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月票打劫!!兄弟姐妹,宅男宅女小萝莉,道友们,现在就看你们的了!请迅速翻一下自己的腰包,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上个月的保底月票,如果有,那么果断给本书投上一票!贫道在这里给各位老少爷们姐们拜谢了。

    “猪羊怎么够?去,去县城买头牛回来,要祭拜就要庄重!”

    李万耀随即就呵斥了包工头想要省钱的想法,太幼稚了,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能省钱。

    李万耀的呵斥让包工头欲哭无泪,自己这手笔也不算小了吧?

    谁家祭拜山神用猪羊的?最多杀只鸡就算是不错了。

    当然,与李万耀这种壕哥比,自然就有些不够看了。

    且不提李万耀被山神事件吓得屁滚尿流忙着祭拜的事情。

    贾可道进了道德经,入了制器阁,就发现此时的制器阁面积似乎变得大了不少,即便是之前收入进来的破铜烂铁乃至于高如山坡的碎石,还有一小片树林都没能够将制器阁内装满。

    嗯,先炼制一个山丘小印?

    贾可道翻了翻脑海里的小册子,选定了目标,右手一挥,一条火龙随即便从龙虎赤炎鼎里飞出,绕着那堆碎石一转,旋风随即生成,那些碎石便随着火龙投入龙虎赤炎鼎中。

    这些碎石都是普通的花岗岩以及一些砂岩连同泥土,较之玉石容易被融化,送入龙虎赤炎鼎之后,被火龙一烧,旋风一吹,碎石便开始融化。

    数分钟之后,所有碎石尽数融化为一团赤红的岩浆。悬浮在鼎中,开始被旋风去除杂质。

    实际上这个过程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很快岩浆便被贾可道引出落在了千年寒金锻台上。

    岩浆加上锻台的高度。足足有十多米高,要知道。贾可道可是取了不少的碎石,在去掉杂质后,整个体积就缩小了一半以上。

    贾可道只需要用锻金锤敲打其侧面,这团岩浆便会不断自行缩小。

    嘭嘭嘭,在锻金锤的捶打之下,岩浆好似一块富有弹性的果冻,不断变化着自己的形体,时不时飞溅出一团团火花来。

    没多久时间。岩浆就呈现出半凝固状,体积缩小到不足五米,被敲打成为了一个好似秤砣的梯形。

    贾可道吞了一瓶五味吞气丹后,便用削金刀在半凝固岩浆上飞速的雕刻起来。

    一个个形态怪异的符文不断浮现在岩浆团上。

    大约刻画了三十来个符文之后,贾可道便挥动锻金锤再度敲打了起来,此时的岩浆已经完全凝固为灰色的花岗岩,显得坚硬无比,但在锻金锤的敲打下来却无可奈何的一点点缩小。

    将花岗岩敲打到一米见方的时候,贾可道又开始在其上雕刻了三十多个符文。

    再度敲打,而下一次雕刻符文则是在岩石缩小到人头大小时。

    前前后后。贾可道一共在岩石上雕刻了上百个符文。

    而这些符文都是小册子上记载的,贾可道只能将这些符文默记下来,凭借着锻造灵器的过程来熟悉这些符文的用法。

    没法。这种锻器所用的符文,与贾可道所学过的符箓符文完全不一样,乃是真正的云篆,又没有详细的介绍,并且里面重复的符文很少。

    就拿混元一气罩来说,其上需要的符文共有六十多个,而贾可道这次锻造的山丘小印里的一百个符文,与混元一气罩重复的就有十三个。

    按照贾可道的猜测,这十三个重复的符文里。应该有自行吸收外界灵气的符文,有储存灵气的符文乃至于控制灵气流动的符文。

    当然。这种符文的使用应该是一种组合方式,并不是单一符文就能够起到效果的。

    在雕刻了最后的三十来个符文后。贾可道举起锻金锤就是一阵猛敲,将人头大小的岩石活生生的捶成了一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小秤砣,整体呈梯形,其上有一个用来系绳的圆孔,除此之外光从外表上来看,较之那混元一气罩就要简陋太多了。

    最后一锤落下,贾可道也是累得够呛。

    锻造这山丘小印可要比混元一气罩累人多了,同时消耗的灵气也要多出很多。

    要知道贾可道锻造山丘小印所消耗的灵气基本上相当于同时锻造两块混元一气罩的消耗了。

    在贾可道将灵气输入这山丘小印之后,山丘小印随即便爆发出一团黄色光芒,片刻之间便化为十多米的巨石,之后又迅速缩小,恢复半个巴掌大小,被贾可道伸手一招,便自行飘飞到手掌上落下。

    这山丘小印落在手上,贾可道所感受到重量也就一二两的样子,十分轻盈,任凭是谁也不会猜得这山丘小印竟然能够变得那么大。

    山丘小印算是做好了大半,就剩下系小印的绳子了,贾可道随后将一个破烂的铜夜壶丢入龙虎赤炎鼎,融化提纯,放到千年寒金锻台上凝固后刻上了两个符文,随后一阵猛捶,将其捶打成为了一条细长的铜线。

    待到输入灵气之后,这条铜线随即变得柔软起来,就好似一根染上了铜色的毛线,但其坚韧程度让人吃惊,贾可道即便是双手发力,都没法将这铜线扯成两段。

    贾可道心头有些明悟,那两个符文恐怕就是让铜线变得柔软坚韧的原因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也没有迟疑,用铜线将山丘小印系在腰间后,便将一个大概是痰盂的铜器给丢入了龙虎赤炎鼎内,融化提纯之后,刻上了一个符文,随后捶打成为铜线,再输入灵气。

    有了这个符文在里面,这根铜线就变得柔软了起来,不过坚韧程度还是铜原本的程度,被贾可道双手轻轻一扯就被扯成两段。

    而另外一个符文刻在铜线上后,则能够让铜线变得极度坚韧,不过其弹性依然是原本的程度。

    贾可道不由得一喜,随即便将这两个符文牢牢记在脑海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将一件件铜器,铁器丢入龙虎赤炎鼎融化提纯之后,分割为一根根小铜条,随后在其上刻出一个个符文。

    不过测试符文这个工作可不太轻松。

    其它的符文可不像铜线上那两个符文那么简单就能够测试出来。

    也不知道忙碌了多久,肚子都饿得咕咕直叫的时候,贾可道方才停下手里的活。(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三章 哀嚎岗    ps:诸位书友早上好,大早上的看到小猪更了一章,有没有惊讶一下?

    呵呵,这可是小猪第一次早上更新章节啊,诸位伟大的上帝们,是不是奖励点什么呢?比如月票?比如推荐票啥的……

    —猪—兔—同—眠—分—割—线—

    温暖的黄色画板平平地摆在了车厢里的矮桌上,画板的凹槽里已经卡进去一张,雪白中带了些点点银光的灵纸,唐楚阳全神贯注,手持灵毫,迅捷但又不失沉稳地在灵纸上不断勾画。。。

    灵毫笔尖循着一条奇异的轨迹,繁琐又似简单地勾画出一条条简洁的线条,一道道淡蓝色的荧光笔墨仿似滴入海绵的水滴,沾染的瞬间,就被灵纸迅速吸收,留下一条闪耀着蓝光的构纹。

    唐楚阳每一笔下去,都会一气呵成地划出一个个或举拳击出,或并拳分开的灵动小人,小人画制成功的瞬间,就会在眨眼间爆出点点星光,随后便在灵纸上消失不见。

    如此反复数十次之后,随着唐楚阳将所有构纹全部连接起来,原本消失在灵纸上的所有小人便会依次闪现,小人的动作不尽相同,细细看来,居然如同动画一样在不断演练一套战技!

    唐楚阳正在炼制的东西叫做‘灵笈’,用唐楚阳自己的话来理解,就是有灵气的秘笈,五行大陆上大部分上档次的功法,都是以‘灵笈’的方式存在的,也有以千年灵玉制作的。但同样叫灵笈。

    灵笈只有灵画师和灵符师才能制作,七阶以上的修士也能以观想之法,将功法强行印刻到灵玉当中。不过那样对于承载功法的材料要求比较高,不像灵画师和灵符师,只要有灵纸就能制作灵笈。

    这已经是唐楚阳制作的第二十二份灵笈了,本来灵笈这东西通常都是能少则少,以此来避免功法外泄,但唐楚阳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提供给一百多人参悟功法。所以灵笈必须得多制作一些,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唐楚阳将一百名信徒分成了五组,每组二十人。金阳,陆俊,方万豪兄弟这四个人一人带一组,每组分三份灵笈。一份灵笈交给带队组长。另外两份每十个信徒共用一份。

    唐楚阳自己也亲自带了一组人,因为功法本就是他自创的,所以唐楚阳只留下了两份灵笈,交给手底下的一组二十人分享,剩余的灵笈则全部交给了唐云倩,让她来分配。

    原本唐云倩是不建议唐楚阳将这么厉害的功法传给仆从的,但功法终归是唐楚阳所创,尤其是唐楚阳以非常严肃的语气问了唐云倩一句话之后。她就在也不提灵笈的事了。

    “六姑,说实话。我是没把握能保证计划一定成功的,如果计划失败,唐家必然会烟消云散,那样的话,留着这些功法有什么意义?便宜那些灭掉唐家的人?”

    这话可谓直中要害,如果唐家都烟消云散了,唐云倩对灵笈所谓的保密还有什么意义?如此,还不如用这门改名为‘贪狼经’的功法,来增强一下所有人的实力。

    至少,这么做的话对于现在的唐楚阳等人,总是一种整体实力上的增强。

    天狼拳变成了贪狼经,这是唐楚阳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这套功法不但有了拳法的部分,还有了功法的部分,唐云倩亲自试验之后,发现贪狼经居然能够大幅度加快周天运行速度!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唐云倩才建议侄儿将这套功法珍藏,评判一门功法的好坏,五行大陆上的修士,都是用功法本身对于周天运行速度的增幅多少来评级的,增幅越大的功法,品级就越高。

    当然,唐楚阳现在也不是什么修炼小白了,他知道功法增幅方面的效果,只是一本好的功法最基本的特点之一而已,真正决定一门功法是否极品的主要功能,还是在附加作用,或者说特效上。

    比如唐楚阳自创的贪狼经,修炼之后能够让修士本身元气附带冰属性,对战的时候便能以寒气迟滞对手的速度,甚至于直接冻结对方的躯体,使之毫无还手之力。

    同时,贪狼经里的拳法部分,施展起来还具备不俗的幻象效果,这样就能够干扰别人的视线,达到迷惑目标,出其不意的,甚至于一击必杀的奇效!

    原本唐楚阳以为,有了贪狼经之后,队伍的赶路速度怕是要慢上许多了,毕竟整个队伍除开唐楚阳自己之外,人人都开始修炼贪狼经了。

    但事实上,一百多人的赶路速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比之前快了不少,一脑袋迷糊的唐楚阳最终叫来了随车护卫的金阳,以相当奇怪的语气问道:

    “你们不是要修炼功法么?为什么反而开始玩儿赶路了?”

    金阳听完了唐楚阳的问话,非但没有回答唐楚阳的问题,反而以更加诧异的语气反问道:

    “少爷,您不会不知道咱们现在所在的地界是哪里吧?”

    唐楚阳皱着眉头想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他虽然看过不少地理志,但却从未出过远门,哪里能知道现在到哪了?当下没好气地问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还咱们赶不赶路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关系大了去了!”金阳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看自家少爷依然一脸浆糊的模样,金阳微微叹口气,随后开口解释道:

    “咱们流云城地界有三大险地,一个是落日山脉,一个是云泽谷,另外一个便是‘哀嚎岗’,这是连最普通的平民都知道的事情啊,少爷,您是逗我呢吧?”

    “少废话!说重点!”

    唐楚阳被金阳那种探询的目光看得有些老脸发红,他脑袋里果然是有这三大险地的。但被人当面揭穿自己无知的一面,这种感觉怕是没人会喜欢。

    “马上就要到哀嚎岗了啊,咱们得趁着天光大亮。以最快的速度过了哀嚎岗才成,那鬼地方到了晚上就是死地,就算是天威修士也不敢在夜间通过哀嚎岗的,所以啊,咱们必须得加速赶路的!”

    “哀嚎岗能有多大的地方?绕过去不就得了?!”

    唐楚阳对金阳的回答非常不满意,知道了哀嚎岗这个地名之后,他脑袋里已经找到了哀嚎岗的资料。不过就是个方圆几百里的绵长山岗而已,绕个原远路不就过去了?

    金阳闻言苦笑,他不知道自家少爷是真傻。还是装傻呢?但这话金阳显然是不敢说出来的,他无奈地摇了摇脑袋,涩声道:

    “我的少爷诶,往左边走便是绵延无际的山脉。要一直走到落日山脉那边才有出路。往右边就是守着关隘要道的流云城,您说咱们是绕回落日山脉?还是去流云城里等高家找麻烦啊?”

    “呃……”

    唐楚阳傻眼了,金阳这次的回答,算是彻底将唐楚阳地理白痴的一面暴露了出来,尴尬无比地冲金阳挥挥手,唐楚阳恼羞成怒道:

    “那还不赶紧带队赶路去?!”

    “啊?”金阳有些发怔,什么情况了这是?

    “啊什么啊?通知所有人,全速赶路!”

    唐楚阳不给金阳继续说话的机会。随口吩咐了一句之后,直接就将他给踢出了马车。这小子还自称是个伶俐人呢,没见少爷我老脸都挂不住了么?还不知道赶紧闪人。

    其实根本就不用唐楚阳吩咐了,整个队伍此时都在以最快的速度赶路,百名一直负重锻炼的信徒,也扔掉了所有负重,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飞奔。

    哀嚎岗东西绵延七百七十七里,纵深也足有四百四十四里,其中又有四条山岗通道,唐楚阳只是回忆起哀嚎岗的资料,便觉得里面透露着一股子不祥之气。

    哀嚎岗其实是落日山脉延伸出来的支脉,这条山脉也是天威王朝的天然防线,缙云县所在的地域其实已经是天威王朝的边界,属于关外之地,而流云城就是扼守通往天威王朝内陆地区的雄城。

    景云县东面是绵延无际的落日山脉,北面过去不足七千里就是天罡王朝的国界,再往西北方向走万余里,就是天平王朝的国界,而如果能够穿过落日山脉的话,后面就是天暴王朝所在地。

    这三个王朝和天威王朝的关系都不算友好,尤其是在三十六天罡王朝里排名第二的‘天罡王朝’,几乎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吞并排名第九的天威王朝。

    天罡,天平,甚至于天暴王朝,都在过去的数百年时间里,数十上百再次的入侵天威王朝,因为流云城是依山脉而建的雄关,易守难攻,可算是硬骨头里的硬骨头。

    所以天罡,天平等级个王朝通常都会选择哀嚎岗所在的四条通道,从这边攻入关内,天威王朝自然也不可能放着通道让敌国通过,数百年来哀嚎岗一直都是几国交战时的血肉磨盘。

    几百年下来,死在山道上的各国士兵何止亿万,因为死的人太多,四条通道的山壁,山顶,乃至于绵延数百里的山脉都被血液染成了腥红色。

    而山道内死掉的士兵怨气聚集,煞气冲天,无家可归的冤魂相互吞噬,进化成相当凶厉的恶鬼,这些恶鬼又经年受到这片凶煞之地的怨气滋养,其中诞生了许多实力强横的鬼王。

    这些鬼王实力最差的都不逊于天威修士,据传,有存在年代不叫久远的鬼王,甚至已经进化到了鬼君的程度,那可是连七阶的神使都不敢力敌的凶悍存在。

    “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看到远处猩红无比的山脉时,唐楚阳的心里突然生起一阵儿心悸之感,让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前方等着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