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错,在奥迪斯眼里,这混元一气罩就是魔法道具,能够生成气墙的魔法道具。

    随后,奥迪斯就挥起单刀朝着贾可道身上砍了一下,三成力,奥迪斯在没有亲自测试之前,是怎么也不肯用大关刀朝贾可道身上劈砍的。

    不过这一砍之后,奥迪斯才算是放开了手脚,手中的大关刀径直挥圆了,朝着贾可道的手臂劈了下来。

    这已经是他最大胆的做法了,让他朝着贾可道头顶劈下去,他是万万没这个胆子的。

    奥迪斯这一刀力道够足,一刀下去,那气墙微微向内一陷,片刻之后便将奥迪斯手中的大关刀给弹飞了出去。

    嘭一声闷响,大关刀直接从在一旁看热闹的郑老头头顶飞过,径直就插在了观门外的石板地上。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李万耀跑来汇报修路情况了,他气喘吁吁的走到观门外,正待休息片刻,将气喘匀净了再进去。

    说实话,李万耀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这样认真的做过事情。

    连续一个多月时间,连滚带爬在工地上,累得连见到赤裸的女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把大关刀就从开启的观门里飞了出来,转眼之间,连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扑哧一声就插在了他双腿之间,差一点就直接将他的罪恶之源给切成两半了。

    看着插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大关刀,李万耀顿时就尿了裤裆。

    以这个花花公子过去快三十年的浪荡生涯,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

    直到奥迪斯跑出来将大关刀从地上拔出的时候,李万耀方才回过神来,妈呀一声就坐在地上,全身发颤。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如果不是奥迪斯顺手一把将他抓起给拎了进去,恐怕他在外面地上坐一天都起不了身。

    在前言不搭后语,将修路的进展情况给贾可道汇报后。贾可道倒是比较满意,就这么一个多月时间。从县城到夹山村之间的路就修好了小半,就剩下两个穿山隧洞与夹山村之间的山路还没有修了。

    等到两个穿山隧洞一完工,剩下到夹山村的路修起来速度就快了。

    贾可道一满意,自然要给些打赏。

    虽说这李万耀以前做了不少坏事,但贾可道也不是正义使者。

    毕竟像李万耀这样的人对自己有用,很多杂事都需要这样的人渣去做的。

    也算是让他们赎罪了。

    贾可道赐了一瓶五味吞气丹给李万耀,让郑老头给他解释如何服用,自己则是带着奥迪斯继续测试起混元一气罩的极限来。

    在测试了大半个小时候。贾可道基本上确定了这混元一气罩的效力极限。

    奥迪斯在吞服了一个多月的五味吞气丹,终于跟特伦斯一样突破了最后的瓶颈,从剑士晋升为大剑士。

    而以奥迪斯大剑士的实力,使用大关刀劈砍这混元一气罩,在混元一气罩内灵气充足的情况下,奥迪斯需要全力劈砍三十多次,才能够将这混元一气罩破开。

    这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防御指数了。

    要知道,这大剑士运足斗气全力一击的话,足以将人身大小的巨石直接劈成两半。

    这样的攻击威力已经不亚于开山炸石的炸药包了。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混元一气罩甚至于能够承受小口径火炮近距离的直射!

    当然。真正情况是什么样子,贾可道手里也没有火炮,自然也不可能测试出来。

    那李万耀最初还认认真真的听着郑老头介绍用多少酒来泡这仙丹。每天喝多少药酒之类的嘱咐。

    但没多久,李万耀就被奥迪斯用大关刀劈贾可道的场景给看呆了。

    他此时心里都不知道该则么形容了。

    神仙!没错,这一定是神仙了。

    除了神仙之外,李万耀还真想不到什么人物可以在那把大关刀的劈砍下能够毫发无损,并且还将那大关刀给直接弹飞出去。

    一想到这里,李万耀随即便将手心里的那瓶五味吞气丹给握紧了。

    之前那郑老头称呼这瓶丹药为仙丹,李万耀压根就不信,他心头还以为是贾可道为了加强对自己控制而送来的毒药什么的。

    不过现在嘛,他已经明白郑老头为什么用肉痛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的药瓶了。

    换成是谁。都会肉痛的,这可是仙丹啊。

    李万耀的思想转换很快。深怕郑老头借口从自己这里索要几粒仙丹走,随即便找了工地上有事的借口提前告辞了。

    李万耀回到别山县城之后。立马就让自己的女秘书去买了酒坛子,里面装满白酒之后便将一粒药香扑鼻的丹药丢了进去。

    这丹药不光是卖相不凡,丢进白酒之后,片刻之间便将整坛酒化为淡黄色,那原本有些刺鼻的酒味也随之转化为浓郁的药香,引得他那个女秘书都不由自主的使劲抽动鼻子。

    李万耀光是嗅嗅这药味就感觉前段时间在工地上奔波的疲劳消除了大半,再喝下一小杯药酒,顿时感觉体内一股热流窜遍全身。

    前段时间因连吓带累变得萎顿无比,看见女人都翘不起的胯下之物,此时在热流的冲击下都变得坚硬了起来。

    这让李万耀大喜过望,一把就将女秘书抱上了床,几下脱光衣服,开始锻炼起身体来。

    连服这五味吞气丹药酒数日之后,李万耀发现这药酒的效力可不仅仅只是强壮小弟弟,每天服用二两,以前日嫖夜赌所留下的后遗症一一康复,就连在工地上操劳,也不会感到太疲劳。

    实际上李万耀并不知道,这玩意已经在不少道观里引发了轩然大波。

    那些带着五味吞气丹回去的代表,若是观主本人前来的还好,这五味吞气丹就被观主一人独吞了。

    像这样的灵丹,放在以前,那可都是道观里的镇观之宝,只不过现在嘛,已经很少有道观还有存货了。

    若不是观主亲自前来,仅仅只是派来代表的道观就麻烦了。

    那些代表回到自家道观,将事情一说,顿时道观内就灵丹的分配就起了纷争。(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章 训练    ps:出了些意外,更新晚了,抱歉……

    宽敞的不像话的大道上,一群光着膀子的汉子扛着数百斤重的巨石,汗流浃背的向着前方狂奔,上百人呼啸而过,振荡起一片片的尘土飞扬。

    队伍的最前面,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稳稳地前进着,马车门帘的正面门帘上有一朵华贵的牡丹刺绣,这一朵盛开的紫色牡丹,牡丹的后面交叉着一柄长枪和一柄长戟,周围是一圈圈简约而精美的云纹。

    长枪和长戟上还有细细的荆棘缠绕,庄重之中带着些许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整体给人一只富贵里透露着一股子铿锵之气的感觉,精致的族徽绣在偌大的‘唐’字上,两侧还有几条纹理极为特殊的金边。

    有身份的人只要看到这个图案,就知道这是景云县唐家的马车,两边的金色条纹则代表了,唐家有一位王朝赐封的子爵。

    这一行人,正是已经赶路三天的唐楚阳等人,后面跟着的那些光膀子的汉子们,是那一百名已经成为修士的信徒。

    唐楚阳稳稳地靠坐在马车当中,自放出去的感知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后面的一百名信徒,他的训练计划从离开唐家牧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为了最大限度的利用接下来的时间,并且尽量减少百名信徒的损伤,唐楚阳自从开始训练他们之后,就将大半心思全部放到了这一百名信徒身上。

    不只是他们,就连金阳。方万豪等人也被唐楚阳赶下奔云兽,跟着仆从军一起训练。

    唐楚阳原本也想跟着下去训练的,他上辈子早就习惯了闻鸡起舞。习武健体,即便是穿越之后,除开宅在书房炼图比较多的时候,每天早起是必然要打几套拳的。

    只是那些正在训练的都是唐楚阳的信徒,为了保持天神的神秘感和威严,唐楚阳只能留在马车上,让金阳等四个家将代替他去和仆从军同甘共苦。

    这些信徒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非常紧凑。白天的十二个时辰全部用来训练体能,晚上一半时间用来打坐修炼,另一半时间再次拆分成两半。一半用来休息,一半用来修炼战技。

    唐楚阳虽然不是军人,但因为习武的原因,军体拳他是接触过的。而且。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只要会上网的,想要弄一些锻炼体能的法子,比喝水还简单。

    负重越野,这是地球上全世界的军队都会干的事情,这种已经被彻底验证有效的训练之法,唐楚阳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根据修士和普通人的差距。将负重增加了十数倍之后。

    一套对地球人类堪称非人,但对于五行大陆的修士而言。却能勉强承受的体能训练之法便新鲜出炉了。

    头天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有人会掉队,为此唐楚阳特地放缓了赶路的速度,等到三天后的现在,所有人已经能够扛着几百斤的石头赶路了,有些人甚至已经激发的潜力,能够扛着巨石跑步。

    天快黑的时候,唐云倩上了唐楚阳的马车,才一进去便开口冲他道:

    “明天就出了景云县地界了,你还想继续训练那些人的话,咱们恐怕得找比较偏僻的路线走了,不然会有麻烦的……”

    唐楚阳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六姑的意思,唐家不过是个景云县的小家族而已,在本县的时候或许还能够享受人人敬畏的荣耀,但放到偌大的流云城地界,乃至整个天威王朝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么一路上轰轰烈烈,尘土飞扬的赶路,指不定哪天就会撞到个中等家族,甚至于大家族的车队,搞的人家不爽,出手灭掉唐家的车队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唐家太弱小了,如果换做是皇族的车队,别说是在天威王朝了,就算是在五大皇朝地界横冲直撞,只要不是敌对的国家,都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那就找比较荒僻的地方赶路吧,这些人必须在到达古家之前训练出来,我有大用,接下来就靠六姑带路了。”

    唐云倩稍稍犹疑,似乎是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摇摇头打算离开,唐楚阳的眼力何等敏锐,看六姑犹豫的模样,当下接着问道:

    “六姑有话直说吧,都是自家人,和侄儿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唐云倩微微一呆,转回身看侄儿一脸认真之色,当下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楚阳,姑姑不是反对你的计划,只是,就算咱们用每天都休息的方式赶路,到达帝都最多也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修士修炼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不觉得能用三个月时间将这些人训练成高手……”

    话了头之后,唐云倩也放开了,她看侄儿表情并未有什么不快之色,当下便直白地道: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一百个初级修士对咱们唐家的帮助并不大,你总不会认为,只凭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将这些人培养成高级修士吧?除非是一百个高阶修士,不然对咱们而言,几乎可有可无,所以,姑姑觉得,咱们实在没必要这样浪费时间!”

    说完话之后,唐云倩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地抬眼看着侄儿,她突然觉得才出门就这么打击侄儿,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毕竟出来的时候老太君已经发话了,此行当以侄儿的意见为主,毕竟唐楚阳现在已经是唐家家主了,家族的一切该以家主的意志为主的。

    “二姑说的很有道理!”

    唐楚阳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有作为管理者的经验,但也知道直接反对别人提出的意见可不是个好习惯,他的想法能够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没有效果,只有想法是很难说服别人的。

    唐楚阳心里斟酌了一下,计划他是必须执行下去的,但六姑显然是反对他做这些看来只是无用功的事情,想了想,唐楚阳用尽量委婉的语气道:

    “六姑,我的意思呢,古家不是说了以三个月为限么?咱们预期早早过去接受古家的白眼儿,还不如将这三个月的时间利用起来,至于那一百名仆从,我知道不论我怎么说,你们都不会相信我能在三个月时间里把人给训练出来的。”

    “但,反正咱们是有三个月时间的对不对?六姑,给我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这一百名仆从没有进步到让你们震惊的地步,我立马取消计划,全力赶路!”

    只能用这种打赌性质的方式来说服家人了,唐楚阳知道六姑唐云倩等人,此时更希望唐楚阳尽快完成挑战古家三英三杰的条件,然后早早开始筹备百族试炼。

    相对而言,她们对于一百个刚刚成为修士的普通人,能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拥有突飞猛进的修为进境,显然是不看好的,甚至于根本就不相信这一百个人能起到什么作用。

    其实唐楚阳自己也不知道,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将这一百人训练到什么程度,但他训练这一百人的用意可不在这里,而是在于这些信徒契约守护神,也就是契约了唐楚阳自己的金身之后的作用。

    哪怕是到时候,唐楚阳只是将金身的一半力量,均匀分给这一百个信徒,他们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是非常恐怖的。

    唐楚阳的金身神位虽然是最低级的,但他金身的实力却远超一般的天兵,比起二阶的地仙怕也不差。

    寻常的修士,最多也就能获得一阶守护神十万分之一,乃至于百万分之一的元神分神而已,但唐楚阳却可以让这一百个人,每个都得到他金身千分之五的元神分身!

    这中间可是至少五百倍到五千倍的差距!

    到时候别说是同阶了,就是越两级挑战其他修士也应该很轻松才对,其中道理就和唐楚阳契约的御龙天兵一样,虽然守护神的神位不高,但实力却远超神位,玩儿的就是越级挑战!

    唐云倩最终还是带着疑惑离开了,她并未说服侄儿改变计划,但同时也接受了侄儿的解释,他们确实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去做一些事情。

    侄儿不愿意那么早去古家遭受白眼儿,唐云倩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从古家那三个过分的条件,就已经可以看出来古家对唐家的态度了,唐云倩觉得侄儿说的有道理,索性也就不劝了。

    尽管说服了唐云倩,但唐楚阳原本还算悠闲的心态,也被六姑姑的劝说给弄得急迫起来,他在车厢里想了想之后,决定对那一百个信徒下点猛药。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里,唐家的车队开始寻着人烟稀少的荒僻道路行进,这样不但增加了一百名信徒训练强度,也不用担心和别的家族起了冲突。

    唐楚阳则在马车当中不眠不休,花费了七天时间炼制了上万张灵符,全都是用来恢复元气和体力的一阶‘蕴灵符’,这是他准备给一百名信徒使用的。

    接下来的时间,唐楚阳打算将信徒们的休息时间也利用起来,反正他们都是修士了,打坐修炼其实就等于在休息,充分地把时间利用起来,也有利于这些人快速成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