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就现在这个年代,真正清心寡欲修道的道士太少了。

    甚至于很多道士修道数十年连炼精化气入门都不能踏入。

    现在见到如此灵丹,如何不心动。

    要知道这玩意就算是贾可道服用之后都有效果的,就更别提那些连入门都没有踏入的道士了。

    相对于那些已经入门的道士而言,这些道士服用之后的效果会更强一些,运气好的话,甚至于能够轻松踏入入门阶段。

    但那些入了门的道士也不愿意就此退让,这可是有可能让他们道行突破瓶颈的灵丹,就算是将一瓶服用下去都嫌不够,哪里还愿意分给别人。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将丹药带回来的代表倒是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会引发这样的争吵,倒不如自己当初将这回礼给隐藏下来,就算是自己掏腰包买上一些东西带回来,也要比现在这样好得多。

    当然,也有头脑精明的观主做出了让全观上下勉强满意的决定。

    那就是将这五味吞气丹泡酒,然后卖酒获利。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毕竟每个道观获得的五味吞气丹也就只有一瓶十粒。

    而多数代表在老君观为了试验真假就服用了一粒,带回去也就九粒。

    这九粒丹药都不够分的,不如换成钱,以后大家都有好处。

    这些道观多数都不是像老君观一样藏在深山里,对外不交流了。

    它们都有自己固定的香客,在附近城市里也拥有自己的人脉。

    很快,不少道观所谓的什么仙灵酒,长寿酒,龙根酒就传出了名头。

    这玩意压根就不用去打什么广告。只需要在大款香客前来烧香拜神的时候,假意透漏一点消息,然后奉送一小杯。

    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闻风赶来的暴发户,为了自己的肾。为了自己的肝,为了自己的其它什么器官,掏出大把钞票抢购。

    没法,这玩意效果太好了,只要喝一杯,马上立竿见效。

    也不知道是那些人下面的东西亏损太严重还是怎么回事,这酒喝下去最先滋补的就是下面的东西了。

    实际上绝大多数人跑来抢购这酒就是为此。

    一些道观急于套现,两三下就将酒卖了个精光。

    正当他们蘸着口水点钞票。欢欣鼓舞的时候,听见某个道观竟然将这酒直接送到了拍卖公司,借着自己这些道观打出来的名声,那酒竟然拍出天价。

    一坛不到半斤的仙阳酒,拍出了八十万,这可要比目光短浅的道观每斤十万块价格高多了。

    毕竟对于那些大肚便便的壕哥而言,花个百八十万就能够让自己在床上重整雄风,实在是太划算了,并且据喝过这酒的哥们说,完全没有副作用。效果可要比那什么蓝药丸强太多了,就好似回到了十八二十岁的骚动年代,见到一个女人就想要拖上床去。

    这让已经卖光了酒的道观痛悔不已。而还有存货的道观果断模仿,当然为了节约拍卖费用,他们甚至于在道观里广邀壕哥,自己办拍卖会。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道观拍卖会的效果还真不错,拍出来的价格比拍卖公司的还高。

    没法,在经过拍卖公司一宣传,原本不知道这玩意的壕哥也知道了,可惜市面上压根就没这玩意的存货。因而在得到邀请之后,就算是骗子。他们也会跑来看一看。

    当然,那些卖光了酒的道观在痛悔之余。也随即就将主意打到了老君观身上。

    想来也是,之前就说过,既然老君观能够送出这样的厚礼,那么就意味着老君观很有可能真的能够炼制出这五味吞气丹!

    嗯,搞到这种办法不太现实,任何是谁,都不可能将炼制五味吞气丹的方法拿给同道共享。

    但我们买不成么?

    且不提那些道观的观主此时已经坐上飞机,汽车,火车,恨不得立马赶到老君观拉拢关系,贾可道这个时候带着奥迪斯朝着后山走去。

    由于后山比较清静,加之大家习惯了,那些弟子没事都会来到后山练习符箓,或者辨识药材,在这样的环境下,效果可要比在庄严肃静的主殿里好多了。

    因而贾可道也知道这些弟子在没事的时候都会聚集在后山。

    来到后山,蔡银玲倒是眼尖,随即便提醒了众师兄。

    一干弟子随即放下手中的东西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福生无量天尊,弟子见过师尊。”

    贾可道很享受这种感觉,不由得摆了摆手笑道:“无妨,你等过来。”

    待到这些弟子汇聚在贾可道面前,贾可道将孟挺叫到了面前,将一叠玉佩交到了孟挺手中。

    这是?

    孟挺看着手里的一叠玉佩有些不解。

    这些玉佩太薄了一点吧,说实话,孟挺都担心自己不小心将这玉佩给落在地上摔碎了。

    米粒厚度的玉佩拿在手里就好似一张厚点的玻璃,着实让人有点不放心。

    贾可道已经看出了孟挺挂在脸上的疑惑,不由呵呵一笑:“这可是为师花费了几天功夫炼制出来的防身灵器,名为混元一气罩,可不是那么容易摔碎的,你们大可试试。”

    见到名下大弟子都这样疑惑,贾可道怎么可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不将这些弟子给震得眼珠子满地掉,如何显现出师尊威严来?

    “孟挺试试这混元一气罩的效果?”

    贾可道貌似慈祥,实则阴险的暗暗引诱着大弟子。

    “啊,弟子遵命。”

    这孟挺太实诚了点,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完全没有领会贾可道的意思是让奥迪斯劈上一刀,自己就取了一块玉佩蹲在地上用石头砸了起来。

    孟挺实诚,但不是傻子,这混元一气罩的名字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结果这一石头砸下来,虽说不是贾可道希望的奥迪斯一刀劈过去,但同样在弟子们的心头激起了惊涛骇浪。

    嘭一声轻响,石头砸在半空,就连带孟挺给弹飞了出去。

    还好,孟挺见到玉佩很薄,没敢下死力,仅仅只被弹飞出去三四米而已。

    哇,流青云等人不由得眼睛瞪大了,他们的眼睛可没有移开半点,能够看到石头砸下去的时候,似乎有什么透明的东西出现,然后孟挺就被弹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第184章 五味吞气丹引发的混乱    没错,在奥迪斯眼里,这混元一气罩就是魔法道具,能够生成气墙的魔法道具。

    随后,奥迪斯就挥起单刀朝着贾可道身上砍了一下,三成力,奥迪斯在没有亲自测试之前,是怎么也不肯用大关刀朝贾可道身上劈砍的。

    不过这一砍之后,奥迪斯才算是放开了手脚,手中的大关刀径直挥圆了,朝着贾可道的手臂劈了下来。

    这已经是他最大胆的做法了,让他朝着贾可道头顶劈下去,他是万万没这个胆子的。

    奥迪斯这一刀力道够足,一刀下去,那气墙微微向内一陷,片刻之后便将奥迪斯手中的大关刀给弹飞了出去。

    嘭一声闷响,大关刀直接从在一旁看热闹的郑老头头顶飞过,径直就插在了观门外的石板地上。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李万耀跑来汇报修路情况了,他气喘吁吁的走到观门外,正待休息片刻,将气喘匀净了再进去。

    说实话,李万耀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这样认真的做过事情。

    连续一个多月时间,连滚带爬在工地上,累得连见到赤裸的女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把大关刀就从开启的观门里飞了出来,转眼之间,连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扑哧一声就插在了他双腿之间,差一点就直接将他的罪恶之源给切成两半了。

    看着插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大关刀,李万耀顿时就尿了裤裆。

    以这个花花公子过去快三十年的浪荡生涯,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

    直到奥迪斯跑出来将大关刀从地上拔出的时候,李万耀方才回过神来,妈呀一声就坐在地上,全身发颤。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如果不是奥迪斯顺手一把将他抓起给拎了进去,恐怕他在外面地上坐一天都起不了身。

    在前言不搭后语,将修路的进展情况给贾可道汇报后。贾可道倒是比较满意,就这么一个多月时间。从县城到夹山村之间的路就修好了小半,就剩下两个穿山隧洞与夹山村之间的山路还没有修了。

    等到两个穿山隧洞一完工,剩下到夹山村的路修起来速度就快了。

    贾可道一满意,自然要给些打赏。

    虽说这李万耀以前做了不少坏事,但贾可道也不是正义使者。

    毕竟像李万耀这样的人对自己有用,很多杂事都需要这样的人渣去做的。

    也算是让他们赎罪了。

    贾可道赐了一瓶五味吞气丹给李万耀,让郑老头给他解释如何服用,自己则是带着奥迪斯继续测试起混元一气罩的极限来。

    在测试了大半个小时候。贾可道基本上确定了这混元一气罩的效力极限。

    奥迪斯在吞服了一个多月的五味吞气丹,终于跟特伦斯一样突破了最后的瓶颈,从剑士晋升为大剑士。

    而以奥迪斯大剑士的实力,使用大关刀劈砍这混元一气罩,在混元一气罩内灵气充足的情况下,奥迪斯需要全力劈砍三十多次,才能够将这混元一气罩破开。

    这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防御指数了。

    要知道,这大剑士运足斗气全力一击的话,足以将人身大小的巨石直接劈成两半。

    这样的攻击威力已经不亚于开山炸石的炸药包了。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混元一气罩甚至于能够承受小口径火炮近距离的直射!

    当然。真正情况是什么样子,贾可道手里也没有火炮,自然也不可能测试出来。

    那李万耀最初还认认真真的听着郑老头介绍用多少酒来泡这仙丹。每天喝多少药酒之类的嘱咐。

    但没多久,李万耀就被奥迪斯用大关刀劈贾可道的场景给看呆了。

    他此时心里都不知道该则么形容了。

    神仙!没错,这一定是神仙了。

    除了神仙之外,李万耀还真想不到什么人物可以在那把大关刀的劈砍下能够毫发无损,并且还将那大关刀给直接弹飞出去。

    一想到这里,李万耀随即便将手心里的那瓶五味吞气丹给握紧了。

    之前那郑老头称呼这瓶丹药为仙丹,李万耀压根就不信,他心头还以为是贾可道为了加强对自己控制而送来的毒药什么的。

    不过现在嘛,他已经明白郑老头为什么用肉痛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的药瓶了。

    换成是谁。都会肉痛的,这可是仙丹啊。

    李万耀的思想转换很快。深怕郑老头借口从自己这里索要几粒仙丹走,随即便找了工地上有事的借口提前告辞了。

    李万耀回到别山县城之后。立马就让自己的女秘书去买了酒坛子,里面装满白酒之后便将一粒药香扑鼻的丹药丢了进去。

    这丹药不光是卖相不凡,丢进白酒之后,片刻之间便将整坛酒化为淡黄色,那原本有些刺鼻的酒味也随之转化为浓郁的药香,引得他那个女秘书都不由自主的使劲抽动鼻子。

    李万耀光是嗅嗅这药味就感觉前段时间在工地上奔波的疲劳消除了大半,再喝下一小杯药酒,顿时感觉体内一股热流窜遍全身。

    前段时间因连吓带累变得萎顿无比,看见女人都翘不起的胯下之物,此时在热流的冲击下都变得坚硬了起来。

    这让李万耀大喜过望,一把就将女秘书抱上了床,几下脱光衣服,开始锻炼起身体来。

    连服这五味吞气丹药酒数日之后,李万耀发现这药酒的效力可不仅仅只是强壮小弟弟,每天服用二两,以前日嫖夜赌所留下的后遗症一一康复,就连在工地上操劳,也不会感到太疲劳。

    实际上李万耀并不知道,这玩意已经在不少道观里引发了轩然大波。

    那些带着五味吞气丹回去的代表,若是观主本人前来的还好,这五味吞气丹就被观主一人独吞了。

    像这样的灵丹,放在以前,那可都是道观里的镇观之宝,只不过现在嘛,已经很少有道观还有存货了。

    若不是观主亲自前来,仅仅只是派来代表的道观就麻烦了。

    那些代表回到自家道观,将事情一说,顿时道观内就灵丹的分配就起了纷争。(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