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经家主小窝里的狼友们抗议,小猪再次公布一次小窝号码,喜欢家主,并且有什么想法和建议要表达的,或者同属狼友虎妹的兄弟姐妹们,可以加进来热闹一下。

    叩叩小屋号是二零一843五一零

    —2—0—1—8—4—3—5—1—0—分—割—线—

    介于虚实之间的身体,狰狞无比的面目,阴森森的寒气,这一切和唐楚阳接触过的所有专业知识里,描述鬼物的形象极为相像,加上超过十丈的身高,唐楚阳就得到了现在的结论。

    “好大一只鬼!”

    “那是鬼王!”

    总算及时赶来的穆元明纠正了唐楚阳的形容,普通的鬼物是没有这么大个头的,只有鬼王级别以上的存在,才能在吞噬了无数元气和其他恶鬼之后,才能成长到九丈以上。

    “这只大鬼似乎对我很感兴趣……”

    唐楚阳回头看看穆元明,但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他感觉自己被一股阴寒到极致的气息给锁定了。

    “那说明你离死不远了。”

    穆元明上前几步,巨大的神将手臂反手一震,金黄色的光芒闪耀,一柄比磨盘还大的狰狞巨斧出现在手中。

    “它想吃掉我?”唐楚阳依然没有动弹,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语气里没有什么恐惧的情绪,说完又补充一句“我最不怕的就是鬼了……”

    “胆子和实力不成正比的时候,只会死的更快!”

    穆元明没好气地瞪了唐楚阳一眼。可惜他此时整个人都被神将包裹,这个神儿算是白白浪费表情了,抬头看看依然盯着唐楚阳不放的鬼王。穆元明朗声道:

    “寒彘,这小子是我晚辈,你找错人了!”

    “桀桀,本王看中的食物,谁都别想带走,穆元明,咱们打交道几十年。你应该知道不是我的对手,约定还没有到期,别逼我提前动手!”

    体型庞大的鬼王扭曲震动了一下。它尖锐如同金属摩擦一样的声音,听得唐楚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块头,你太自信了!”

    唐楚阳双手一分一合,画板。灵纸。灵墨突然出现,抬手翻转间一支灵毫出现在手中,这段时间唐楚阳一直在炼制灵符,为此炼制了不少灵墨,节省了调制灵墨的时间,他画符还是非常快的。

    “普通灵符对鬼王的作用不大!”

    穆元明知道唐楚阳是灵画师,但一个初级灵画师炼制出来的东西,他实在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我不会炼制普通灵符……”

    唐楚阳话说得极为大气。使用灵力而不是元气炼制出来的灵符,就是想简单也简单不到哪去。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就算杀不了鬼王这种等级的存在,伤它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手中灵毫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时而在灵砚中蘸墨,时而在灵纸上挥毫,对于灵符,唐楚阳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习惯成了本能的一部分,一边分心说着话,一边快速画符。

    唰唰唰!

    一道道奇异的白光不断从灵符上爆射出来,原本抱着猫戏老鼠心态的鬼王突然一阵儿抖动,无边阴森气势陡然弥漫了开来,它原本如同穆元明说的那样,根本不在意唐楚阳这个小不点的灵符。

    只是那些爆射的白光让鬼王感受到了威胁,它已经不知道多少没有过心悸的危险感了,但现在那个小不点手中正在诞生的灵符,就给了他这种感觉,而且,强烈无比!

    “小崽子,快退回来,你让鬼王顾忌了!”

    说着话的时候,穆元明心底满满的都是震惊,他一直在关注着鬼王,怕鬼王突然出手吞掉唐楚阳,唐楚阳灵符上爆射的白光,穆元明没有任何感应,但他却感觉到原本轻松的鬼王变得凝重。

    似乎,还有一点点恐惧和忌讳的情绪在里面,但这怎么可能?!

    “顾忌就对了,不然我早跑了……”

    唐楚阳依然没有动弹,上辈子接触画符的时候,师傅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稳’,无法平心静气的炼符,是画不出有灵气的符篆的。

    尽管唐楚阳上辈子最专注的时候,也没有炼制成功过哪怕一张有灵气的灵符,但,五行大陆可不同。

    “本王饿了……”

    身高十丈的狰狞鬼王扭曲变化,庞大的躯体突然分出数条粗壮有力的鬼爪,迅若疾电地抓向了唐楚阳,那白光越来越浓郁了,鬼王从中竟然感觉到了恐惧,不能在继续玩儿下去了。

    “吃这个吧,管饱的……”

    这时候唐楚阳正好将画板上的灵符炼制完毕,不过他身后的穆元明已经动手了,鬼王出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挡得住的,穆元明不觉得唐楚阳能给鬼王制造多大的麻烦。

    “上神下鬼,五行孕法,天地有灵!急急如律令!有请赐福镇宅圣君附体!赦!”

    不算短的咒语唐楚阳只用不到半秒就念完,堪堪在鬼王的利爪即将抓住他的瞬间,穆元明的巨斧砍中鬼王手臂的刹那,唐楚阳周身猛然耀出刺目血红光芒。

    穆元明虽然及时出手,但却也只是砍断了鬼王两条手臂,但鬼王伸出去抓唐楚阳的手臂,却足有七八条之多。

    “你小子倒是跑啊!!”

    穆元明急了,他砍掉的两条手臂是对唐楚阳威胁最大的,如果这时候唐楚阳及时逃跑,躲过其他几条手臂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小子竟然啥了一样,动都不没动,这小崽子就对自己的灵符就那么有信心?!

    拿自己的小命儿开玩笑,穆元明有些生气了。他空着的另一只手猛地挥出,打算将这不知好歹的小子拍出去。

    “嗷!!!”

    鬼王突然爆发出来的尖利嚎叫,把生气的穆元明吓了一跳。惊讶地看向唐楚阳的时候,穆元明这才发现他不但小看了鬼王,而且小看了唐楚阳。

    鬼王剩余的利爪以超乎穆元明想象的速度,狠狠地抓住了唐楚阳的双臂,但让穆元明震惊的是,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唐楚阳非但没有被力大无穷的鬼王拉走,反而一脸兴奋地一脚踢了出去。

    只一脚。鬼王抓住他的利爪直接被踢的粉碎,不止如此,随着唐楚阳身上的血红光芒越来越盛。穆元明惊愕无比地发现,连他都不是对手的鬼王,竟然做出了想要逃跑的动作。

    “怎么可能?!!”

    穆元明彻底呆住了,眼前这种违背常理的情景对他的冲击太大。看着一脸兴奋地冲上去和鬼王大战的唐楚阳。穆元明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剧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大块头,有种别跑!”

    唐楚阳一脸兴奋地抓住鬼王剩余唯一一只鬼爪,刚才见请神符有效,唐楚阳兴奋之下把其他的鬼爪全部给废掉了,只剩一条手臂的情况下,唐楚阳不敢在继续搞断了,他怕鬼王跑掉。

    “嗷嗷!放开本王!!”

    唐楚阳身上的红光让鬼王恐惧无比。这血红光芒竟然对它有极强的克制作用,一股焚烧一切的可怖威能正在不断吞噬鬼王体内的怨气。这让鬼王恐惧到了极致,怨气可是它一切的力量本源!

    “你不跑我就放了你!”

    唐楚阳兴奋地说了一句,看着双手抓住的这条比他整个人还粗的暗银色手臂,唐楚阳竟然有种看到世间最美味大餐的错觉,控制不住地就张口咬了下去。

    这种克制不住的**让唐楚阳心惊胆战,娘的,小爷可不是钟馗啊,怎么会想着吃鬼呢?!

    可是唐楚阳忘了,所谓请神,就是就是请神仙附体,这个时候的他,是自己的同时也是钟馗。

    所以尽管唐楚阳心底发寒,头皮发麻,尽管一股呕意已经卡到了嗓子眼,可他还是张着大嘴咬了下去。

    “你妹!失算了……”

    带着无比悲愤的念头,唐楚阳无奈地咬住了鬼王的手臂。

    没有咬中实体的感觉,让唐楚阳暗暗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吃人,不然今后一定会被自己给逼疯。

    但很快,一股阴冷到了极致的气流,却如同喷水的自来水管里喷出来的水一样,疯狂灌入到唐楚阳的口中,顺着喉咙直冲而下,一瞬间就遍及全身,冻得唐楚阳浑身直哆嗦。

    “好冷!”

    唐楚阳打了个冷颤,这种从里到外爽到冰冰凉的感觉,让他有种想死的念头,为了抵抗这个念头,唐楚阳分心去想,钟馗喜欢夏天吃鬼,难道是为了降温?

    “应该是这样吧?听说地府的福利不太好,连空调都没有……”

    分心乱想的效果不错,至少唐楚阳目前不再有‘死’的念头,随着他的大口猛吞,鬼王十丈高的体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如同被逐渐抽走空气的气球。

    “嗷嗷,放了本王,本王送你一些冥王石!!!”

    鬼王真的恐惧了,害怕了,这个蝼蚁一样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人类,竟然能够直接吞噬它的本源力量,这才几息的时间而已,几十年的修为就被这小不点儿吞掉了。

    生死攸关,鬼王只能花钱买命,这让它心里无比悲愤,从来都是修士在它这里花钱买命,它堂堂鬼王,今日竟然被一个不放在眼里的蝼蚁,给逼的花钱求饶!

    这不合理啊!鬼王有种想哭的冲动。

    唐楚阳转头给了穆元明一个眼神儿,似乎是在问‘冥王石是什么东西?’

    穆元明看懂了唐楚阳的眼神儿,他抬头看看不断哀嚎的鬼王,又转头看了看咬着鬼王不放的唐楚阳,抽了抽嘴角,道:

    “冥王石,七阶极品材料,如果你能得到,我愿意拿我的元神精华和你换……”

    唐楚阳闻言费力点了点头,歪头看向鬼王,给了个眼神“拿来!”

    “你先放了我!”

    唐楚阳低头,加大力气猛吞。

    “停!我给!!”(未完待续。。)

第191章、落魂小镜    山丘小印坠落时发出的尖锐啸声引起了它的注意,原本迈出的左腿随即收回,山丘小印化为的巨石径直砸在了沙石巨人的前方。

    嗯,大概也就是将这沙石巨人的几根脚趾头给砸没了。

    沙石巨人此时的头颅已经长出了小半,胸前伤口痊愈,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对几根脚趾头的伤势感到愤怒。

    两只巨手紧握化拳就朝着面前的山丘小印砸了下去。

    贾可道可不敢让山丘小印被对方砸中,那样的话,自己恐怕也得吐出一口血来。

    “落魂小镜!照!”

    一面半个巴掌的小镜子探出了贾可道藏身的地下通道,朝着远处的沙石巨人一照,一道淡淡的黑色波纹从镜面里中钻出,转眼之间便冲到了沙石巨人身上。

    沙石巨人砸下的巨拳随即在半空凝固了片刻。

    有用!

    贾可道顾不得高兴,巨木锥已经绕到了沙石巨人身后,用力一戳的同时,山丘小印吱溜一声缩小就飞上了高空。

    沙石巨人动了,但巨木锥也同时从其那两瓣屁股中间戳了进去。

    贾可道不知道这沙石巨人会不会有人类一样的痛感,但就这么一戳,效果是很明显的。

    沙石巨人就好似遭遇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之后便一直追在了巨木锥后面,即便是被山丘小印数次将头颅砸得粉碎也不会理会。

    实际上,贾可道让巨木锥戳那一下的同时,自己后面也不由得锁紧了,没法,这就是正常男人的通病,如果见到此景还感到很高兴的话。那就说明心理有问题了。

    就这么折腾了一番,贾可道吞下的两瓶五味吞气丹所化的灵气就消耗得干干净净,开始消耗起体内经络里的灵气来。

    在指挥着巨木锥继续勾引沙石巨人的同时。贾可道吞下了三粒五味吞气丹。

    要知道五味吞气丹没多少了,因而没敢一次一瓶的吞服了。

    贾可道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对这沙石巨人的攻击。毕竟如果自己悄然离开的话,这沙石巨人压根就不可能发现自己。

    并且接下来的战斗里,贾可道发现,不管自己攻击沙石巨人任何部位,都不可能对其造成致命伤害,伤口都会缓缓恢复。

    但似乎沙石巨人的体型缩小了一些,不过在追击巨木锥的时候,沙石巨人双腿会时不时的从地面抽取一些沙砾来恢复自己的体型。

    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也不再节约丹药,在用落魂小镜控制对方节奏的同时,指挥着山丘小印与巨木锥对沙石巨人狂轰乱炸。

    沙石巨人的恢复速度再快,也没可能比两件灵器的打击来得更快。

    在一次次的打击下,沙石巨人的体型很快就缩减了下来,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待到这沙石巨人的体型缩减到不足一米的时候,贾可道随即便从地道里扑了上去。

    左手拿着落魂小镜一照。将沙石巨人定在原地,贾可道右手则举着道德经就朝着沙石巨人拍了下去。

    唰,一声轻响。沙石巨人转眼消失不见。

    不过就在那沙石巨人消失不见的同时,贾可道随即便察觉到那丝原本就要消失的危险预感骤然暴增,瞬间就膨胀到致命的恐怖程度。

    不好!

    贾可道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身形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一头钻入道德经中。

    就在贾可道消失的瞬间,一名全身穿着金甲的存在便破空出现在高空。

    这就是那位沙漠教会的大主祭卡亚尼斯大人了。

    卡亚尼斯原本在雄狮城密室里沉睡,作为一位大主祭整天在密室内沉睡,的确有些奇怪,但沙漠教会的高层对此视而不见。

    这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沉睡之中的卡亚尼斯突然之间察觉到。放在某处的沙石巨人与自己之间的心灵联系中断了。

    别看这沙石巨人只是卡亚尼斯召唤出来的一头怪物,但实际上对于卡亚尼斯而言。这头沙石巨人有着特殊的意义。

    又惊又怒的卡亚尼斯哪里还顾得沉睡,一把便在空气中撕出一道黑色裂痕。一脚踏入之后消失不见。

    待到卡亚尼斯出现高空之时,正巧是贾可道躲入道德经的时候。

    那股迅速消失的气息以及下面被糟蹋得一片狼藉的雪地,瞬间便让卡亚尼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恶!”

    卡亚尼斯右手握拳就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随即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这口鲜血落在雪地上,随即便从地面卷起一片黄沙,这黄沙就好似瞬间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转眼之间化为一个人形,朝着卡亚尼斯跪拜了下来。

    “去!立即找出他来!”

    卡亚尼斯厉吼一声,那黄沙人形随即便爆裂开来,形成一股股黄沙组成的气流,朝着四周探寻起来。

    但没多久,那些黄沙气流就在空气中消散不见。

    卡亚尼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知觉。

    这是怎么回事?

    那股气息竟然不存在这个世界里?

    难道是来自于其它位面的存在?

    一想到这里,卡亚尼斯眼睛里就浮现出一丝畏惧,下一个动作便是径直撕开裂痕,一步踏入消失不见。

    很显然,这位卡亚尼斯大人在担心着什么。

    且不提卡亚尼斯大人来了一趟便虎头蛇尾的离开了。

    贾可道一步进入道德经后就看见那个沙石巨人好似发狂一样在空地上大肆破坏。

    草!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仙风道骨的形象,爆出一句粗口来。

    小竹屋前的空地上可是堆放着不少东西,吃的喝的还有一些准备带到青木山谷去的种子,粮食等等。

    这沙石巨人搞起破坏来倒是不懈余力,米面,种子什么的口袋尽数被它砸爆,撒得到处都是。

    “好胆!”

    贾可道怒吼一声,朝着那沙石巨人一指,便将其给送进了制器阁,而贾可道自己则是急忙跟着几步冲了进去。

    沙石巨人被送入制器阁之后,依然没有老实,一米不到的个头就想要将那尊龙虎赤炎鼎给掀翻在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