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山丘小印坠落时发出的尖锐啸声引起了它的注意,原本迈出的左腿随即收回,山丘小印化为的巨石径直砸在了沙石巨人的前方。

    嗯,大概也就是将这沙石巨人的几根脚趾头给砸没了。

    沙石巨人此时的头颅已经长出了小半,胸前伤口痊愈,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对几根脚趾头的伤势感到愤怒。

    两只巨手紧握化拳就朝着面前的山丘小印砸了下去。

    贾可道可不敢让山丘小印被对方砸中,那样的话,自己恐怕也得吐出一口血来。

    “落魂小镜!照!”

    一面半个巴掌的小镜子探出了贾可道藏身的地下通道,朝着远处的沙石巨人一照,一道淡淡的黑色波纹从镜面里中钻出,转眼之间便冲到了沙石巨人身上。

    沙石巨人砸下的巨拳随即在半空凝固了片刻。

    有用!

    贾可道顾不得高兴,巨木锥已经绕到了沙石巨人身后,用力一戳的同时,山丘小印吱溜一声缩小就飞上了高空。

    沙石巨人动了,但巨木锥也同时从其那两瓣屁股中间戳了进去。

    贾可道不知道这沙石巨人会不会有人类一样的痛感,但就这么一戳,效果是很明显的。

    沙石巨人就好似遭遇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之后便一直追在了巨木锥后面,即便是被山丘小印数次将头颅砸得粉碎也不会理会。

    实际上,贾可道让巨木锥戳那一下的同时,自己后面也不由得锁紧了,没法,这就是正常男人的通病,如果见到此景还感到很高兴的话。那就说明心理有问题了。

    就这么折腾了一番,贾可道吞下的两瓶五味吞气丹所化的灵气就消耗得干干净净,开始消耗起体内经络里的灵气来。

    在指挥着巨木锥继续勾引沙石巨人的同时。贾可道吞下了三粒五味吞气丹。

    要知道五味吞气丹没多少了,因而没敢一次一瓶的吞服了。

    贾可道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对这沙石巨人的攻击。毕竟如果自己悄然离开的话,这沙石巨人压根就不可能发现自己。

    并且接下来的战斗里,贾可道发现,不管自己攻击沙石巨人任何部位,都不可能对其造成致命伤害,伤口都会缓缓恢复。

    但似乎沙石巨人的体型缩小了一些,不过在追击巨木锥的时候,沙石巨人双腿会时不时的从地面抽取一些沙砾来恢复自己的体型。

    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也不再节约丹药,在用落魂小镜控制对方节奏的同时,指挥着山丘小印与巨木锥对沙石巨人狂轰乱炸。

    沙石巨人的恢复速度再快,也没可能比两件灵器的打击来得更快。

    在一次次的打击下,沙石巨人的体型很快就缩减了下来,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待到这沙石巨人的体型缩减到不足一米的时候,贾可道随即便从地道里扑了上去。

    左手拿着落魂小镜一照。将沙石巨人定在原地,贾可道右手则举着道德经就朝着沙石巨人拍了下去。

    唰,一声轻响。沙石巨人转眼消失不见。

    不过就在那沙石巨人消失不见的同时,贾可道随即便察觉到那丝原本就要消失的危险预感骤然暴增,瞬间就膨胀到致命的恐怖程度。

    不好!

    贾可道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身形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一头钻入道德经中。

    就在贾可道消失的瞬间,一名全身穿着金甲的存在便破空出现在高空。

    这就是那位沙漠教会的大主祭卡亚尼斯大人了。

    卡亚尼斯原本在雄狮城密室里沉睡,作为一位大主祭整天在密室内沉睡,的确有些奇怪,但沙漠教会的高层对此视而不见。

    这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沉睡之中的卡亚尼斯突然之间察觉到。放在某处的沙石巨人与自己之间的心灵联系中断了。

    别看这沙石巨人只是卡亚尼斯召唤出来的一头怪物,但实际上对于卡亚尼斯而言。这头沙石巨人有着特殊的意义。

    又惊又怒的卡亚尼斯哪里还顾得沉睡,一把便在空气中撕出一道黑色裂痕。一脚踏入之后消失不见。

    待到卡亚尼斯出现高空之时,正巧是贾可道躲入道德经的时候。

    那股迅速消失的气息以及下面被糟蹋得一片狼藉的雪地,瞬间便让卡亚尼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恶!”

    卡亚尼斯右手握拳就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随即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这口鲜血落在雪地上,随即便从地面卷起一片黄沙,这黄沙就好似瞬间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转眼之间化为一个人形,朝着卡亚尼斯跪拜了下来。

    “去!立即找出他来!”

    卡亚尼斯厉吼一声,那黄沙人形随即便爆裂开来,形成一股股黄沙组成的气流,朝着四周探寻起来。

    但没多久,那些黄沙气流就在空气中消散不见。

    卡亚尼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知觉。

    这是怎么回事?

    那股气息竟然不存在这个世界里?

    难道是来自于其它位面的存在?

    一想到这里,卡亚尼斯眼睛里就浮现出一丝畏惧,下一个动作便是径直撕开裂痕,一步踏入消失不见。

    很显然,这位卡亚尼斯大人在担心着什么。

    且不提卡亚尼斯大人来了一趟便虎头蛇尾的离开了。

    贾可道一步进入道德经后就看见那个沙石巨人好似发狂一样在空地上大肆破坏。

    草!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仙风道骨的形象,爆出一句粗口来。

    小竹屋前的空地上可是堆放着不少东西,吃的喝的还有一些准备带到青木山谷去的种子,粮食等等。

    这沙石巨人搞起破坏来倒是不懈余力,米面,种子什么的口袋尽数被它砸爆,撒得到处都是。

    “好胆!”

    贾可道怒吼一声,朝着那沙石巨人一指,便将其给送进了制器阁,而贾可道自己则是急忙跟着几步冲了进去。

    沙石巨人被送入制器阁之后,依然没有老实,一米不到的个头就想要将那尊龙虎赤炎鼎给掀翻在地。(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七章 鬼王    “此事说来话长啊,先不说这个!”穆元明微微感慨,随后摇了摇头,突然绷起棱角分明,满是沧桑的脸,训斥道:

    “你们两个小丫头如今也不小了,行事怎地如此鲁莽?这里可是哀嚎岗,你们竟然这般肆无忌惮地自爆灵宝,若是惊动了鬼王,你们今日必死无疑!”

    “呃……”

    唐云倩和唐云娇两女闻言,呆愣了一下之后,嘴角齐齐一抽,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她们两人可搞不出来,这时候唐云倩两姐妹才突然想起了唐楚阳这个总是能制造各种意外的宝贝侄儿。

    “穆叔叔,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可不是侄女能够弄得出来的,都是楚阳这个小家伙,做事从来都不考虑后果,就在几天前,我们都差点儿载这小子手里!”

    唐云娇说这话的时候,禁不住就想起里了前几天侄儿搞出来的恐怖灵压,若不是那小子及时反映了过来,她们如今是不是还活着都是个问题。

    “楚阳?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崽子?!噢,对了,那小崽子现在似乎是个灵画师了?”

    穆元明有些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他和唐家的老爷子是故交,对于唐家的一切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唐家满门的孤女寡母,能够支撑二十年不倒,这其中虽有老太君,唐云婷等人的努力,但也脱不开穆元明暗地里的保护。

    对于唐家那个唯一的血脉,穆元明自然不可能一点儿关注都没有。尤其是最近这段日子,听说那个没心没肺的小纨绔,竟突然变成了天威王朝百多年都未曾再出现过的新的灵画师。

    穆元明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狠狠地被震惊了一下,一个原本没心没肺的败家纨绔,突然就变成了一名高贵的灵画师,这事儿怎么想,怎么觉得梦幻。

    “是啊,这小子自从那次差点被林家打死之后,突然就性情大变。不但懂事了许多,竟然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突然成了灵画师。当时可结结实实把我们吓了一跳!”

    唐云娇顺着穆元明的话往下说,语气里带着一股子遮掩不住的自豪,天威王朝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新的灵画师了,唐家能出这么个宝贝。家里所有女人都是非常骄傲的。

    “确实很让人难以置信……”

    穆元明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了什么一样,语气极为吃惊地接着问道:

    “你们的意思是,方才弄出那么大动静的人,就是楚阳这个小崽子?!!”

    “是啊!除了他,还能有谁?!”

    唐云倩和唐云娇齐齐点头,表情相当的理所当然,刨除境界的上的差距,现在整个唐家除唐云婷之外。

    怕是没有人是那小子的对手。尤其是这小子身上总是层出不穷的各种闻所未闻的事物,唐家的女人们已经被他震惊得彻底麻木了。

    “这怎么可能?!”

    穆元明的表情更加吃惊了。身为一军之主,穆元明自认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绝非常人可比,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什么,已经是基本素质了,但听到到唐云倩两姐妹肯定回答,他依然感觉难以置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半年前,这小崽子连初级修士都不算的吧?这才多久?即便他是个千年不出的修炼奇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三才境以上的境界吧?”

    穆元明这话已经问得相当客气了,想想刚才足足损耗了他一成元气,才好不容易消弭的狂暴元气,他估摸着,就是十个三才镜的修士,怕也搞不出那么大威力的爆炸来。

    现在见眼前两个小丫头,如此信誓旦旦地说,一个大半年前还是个废柴的小纨绔,竟然搞出需要消耗他这个大天位修士足足一成元气,才能够勉强压住的恐怖爆炸,穆元明突然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穆叔叔,楚阳那小家伙,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突破到两仪境后期了……”

    唐云倩似乎非常理解穆元明此时的心情,因为这种心情唐家的所有女人已经体会过了,并且还一直在不停地体会着,唐楚阳身上层出不穷的事物实在太多了。

    “不到一年……”

    穆元明怔住了,他如今已经快一百岁了,见过的天才也不在少数,但即便如此,能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从毫无根基突破到两仪境,那也是绝世奇才一级的天才了。

    而且,想想唐家落魄的现状,能在这种情况下连续突破两个大境界,那就更加难得了。

    “那小家伙在哪?”

    穆元明突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唐楚阳了,不到三个月成为灵画师,不到一年时间连破两个大境界,这绝对是典型的天才模式啊!

    “不是就在那……咦?楚阳跑哪去了?刚才明明在那边的!”

    唐云娇抬手向着哀嚎岗通道那边一指,抬头望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唐楚阳竟然不见了,转头四处看看,依然不见侄儿的踪影,唐云娇没好气道:

    “这小子,该不会是闯了祸不敢见人了吧?”

    “他可不是不想见人,我们恐怕又麻烦了……”

    穆元明修为远超在场所有人,潮水一样的感知铺天盖地的放出去,不过一息时间,他原本温和的面色就变得严肃起来,转头看了看惊疑不定唐云倩两姐妹,开口道:

    “带着你们的人速速撤往流云城,我刚才感应到了鬼王的气息,那小家伙怕是有危险,我去救他!”

    话音落下的时候,穆元明已经到了千丈之外,唐楚阳先前所在的地方。面色凝重地往山道里面看了看,单手抬起,朝天一指。

    “雷神!”

    咔嚓嚓!

    天际有数到紫黑色的雷电闪烁。眨眼化作流光飞至穆元明面前,瞬息间便凝聚出一尊高达九丈,身着紫金甲神将。

    “合神!”

    唰!光芒一闪,穆元明原地消失,而身高九丈的神将却微微一震,双手一分一合,一朵范围足有十丈的云朵凭空而现。穆元明抬脚踏上云朵,单手一挥,白色云朵轻轻一晃。嗖!的一声,便不见了踪影。

    “楚阳有危险?!我去救他!”

    直到穆元明驾驭巨大的神将消失,唐云娇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般,俏脸一白。抬脚就要追上去。

    “那是鬼王!你过去送死么?!”

    唐云倩一把拉住了妹妹。她要比唐云娇冷静多了,虽然也担心侄儿的安危,但面对鬼王这种连仙王级的守护神都能拼一把的存在,一百个她捆起来送过去也是个死。

    “咱们再担心都没用的,有穆叔叔去救楚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你去了也是累赘,咱们还是按照穆叔叔的吩咐。先撤往流云城吧……”

    “这……”

    唐云娇犹豫,自家侄儿现在可是唐家的主心骨了。他若是遭遇了不测,唐家今后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这一刻,唐云娇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压都压不住的挫败感,以往就算被人伤了无数次,她都从未有过这种无力感。

    唐楚阳对现在的唐家而言,太重要了!

    “走吧……”

    唐云倩强抑心中想要不管不顾冲进哀嚎岗的念头,她分得清楚孰轻孰重,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个安全的躲起来,而不继续留在这里给穆元明增加负担。

    猪兔同眠分割线

    唐楚阳痴痴呆呆,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一步一步地想着哀嚎岗山道身处前进,他之前看到那尊神将竟是唐家熟人的时候,原本是打算过去打个招呼的。

    只是在唐楚阳才刚刚打算走过去的时候,一股冰寒彻骨的冷意陡然将让完全包裹,以后便感觉意识昏沉,识海里似乎突然多出个声音在呢喃着什么。

    这声音如泣如诉,飘飘渺渺,虽然听不清楚,但唐楚阳心里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往前走,不停地往前走。

    紧接着唐楚阳精光闪闪的双目,突然就变得黯淡无神,诡异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意味莫名诡笑,唐楚阳散掉了守护神之后,便转身向哀嚎岗通道里走了过去。

    昏昏沉沉的走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唐楚阳识海里的小茶壶突然一跳,周身猛然耀出万千光华,光华之外的识海,不知何时已经被漫天云雾笼罩。

    随着万千光华闪耀而出,那些冰冷的雾气如同初雪遇到了朝阳一般,诡异地挣扎着,仿似有生命一样扭曲消散了下去。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原本近乎侵占了整个识海的寒雾,便被小茶壶身上爆发出来的漫天红光给彻底驱散,与此同时,唐楚阳浑身一震,突然清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

    唐楚阳疑惑地摸了摸脑袋,转首四顾,发现周遭环境一片陌生,血红色仿似随时都会沸腾起来的山石,彻底充斥了唐楚阳的整个视界,寂静到诡异的气氛,更是让他有些头皮发麻。

    “什么情况?这是哪里?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喃喃自语一般连续问了三个问题,但心底里却一个答案都给不出来,唐楚阳正要沉思,却突然心中一悸,心有所感地抬头看向前方,入目所见,让他浑身发寒,惊惧变色道:

    “我靠!好大一只鬼!!!”

    “那是鬼王!”

    温和中带着不可忽视威严的声音传来,唐楚阳诧异回头,正好看到一尊九丈高的神将踏云而来……(未完待续……)

    ps:推荐一本书,乡土种田文《随身小萝莉》书号:(3337401)

    喜欢看养成种田的书友可以去看看,这厮是个超有灵气的写手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