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手中两块四角星一样,散发这单单寒气的黑色石头,唐楚阳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随后有些遗憾地冲穆元明道:

    “这大块头太小气了,就给两块破石头,你不该往我这么轻易放了它的,再说了,杀了它对流云城不是有好处的么?”

    鬼王却是被放走了,这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但穆元明主动为鬼王求情,他也不好不给穆元明面子,能打败鬼王,纯属就是因为唐楚阳上辈子的职业克鬼,对上**境的穆元明唐楚阳绝对只有歇菜的份儿。

    “杀了寒彘这种级别的鬼王,流云城再被万鬼夜袭的时候,确实会轻松许多,但对于整个天威王朝而言,却是更大的损失!”

    穆元明的语气有些生硬,他依然处在唐楚阳轻松打跑鬼王的震惊当中,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两仪境的小修士,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将一个能和七星境神使对干的鬼王,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唐楚阳人不笨,尽管穆元明说得有些不明不白,但他依然理解的穆元明这话的意思,对于整个天威王朝来说,哀嚎岗就是个天然的夜间防御线。

    夜晚的哀嚎岗,不但本国修士无法通过,敌国也一样。

    “吃撑了……”

    唐楚阳动了动,发现浑身依然冰寒无比,那是他吞掉了大量鬼王本源精华的后遗症,不只是躯体上储存了很多,就连唐楚阳的识海。也被大量的暗银色气体充斥。

    这种暗银色的气体品质极好,唐楚阳的元神和本命神印,每消化同等单位的暗银色气体。效果比吸收天地元气要好上数十倍,差不多几十个单位,就能转化一个元神精华和一缕本命元气。

    其实,即便穆元明不为鬼王求情,唐楚阳后面也不得不放掉鬼王的,因为鬼王太强大,修为也太雄厚。唐楚阳根本就做不到完全吞噬鬼王,除非他想把自己撑死。

    幸运的是,这个状况鬼王不知道。穆元明也不知道,所以唐楚阳最终不但白赚了了两颗七阶极品材料,而且得到了穆元明一个不小的人情,全都是好处啊。唐楚阳赚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怎么做到的?”

    穆元明到底是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人物。如果不是唐楚阳这么个两仪境的小修士,当着他的面儿打跑了一只鬼这种事太过玄奇,穆元明也不至于这么震惊,冲击力太大了。

    “灵符啊,你不是看到了么?”

    唐楚阳知道穆大将军问的是什么,他不是很了解穆元明和唐家的具体关系,所以有些话能说,有些话还得等了解情况之后。再决定说还是不说。

    “我问的就是灵符!”

    穆元明的声音很大,这是因为他还没有散掉守护神。这里可是哀嚎岗,指不定什么时候,另一只鬼王就出来了。

    “灵符当然是炼制出来的,难道你刚才没看到?”

    唐楚阳的表情非常诧异,尽管这是他伪装出来的,但相当专业,除开他本人之外怕是没人能分辨出真假来,作为专业神棍,演技可是基本素质。

    “……”

    穆元明呆住,他发现根本就无法和这小崽子正常交流啊,想了片刻之后,穆元明用比较具体的方式表述道:

    “据我说知,能够伤到鬼王这种级别存在的,只有王符!但你刚才炼制的不是王符,王符,哪怕是大师级灵画师和灵符师,也不可能有你这种炼符速度!”

    “这个……”

    唐楚阳叹气,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节奏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唐楚阳斟酌了一下,用穆元明能够理解的方式解释道:

    “怎么说呢,我炼制的这张灵符并不是王符,但因为它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对付鬼物的,所以起到的作用比王符要大,而且打得多,嗯,就好像同境界的情况下,魔神系的修士克天帝系的修士一样……”

    “五行相克?”

    “对!也不对,不过道理上差不多都是那个意思了……”

    九丈高的神将点了点头,接着呆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里面的穆元明在思考着什么。

    随后神将探出巨大的手,突然将唐楚阳抓了起来,如同捏着布偶一样,转身就向哀嚎岗外走了过去。

    既然这小崽子没事了,也该回流云城了。

    唐楚阳被穆元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发现只是要带他离开之后,便放心闭上了眼睛,开始专心吸收识海里的暗银色气体来壮大自身。

    出了哀嚎岗之后穆元明才放出云朵,驾云向着流云城飞了过去,在哀嚎岗里面,以穆元明的修为也不敢随便驾云飞行,对于鬼王而言,驾云从它们头顶上飞,基本就等于活靶子。

    之前穆元明敢驾云冲进去,也是心急唐楚阳安危而已,即便如此,在看到鬼王的时候穆元明还是收起了云朵。

    和鬼物一类的存在打空战,基本都是找虐,介于实体和虚幻之间的鬼物,在空中灵活得令人发指,除非天生的飞行种族,人类修士很少和鬼族打空战。

    流云城距离哀嚎岗足有数千里,但穆元明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飞到了,这让唐楚阳切身体会了一把驾云飞行的便利性,不说其战斗价值,单单是用来赶路都能省下大量的时间。

    穆元明的府邸非常豪华,这和各大王朝的军人地位极高有直接关系,五行大陆尽管大到了唐楚阳不可想象地步,但地盘这东西也只有那些有实力的人才能占领,并且最终占据。

    各大王朝想要稳定自身基业,完全依靠家族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这些家族里五成以上的家主,对王朝本身更多的不是忠心,而是取而代之的欲望。

    但军队不同,军队本就是因国家而生,如果灭国了,军人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

    而且,各大王朝为了增加军人的**性,减少他们背叛的可能,专门设立了一个‘不留俘虏’铁律,这意思就是,不论是哪两个国家交战,绝对不会有俘虏一说,只要打仗,就是绝对的歼灭战!

    一打起来就往死里杀,这让任何敌对国家的双方军人,都成了天然的死敌,就算是想背叛,对面的王朝都不敢接受,

    军人没有了背叛,那就只剩下绝对的忠心了,所以在五行大陆上的任何王朝,军人的地位都是相当高的,就拿流云城来说,便是掌握军队的穆元明为主,管理政务的城主为辅。

    而且,天威王朝的大多数城池,都是这种管理模式。

    穆元明的豪华府邸至少占地三千亩,而且还是流云城最中心的位置,其内建筑物之多,装饰之豪华,在唐楚阳看来,和华夏古代的皇宫也不差多少了。

    尤其是那数都数不清楚,九曲十八弯的走廊,都能把唐楚阳给绕晕了。

    跟着穆元明在环廊之间绕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唐楚阳才被带到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当中,穆元明吩咐仆人端茶递水之后,这才跟迷迷瞪瞪的唐楚阳道:

    “你先在这里等会儿,你姑姑马上就来,我去洗漱一下,回头有事找你商量!”

    “您尽管去忙,我就在这等着……”

    唐楚阳说话的时候有些客气,姿态也放低了不少,这将军府实在太豪华了,豪华的让他心虚,上辈子的唐楚阳就不提了,住房除了寺庙道观,就是三合板搭建的便宜出租房。

    这一世重生到唐家,他原本也以为自己算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了,至少在进入将军府之前,唐楚阳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富二代。

    只是等跟着穆元明略略参观了一下将军府的冰山一角,唐楚阳才发现,他也就是个山窝里的二代土豪而已,跟真正的贵族,差得简直不是一星半点。

    穆元明离开之后,唐楚阳就开始在这间豪华的大厅里四处转悠,大厅的装潢也豪华富贵为主,并没有太多的军人简洁,硬朗的味道,但正是因为这逼人的贵气,刺伤了唐楚阳自以为是的自尊心。

    “我一定要当个真正的富二代!”

    唐楚阳心里感受着大厅的豪华之气,心里琢磨着,需要多少年才能让唐家的规模,发展到不逊于穆元明这个将军府的地步。

    “嘿!你就是唐家的那个败家子吧?”

    成为富二代的坚定念头才从心里冒出来,唐楚阳便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给打了个闷棍,谁啊这是?这么配合干嘛?

    唐楚阳没好气的转头,如果不是这声音是一把清脆的女声,他这会儿指不定早就开骂了。

    “好长的腿……”

    唐楚阳失声惊叹,这双腿不肥不瘦,笔直而圆润,并在一起的两条腿中间,连半点缝隙都无,绷得很紧的粉白色长裤,让唐楚阳看出了这双长腿惊人的弹性。

    “喂!往哪看呢?没听到我和你说话么?!”

    笔直的双腿害羞一样退了几步离开唐楚阳的视线,唐楚阳啧着嘴无奈地抬起头,长腿的主人貌似生气了,他可不想落个‘’之类的称号,尤其这里还是将军府。

    “你哪位啊?咱们很熟么?”

    唐楚阳说话的语气极为随意,能知道他是唐家的人,而且还知道他准确的身份,这个拥有着一双完美长腿的女子,必然是穆元明的亲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唐楚阳抬头看向长腿的主人,只一眼,便双目睁大,嘴巴微张,彻底呆住了……(未完待续……)

第192章、镇压沙石巨人,为【悟性】打赏加更!    ps:感谢道友【悟性】打赏一万起点币!特此加更!

    别看这沙石巨人的个头缩减到这么小,但它的力气似乎并没有缩小,眼看着龙虎赤炎鼎就要被它掀翻,贾可道疾喝一声,龙虎赤炎鼎内便冲出一条火龙,转眼之间便将这头桀骜不驯的沙石巨人紧紧缠住。

    被这火龙一缠,沙石巨人还想反抗,但脚下却已经站不稳,被虎魂变化的旋风一吹,就被送入到龙虎赤炎鼎中。

    龙虎赤炎鼎内火龙缠绕,极度的高温瞬间便让沙石巨人外表开始融化。

    受此生命威胁,那沙石巨人急了,嘴巴张开,一阵无声的波动传开,震得龙虎赤炎鼎嚓嚓直响。

    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扑在龙虎赤炎鼎上就是一巴掌砸了下去,顿时海量的灵气就输入到龙虎赤炎鼎中。

    受到灵气的滋润,鼎里的火,风越见激烈,转眼之间便将沙石巨人烧成了一团岩浆。

    但这并不算完,一丝红线从岩浆里浮现出来,狠狠的戳在了龙虎赤炎鼎的内壁上。

    嘭!

    如同黄吕大钟响起,震得贾可道都有些站立不稳。

    随着那丝红线浮现出来,贾可道心头不由得警铃大作,那丝红线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亚于之前的那位恐怖存在。

    而随着那红线在龙虎赤炎鼎内一戳,龙虎赤炎鼎内的一龙一虎两头器灵竟然被震到了鼎外。

    虽说转眼之后又冲回了龙虎赤炎鼎内,但这也意味着龙虎赤炎鼎恐怕很难将其束缚住。

    并且贾可道发现,在那红线不断的戳击之中,龙虎赤炎鼎内空间竟然缓缓出现了一道黑色裂痕。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提了起来。

    这玩意,应该是所谓的空间裂缝了。

    那个恐怖存在就能够依靠这空间裂缝突然出现。

    但很快,这空间裂缝出现似乎将这制器阁的防御措施给激活了。

    贾可道原本以为四周那仅仅只是用来支撑制器阁的十八根金色盘龙柱同时发出一声龙吟。片刻之后,十八条手臂长短的金色游龙就从盘龙柱上飞下,转眼之间便化为金色流光落在了龙虎赤炎鼎上。

    随即那鼎上金光辉耀。夺目耀眼,就算是贾可道运足眼力也无法看清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贾可道与龙虎赤炎鼎原本的那一丝联系暂时也被切断了。

    整个制器阁都随之震动了起来,震得贾可道一个站立不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自己就不该贪心将那沙石巨人给收进来。

    就在贾可道审视自己行为的时候,震动停止了。

    金色游龙飞回了盘龙柱,贾可道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番鼎内,不由得惊喜的发现,鼎内的那一丝红线却已经被一团金光紧紧包裹。再也无法动弹,除此之外,那一道所谓的空间裂痕也早已被抹平。

    那红线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贾可道可不敢让它待在鼎内,随即操纵着旋风小心翼翼的将金光包裹着的红线从鼎内取了出来,放在了一旁,并且还在周围以红线为中心布置了一个小小的符阵,以防止对方突然逃脱。

    见到那红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贾可道暂时也放下心来,开始检查起之前使用过的灵器来。

    实际上见过那些金色盘龙柱的作用后。贾可道倒也不害怕那红线折腾出什么来。

    之前使用过的灵器大多都有些受损,其中以山丘小印受损最重,原本平滑光洁的表面现在已是变得有些坑坑洼洼。更让贾可道感到有些惊讶的是,这山丘小印内的符文都有不少损坏了。

    难怪,在最后的战斗时刻,贾可道在操纵这山丘小印的时候,总会感觉有些不太灵活。

    并且那表面的坑坑洼洼没有自行平复,也有相关符文被破坏之后造成的影响。

    如此一来,这山丘小印就算是破损大半了。

    贾可道不由得眉头一皱,索性将之前吸入道德经的泥土碎石尽数送入龙虎赤炎鼎内,与那沙石巨人死亡后遗留下来的岩浆融合在一起。再驱使火龙,风虎来回吹袭炙烧。祛除杂质。

    那沙石巨人遗留下来的岩浆与泥土碎石很快就被提纯。

    嗯,实际上提纯的主要就是泥土碎石。而那沙石巨人留下的岩浆倒是纯度很高。

    融化提纯之后的岩浆被贾可道从鼎内引出,随后便在恢复了巨石形态的山丘小印上覆盖了一层。

    贾可道也顾不得岩浆之上传来的高温,举起锻金锤就是一阵猛捶。

    岩浆很快凝固,被锻金锤捶打之后,与山丘小印融合在一起。

    很快一些符文就被贾可道刻在了凝固的岩浆,然后又是一层岩浆覆盖在山丘小印上。

    如此反复数次之后,岩浆尽数耗尽,而山丘小印的本体也增长了几米,并且较之以前却要坚固得多。

    贾可道输入灵气重新激活这枚山丘小印之后,将其缩小放在手上把玩了一会,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枚山丘小印算是因祸得福了。

    光是重量较之以前就增强一倍以上,其坚硬程度也有所增强。

    收好山丘小印,贾可道取出了巨木锥。

    巨木锥也有一些损伤,但相对于山丘小印而言,其损失并不会影响使用,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巨木锥原本乃是利用一片活着的树林合练而成,现在虽说不可能恢复树林的模样了,但却能够自行恢复损伤之处,只要不被砸成两段,这问题都不大。

    贾可道索性也就没有修理巨木锥。

    接下来,贾可道就变得有些空闲。

    在贾可道看来,既然自己将这沙石巨人抓住,对方就立马露面,可见这沙石巨人对其的重要程度,从这里也可以得出一个答案。

    恐怕一时半会之间,那个恐怖存在是不会离开了。

    半日打坐入定,半日研究符文,这日子也不算太难熬。

    不过一周之后,贾可道就有些坐不住了。

    外面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在里面也不清楚,着实让人有些焦急。

    寻思了一会,贾可道索性开始用手中掌握的符文,准备自己炼制出一件简单的灵器用于探查外面的情况。(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