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种群数量的高速膨胀,使得鸡群里诞生的鸡妖也多出了不少。

    贾可道进入鸡场外围的时候就发现了,负责给鸡群投食,捡蛋的几个农夫都穿上了几层皮甲。

    如果不穿着皮甲就进去的话,那么出来的时候,恐怕就只能直接进坟墓了。

    贾可道目光从鸡场里扫过,顿时在鸡群里引起一片骚动。

    没法,贾可道现在勉强称得上道行深厚的修道之士了,道士嘛,自古以来就是斩妖除魔的急先锋,其目光给予那些鸡妖的感觉就好似遇上了天敌,如此一来,引发骚动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这骚动一起,贾可道寻找那些鸡妖倒是方便了。

    嗯?那头全身火红,尾巴黑色的大公鸡四周黑雾缭绕,应该是一头尚未完全化妖的鸡妖。

    那边,那头企图钻入木屋里躲藏的黄色毛茸茸小鸡居然也是一头鸡妖?

    对了,那头花斑母鸡也是一头鸡妖,并且围在它身边的小鸡里也有两头鸡妖。

    这么一圈看下来,贾可道发现的鸡妖就超过三十头,嗯,当然都是尚未完全化妖的鸡妖。

    如果没人帮助的话,这些鸡妖或许能够活上三十多年,运气好的一两只鸡妖或许能够完全化妖,将寿命延长到上百岁去。

    没法,即便是在灵气充裕的异界,能够完全化妖的妖怪,也不可能太多。

    原因很简单,不管是家禽家畜还是野兽,但体内产生妖气之后,基本上就只能按照身体本能来修炼,与人类修道者相比,那简直就太落后了。

    任何一个人类修道者。都是有师父的,有传承的,至今为止。贾可道尚未听说有哪个修道者是自己摸索修道成功的。

    如此一来,这妖物里面能够完全成功化妖的几率就会变得很低。

    当然。这养殖场里的鸡妖,算得上贾可道的财产,自然不会这样放任不管。

    就在贾可道低头沉思应该如何训导这些鸡妖的时候,鸡群的混乱进一步扩大了。

    家鸡原本就是一种极度敏感胆小的动物,极易受到惊吓,并且有着高度的从众心理。

    这个有不少案例的,譬如天还没亮,当一只公鸡时间错乱开始打鸣之后。其余的公鸡也会跟着打鸣。

    还有,据说某个偷鸡贼夜入养鸡场,结果不小心将鸡群惊动,最后盘点,养鸡场在鸡群的混乱暴动中有一百多只鸡被踩死。

    何况鸡群里的鸡妖基本上算是鸡群里的统治者了,统治者一混乱,那些作为普通臣民的鸡跟着混乱也就不奇怪了。

    贾可道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此时作为鸡群的最高统治者,一头全身长着火红羽毛,犹如小牛犊的公鸡从养鸡场外飞来。落在鸡场里就是一声长鸣。

    随着这一声长鸣,混乱的鸡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一头头鸡。不管是公鸡还是母鸡,或者小鸡,都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好似迎接皇帝一样恭迎着这头大公鸡。

    这一幕,让沉思之中的贾可道回过神来,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向那头大公鸡。

    这一看之下,贾可道倒是记起来了。

    这就是那头跟着土地公修行的鸡妖。

    相对于最初来到异界的时候,这头鸡妖已经是变了不少模样。

    体型变得犹如小牛犊就不用多说了,这是完全化妖之后。妖怪普遍出现的现象,其本体会迅速突破原本物种的限制。长得更强壮,更高大。

    其次。其羽毛尽数变成了火红色,在其鸡冠后面还长出了一根青色的羽毛。

    这根羽毛倒是引起了贾可道的注意。

    贾可道曾经在全国道教论坛网上看到过一个理论。

    作者是某个道观的知客,知客玩理论算是有点不务正业了。

    不过贾可道倒是觉得这位知客的理论比较有趣。

    这位知客在自己的理论里说,普通生物变成妖怪实际上就是一种高速的进化过程,而在进化为妖怪之后,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不同于原本物种的特征。

    而这些特征则是妖怪不断提纯血脉的征兆。

    嗯,他在这里所说的提纯血脉,实际上就是一种返祖现象。

    妖怪通过提纯血脉,来达到获得某个强大祖先实力的目的。

    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当然,这样混杂了科学,玄幻的理论,在那个论坛里,除了贾可道给了三十二个点赞之外,其余的道友都嗤之以鼻,直斥歪魔邪道。

    贾可道认为这个理论或许有些错误,但里面也有一些东西应该是对的,只不过现在的地球基本上不可能再出现妖怪了,因而知客的理论也没法得到验证,算是空中楼阁那种了。

    但现在,那位知客的理论似乎有了实物证据。

    贾可道能够清晰看到那鸡妖鸡冠后面青色羽毛上凝聚着一团高度浓缩的灵光。

    这也就意味着,那根青色羽毛至少是一件法器了,假以时日化为一件灵器也不是不可能。

    而这鸡妖身上的羽毛能够化为法器的话,也就意味着这头鸡妖可能出现了返祖现象。

    青羽鸡妖此时扑到了一头引发混乱的鸡妖身上,一顿鸡爪之后,那头鸡妖不住惨叫,身上羽毛不断掉落,但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教训了几头鸡妖之后,青羽鸡妖得意的叫了几声,展开翅膀就准备离开。

    作为土地公最为得力的属下,青羽鸡妖可没有太多时间在这些蠢货身上浪费。

    不过就在这时,贾可道出声了:“过来。”

    听得贾可道出声,那青羽鸡妖不由得浑身一抖,全身羽毛顿时耸立了起来。

    青羽鸡妖因为最早化妖,又跟在土地公身边修行,其实力远超其它鸡妖,但与贾可道这样炼精化气的修道高人相比,就要差上很多了。

    青羽鸡妖之前压根没有发现贾可道的存在,现在突然之间发现一个强大的存在就在自己不远处,这份惊吓没让它立马逃走,已经算是土地公教导有方了。

    不过转头一看,发现是贾可道,那青羽鸡妖全身羽毛顿时便松软了下来。

    贾可道,它是认识的,最初刚刚化妖的时候,青羽鸡妖可是被贾可道直接给定住了,因而在心理上还留有一些阴影,另外土地公都要听从贾可道之令,自己作为土地公的属下,就更不用多提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章 穆萱    ps:感谢‘圣阶肥宅’的章节宣传!小猪拜谢您的支持!感谢诸位书友投出的宝贵月票,小猪叩谢了……

    先吃饭去了,诸位先看着,小猪垫垫肚子,马上回来码字。

    对了,还有木有月票了?

    分割线

    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凤眉细而长,一双美眸如星辰似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娇羞又似火热。

    嫩滑的雪白肤色奇美,莹润仿似透明,体态修长,着装脱俗,妩媚中又带着几分不可忽视的清雅,这种美,需要集天上地下最美丽的词汇,才能勉强将其形容出来。

    “可惜了……”

    唐楚阳发呆,不是因为对方的美,而是因为对方的命,这年龄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算是他到了五行大陆以来,遇到的第二个命中克人的女性了。

    唐家的老太君克的是男人,这个少女正好相反,她克的是女人,如果唐楚阳的专业知识没出错的话,他敢肯定这少女的母亲必然已经过世。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少女似乎从未被人这么盯着看过,竟有些羞恼地转过了俏脸,却又不甘示弱地回望唐楚阳,语气里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唐楚阳面皮一抽,看少女面色羞怒更胜,急忙转了视线,嘴上却讲道理一样。淡淡道:

    “人为什么要长一张脸出来呢?又为什么面目各不相同呢?我看你的原因,就出现在这里了……”

    对付女性,尤其是对付年纪不大的女性。首先就要瞄准她的好奇心,十六七岁的少女是最为天真烂漫,也最好奇的年龄段,怪蜀黍之所以那么容易成功,就是因为天真少女太好奇了。

    就如同现在的这位长腿少女,尽管被唐楚阳看得有些羞恼,但依然不可抑制地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可又不想自己显得太笨,皱着好看的眉头想了想,反驳道:

    “人的面目不同。自然是因为长得向父母才会如此,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怪不得是个败家子!”

    唐楚阳嘴角一抽,如同被人闷了一棍。他想不明白。知不知道样貌长成的原因和败家子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简单两句话,就让唐楚阳知道这少女和唐家必然关系不俗,并且对他这个唐家唯一的少爷,印象很不好,甚至堪称恶劣,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唐楚阳想了想,道:

    “你见到一个陌生人。认识他之后,下次在人群里看到他。要通过什么办法再次辨认他是认识的人?”

    少女不笨,听了唐楚阳这话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一点都不配合地道:

    “当然是名字啊,我喊他名字,他必然会回应我!”

    “好吧……”唐楚阳有些郁闷,他看出这少女不配合的态度了,当下也没想,转而问道:

    “如果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不知道他的名字……”

    少女有些呆住,拧着好看的眉头,大眼睛充满灵气地转动着,拖着长音没多久,便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美目亮亮地喜道:

    “我认识他,他也必然认识我了,本小姐天生丽质,只要我占到他的面前,他肯定会认得出我!”

    “你还真不谦虚……”

    这次轮到唐楚阳傻掉,这少女诚心抬杠,游戏无法进行下去了,不过唐楚阳心里年龄甩这少女好几条街,而且又是专业神棍,岂能让少女这般轻易更杠住?

    脑中电石火光地一琢磨么,施施然开口道:

    “如果对方没记住你的长相,没记住你的名字,连你的声音,身份都不没记住,同时你又忘了对方的名字,那时候,你通过什么什么方式辨别对方是认识的人呢?”

    “本小姐貌美如花,天资超人,乃是流云城第一美女,他连这都记不住,本小姐凭什么理他?!”

    这次少女几乎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说完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似乎不认识的人都该是瞎子一样。

    “靠!”

    这下唐楚阳没言语了,这小丫头根本就无法正常沟通。

    “再说了,本小姐天生过目不忘,只要是认识的人,必然不会轻易忘掉!”

    少女觉得夸自己还不够,见唐楚阳一脸郁闷,又得意地补充了这么一句,但却因为这画蛇添足的举动,又给了唐楚阳继续说话的机会。

    “哦?这么说,你对自己的记忆力很自信了?”

    “那当然!”

    对于自己的记忆力,少女一点自信都没有,她刚才只是习惯性地自夸而已,但修士随着自身修为的提高,记忆力也会跟着大幅度的增强,她也不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会很差。

    “那考你个问题,你若答对了,我便承认你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人见人爱,天资绝世,乃是五行大陆第一美貌少女!”

    唐楚阳看出来了,这就是个自恋又有点自以为是的问题少女,向引这种小丫头上钩,顺着她的喜好可劲儿的夸,必然上钩。

    “嘻嘻,你这败家子还有那么点可取之处嘛,竟然能看出本小姐那么多有点!”

    “……”

    唐楚阳无言以对,这要自恋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坦然承受他的马匹啊。

    少女被唐楚阳夸得眉开眼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随后大刺刺地问道:

    “你说说你的问题,本小姐要你心服口服”

    “希望你一会儿还能笑得出来……”唐楚阳心里暗暗想着,稍一琢磨。便想到了他在地球上时接触到的一个比较有趣的问题。

    “你从流云城乘坐驿站马车前往帝都,车上共有六个客人,到扶风城的时候下去四个客人。上来三个客人,到京海城的时候下去两个客人,上来四个客人……”

    “嘿嘿,竟考我算数,那可是本小姐的强项,家里的账本可都是我来管的!”

    少女只听了个开头便得意地想笑,但为免唐楚阳看出来。辛苦地绷着俏脸,强忍着不露出喜意。

    唐楚阳早就留意到少女的表情变化,察言观色都被他练成了本能。如果他连少女的表情变化都看不出来,也不敢到人来人往的路边摆摊了,摇摇头,不以为意地接着道:

    “到达凌海城的时候。下午五个客人。上来六个客人,达到居风城的时候,下去三个客人,上来一个客人,到达威山城的时候,下去两个客人,上来四个客人,最终达到帝都时……”

    唐楚阳说到这里。抬头望向少女,少女见状。心里暗暗得意,她已经算出马车上还有多少人了,脸上兴奋的表情迫切地表达出一个**‘问吧,问吧,快问吧,本小姐要好好打击一下你!’

    唐楚阳摇着头,颇为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完美的无知少女,叹着气问道:

    “那么请问小姐,这马车统共经过了几座城池呢?”

    “呃……”

    少女一张绝美的俏脸被憋的通红,不该这么问的啊!不是该问马车上还剩下多少人的么?这人太可恶了!

    “你赖皮!明明该问马车上该有多少人才对!这个问题不算,我们重新来一次!”

    愁眉苦思许久,少女实在记不清楚马车到底经过了几座城池,因为她被唐楚阳的问题暗示,将全副注意力都用在计算客人数量方面了。

    答不出来,少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耍赖,这才是她真正的强项!

    唐楚阳摇头拒绝了少女的不服,这个问题主要就在于暗示和诱导,一旦被人发现其中关键,再玩儿就没什么意思了,不过唐楚阳本来就不是为了难住少女,而是扰乱她的戒备心思。

    “你叫什么名字?”

    唐楚阳突然问道,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穆萱!”少女一呆,本能地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随后醒悟,愤怒道:“你,你……”

    “穆将军是你什么人?”

    “我爷爷!”少女再次本能回答了唐楚阳的问话,随后再次醒悟,恼羞成怒道:“你,你敢骗我,本小姐揍你!”

    说着话,白嫩的小手一拍手腕,手腕上的玉镯光芒一闪,一柄和她苗条躯体不成比例的巨型板斧,陡然被少女握在说中,虎虎生风,如同抡破布麻袋一样轻松抡了几圈,举着板斧就砍。

    唐楚阳当即凌乱,这武器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偌大的板斧比穆萱整个人还大,女孩子不是应该喜欢比较精致的武器么?比如长剑,绣花针,甚至绫带什么的。

    “武器偏好也是能遗传的?”

    唐楚阳想起了穆元明那柄一丈多长的超巨型板斧,难道使用斧头是穆家的传统?

    “住手!萱萱,说你多少次了,怎么总是这么不懂事?客厅也是你胡闹的地方?!”

    正在唐楚阳不知所措的时候,客厅外穆元明有些恼怒的声音传了进来,随着呵斥声一身便衣的穆元明走进了大厅。

    “爷爷,我,我就是吓唬一下这个败家子……”

    唐楚阳闻言,面皮禁不住又是一抽,自己前任到底得多败家才能让人印象深刻到这种地步啊,都这关头了,穆萱张口闭口的满嘴都是‘败家子’。

    “不过是传言而已,你看这小子哪里像个败家子了?你又是从哪个管不住嘴的下人那里听到的闲言碎语?看来,我得给你换一批丫鬟了!”

    “不要!爷爷,萱萱错了……”

    一听爷爷又要将她的贴身丫鬟换掉,穆萱绝美的小脸顿时一变,她那几个贴身丫鬟可都是一起长大的姐妹,穆萱可不想她们被老爹赶出去。

    “败家子,你等着,今日之仇,本小姐一定会报的!”

    穆萱突然冲一边发呆的唐楚阳说了一句,在爷爷再次恼羞成怒之前,一溜烟提着巨大的板斧就跑出了大厅!

    “这个臭丫头!”

    反应过来的穆元明,呵斥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