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现在为止,贾可道手里能够明确作用的符文或者符文组合已经有二十一个。

    让物体重量减轻,物体上升,物体下落,前进后退,乃至于柔软,坚韧,硬度等等作用。

    利用这些符文,贾可道甚至于可以制作出一个简单的傀儡人来。

    比如在傀儡人的手臂,足部分别铭刻前进后退等等之类的符文,再加上心灵联系的符文,就能够让贾可道耗费灵气对傀儡人进行操纵。

    当然,储存灵气,收集灵气的符文,贾可道尚未掌握,因而如果失去贾可道的灵气输入,这傀儡人就会停止行动,无法动弹。

    说白了,这几乎等同于一个机器人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心头倒是有些滚烫。

    如果能够制作出比较完善的傀儡人,那里面的作用就大了。

    当然,贾可道这时可没有心情和时间来研究这个。

    用一段木头,几根枯枝,贾可道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木头人出来。

    随后在木头人身上刻画了几个符文,让木头人能够做出伸手蹬腿的简单动作来,这用来试探的道具就算是完工一半了。

    另外贾可道还画了两道符箓贴在这木头人身上。

    其一是黄粱符,其二便是惑梦摄心符。

    虽说这这两道符箓未必能够对那恐怖存在产生作用,但很难说就不会产生作用,因而,贾可道倒是不介意阴对方一把。

    毕竟这能动弹的木头人丢出去,对方很有可能抓起来检查一番,到那时的话,嘿嘿。

    说实话。贾可道从进入异界后,算起来,恩怨最大的就算是这神秘恐怖存在了。

    在雄狮城逼得自己逃走算一次。在跃升炼精化气上层时又一次,现在嘛。算是第三次了。

    木头人被贾可道丢出了道德经,虽说在道德经里没法与木头人保持联系,但若是木头人受到损坏的话,贾可道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呵呵一笑,对方耐心倒是够好的。

    两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不由得有些疑神疑鬼。

    三个小时过去了,贾可道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只手探出了道德经,将那个木头人给抓了回来。

    没有任何破损,也没有任何被接触而留下的痕迹。

    贾可道有些迟疑,将木头人检查了一遍,里面没有被留下什么东西。

    良久之后,贾可道占了一卦,没有任何危险,只是不能前往雄狮城的方向。

    这种结果让贾可道有些傻眼,恐怖存在离开了?

    虽然说这有些不太符合逻辑,但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贾可道也没有贸然行事。在道德经里足足待了三天三夜,将木头人反复丢出测试了上百次后,方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道德经。

    重新出现在雪地上的贾可道并没有在原地停留。招出一个灰巾力士后便径直朝着青木山谷方向而去,沿途所过之处遗留下来的痕迹均被灰烬力士清扫掉。

    当然,贾可道依然保持着随时进入道德经的警戒状态。

    这一路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待到进入青木山谷范围时,察觉贾可道到来的土地公很快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贾可道随即吩咐土地公将自己气息掩盖,有了土地公的掩盖,贾可道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土地公随即消失,去掩盖贾可道气息去了,而贾可道回来的消息让特伦斯与一帮道童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在贾可道离开的这两个多月时间里。青木山谷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折,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权利纷争。

    何况青木山谷在短时间内人口暴增到一千多人,虽说大部分的佣兵都被迁到了希望小镇。但这种争斗,权利纷争也是不可避免的。

    没法,这些佣兵来自于十多个佣兵团,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彼此之前的佣兵团就有矛盾,现在这种矛盾延续到了希望小镇内,并朝着青木山谷蔓延。

    还好,这种争斗暂时没有对青木山谷造成什么伤害,但也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青木山谷的运转。

    如果不是特伦斯以大游侠的强悍实力压制着佣兵内部的争斗,恐怕佣兵之间早就打出了狗脑子。

    但佣兵的数量太多了点,就算是特伦斯极力压制,也不可能将所有地方都照看到。

    就这么两个月时间,就有十多名佣兵在言语引发的暴力事件里丧生了。

    至于那些道童,能够将青木山谷里的事务给理顺就不错了,至于帮特伦斯的忙那是不太可能的。

    贾可道回到青木山谷后第一件事情就去查看药田,农田以及养殖场的情况。

    虽说现在外面依然是白雪覆盖,但农田里播下的种子却开始发芽了。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快要到来。

    在青木山谷中,由于土地公的照护,这里的种子发芽要比外面早上大半个月。

    而药田里的那些药材生长趋势不错,尤其是那些播种下去的人参,都长出了两片嫩芽,当然,长势最好的就算是葫芦苗了。

    几个负责药田的老农早已按照贾可道原来的吩咐搭好了葫芦架子,就等着葫芦苗攀沿上去了。

    尚未靠近养殖场,入耳便是一片鸡鸣鸭嘎的喧闹声,时不时也会听见一声声好似汽笛的高昂鹅叫。

    贾可道最先进入的便是鸡场,鸡场已经扩展到三万多平方米,外面有高耸的围墙防止鸡逃脱,里面还有一圈用树干扎起的栅栏。

    在鸡场中心处有着几排简陋的木屋,那是下雨下雪时给鸡群藏身的窝。

    几个月时间没有过来,这鸡场里已经是鸡满为患了。

    三千多只色泽各异的鸡在里面撒欢打闹着,举目过去,鸡场里真的是挤满了。

    除了鸡场后面那片树林里的虫子外,负责鸡场的农夫还需要准备谷物充当饲料才行,这使得青木山谷内的粮食再一次出现了危机。

    没法,那鸡场后的树林里,虫子都快要被吃光了。

    如果不是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吩咐将一部分鸡产下的蛋储备起来的话,恐怕现在鸡场里的鸡将会更多。(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九章 豪华的将军府    看着手中两块四角星一样,散发这单单寒气的黑色石头,唐楚阳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随后有些遗憾地冲穆元明道:

    “这大块头太小气了,就给两块破石头,你不该往我这么轻易放了它的,再说了,杀了它对流云城不是有好处的么?”

    鬼王却是被放走了,这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但穆元明主动为鬼王求情,他也不好不给穆元明面子,能打败鬼王,纯属就是因为唐楚阳上辈子的职业克鬼,对上**境的穆元明唐楚阳绝对只有歇菜的份儿。

    “杀了寒彘这种级别的鬼王,流云城再被万鬼夜袭的时候,确实会轻松许多,但对于整个天威王朝而言,却是更大的损失!”

    穆元明的语气有些生硬,他依然处在唐楚阳轻松打跑鬼王的震惊当中,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两仪境的小修士,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将一个能和七星境神使对干的鬼王,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唐楚阳人不笨,尽管穆元明说得有些不明不白,但他依然理解的穆元明这话的意思,对于整个天威王朝来说,哀嚎岗就是个天然的夜间防御线。

    夜晚的哀嚎岗,不但本国修士无法通过,敌国也一样。

    “吃撑了……”

    唐楚阳动了动,发现浑身依然冰寒无比,那是他吞掉了大量鬼王本源精华的后遗症,不只是躯体上储存了很多,就连唐楚阳的识海。也被大量的暗银色气体充斥。

    这种暗银色的气体品质极好,唐楚阳的元神和本命神印,每消化同等单位的暗银色气体。效果比吸收天地元气要好上数十倍,差不多几十个单位,就能转化一个元神精华和一缕本命元气。

    其实,即便穆元明不为鬼王求情,唐楚阳后面也不得不放掉鬼王的,因为鬼王太强大,修为也太雄厚。唐楚阳根本就做不到完全吞噬鬼王,除非他想把自己撑死。

    幸运的是,这个状况鬼王不知道。穆元明也不知道,所以唐楚阳最终不但白赚了了两颗七阶极品材料,而且得到了穆元明一个不小的人情,全都是好处啊。唐楚阳赚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怎么做到的?”

    穆元明到底是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人物。如果不是唐楚阳这么个两仪境的小修士,当着他的面儿打跑了一只鬼这种事太过玄奇,穆元明也不至于这么震惊,冲击力太大了。

    “灵符啊,你不是看到了么?”

    唐楚阳知道穆大将军问的是什么,他不是很了解穆元明和唐家的具体关系,所以有些话能说,有些话还得等了解情况之后。再决定说还是不说。

    “我问的就是灵符!”

    穆元明的声音很大,这是因为他还没有散掉守护神。这里可是哀嚎岗,指不定什么时候,另一只鬼王就出来了。

    “灵符当然是炼制出来的,难道你刚才没看到?”

    唐楚阳的表情非常诧异,尽管这是他伪装出来的,但相当专业,除开他本人之外怕是没人能分辨出真假来,作为专业神棍,演技可是基本素质。

    “……”

    穆元明呆住,他发现根本就无法和这小崽子正常交流啊,想了片刻之后,穆元明用比较具体的方式表述道:

    “据我说知,能够伤到鬼王这种级别存在的,只有王符!但你刚才炼制的不是王符,王符,哪怕是大师级灵画师和灵符师,也不可能有你这种炼符速度!”

    “这个……”

    唐楚阳叹气,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节奏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唐楚阳斟酌了一下,用穆元明能够理解的方式解释道:

    “怎么说呢,我炼制的这张灵符并不是王符,但因为它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对付鬼物的,所以起到的作用比王符要大,而且打得多,嗯,就好像同境界的情况下,魔神系的修士克天帝系的修士一样……”

    “五行相克?”

    “对!也不对,不过道理上差不多都是那个意思了……”

    九丈高的神将点了点头,接着呆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里面的穆元明在思考着什么。

    随后神将探出巨大的手,突然将唐楚阳抓了起来,如同捏着布偶一样,转身就向哀嚎岗外走了过去。

    既然这小崽子没事了,也该回流云城了。

    唐楚阳被穆元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发现只是要带他离开之后,便放心闭上了眼睛,开始专心吸收识海里的暗银色气体来壮大自身。

    出了哀嚎岗之后穆元明才放出云朵,驾云向着流云城飞了过去,在哀嚎岗里面,以穆元明的修为也不敢随便驾云飞行,对于鬼王而言,驾云从它们头顶上飞,基本就等于活靶子。

    之前穆元明敢驾云冲进去,也是心急唐楚阳安危而已,即便如此,在看到鬼王的时候穆元明还是收起了云朵。

    和鬼物一类的存在打空战,基本都是找虐,介于实体和虚幻之间的鬼物,在空中灵活得令人发指,除非天生的飞行种族,人类修士很少和鬼族打空战。

    流云城距离哀嚎岗足有数千里,但穆元明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飞到了,这让唐楚阳切身体会了一把驾云飞行的便利性,不说其战斗价值,单单是用来赶路都能省下大量的时间。

    穆元明的府邸非常豪华,这和各大王朝的军人地位极高有直接关系,五行大陆尽管大到了唐楚阳不可想象地步,但地盘这东西也只有那些有实力的人才能占领,并且最终占据。

    各大王朝想要稳定自身基业,完全依靠家族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这些家族里五成以上的家主,对王朝本身更多的不是忠心,而是取而代之的欲望。

    但军队不同,军队本就是因国家而生,如果灭国了,军人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

    而且,各大王朝为了增加军人的**性,减少他们背叛的可能,专门设立了一个‘不留俘虏’铁律,这意思就是,不论是哪两个国家交战,绝对不会有俘虏一说,只要打仗,就是绝对的歼灭战!

    一打起来就往死里杀,这让任何敌对国家的双方军人,都成了天然的死敌,就算是想背叛,对面的王朝都不敢接受,

    军人没有了背叛,那就只剩下绝对的忠心了,所以在五行大陆上的任何王朝,军人的地位都是相当高的,就拿流云城来说,便是掌握军队的穆元明为主,管理政务的城主为辅。

    而且,天威王朝的大多数城池,都是这种管理模式。

    穆元明的豪华府邸至少占地三千亩,而且还是流云城最中心的位置,其内建筑物之多,装饰之豪华,在唐楚阳看来,和华夏古代的皇宫也不差多少了。

    尤其是那数都数不清楚,九曲十八弯的走廊,都能把唐楚阳给绕晕了。

    跟着穆元明在环廊之间绕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唐楚阳才被带到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当中,穆元明吩咐仆人端茶递水之后,这才跟迷迷瞪瞪的唐楚阳道:

    “你先在这里等会儿,你姑姑马上就来,我去洗漱一下,回头有事找你商量!”

    “您尽管去忙,我就在这等着……”

    唐楚阳说话的时候有些客气,姿态也放低了不少,这将军府实在太豪华了,豪华的让他心虚,上辈子的唐楚阳就不提了,住房除了寺庙道观,就是三合板搭建的便宜出租房。

    这一世重生到唐家,他原本也以为自己算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了,至少在进入将军府之前,唐楚阳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富二代。

    只是等跟着穆元明略略参观了一下将军府的冰山一角,唐楚阳才发现,他也就是个山窝里的二代土豪而已,跟真正的贵族,差得简直不是一星半点。

    穆元明离开之后,唐楚阳就开始在这间豪华的大厅里四处转悠,大厅的装潢也豪华富贵为主,并没有太多的军人简洁,硬朗的味道,但正是因为这逼人的贵气,刺伤了唐楚阳自以为是的自尊心。

    “我一定要当个真正的富二代!”

    唐楚阳心里感受着大厅的豪华之气,心里琢磨着,需要多少年才能让唐家的规模,发展到不逊于穆元明这个将军府的地步。

    “嘿!你就是唐家的那个败家子吧?”

    成为富二代的坚定念头才从心里冒出来,唐楚阳便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给打了个闷棍,谁啊这是?这么配合干嘛?

    唐楚阳没好气的转头,如果不是这声音是一把清脆的女声,他这会儿指不定早就开骂了。

    “好长的腿……”

    唐楚阳失声惊叹,这双腿不肥不瘦,笔直而圆润,并在一起的两条腿中间,连半点缝隙都无,绷得很紧的粉白色长裤,让唐楚阳看出了这双长腿惊人的弹性。

    “喂!往哪看呢?没听到我和你说话么?!”

    笔直的双腿害羞一样退了几步离开唐楚阳的视线,唐楚阳啧着嘴无奈地抬起头,长腿的主人貌似生气了,他可不想落个‘’之类的称号,尤其这里还是将军府。

    “你哪位啊?咱们很熟么?”

    唐楚阳说话的语气极为随意,能知道他是唐家的人,而且还知道他准确的身份,这个拥有着一双完美长腿的女子,必然是穆元明的亲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唐楚阳抬头看向长腿的主人,只一眼,便双目睁大,嘴巴微张,彻底呆住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