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行了,孟挺,每位弟子分发一枚玉佩,此物滴血即可认主,自己去琢磨吧。”

    贾可道这么一说,孟挺立马爬了起来,带着众弟子齐声道:“谢师尊赐。”

    孟挺分发了一圈,发现手里的玉佩还剩下两枚,正待找师尊询问,结果发现贾可道下了山。

    孟挺寻思了一会,将剩下的玉佩发给了奥迪斯和郑老头。

    想来师尊多拿了两枚玉佩的用意就在这里了。

    不过实诚的孟挺倒是没有想到,实际上贾可道多拿两枚玉佩固然是给奥迪斯和郑老头的,但也是培养孟挺的第一步,以此来竖立其掌门大弟子的地位。

    一群弟子在得到混元一气罩后,滴血过血之后,一个个相互击打以测试着混元一气罩的效果,结果在这后山上,时不时就会有人被弹飞出去,但由于混元一气罩的保护,即便是弹飞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些家伙一时间兴奋了起来,相互打闹起来。

    孟挺等人毕竟才出校门未久,没怎么被社会上的污秽污染,一个个倒是赤子心性。

    有了这混元一气罩,贾可道感觉自己的底气足了不少,另外自己也绘制了不少符箓,是时间回去黑色光门看看了。

    回到厢房,贾可道开启了地下室铁门,来到了黑色光门前,地下室里符箓组成的符阵没有受到丝毫破坏,这也意味着没有任何东西从黑色光门对面穿过来。

    贾可道取了一根竹竿来,小心翼翼的穿过黑色光门,朝着对面刺过去。

    让贾可道感到有些惊异的是,竹竿刚刚穿过黑色光门就感觉抵在了什么东西上,虽说可以继续穿过去。但多少有些费力,就好似刺在了什么富有弹性的东西里一般。

    贾可道微微加了一把劲,然后竹竿啪嗒一声无法承受贾可道双手之力断掉了。

    没法。贾可道现在双手之力合计能够将上千公斤的物体举起来,这虽说比不上已经晋升为大剑士的奥迪斯。但光以纯肉身之力能够达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人类了。

    这样的力气加在竹竿上,前面又有东西阻挡,竹竿断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贾可道丢掉手上的半截竹竿,将插在黑色光门里的竹竿给抽了回来,然后仔细一看,竹竿的前段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和石粉。

    嗯?这是怎么回事?

    黑色光门对面不是山洞么?

    难道是山洞垮掉了?还是说对方找不到自己就一怒之下将山洞给炸掉了?

    贾可道一阵胡乱猜测倒是猜中了真相。

    但不管真相是什么,贾可道确定黑色光门在异界已经被埋在了一堆泥土和碎石之中,就更不提青木山谷到底怎么样了。

    这让贾可道有些咬牙。

    当然。贾可道也不可能放弃,对面的异界可是自己修道的根基!

    别说对方不可能是真神,就算是真神,贾可道也要与对方挣上一挣!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算是与对方对上了。

    贾可道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就地盘腿坐下,脑海里回忆起那个恐怖存在的气息,良久之后,贾可道站了起来。

    原来如此。

    是说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原来那个追来的恐怖存在就是贾可道当初逃离雄狮城时。在沙漠大军里感受到的恐怖气息。

    这也就对上了号。

    难怪,那么一点时间,对方就追了过来。毕竟山洞距离雄狮城之间对于这样的存在而言并不算远,甚至于可说很近。

    既然对方将山洞给炸掉了,而黑色光门也被埋在了泥土碎石之中,那么贾可道之前想要悄然过去,回到青木山谷的想法就破产了。

    在黑色光门被埋住的情况下,不管自己是挖地道出去,还是怎么做,都会引起一些动静。

    贾可道占了一卦,自己穿过黑色光门之后。会遇到危险,但危险程度较之那个恐怖存在却是降低了很多。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已经离开了这里。而还存在危险也意味着对方或者留了一个手下把守在外面。

    总之,自己想要光凭借混元一气罩就这么过去就有些不太靠谱了。

    需要更多的灵器来防止意外。贾可道第一时间就去了仓库,将仓库内的破铜烂铁尽数收入制器阁中,随后又离开观门,径直去了修路的工地。

    最初贾可道来到工地上的时候,工人们还没怎么注意,只是有安全监督员让贾可道注意安全,不要太靠近施工现场,毕竟这过路的山民数量不算太少,如果不盯着点的话,指不定就有人会受伤。

    结果在贾可道经过一堆碎石后,那碎石就消失不见了,差点没将盯着贾可道的安全监督员给吓个半死,最后,贾可道收了几堆碎石,连同收了一小片树林后就直接进了道德经。

    看着贾可道在一圈青光中消失不见的工人可不在少数。

    顿时,工地上哗然了,有胆小不懂事的年轻工人当即就吓尿了,一个劲的叫着鬼鬼鬼。

    倒是有本地懂事的年长工人一巴掌将那吓尿的年轻工人从发疯边缘扇醒:“鬼什么鬼啊,这是山神显灵啊。我说沈头,我们这进山施工好像还没祭神吧?”

    进山做事情,不管是打猎还是采药,都要祭拜山神,除了保佑自己收获丰硕之外,更有避免触怒山神的原因。

    而李万耀请来的施工公司都是从大城市里过来的,哪里懂得这些规矩,就算是有人提醒,他们也会认为这施工与打猎采药无关。

    当然,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这开通道路,动用的炸药可不在少数,真要是有山神的话,恐怕也会被激怒的。

    “啊,对对对,我们马上祭拜,你去附近村子买几头猪,山羊。”

    从之前灵异事件里惊醒过来的包工头,这个时候也是被吓得够呛,立马从善如流,吩咐工人们去采购祭拜山神所用的猪羊。

    说实话,这工地上发生的山神事件都将这几天腻在县城里的李万耀给惊动了。

    在一连串的诅咒死亲属事件之后,李万耀的精神实际上是很警醒的。

    赶到工地后,听那些目击证人一说,李万耀还真以为是山神出没,对于李万耀来说,像明阳道长那样不可思议的存在都有,这世界上出几个山神还有什么奇怪的?(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二章 恐怖灵压    ps:第三章总算码完了,夜猫子属性又有发作的趋势啊,不熬夜了,诸位书友,晚安了……

    对了,刚过十二点,所有数据全部刷新了,推荐票,月票,什么票的,诸位书友速速交出来的,嘿嘿……

    —猪—兔—同—眠—分—割—线—

    原本的天狼拳,只是一套纯粹打熬肉身的外功拳法而已,对于这一点,已经练拳二十多年的唐楚阳再清楚不过了。。。 看最新最全小说

    但此时看着金身透明的体内,正循着莫名路线运转的线条,给予了唐楚阳最为直观的暗示,这确实是在自创功法的节奏!

    他虽然是个非常专业的神棍,但像现在这么玄奇的事情,唐楚阳也无法给出比较合理的解释,这种玄之又玄的诡异事件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唐楚阳只能将之归类为莫名又无所在的天道。

    也许是贪狼拳比较契合五行大陆的天地意志,最终才导致这样玄异的事情发生,这是唐楚阳能够想到的最为合理的解释。

    不过此时此刻,这些显然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让这套拳法,或者该说是功法继续顺畅的运行下去,最终让金身自创功法成功,似乎才是唐楚阳目前唯一能做,也必须去做的事。

    随着拳法的套路的不断延伸,唐楚阳发现他原本凝实的金身,竟然开始变得越发的透明起来,一阵阵的虚弱感也开始在识海里蔓延开来。让原本没有多大心里负担的唐楚阳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原本他以为这只是一次无消耗的自创而已,现在看来,自创的过程中消耗的能量。竟然直接就是他的金身神力!

    此时的唐楚阳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尊一丈高的‘光人’了,整个人都显得神秘,威严,玄奥无比,而观看唐楚阳演示的陆俊,唐云倩等人,已经被强大的元气威压给迫得推到了十丈之外。

    “金阳。去,把所有仆从军招来观看我演武!”

    神力快要消耗完了,唐楚阳本能地想到了带出来的那百名信徒。此时他的形象颇为神异,若是让那些信徒见到,绝对会误以为又是什么神迹,这是骗取信仰的最好时刻。不利用一下就太可惜了。

    “啊?哦。属下马上去!”

    金阳正看得痴迷,突然听到唐楚阳的命令禁不止呆了一下,不过他到底是个比较警醒的人,醒悟之后急忙应了一声,转身就往林子外面去了,那一百名仆从军这时候正在林子外面打坐修炼。

    不一刻,金阳便带着上百名仆从军到来,看到丈许高。浑身光芒四射的唐楚阳,这百名信徒果然一脸激动地跪伏在地。但却并未失声惊呼,而是虔诚地注视着正在演武的唐楚阳,默默祈愿。

    经过唐楚阳半个月的军事化训练,这百名信徒已经具备了最基本的军事素质,就算看到了天神降临,虽然激动无比,但也本能地保持了往常的纪律,并未出声喧哗。

    或许是因为仆从军全都是唐楚阳的信徒,而百名信徒有无比虔诚专注的原因,唐楚阳演练出来的天狼拳,这些信徒反而能够以更快的速度理解领悟。

    看他们如.饥.似.渴的模样,以及双目中偶尔闪过的明悟和欣喜,比之早就在旁观看的金阳,乃至于唐云倩等人的频率都要高的多。

    信仰之光本就来自于信徒的感恩之心,唐楚阳如今演武,自然就等于在传授他们战技,用信徒的话来说,这是天神的恩赐,他们自然要全心全意地学习的同时,以更加虔诚的信仰去感谢天神。

    这百名信徒都是唐楚阳精挑细选,全部能够供奉金色信仰之光的信徒,随着所有信徒开始专注地祈愿,唐楚阳的视界里开始出现点点金色的星光。

    金色星光不断凝聚,直到足有鸡蛋大小的时候,才开始向着唐楚阳的眉心汇聚,那是所有天神的神台所在,所有信仰之光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被吸收的,不经识海,御龙天兵和镇元子自然发现不了。

    得到了精粹无比的金色信仰之光补充,唐楚阳的的金身终于在彻底变得透明之前,再次开始缓缓地凝实起来,让金身之内的线条得以继续运行了下去。

    随着时间的延长,唐楚阳施展的天狼拳也逐渐接近尾声,而围绕他身周的天地元气,竟诡异凝萃出来一副样式奇特,似乎蕴含了无比玄奥轨迹的铠甲,威风凛凛,又充满神秘的威仪。

    唐楚阳的动作越来越慢了,不是他不想快,而是根本就快不起来,浓郁到了极致的天地元气让他如同置身沙土当中一般,每一个动作都艰涩无比,耗费了莫大的力气才能挪动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双臂艰难地想着左右平伸,随后又缓慢但坚定无比地收到胸前,唐楚阳双拳咬牙将双拳并起,近乎竭尽所能地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全部不留余地的举起双拳,狠狠地朝漆黑的夜空猛然击出!

    天!狼!啸!月!!!

    瞬息间,一股狂暴到了极致,以至于竭嘶底里的暴喝,变了声调的猛然从唐楚阳的喉咙里爆发了出来。

    随着这声糅杂了太多情绪的暴喝,唐楚阳的双拳终于朝天推出,周身浓郁到了极致的精粹元气,经过瞬息间的扭曲振荡,陡然化作一只硕大无朋的巨型银色狼头,狂暴无匹地咆哮着冲天而起!

    嗷呜!!!

    庞大的狼头以超乎在场所有人视线极限的速度,割裂了空间一样,发出凄厉中带着凶悍,狂暴又不失威严,且让人浑身发寒的狼嚎,划出一道银光璀璨的流光,飞射向遥远不可见的天际深处!

    巨大的银色狼头突破天际的同时,唐楚阳周身猛然爆发出一圈圈银色光波,唐楚阳见状身周光波的瞬间,面色巨变的同时,也生平最快的速度飞射向了林中深处。

    几乎刹那间就跑到了几百丈之外,这时候光波猛然自他身上爆发,银白色的光波速度极快,瞬息间蔓延周边百余丈距离,但凡被光波扫中的事物,不论是花草树木,还是林间山石,树断石飞,无一幸存!

    这种灵压一类的冲击波,唐楚阳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因为总是忘了收敛灵压爆发,包括唐云婷,唐云倩,甚至于老太君在内的家人,都已经被他无意中伤害过好几次了。

    这也是因为他的经验和阅历太少,不论是契约守护神时,还是炼制出将符,又或者是炼制七仙女神像时,都未曾想过灵压,天神威压之类的能量余波会波及到旁人,以至于误伤了许多人。

    这次也是唐楚阳本能地感知了一下,及时发现了停留在身上的巨大灵压,这才以最快的速度远离了唐云倩等人。

    即便如此,身处数百丈之外的唐云倩,陆俊,唐楚兰,以及那百名信徒,依然被强劲无比的灵压余波给扫飞了出去,不过经过大量的树木,山石的不断削减之后,灵压玉臂的威力已经不大。

    唐云倩等人虽然被扫飞了出去,但看他们似乎并未受到多大伤害,因为唐楚阳没有看到喷血倒飞的人。

    几个纵身飞掠,唐楚阳快速地飞身到了唐楚兰等人附近,此时身为高级修士的唐云娇和唐云倩,已经丝毫无损地站了起来,唐楚阳走过去将有些狼狈的二姐唐楚兰扶了起来,有些惭愧地问道:

    “二姐,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了,你小子盼着老姐有事呢是不?刚才的灵压太恐怖了!”唐楚兰心有余悸地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恶狠狠地瞪着唐楚阳,愤愤道:

    “还好你小子跑的及时,不然二姐这次还真不一定能再站起来了,你看看那边!”

    说完话,唐楚兰还面色苍白地指了指唐楚阳背后,那是唐楚阳之前跑过去的地方,以他所站之处为中心,方圆数百丈之内的参天巨树,山石山壁之类的或是被切断,或是被生生震碎。

    只要是唐楚阳当时没动地方的话,当时围在他三十丈之内的所有人,怕是没几个能能够活下来的。

    “呃,这个,失误,纯属失误,以后我一定会小心的!”

    唐楚阳被二姐问的一脑门冷汗,连续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失误之后,唐楚阳今后就是想要忽视都难了。

    “你小子这种失误,可比高级法术强多了,一下就能杀一大片人……”

    唐云娇也有些后怕地点了唐楚阳一句,抬头看看数百丈之外被摧残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树林,唐云娇禁不住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今后一旦自家侄儿再搞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她一定有多远跑多远!

    “楚阳,方才那套战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为姑姑解释一下?”

    唐云倩清冷的俏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一边说话,一边盯着唐楚阳看,刚才那套战技的威力太恐怖了,单单是战技爆发之后的灵压,都有那么恐怖的破坏力,唐云倩估摸着,那至少该是地阶战技才对!

    “这套战技是我凝聚天神金身的时候,感悟天地法则演化而来的,原本还有些粗糙,这次演练之后已经极为成熟,正想着传授给你们呢……”

    这是唐楚阳早就想好的理由,他脑袋里装了太多来自地球的文化体系了,若说以前唐楚阳编个谎言还会担心被家人拆穿的话,现在他拥有了天神金身之后。

    他所知道的一切,就可以全部推到天神金身上面,而不用再有任何心理负担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