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定时发布太坑爹了,明明该早上发布的章节,竟然到了晚上的时候还没发出去,我是不是该夸一下点娘技术部的大能们呢?

    总算第二章也赶出来了,第三章恐怕得到十二点之后了,诸位是有可以等到明天再看,顺便,哪位书友手里有月票,或者推荐票的话,就顺手投出来吧,这可是真正的举手之劳啊,你们都会做的吧?一定会的吧?

    —猪—兔—同—眠—分—割—线—

    “这套‘天狼拳’是我铸就天神金身的时候,明悟天地而得的一套战技,平时修炼可以用来打熬身体,利用守护神施展的话,杀伤力颇大,你们几个先练熟了,然后传给那一百个仆从……”

    一片茂盛的树林边上,唐楚阳一边演示着一套他上辈子修炼快二十年的拳法,一边向围在边上观看的金阳,陆俊等人讲解。。

    此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经过了半个月的极限体能训练,一百名仆从军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单纯的躯体速度和力量上,他们在没有契约守护神的情况下,甚至已经比那些构建了本命神印的初级修士持平了。

    这是经过了唐云倩等人亲自验证的事实,唐云倩和唐云娇等人都是从一元境过来的,她们非常清楚契约了守护神,并且构建了本命神印后的一元境的修士,应该拥有什么样的速度和力量。

    只是半个月的极限体能训练而已,这些原本不被唐云倩等人看在眼里的。半个月前还只是普通人的仆从军,哪怕是其中最差的人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已经能够和一元境圆满的修士媲美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唐云娇无比震惊地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不可置信地问了唐楚阳一句,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训练当中,没有人比她这个战斗狂更在意实力上的增强了,侄儿奇迹一般的训练成效已经打动了她。

    之所以能够这么显著的训练效果,这和唐楚阳不惜使用灵符有着直接关系,每名信徒整整一百张‘蕴灵符’,这般奢侈的训练方式。也就唐楚阳舍得用在仆从军身上了。

    不过在唐楚阳看来他这些投资是值得的,甚至在付出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回报,收到那些神赐的‘蕴灵符’之后。仆从军们黄金色信仰之光供奉的非常勤快,让唐楚阳收的都不好意思了。

    相比于百来张一阶的灵符,在唐楚阳看来连一点金色信仰之光都比不上,他恩赐信徒物品的同时。信徒们反馈给了他更多的信仰之光。唐楚阳识海小世界里金身和神台的实力,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增长。

    唐楚阳现在之所以这么大方地传授战技,其实也是给予信徒们的赏赐了,反正这些人对他是绝对忠诚的,等到签订了召唤契约,他们更是想背叛都难。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信徒和唐楚阳之间的关系,甚至于比唐楚阳和唐家亲人们的关系还要亲密许多。

    当然。这也是两种意义上的关系,在唐楚阳的心里。亲情还是大于一切的。

    超极限体能训练唐楚阳只打算进行一个月时间,因为训练才进行了半个月时间,就已经有人快要崩溃了,尽管一百名信徒的成长超乎想象的大,但唐楚阳也没打算真的把他们给玩儿崩溃了。

    所以他就打算换成以练拳的方式来打熬肉身力量,天狼拳就是唐楚阳上辈子用来打熬身体的,这是麻衣派相士的传承武学,唐楚阳不到十岁就开始修炼了,对于这套拳法他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领悟。

    唐楚阳从师父那里得传这套拳法时,师父曾经告诉过他,天狼拳原本叫做‘贪狼拳’。

    原本是麻衣派祖师观星象而创的武学,唯一的作用就是打熬身体,增强身体的力量,速度以及抗打击能力。

    大约在明清时期的时候,天下大乱,麻衣相士缺乏自保技艺,当时有位惊采绝艳的麻衣派传人,便以贪狼拳为基础,观狼群,参悟其攻击方式和习性。

    最终将贪狼拳造成了既能打熬身体,有具备相当杀伤力的成套武学,因为和原本的贪狼拳区别极大的原因,后改名为天狼拳。

    唐楚阳上辈子只是个练摊的相士而已,天狼拳更多的是被他用来强身健体,自从到了五行大陆这边,发现那些原本被他用来强身健体的武学,能够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力时,他早就打算将这些武学传给身边人了。

    但半年多以来,唐楚阳很少有得闲的时候,传授武学的事情便一拖再拖,直至现在开始训练仆从军的时候,才好不容易有了些还算充裕的时间。

    五行大陆上的战技是非常珍贵的,尤其是能应用到守护神身上的战技,更是弥足珍贵,就像唐家这样传承几百年的家族,十数代人传承下来,也不过才积攒了不到五套战技而已。

    就这都算是小家族里收藏比较丰富的存在了,那几套守护神战技唐楚阳自然是有学的,不过在他看来,唐家那些所谓的‘珍藏’武学,几乎和直来直去的拳拳到肉没有多大区别。

    技巧是肯定有的,而且在唐楚阳看来,也不比华夏传承下来的那些武学差上多少,但就威力而言,唐楚阳亲自试验之后发现,比他学到那些麻衣派传承武学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唐楚阳抱着不负责任的探究心思推理,感觉他的麻衣相士派武学,之所以在五行大陆这边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力,其根源应该在于,麻衣派的武学全部是根据星象演化而来。

    用五行大陆的方式来解释的话,就是观天地变化而得神赐。在五行大陆的修士看来,星相学其实就是神学,麻衣派的武学全都来自于星象演化。这就相当于观天神意志领悟的神赐战技了。

    尤其是在唐楚阳演示天狼拳的时候,竟然不经意间就能引动天地元气絮乱,连他自己都被弄得心里突突直跳,感觉自己打的不再是武学套路,而是天道轨迹了。

    随着唐楚阳逐渐将天狼拳施展开来,周遭天地元气如同受到莫名指引一样,不断地汇聚。汇聚,再汇聚,半个套路还没有打完。唐楚阳周身已经包裹了厚厚的一层元气。

    这不是他本身输出的元气,因为他只是演示,不是在和人对战,所以根本就没有动用本身的元气。这些天地元气。全都是唐楚阳拳路打出去之后的轨迹引导过来的!

    “这是?楚阳施展的莫非是地阶以上的战技?竟能引起这等异象?!”

    这个时候围在四周观看的已经不止是陆俊四人了,就连唐云娇和唐云倩两姐妹,以及唐楚兰等人,也被天地间莫名的元气波动给吸引了过来。

    “应该是了,只有地阶以上的战技,才能在施展的时候引导天地元气护体,并且大幅度争抢战技威力,楚阳这套战技似乎才开始施展。便能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势,至少也该是地阶中品的战技了……”

    唐云倩面色严肃。清冷地美眸里射出惊讶至极的光芒,自家侄儿可是一大家子女人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都干过些什么,她们这帮女人基本上都是一清二楚。

    地阶战技这种比王符,六七阶唤神图还要稀少的东西,别说是唐家这样的小家族了,就算是流云城里的大家族,能有一门便足以巩固家族地位了。

    便是古家那样的顶尖家族,族中战技满打满算,能够有两三门地阶武学都算是家学渊源了,而且还是不论品级的那种。

    “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战技?这种战技要是早些传给唐家,家里人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啊!”

    唐楚阳若是能听到六姑的心声,这时候怕是也只能苦笑了,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天狼拳怎么突然就有这么恐怖的威势了。

    在唐家的时候,唐楚阳可没少练拳打熬身体,而天狼拳可以说是他使用次数最多的武学了,那时候他顶多也就是觉得,在五行大陆施展出这套拳法,也就是更加写意,顺畅,和运转如意而已。

    但像今天这样,才不过施展了不到半套武学,就引动如此恐怖的天地元气絮动,根本就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身周包裹的天地元气越来越多了,这个时候唐楚阳根本就不敢停下来,因为他发现,此时他每一拳打出去,便有种莫名的轨迹在不断引导天地元气汇聚,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在凝聚萃取着什么。

    这然唐楚阳心底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明悟,如果他敢在元气包裹的情况下停止施展天狼拳,他整个人便会如同几千斤捆到一起的tt炸药一样,凶残无比地突然自爆!

    “为什么之前没有这样的威力,而现在却这么恐怖?!”

    唐楚阳一边放慢了拳法套路的施展,一边开始思考现在的他,和之前的他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不用一息时间,唐楚阳就想到了症结所在,如果说现在的他和之前在唐家的他有什么明显区别的话,最大的变化就应该是他现在成神了!

    想到这里,唐楚阳一边依靠身体本能去施展天狼拳,一边意沉识海,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识海当中,等看到神台上的金身也在同步地施展天狼拳时,唐楚阳瞬间明悟。

    “问题果然是出在这里……”

    找到了症结所在,以此来推理天狼拳的异象就要简单多了,以前的唐楚阳只是凡人,自然无法引动天地法则变幻,但成为天神之后,象征着天神神力的金身就不一样了。

    而且,仔细观看金身演武的时候,唐楚阳还发现,金身逐渐透明起来的身体里,竟然有一些奇异的线条,似乎在沿着人体经脉似缓实快地游走着。

    “靠!这不会是功法运行路线吧?!这是要自创功法战技?!”(未完待续。。)

第185章 太实诚了    毕竟就现在这个年代,真正清心寡欲修道的道士太少了。

    甚至于很多道士修道数十年连炼精化气入门都不能踏入。

    现在见到如此灵丹,如何不心动。

    要知道这玩意就算是贾可道服用之后都有效果的,就更别提那些连入门都没有踏入的道士了。

    相对于那些已经入门的道士而言,这些道士服用之后的效果会更强一些,运气好的话,甚至于能够轻松踏入入门阶段。

    但那些入了门的道士也不愿意就此退让,这可是有可能让他们道行突破瓶颈的灵丹,就算是将一瓶服用下去都嫌不够,哪里还愿意分给别人。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将丹药带回来的代表倒是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会引发这样的争吵,倒不如自己当初将这回礼给隐藏下来,就算是自己掏腰包买上一些东西带回来,也要比现在这样好得多。

    当然,也有头脑精明的观主做出了让全观上下勉强满意的决定。

    那就是将这五味吞气丹泡酒,然后卖酒获利。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毕竟每个道观获得的五味吞气丹也就只有一瓶十粒。

    而多数代表在老君观为了试验真假就服用了一粒,带回去也就九粒。

    这九粒丹药都不够分的,不如换成钱,以后大家都有好处。

    这些道观多数都不是像老君观一样藏在深山里,对外不交流了。

    它们都有自己固定的香客,在附近城市里也拥有自己的人脉。

    很快,不少道观所谓的什么仙灵酒,长寿酒,龙根酒就传出了名头。

    这玩意压根就不用去打什么广告。只需要在大款香客前来烧香拜神的时候,假意透漏一点消息,然后奉送一小杯。

    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闻风赶来的暴发户,为了自己的肾。为了自己的肝,为了自己的其它什么器官,掏出大把钞票抢购。

    没法,这玩意效果太好了,只要喝一杯,马上立竿见效。

    也不知道是那些人下面的东西亏损太严重还是怎么回事,这酒喝下去最先滋补的就是下面的东西了。

    实际上绝大多数人跑来抢购这酒就是为此。

    一些道观急于套现,两三下就将酒卖了个精光。

    正当他们蘸着口水点钞票。欢欣鼓舞的时候,听见某个道观竟然将这酒直接送到了拍卖公司,借着自己这些道观打出来的名声,那酒竟然拍出天价。

    一坛不到半斤的仙阳酒,拍出了八十万,这可要比目光短浅的道观每斤十万块价格高多了。

    毕竟对于那些大肚便便的壕哥而言,花个百八十万就能够让自己在床上重整雄风,实在是太划算了,并且据喝过这酒的哥们说,完全没有副作用。效果可要比那什么蓝药丸强太多了,就好似回到了十八二十岁的骚动年代,见到一个女人就想要拖上床去。

    这让已经卖光了酒的道观痛悔不已。而还有存货的道观果断模仿,当然为了节约拍卖费用,他们甚至于在道观里广邀壕哥,自己办拍卖会。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道观拍卖会的效果还真不错,拍出来的价格比拍卖公司的还高。

    没法,在经过拍卖公司一宣传,原本不知道这玩意的壕哥也知道了,可惜市面上压根就没这玩意的存货。因而在得到邀请之后,就算是骗子。他们也会跑来看一看。

    当然,那些卖光了酒的道观在痛悔之余。也随即就将主意打到了老君观身上。

    想来也是,之前就说过,既然老君观能够送出这样的厚礼,那么就意味着老君观很有可能真的能够炼制出这五味吞气丹!

    嗯,搞到这种办法不太现实,任何是谁,都不可能将炼制五味吞气丹的方法拿给同道共享。

    但我们买不成么?

    且不提那些道观的观主此时已经坐上飞机,汽车,火车,恨不得立马赶到老君观拉拢关系,贾可道这个时候带着奥迪斯朝着后山走去。

    由于后山比较清静,加之大家习惯了,那些弟子没事都会来到后山练习符箓,或者辨识药材,在这样的环境下,效果可要比在庄严肃静的主殿里好多了。

    因而贾可道也知道这些弟子在没事的时候都会聚集在后山。

    来到后山,蔡银玲倒是眼尖,随即便提醒了众师兄。

    一干弟子随即放下手中的东西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福生无量天尊,弟子见过师尊。”

    贾可道很享受这种感觉,不由得摆了摆手笑道:“无妨,你等过来。”

    待到这些弟子汇聚在贾可道面前,贾可道将孟挺叫到了面前,将一叠玉佩交到了孟挺手中。

    这是?

    孟挺看着手里的一叠玉佩有些不解。

    这些玉佩太薄了一点吧,说实话,孟挺都担心自己不小心将这玉佩给落在地上摔碎了。

    米粒厚度的玉佩拿在手里就好似一张厚点的玻璃,着实让人有点不放心。

    贾可道已经看出了孟挺挂在脸上的疑惑,不由呵呵一笑:“这可是为师花费了几天功夫炼制出来的防身灵器,名为混元一气罩,可不是那么容易摔碎的,你们大可试试。”

    见到名下大弟子都这样疑惑,贾可道怎么可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不将这些弟子给震得眼珠子满地掉,如何显现出师尊威严来?

    “孟挺试试这混元一气罩的效果?”

    贾可道貌似慈祥,实则阴险的暗暗引诱着大弟子。

    “啊,弟子遵命。”

    这孟挺太实诚了点,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完全没有领会贾可道的意思是让奥迪斯劈上一刀,自己就取了一块玉佩蹲在地上用石头砸了起来。

    孟挺实诚,但不是傻子,这混元一气罩的名字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结果这一石头砸下来,虽说不是贾可道希望的奥迪斯一刀劈过去,但同样在弟子们的心头激起了惊涛骇浪。

    嘭一声轻响,石头砸在半空,就连带孟挺给弹飞了出去。

    还好,孟挺见到玉佩很薄,没敢下死力,仅仅只被弹飞出去三四米而已。

    哇,流青云等人不由得眼睛瞪大了,他们的眼睛可没有移开半点,能够看到石头砸下去的时候,似乎有什么透明的东西出现,然后孟挺就被弹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