。

    对于那些即将成为金刚护甲力士的家伙而言,这是必然的过程。

    相对于火焰道兵而言,这金刚护甲力士才称得上真正的道兵。

    贾可道可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金刚护甲力士转眼之后就背叛自己。

    贾可道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金刚护甲力士,但也知道,这金刚护甲力士的强大。

    光是绘制时所需要准备的东西,这金刚护甲符就完爆了贾可道为炼制火焰道兵的准备。

    光是绘制符箓的朱砂,就需要最精纯的朱砂与磨制好的纯铜,纯金混合。再添加上等的妖怪之血调和,至于其它的准备更是繁杂。

    贾可道在绘制了誓言符之后,随即便进入了道德经里的制器阁。

    一块块铜锭。一枚枚金币不断丢入龙虎赤炎鼎内,待到融化之后。在千年寒金锻台上凝固,随后被贾可道直接用锻金锤捶打为肉眼不可见的粉末。

    准备好两口袋,大约上百公斤的铜金混合粉末后,贾可道又将朱砂在龙虎赤炎鼎内融化提纯了一遍,之后如法炮制,捶打为粉末,混入铜金混合粉末之中,搅拌均匀。

    妖怪之血现在不用添加的。

    贾可道这时摸了摸额头上滚出的汗珠。将放在空地上的那个次等赤铜丹炉给搬进了制器阁,随后开始炼制起五味吞气丹来。

    没法,这五味吞气丹,贾可道这段时间消耗得太厉害,在将剩下的几瓶丢给土地公拿来诱惑青羽鸡妖后,就完全没有了。

    这个时候,贾可道体内的灵气也就只够炼制一炉五味吞气丹了,如果不炼制丹药的话,贾可道也就只有耗费更多的时间来打坐入定恢复。

    在之前大量的炼丹锻炼之下,贾可道现在的炼丹技术不说是炉火纯青。也称得上娴熟了,尤其是炼制这五味吞气丹。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贾可道就炼制好了一炉五味吞气丹。这次炼制的手法极为到位,出丹量较之以前足足多出了三成。

    将丹药收入瓷瓶里,剩下十多粒就被贾可道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以恢复消耗的灵气。

    休息一会之后,贾可道又开始忙碌起来,先是将一块铜锭与锡锭丢入龙虎赤炎鼎中,融化提纯。

    这时从鼎内取出的金属液体便是青铜了。

    将其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敲打为砖块后,贾可道便用削金刀在其上铭刻符文。

    铭刻上去的符文乃是从落魂小镜里找到的三个符文,组合起来有轻微撼动灵魂的作用。

    之后。贾可道便不断捶打,将其捶打为一把刻刀。

    而这把刻刀现在因为符文的关系。也勉强能够称为撼魂刀了。

    忙完了这些之后,贾可道又开始从自己的库存里挑选起来。

    由于贾可道手里没有真正的上品妖怪之血。因而只能用魔兽之血来代替。

    但即便是最好的地行龙血液在贾可道眼里也比不上上品的妖怪之血,如此一来就需要加入另外的东西来提升其品质。

    那块巴掌大小的土黄色地行龙魔晶,放在异界任何一个城市里,都能够换来高贵的爵位,或者一块富饶的土地,再或者*十万金币。

    但贾可道毫不犹豫的将这块地行龙魔晶丢入到龙虎赤炎鼎内。

    当然,贾可道丢进去的时候,心头多少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魔晶丢进龙虎赤炎鼎,未必就会被融化,更大的可能是变成一枚炸弹,轰的一声,将其内蕴含的灵气一次性释放出来,将龙虎赤炎鼎炸得稀巴烂都有可能。

    但龙虎赤炎鼎始终没有辜负贾可道的期望,那枚地行龙魔晶刚丢入龙虎赤炎鼎就被火龙直接一口含在口中,风火交加。

    这地行龙魔晶在这火焰之中甚至于连普通的铜锭都不如,数秒之后便开始融化,前后不到一分钟,地行龙魔晶就化为一团土黄色的液体,在反复提纯数次之后便被旋风卷出丢在千年寒金锻台上,被贾可道一锤落下,砸成了粉末。

    到了这时,大概的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贾可道也顾不得休息便一步跨出了道德经出现在神庙之中。

    此时神庙外已是一片喧哗,三十多名佣兵被特伦斯叫到这里,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虽说不敢指着特伦斯鼻子痛斥,但彼此之间交头接耳是在所难免的。

    当然,这也是他们心头害怕,软弱的表现之一。

    虽说在他们看来,自己现在算是加入到这个信奉土地神的教会里了,但自己这些人似乎没有受到重视,竟然被丢到希望小镇种地。

    土地神作证,自己这些佣兵从生下来睁开眼睛到现在,可是从没有做过农活的,虽然手掌与农夫一样粗糙,布满老茧,但农夫手上抓着锄头,自己手上只会抓着剑,抓着弓,匕首!

    如果不是他们认为自己平时表现还算不错的话,恐怕都会以为这是鸿门宴了,待到自己这些人来到这里,不一会儿就会有人杀出,将自己这些连种田都不会的家伙直接乱剑分尸。(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吓跑了    ps:抱歉,今天下雨了,家里有许多粮食要转移,忙了一天,七点才闲下来,不废话了,接着码字去……

    “强买强卖?!”

    穆元明直接被气笑了,强买强卖这种事情他这辈子干了不少,但从来都是用到敌对家族,甚至于帝国身上,唐楚阳用这个字眼形容穆元明,反而让他冷静了下来。

    “你小子说的对,老子能不能强买强卖,得让你自愿接受才行,这样,老子也不跟你玩儿那些弯弯道道的,给你两个选择好了,你主动下聘和萱萱定亲,这个是为了给唐家加个保险,和穆家结亲之后,高家想吞并唐家也得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格!”

    “第二个选择,只要你能胜过老夫,唐家只嫁女便可以!”

    “有第三条么?”

    唐楚阳翻着白眼,让他这个两仪境的小修士挑战**境的大天位修士?这两个选择有什么本质区别么?

    “有!”

    出乎唐楚阳预料的是,穆元明竟然点了点头,随后在唐楚阳充满期待的目光中不客气地道:

    “第三个选择是老子打到你服为止!”

    “……”

    唐楚阳无言以对,穆老爷子不愧是军人出身,这法子简单,直接,粗暴,而且无耻。

    “打就打!怕你啊!”

    唐楚阳最终还是决定反抗一下,既然六姑和八姑这么信任穆元明,他不认为两个姑姑都是傻子。尤其是六姑唐云倩,其聪慧可不下于二姑唐云婷和四姑唐云娜。

    穆元明所做一切,就目前来看几乎都是在为唐家着想。尽管让唐楚阳娶穆萱属于强迫,但往大了想,显然是为了保护唐家,既然穆老爷子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唐楚阳觉得有必要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真正实力。

    “嘿!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成!老夫就代四哥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尊老的小崽子!”

    穆元明嘴上说得不客气,心里还是蛮惊讶的,这小子以前可不是这副样子啊。看来是真的变了不少。

    从这件豪华的客厅穿到后面,就是一座面积不小的演武场,穆元明身为军人。家里什么都可以却,就是不会少了演武的场所。

    演武场的面积极大,唐楚阳目测了一下,估摸着少说也有三里方圆。相比于将军府几千亩大小的占地都不算小了。这说明穆老爷子是个极好战斗之人。

    到了演武场之后,穆元明和唐楚阳两人分开十丈距离站好,开打之前,穆老爷子特意大大咧咧地道:

    “别说老子欺负你,老子让你先召唤出守护神,并且让你十息时间,如果十息内你能胜过我的话,这场比试便算你胜了!”

    在穆元明看来。唐楚阳满打满算才两仪境而已,二阶仙兵级的守护神。穆元明甚至只凭肉身就能轻易将之打到崩溃,修士本身的修为越高,躯体强化程度就越可怕。

    到了穆老爷子这个境界,其本命神印已经完全构建成人型,本体实力比之三四阶的守护神也不差多少了,他有充足的信心能将唐楚阳的守护神给打爆。

    “这可是你说的!”

    唐楚阳闻言,直接以言语拿捏穆元明,早在决定和穆元明动手的时候,唐楚阳就没打算使用御龙天兵,他统共才契约两个守护神而已,不用御龙天兵的话,就只能使用另外一个了。

    可惜镇元子强是强,但召唤的代价非常大不说,凝聚守护神真身所需时间也极长,毕竟没有足够多的天地元气,如何构建更加强大的守护神真身?

    “哈哈,小崽子,别拿那些没用的话挤兑老子,老子说让你,必然是会让你的,一言九鼎这是军人本质!”

    看穆老爷子说的信誓旦旦,一旁跟过来观战的唐云婷和唐云娇张嘴就像说什么,穆元明不知道唐楚阳的秘密,她们两个可是知道的,老爷子是个好面子的人,被侄儿算计的话怕是开心不起来的。

    “六姑,八姑!观战不语真君子!”

    唐楚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两个姑姑继续爆他的底儿,唐云倩和唐云娇的表现,让唐楚阳更加确定,这穆老爷子和唐家的关系怕是真的很不简单,不然生性谨慎冷静的六姑,不可能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提醒穆元明。

    穆元明也好奇转头看向唐云倩和唐云娇,见两个小丫头欲言又止,禁不住心里突突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这两个小丫头是非常清楚的,而唐楚阳的实力也就是两仪境罢了。

    这种情况下,两个小丫头还想要提醒自己,难道对面那个小崽子有什么大杀招不成?就算有什么大招,无非就是个二阶守护神而已,穆元明自认,他若全力防御的话,别说二阶守护神,就是三阶守护神都别想伤了他!

    带着一脑袋的疑惑,穆元明转头看向了对面的唐楚阳,心说,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崽子,能够玩儿什么惊人把戏。

    “老爷子,我要召唤守护神了啊?”

    唐楚阳尽量平抑心中的奸计得逞的得意,好心地提醒了穆元明一句,他可没打算给穆元明还手的机会,先拿话稳住他,等守护神出来,穆老爷子想反抗都难。

    “少废话!罗里吧嗦的!”

    穆元明大大咧咧地呵斥了一声,心下越发的感觉到不对劲了,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位强大的大天位修士?怎么看着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

    唐楚阳不说话了,点了点头,双手十指快速变化掐了凝神诀,嘴唇微张,唤神咒也紧跟着念了出来,凝神诀和唤神咒都是用来加速和加量凝聚守护神真身的,如果是召唤玉龙天兵。唐楚阳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但镇元子不同,这位大能太强了。

    呼!

    唐楚阳口中唤神咒才出。偌大的演武场瞬息间烈风四起,元气狂飙,遥远不可知的天际,陡然出现一个无可辩知大小的青色漩涡。

    青色漩涡出现的瞬间,便有一道之境三丈以上的青色光柱直射而下,瞬息将唐楚阳身前十丈范围的空间给笼罩起来。

    唰!

    略显晶莹透明的青色光柱里,自底下缓缓飘起一本土黄色的奇异古籍。这古籍足有一丈方圆,周身散发着厚重无比的无匹气势,给人一种掌天握地的荒谬错觉。

    巨大的土黄色古籍正面。有两个极为古老的奇特符文,符文是文字的一种,这是传承与荒古时期的象形字,这两个似乎蕴含了天道法则的古老符文。正是‘地书’二字!

    地书一出。一股天威浩瀚,莫可匹敌的威压陡然偌大的演武场陡然飙射开来,原本躲在演武场边上的唐云倩和唐云娇两女,毫不犹豫地召唤出守护神,扭头就跑!

    被唐楚阳折腾了那么多次,她们要是还不长记性的话,那就真的笨到没治了。

    场中穆元明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尤其是在看到四相境的唐云倩和唐云娇。竟然如临大敌的召唤了守护神,并且转身就跑的时候。穆元明直接目瞪口呆。

    “有这么可怕么?”

    穆元明转头看看对面突然多出来的通天光柱,以及那本足有一丈方圆的顾忌,‘咕咚’一声,穆元明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鬓角出丝丝冷汗溢出。

    随着那股子铺天盖地的可怖威压扑面而来,穆元明已经在后悔刚才的自大了,气势太强大了,这还只是凝聚守护神真身之前的灵压而已,等守护神彻底凝成,那得恐怖到什么地步?

    嗖嗖嗖!

    青色光柱剧烈旋转,直接在演武场里拉出了一道恐怖的飓风,远处的假山,小桥,竟然都被这恐怖的飙风吸扯的要飞过来一样,大约三息之后,青色光柱完全消失,化作一件数十丈方圆的巨大青色道袍。

    青色道袍空荡荡地漂浮在空中,自道袍的空袖,和空当的下摆之内,一双腿脚和一双手臂开始逐渐凝聚出来,这时候抬头仰望的穆老爷子已经被吓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十丈,二十丈,五十丈,真身体态六十九丈?!这他妈是仙王才有的雄躯吧?!!”

    穆元明低头看向对面的唐楚阳,一双老眼里射出无可置信的惊骇光芒,这小子的守护神是仙王级的?!他明明才两仪境的修为而已,怎么可能召唤出仙王级的守护神?不合理啊!!

    大约三十息之后,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叠鬓边的镇元子真身凝聚成型,犹若实体的可怖神威铺天盖而出,那一瞬间的恐怖威能,差点儿直接让穆元明给扫飞出去。

    “玄灵八方!开!!”

    穆老爷子满头冷汗,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几乎想都没想就把他能够施展的最强防御法术给施展出来,镇元子的气势太可怕了,单单凭借神威附带的灵压,就压得他这个大天位修士差点儿内伤!

    “老爷子,咱还要打么?您老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啊……”

    六十多丈高的守护神背后,唐楚阳的声音飘飘忽忽地传了过来,穆元明闻言,差点儿郁闷的吐血。

    他现在终于明白唐云倩那两个丫头为什么转身就跑了,以他现在承受的恐怖灵压而言,就算是天将级的守护神,怕是也要直接被压迫崩溃了。

    穆元明心底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他无比憋屈地看了看身前几十丈高的恐怖守护神,郁闷地瞪了眼躲在守护神背后的唐楚阳,悲愤无比地吼道:

    “小崽子,你阴我!老子不玩儿了!!”

    说罢,几乎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直接挂着八个巨大的元气盾牌,几下就跑没了踪影,没法子,不跑不行,身上的防御法术都快被镇元子的恐怖气势搞崩溃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