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圣阶肥宅’的章节宣传!小猪拜谢您的支持!感谢诸位书友投出的宝贵月票,小猪叩谢了……

    先吃饭去了,诸位先看着,小猪垫垫肚子,马上回来码字。

    对了,还有木有月票了?

    分割线

    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凤眉细而长,一双美眸如星辰似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娇羞又似火热。

    嫩滑的雪白肤色奇美,莹润仿似透明,体态修长,着装脱俗,妩媚中又带着几分不可忽视的清雅,这种美,需要集天上地下最美丽的词汇,才能勉强将其形容出来。

    “可惜了……”

    唐楚阳发呆,不是因为对方的美,而是因为对方的命,这年龄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算是他到了五行大陆以来,遇到的第二个命中克人的女性了。

    唐家的老太君克的是男人,这个少女正好相反,她克的是女人,如果唐楚阳的专业知识没出错的话,他敢肯定这少女的母亲必然已经过世。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少女似乎从未被人这么盯着看过,竟有些羞恼地转过了俏脸,却又不甘示弱地回望唐楚阳,语气里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唐楚阳面皮一抽,看少女面色羞怒更胜,急忙转了视线,嘴上却讲道理一样。淡淡道:

    “人为什么要长一张脸出来呢?又为什么面目各不相同呢?我看你的原因,就出现在这里了……”

    对付女性,尤其是对付年纪不大的女性。首先就要瞄准她的好奇心,十六七岁的少女是最为天真烂漫,也最好奇的年龄段,怪蜀黍之所以那么容易成功,就是因为天真少女太好奇了。

    就如同现在的这位长腿少女,尽管被唐楚阳看得有些羞恼,但依然不可抑制地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可又不想自己显得太笨,皱着好看的眉头想了想,反驳道:

    “人的面目不同。自然是因为长得向父母才会如此,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怪不得是个败家子!”

    唐楚阳嘴角一抽,如同被人闷了一棍。他想不明白。知不知道样貌长成的原因和败家子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简单两句话,就让唐楚阳知道这少女和唐家必然关系不俗,并且对他这个唐家唯一的少爷,印象很不好,甚至堪称恶劣,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唐楚阳想了想,道:

    “你见到一个陌生人。认识他之后,下次在人群里看到他。要通过什么办法再次辨认他是认识的人?”

    少女不笨,听了唐楚阳这话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一点都不配合地道:

    “当然是名字啊,我喊他名字,他必然会回应我!”

    “好吧……”唐楚阳有些郁闷,他看出这少女不配合的态度了,当下也没想,转而问道:

    “如果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不知道他的名字……”

    少女有些呆住,拧着好看的眉头,大眼睛充满灵气地转动着,拖着长音没多久,便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美目亮亮地喜道:

    “我认识他,他也必然认识我了,本小姐天生丽质,只要我占到他的面前,他肯定会认得出我!”

    “你还真不谦虚……”

    这次轮到唐楚阳傻掉,这少女诚心抬杠,游戏无法进行下去了,不过唐楚阳心里年龄甩这少女好几条街,而且又是专业神棍,岂能让少女这般轻易更杠住?

    脑中电石火光地一琢磨么,施施然开口道:

    “如果对方没记住你的长相,没记住你的名字,连你的声音,身份都不没记住,同时你又忘了对方的名字,那时候,你通过什么什么方式辨别对方是认识的人呢?”

    “本小姐貌美如花,天资超人,乃是流云城第一美女,他连这都记不住,本小姐凭什么理他?!”

    这次少女几乎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说完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似乎不认识的人都该是瞎子一样。

    “靠!”

    这下唐楚阳没言语了,这小丫头根本就无法正常沟通。

    “再说了,本小姐天生过目不忘,只要是认识的人,必然不会轻易忘掉!”

    少女觉得夸自己还不够,见唐楚阳一脸郁闷,又得意地补充了这么一句,但却因为这画蛇添足的举动,又给了唐楚阳继续说话的机会。

    “哦?这么说,你对自己的记忆力很自信了?”

    “那当然!”

    对于自己的记忆力,少女一点自信都没有,她刚才只是习惯性地自夸而已,但修士随着自身修为的提高,记忆力也会跟着大幅度的增强,她也不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会很差。

    “那考你个问题,你若答对了,我便承认你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人见人爱,天资绝世,乃是五行大陆第一美貌少女!”

    唐楚阳看出来了,这就是个自恋又有点自以为是的问题少女,向引这种小丫头上钩,顺着她的喜好可劲儿的夸,必然上钩。

    “嘻嘻,你这败家子还有那么点可取之处嘛,竟然能看出本小姐那么多有点!”

    “……”

    唐楚阳无言以对,这要自恋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坦然承受他的马匹啊。

    少女被唐楚阳夸得眉开眼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随后大刺刺地问道:

    “你说说你的问题,本小姐要你心服口服”

    “希望你一会儿还能笑得出来……”唐楚阳心里暗暗想着,稍一琢磨。便想到了他在地球上时接触到的一个比较有趣的问题。

    “你从流云城乘坐驿站马车前往帝都,车上共有六个客人,到扶风城的时候下去四个客人。上来三个客人,到京海城的时候下去两个客人,上来四个客人……”

    “嘿嘿,竟考我算数,那可是本小姐的强项,家里的账本可都是我来管的!”

    少女只听了个开头便得意地想笑,但为免唐楚阳看出来。辛苦地绷着俏脸,强忍着不露出喜意。

    唐楚阳早就留意到少女的表情变化,察言观色都被他练成了本能。如果他连少女的表情变化都看不出来,也不敢到人来人往的路边摆摊了,摇摇头,不以为意地接着道:

    “到达凌海城的时候。下午五个客人。上来六个客人,达到居风城的时候,下去三个客人,上来一个客人,到达威山城的时候,下去两个客人,上来四个客人,最终达到帝都时……”

    唐楚阳说到这里。抬头望向少女,少女见状。心里暗暗得意,她已经算出马车上还有多少人了,脸上兴奋的表情迫切地表达出一个**‘问吧,问吧,快问吧,本小姐要好好打击一下你!’

    唐楚阳摇着头,颇为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完美的无知少女,叹着气问道:

    “那么请问小姐,这马车统共经过了几座城池呢?”

    “呃……”

    少女一张绝美的俏脸被憋的通红,不该这么问的啊!不是该问马车上还剩下多少人的么?这人太可恶了!

    “你赖皮!明明该问马车上该有多少人才对!这个问题不算,我们重新来一次!”

    愁眉苦思许久,少女实在记不清楚马车到底经过了几座城池,因为她被唐楚阳的问题暗示,将全副注意力都用在计算客人数量方面了。

    答不出来,少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耍赖,这才是她真正的强项!

    唐楚阳摇头拒绝了少女的不服,这个问题主要就在于暗示和诱导,一旦被人发现其中关键,再玩儿就没什么意思了,不过唐楚阳本来就不是为了难住少女,而是扰乱她的戒备心思。

    “你叫什么名字?”

    唐楚阳突然问道,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穆萱!”少女一呆,本能地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随后醒悟,愤怒道:“你,你……”

    “穆将军是你什么人?”

    “我爷爷!”少女再次本能回答了唐楚阳的问话,随后再次醒悟,恼羞成怒道:“你,你敢骗我,本小姐揍你!”

    说着话,白嫩的小手一拍手腕,手腕上的玉镯光芒一闪,一柄和她苗条躯体不成比例的巨型板斧,陡然被少女握在说中,虎虎生风,如同抡破布麻袋一样轻松抡了几圈,举着板斧就砍。

    唐楚阳当即凌乱,这武器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偌大的板斧比穆萱整个人还大,女孩子不是应该喜欢比较精致的武器么?比如长剑,绣花针,甚至绫带什么的。

    “武器偏好也是能遗传的?”

    唐楚阳想起了穆元明那柄一丈多长的超巨型板斧,难道使用斧头是穆家的传统?

    “住手!萱萱,说你多少次了,怎么总是这么不懂事?客厅也是你胡闹的地方?!”

    正在唐楚阳不知所措的时候,客厅外穆元明有些恼怒的声音传了进来,随着呵斥声一身便衣的穆元明走进了大厅。

    “爷爷,我,我就是吓唬一下这个败家子……”

    唐楚阳闻言,面皮禁不住又是一抽,自己前任到底得多败家才能让人印象深刻到这种地步啊,都这关头了,穆萱张口闭口的满嘴都是‘败家子’。

    “不过是传言而已,你看这小子哪里像个败家子了?你又是从哪个管不住嘴的下人那里听到的闲言碎语?看来,我得给你换一批丫鬟了!”

    “不要!爷爷,萱萱错了……”

    一听爷爷又要将她的贴身丫鬟换掉,穆萱绝美的小脸顿时一变,她那几个贴身丫鬟可都是一起长大的姐妹,穆萱可不想她们被老爹赶出去。

    “败家子,你等着,今日之仇,本小姐一定会报的!”

    穆萱突然冲一边发呆的唐楚阳说了一句,在爷爷再次恼羞成怒之前,一溜烟提着巨大的板斧就跑出了大厅!

    “这个臭丫头!”

    反应过来的穆元明,呵斥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未完待续……)

第193章、养鸡场,第一更    到现在为止,贾可道手里能够明确作用的符文或者符文组合已经有二十一个。

    让物体重量减轻,物体上升,物体下落,前进后退,乃至于柔软,坚韧,硬度等等作用。

    利用这些符文,贾可道甚至于可以制作出一个简单的傀儡人来。

    比如在傀儡人的手臂,足部分别铭刻前进后退等等之类的符文,再加上心灵联系的符文,就能够让贾可道耗费灵气对傀儡人进行操纵。

    当然,储存灵气,收集灵气的符文,贾可道尚未掌握,因而如果失去贾可道的灵气输入,这傀儡人就会停止行动,无法动弹。

    说白了,这几乎等同于一个机器人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心头倒是有些滚烫。

    如果能够制作出比较完善的傀儡人,那里面的作用就大了。

    当然,贾可道这时可没有心情和时间来研究这个。

    用一段木头,几根枯枝,贾可道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木头人出来。

    随后在木头人身上刻画了几个符文,让木头人能够做出伸手蹬腿的简单动作来,这用来试探的道具就算是完工一半了。

    另外贾可道还画了两道符箓贴在这木头人身上。

    其一是黄粱符,其二便是惑梦摄心符。

    虽说这这两道符箓未必能够对那恐怖存在产生作用,但很难说就不会产生作用,因而,贾可道倒是不介意阴对方一把。

    毕竟这能动弹的木头人丢出去,对方很有可能抓起来检查一番,到那时的话,嘿嘿。

    说实话。贾可道从进入异界后,算起来,恩怨最大的就算是这神秘恐怖存在了。

    在雄狮城逼得自己逃走算一次。在跃升炼精化气上层时又一次,现在嘛。算是第三次了。

    木头人被贾可道丢出了道德经,虽说在道德经里没法与木头人保持联系,但若是木头人受到损坏的话,贾可道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呵呵一笑,对方耐心倒是够好的。

    两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不由得有些疑神疑鬼。

    三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只手探出了道德经,将那个木头人给抓了回来。

    没有任何破损,也没有任何被接触而留下的痕迹。

    贾可道有些迟疑,将木头人检查了一遍,里面没有被留下什么东西。

    良久之后,贾可道占了一卦,没有任何危险,只是不能前往雄狮城的方向。

    这种结果让贾可道有些傻眼,恐怖存在离开了?

    虽然说这有些不太符合逻辑,但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贾可道也没有贸然行事。在道德经里足足待了三天三夜,将木头人反复丢出测试了上百次后,方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道德经。

    重新出现在雪地上的贾可道并没有在原地停留。招出一个灰巾力士后便径直朝着青木山谷方向而去,沿途所过之处遗留下来的痕迹均被灰烬力士清扫掉。

    当然,贾可道依然保持着随时进入道德经的警戒状态。

    这一路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待到进入青木山谷范围时,察觉贾可道到来的土地公很快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贾可道随即吩咐土地公将自己气息掩盖,有了土地公的掩盖,贾可道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土地公随即消失,去掩盖贾可道气息去了,而贾可道回来的消息让特伦斯与一帮道童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在贾可道离开的这两个多月时间里。青木山谷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折,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权利纷争。

    何况青木山谷在短时间内人口暴增到一千多人,虽说大部分的佣兵都被迁到了希望小镇。但这种争斗,权利纷争也是不可避免的。

    没法,这些佣兵来自于十多个佣兵团,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彼此之前的佣兵团就有矛盾,现在这种矛盾延续到了希望小镇内,并朝着青木山谷蔓延。

    还好,这种争斗暂时没有对青木山谷造成什么伤害,但也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青木山谷的运转。

    如果不是特伦斯以大游侠的强悍实力压制着佣兵内部的争斗,恐怕佣兵之间早就打出了狗脑子。

    但佣兵的数量太多了点,就算是特伦斯极力压制,也不可能将所有地方都照看到。

    就这么两个月时间,就有十多名佣兵在言语引发的暴力事件里丧生了。

    至于那些道童,能够将青木山谷里的事务给理顺就不错了,至于帮特伦斯的忙那是不太可能的。

    贾可道回到青木山谷后第一件事情就去查看药田,农田以及养殖场的情况。

    虽说现在外面依然是白雪覆盖,但农田里播下的种子却开始发芽了。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快要到来。

    在青木山谷中,由于土地公的照护,这里的种子发芽要比外面早上大半个月。

    而药田里的那些药材生长趋势不错,尤其是那些播种下去的人参,都长出了两片嫩芽,当然,长势最好的就算是葫芦苗了。

    几个负责药田的老农早已按照贾可道原来的吩咐搭好了葫芦架子,就等着葫芦苗攀沿上去了。

    尚未靠近养殖场,入耳便是一片鸡鸣鸭嘎的喧闹声,时不时也会听见一声声好似汽笛的高昂鹅叫。

    贾可道最先进入的便是鸡场,鸡场已经扩展到三万多平方米,外面有高耸的围墙防止鸡逃脱,里面还有一圈用树干扎起的栅栏。

    在鸡场中心处有着几排简陋的木屋,那是下雨下雪时给鸡群藏身的窝。

    几个月时间没有过来,这鸡场里已经是鸡满为患了。

    三千多只色泽各异的鸡在里面撒欢打闹着,举目过去,鸡场里真的是挤满了。

    除了鸡场后面那片树林里的虫子外,负责鸡场的农夫还需要准备谷物充当饲料才行,这使得青木山谷内的粮食再一次出现了危机。

    没法,那鸡场后的树林里,虫子都快要被吃光了。

    如果不是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吩咐将一部分鸡产下的蛋储备起来的话,恐怕现在鸡场里的鸡将会更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