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身体放松之后的青羽鸡妖,抖了抖翅膀飞了过来,在贾可道面前低下了头。

    贾可道上前看了看那根青色羽毛,伸手轻轻一拂,青羽鸡妖本能的缩了缩头,全身羽毛再度炸起,不过转眼之后便收敛了起来。

    不过那根青羽四周却是微风环绕。

    贾可道点了点,没错,与自己猜测的没有差别,这根青色羽毛上带着一丝洪荒气息。

    贾可道断定了这青羽鸡妖已开始返祖,而这青色羽毛便是证据。

    当然青羽鸡妖这返祖的血脉到底是上古什么异兽,贾可道暂时还看不出来。

    不过对于贾可道而言,那根青羽已是价值连城。

    如果不是拔了这根青羽会让青羽鸡妖中断返祖的可能,贾可道还真想将其拔掉。

    要知道,像这样带着一丝洪荒气息的羽毛,足以拿来制作一件上品的灵器了,嗯,虽说现在贾可道还没有制作的办法,但放在那里也是好的。

    嗯,有人应该知道一点情况,贾可道随即便将土地公招了过来。

    土地公应该是在生成露水滋润嫩苗,此时过来,带着一身露水。

    见到贾可道,土地公行了一礼:“见过上仙,不知上仙唤小老儿前来何事?”

    随着香火之力不断凝聚,闲暇时间,土地公也会看看贾可道带过来放在神庙之中的经文,现在倒是显得越发老成了。

    “嗯,这鸡妖,你可知其血脉来历?”

    虽说这土地公最初只是异界残魂凝聚而成的灰巾力士,但在册封白敕之后,就成地祗,自成神道。

    这神道里面的奥秘绝不下仙道。甚至于在一些地方还要超出仙道。

    譬如博闻广见一说,修道之人须得自行摸索,吸收知识。而地祗在自己辖地之内,只需望上一眼。就能够得知很多事情。

    很显然,这土地公早就知道鸡妖的事情了,因而呵呵一笑,抖了抖那两条长长的白色眉毛,笑道:“禀报上仙,这鸡妖原本乃是普通家鸡,在化妖之后便开始觉醒返祖,其体内共有七种洪荒禽鸟血脉。最终觉醒的就是青鸾。”

    青鸾?

    当土地公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可道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段记忆来。

    《大荒西经》里有云:有五彩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山海经》:女床之山,有鸟,其状如瞿而五彩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定。

    《说文》里有云:鸾,神灵之精也赤色五彩,鸡形。鸣中五音。

    这鸾鸟又称玄鸟,青鸟,因而其形如鸡。身有五彩,就是五种颜色的羽毛,青色为多,因而又被称为青鸾。

    据传,这青鸾乃是昆仑山,男仙之首东王公,女仙之首西王母的使者。

    民间则视青鸾为春神使者。

    而华夏古时亦有五凤之说。

    这青鸾便是五种凤凰里的一种。

    当然,也有说着青鸾仅仅只是凤凰后裔一说。

    但不管怎么说,青鸾算是凤凰族群里的一员。是无可厚非的。

    贾可道看向青羽鸡妖的目光里由此倒是多了几分惊奇。

    要说妖怪原本就是以血脉而论的,其中走兽以显现麒麟血脉为最贵。水族自然以龙脉为最高,至于禽类则是以凤凰血脉最为荣耀。

    当然。能够显现这些神兽血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你的祖先里须得有一位是那种神兽,其次就是妖化之后激活血脉的选择了。

    并不是你选择激活什么血脉,就可以成功的,何况就算是成功激活了那种血脉,想要将血脉提纯,从而显现出更多的神兽特征,也是一件很艰苦的事情。

    就拿这头青羽鸡妖而言,虽说它幸运的激活了青鸾血脉,但在短时间内想要将血脉提纯到更高程度,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危险的是,在激活了这类血脉之后,青羽鸡妖的实力未必就会强大很多,反而会引来很多窥视。

    嗯,比如贾可道就想着将青羽鸡妖的那根青羽拔掉制作上品灵器。

    另外其余的妖怪遇到之后,也会想要吞了青羽鸡妖,借助对方的青鸾血脉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妖怪之间原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若是实力不够,偏偏又身怀重宝,那么等待自己的磨难可不少。

    当然,这头青羽鸡妖是幸运的。

    且不提贾可道打消了拔掉那根青羽的念头,光是土地公的庇护就能够给它挡掉很多灾难了。

    剩下的就看它自己的努力和机遇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古时华夏,那些妖怪激活血脉时,多数都是选取了自身血脉里较为平庸的血脉。

    毕竟平庸的血脉也有其好处,相对于神兽级别的血脉而言,平庸血脉在短时间内能够快速提升妖怪的实力,但像这类妖怪,在初期的快速提升实力之后,修炼起来就慢了。

    贾可道脑海里想了很多,土地公见贾可道没有说话,便束手站在一旁。

    良久之后,贾可道回过神来,看着这鸡群不由得笑了,自己倒是忘记了,在道行跃升到炼精化气上层之后,自己在炼制道兵上面又多了两道符箓。

    分别是鬼武幻隐符,霸力熊罴符。

    这里面的鬼武幻隐符与霸力熊罴符都是没有材料绘制,不过之前的狂风虎贲符在贾可道道行高出绘制要求之后却是可以直接用次等材料代替来绘制的。

    光看着狂风虎贲符的名字,或许就会以为只是走兽专用,但实际上,这仅仅只是炼制道兵的手段,对于妖怪种类并无要求。

    当然,若是要组成战阵的话,妖怪种类统一的战争要比混乱的战阵强上很多。

    毕竟妖怪也是有天性的,若是让一群猫妖与鼠妖混编在一起的话,别说齐手抗敌了,不自己打起来就算是老君保佑了。

    待到这些鸡妖尽数化妖之后,倒是可以用那狂风虎贲符制作一批妖怪道兵来用用了。

    贾可道随后让土地公去忙碌自己的事情,毕竟现在土地公需要管理的地盘有两块,一块是青木山谷,一块是希望小镇,这两边光是田土加在一起就超过了两万多亩。(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是故人    ps:第二更奉上,继续码字去……

    求月票!!!

    “唐家的人被穆元明接到将军府了!”

    高海雄黑着脸,尽管被穆元明及时救下,但他心里一点都不感激,唐家如今已经被高家视为囊中之物,穆元明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人接到将军府,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要保护唐家的态度!

    “大哥莫急,你不是已经说服了四叔么?四叔身份尊贵,乃是摩云宗的三长老,他只要动心了,必然会说服其他长老对唐家动手,可惜古家不知打的什么主意,竟突然要维护唐家。”

    高海富一边开口劝解大哥,一边皱眉心思,古家突然出手干涉就已经让高家为难,现在穆元明又摆明车马地要护着唐家,这对想要吞并唐家的高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这种事不能急,身为高家家主的高海富经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他知道这世上不会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高家和唐家的事情如今整个流云城有点势力的都知道了。

    穆元明显然不可能不知道,他既然敢无视摩云宗,明目张胆地和唐家如此亲近,负担得罪高家和摩云宗的风险,必然是对唐家有所谋求。

    若是唐家无法满足穆元明所需,而高家和摩云宗又继续施压的话,高海富相信穆元明会毫不犹豫地放弃保护唐家,敢无视高家的势力很多,但敢于漠视摩云宗存在的。整个天威王朝都没有几个。

    “有个古家就足够咱们头疼了,现在又多了个穆元明,接下来咱们根本没法子和唐家动手了!”

    高海雄恨恨地拍了下身边的桌子。站起来在大厅里来回走动,他这次是应弟弟高海富的请求,特地带人到哀嚎岗堵截唐家前往帝都这批人的。

    之前唐云娇和唐云倩前往帝都的速度太快,高家根本无法拦截,回来的时候也只有两个人,东躲**的让高家也无法抓住她们,但这次唐楚阳带着一百多人前往帝都。

    高家早早就收到了消息。不但流云城安排了大量人手,就连只能白天通行的哀嚎岗高家也没放过,高海富特地请了在摩云宗带人外门长老的哥哥回来协助。

    从关外进入中原地区的通道。十万里之内只有哀嚎岗,流云城和落日山脉,而途径落日山脉的话,必须经过中心区域。高海雄相信唐家绝对没有通过落日山脉中心区域的实力。

    所以他就将剩下的两条通道全部派人守了起来。原本该是毫无意外的拦截计划,不但因为唐楚阳的突然爆发给毁掉,后面竟然连流云城势力最强的穆元明都给牵扯了出来。

    “唐家到底是个拥有数百年底蕴的家族,之所以一直未曾晋级中等家族,也是因为近几十年唐家的男人不断出事,穆元明和唐家有些关系,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关系而已……”

    高海富的眉头拧起来之后。就再没有舒展起来,他仔细想想才突然发现。似乎从吞并唐家的计划开始执行,一直到目前为止就没有顺利过。

    原本只是负责挑衅的子侄虽然完成了任务,但人也被唐家那个小纨绔给干掉了,原本打算强攻唐家牧场的时候,才发现唐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实力暴增。

    各种各样的唤神图,灵符,甚至于灵药都像大白菜似的,连家将都敢随便乱用。

    “还是太草率了啊……”

    高海富心里隐约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叹口气,将这种不详甩出脑海,心里暗暗安慰自己,唐家就算再强,终归也不过是几个孤女寡母,和一帮穷得快要卖祖产的家将而已。

    高家本身就是中等家族里最顶尖存在不说,背后还有摩云宗这个天威王朝数得着的大靠山,无论如何,摩云宗也不会看着高家被人灭掉,只要高家本身不会有危险,他就可以放心地去谋划唐家。

    “大哥,我看这事儿还是先放放吧,等到了年初,潮汐山的百族试炼就要开始,这次咱们好不容易从慕云宗那里求到一个名额,还是好好安排一下枫儿参加试炼的事情吧。”

    “可是景儿的事情怎么算?他就这么平白地被唐家杀掉,咱们高家没有点反应,岂不是要被其他家族耻笑?将来还有谁会把高家当回事儿?!”

    高海雄虽然常年留在摩云宗,但高家才是他的底气,摩云宗外门长老这个职务,还是弟弟高海富利用高家的资源给运作出来的,孰轻孰重他分得再清楚不过。

    “大哥!就算咱们真的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人敢真的看不起高家,只要摩云宗不倒,就永远不会有人小看高家,你只要清楚一点就好,整个摩云宗所有高层,他们都姓高!”

    说出这话的时候,高海富被打击了的自信心瞬间恢复,摩云宗才是高家的脊梁骨,只要摩云宗不倒,哪怕高家做出了再怎么愚蠢的事情,也没有人敢公然嘲笑!

    “对!咱们还有摩云宗,穆元明算个什么东西,等四叔说服了其他长老,摩云宗出手,量他也不敢随便干涉摩云宗的事!”

    尽管心里不甘,但高海雄非常认同弟弟的话,愤恨的挥舞着手臂发泄了一通后,转而问高海富,道:

    “三弟,你是怎么个想法?和二哥说说,如今不但古家护着唐家,连穆元明这厮也跳出来蹦跶,咱们现在出手,恐怕麻烦不会小了,难道就这么放任唐家逍遥下去?”

    “当然不会!过了年初的百族试炼,六月就是天降神塔的‘神降日’,那时候别说是古家,就连皇族都要为争抢神塔而全力以赴,咱们到时再收拾唐家,绝对不会再有人干涉!”

    “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好主意,还是三弟你聪慧!”

    “二哥过奖了,都是为高家谋划,您对高家的贡献可不比我少……”

    高海富和高海雄在高家商谈怎么吞并唐家的时候,将军府里的某个豪华客厅里,穆元明也在和唐楚阳探讨怎么唐家的麻烦。

    就像高海雄说的那样,穆元明可以不顾及流云城的高家,但他不可能无视在整个天威王朝都数得着的摩云宗,几年前穆元明因为飞鱼族入侵的事情给调离了流云城。

    他也不过是最近才重新回到流云城而已,因此,虽然对高家和唐家的冲突略有耳闻,但却并不清楚其中经过,唐楚阳作为当时唯一的当事人,自然是最适合解释当时情况的人。

    唐楚阳不清楚穆元明和唐家的具体关系,他的描述自然就变成了丑化高家,美化唐家,以他几十年练摊培养出来的铜牙铁齿,穆元明听到的故事版本可想而知。

    “这么说来,高家所作所为可谓预谋良久,但最终却被你这小子占住了义理?”

    穆元明身为军人,看问题从来都是直中核心,家族之间起冲突这种事情,在整个五行大陆都不叫个事儿,要是所有家族都能和睦共处的话,各大王朝的皇族反而该担心了。

    “这是当然!高家不但悍然入侵唐家牧场,事后非但没有悔改之意,反而变本加厉,恃强凌弱,咱们唐家虽然全都是些孤女寡母,但也不能就这么任人欺凌,这次前往帝都,便是要请古家主持公道的!”

    唐楚阳义愤填膺,一副弱势小民积怨难平的委屈模样,酝酿了一番情绪之后,连他自己也被自己被感动了,演的实在太好了。

    “行了!知道你小子还防着老子呢,我和你爷爷乃是结义兄弟,等你姑姑来了之后,你问问就知道了,老子活了一百多年,经历的场面比你吃的饭都多,想糊弄我,你还嫩了点!”

    穆元明有些看不下去了,唐楚阳的演技确实不错,但以穆元明的印象而言,这小崽子应该是个没心没肺的小纨绔才对,此时见他突然变得这么奸猾狡诈,穆元明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呃,老爷子真是目光如炬,不愧是名扬关内外的铁海将军,不过小子说的句句属实,绝不敢有任何欺瞒!”

    被人当面拆穿了演技,任凭唐楚阳脸皮够厚,也禁不住有些讪讪,难道演得有些过头了?

    “行了,我知道经过就好,高家既然这么做,显然打唐家的注意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子才离开流云城几年时间,没想到就有人敢这么欺辱四哥的家人,回头我在收拾一下他们!”

    穆元明说着话的时候,虎目中凶光四射,唐楚阳甚至还从中看待了丝丝愧疚,这表情虽然一闪而逝,但唐楚阳对自己看人的眼光极为自信,穆元明这表情绝不是作假。

    “拜把子兄弟?这信息量有些大啊……”

    唐楚阳突然发现他对唐家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似乎除开家族内部的事情之外,对于家族在外面的关系却半点儿都不了解。

    先是一个古老爷子,现在又是穆元明,将来会是谁呢?唐楚阳开始好奇唐家那位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个很四海的豪爽之人。

    “说说那张灵符的事情吧,单凭一张灵符就能把一尊鬼王打得落荒而逃,乃是老子平生仅见,我很好奇,你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

    “这个……”

    唐楚阳犹豫了起来,拜把子兄弟什么的,只是穆元明的一家之言而已,在没有经过唐云倩两人确定之前,唐楚阳可不想随便暴露自己的底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