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出了些意外,更新晚了,抱歉……

    宽敞的不像话的大道上,一群光着膀子的汉子扛着数百斤重的巨石,汗流浃背的向着前方狂奔,上百人呼啸而过,振荡起一片片的尘土飞扬。

    队伍的最前面,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稳稳地前进着,马车门帘的正面门帘上有一朵华贵的牡丹刺绣,这一朵盛开的紫色牡丹,牡丹的后面交叉着一柄长枪和一柄长戟,周围是一圈圈简约而精美的云纹。

    长枪和长戟上还有细细的荆棘缠绕,庄重之中带着些许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整体给人一只富贵里透露着一股子铿锵之气的感觉,精致的族徽绣在偌大的‘唐’字上,两侧还有几条纹理极为特殊的金边。

    有身份的人只要看到这个图案,就知道这是景云县唐家的马车,两边的金色条纹则代表了,唐家有一位王朝赐封的子爵。

    这一行人,正是已经赶路三天的唐楚阳等人,后面跟着的那些光膀子的汉子们,是那一百名已经成为修士的信徒。

    唐楚阳稳稳地靠坐在马车当中,自放出去的感知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后面的一百名信徒,他的训练计划从离开唐家牧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为了最大限度的利用接下来的时间,并且尽量减少百名信徒的损伤,唐楚阳自从开始训练他们之后,就将大半心思全部放到了这一百名信徒身上。

    不只是他们,就连金阳。方万豪等人也被唐楚阳赶下奔云兽,跟着仆从军一起训练。

    唐楚阳原本也想跟着下去训练的,他上辈子早就习惯了闻鸡起舞。习武健体,即便是穿越之后,除开宅在书房炼图比较多的时候,每天早起是必然要打几套拳的。

    只是那些正在训练的都是唐楚阳的信徒,为了保持天神的神秘感和威严,唐楚阳只能留在马车上,让金阳等四个家将代替他去和仆从军同甘共苦。

    这些信徒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非常紧凑。白天的十二个时辰全部用来训练体能,晚上一半时间用来打坐修炼,另一半时间再次拆分成两半。一半用来休息,一半用来修炼战技。

    唐楚阳虽然不是军人,但因为习武的原因,军体拳他是接触过的。而且。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只要会上网的,想要弄一些锻炼体能的法子,比喝水还简单。

    负重越野,这是地球上全世界的军队都会干的事情,这种已经被彻底验证有效的训练之法,唐楚阳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根据修士和普通人的差距。将负重增加了十数倍之后。

    一套对地球人类堪称非人,但对于五行大陆的修士而言。却能勉强承受的体能训练之法便新鲜出炉了。

    头天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有人会掉队,为此唐楚阳特地放缓了赶路的速度,等到三天后的现在,所有人已经能够扛着几百斤的石头赶路了,有些人甚至已经激发的潜力,能够扛着巨石跑步。

    天快黑的时候,唐云倩上了唐楚阳的马车,才一进去便开口冲他道:

    “明天就出了景云县地界了,你还想继续训练那些人的话,咱们恐怕得找比较偏僻的路线走了,不然会有麻烦的……”

    唐楚阳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六姑的意思,唐家不过是个景云县的小家族而已,在本县的时候或许还能够享受人人敬畏的荣耀,但放到偌大的流云城地界,乃至整个天威王朝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么一路上轰轰烈烈,尘土飞扬的赶路,指不定哪天就会撞到个中等家族,甚至于大家族的车队,搞的人家不爽,出手灭掉唐家的车队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唐家太弱小了,如果换做是皇族的车队,别说是在天威王朝了,就算是在五大皇朝地界横冲直撞,只要不是敌对的国家,都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那就找比较荒僻的地方赶路吧,这些人必须在到达古家之前训练出来,我有大用,接下来就靠六姑带路了。”

    唐云倩稍稍犹疑,似乎是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摇摇头打算离开,唐楚阳的眼力何等敏锐,看六姑犹豫的模样,当下接着问道:

    “六姑有话直说吧,都是自家人,和侄儿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唐云倩微微一呆,转回身看侄儿一脸认真之色,当下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楚阳,姑姑不是反对你的计划,只是,就算咱们用每天都休息的方式赶路,到达帝都最多也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修士修炼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不觉得能用三个月时间将这些人训练成高手……”

    话了头之后,唐云倩也放开了,她看侄儿表情并未有什么不快之色,当下便直白地道: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一百个初级修士对咱们唐家的帮助并不大,你总不会认为,只凭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将这些人培养成高级修士吧?除非是一百个高阶修士,不然对咱们而言,几乎可有可无,所以,姑姑觉得,咱们实在没必要这样浪费时间!”

    说完话之后,唐云倩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地抬眼看着侄儿,她突然觉得才出门就这么打击侄儿,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毕竟出来的时候老太君已经发话了,此行当以侄儿的意见为主,毕竟唐楚阳现在已经是唐家家主了,家族的一切该以家主的意志为主的。

    “二姑说的很有道理!”

    唐楚阳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有作为管理者的经验,但也知道直接反对别人提出的意见可不是个好习惯,他的想法能够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没有效果,只有想法是很难说服别人的。

    唐楚阳心里斟酌了一下,计划他是必须执行下去的,但六姑显然是反对他做这些看来只是无用功的事情,想了想,唐楚阳用尽量委婉的语气道:

    “六姑,我的意思呢,古家不是说了以三个月为限么?咱们预期早早过去接受古家的白眼儿,还不如将这三个月的时间利用起来,至于那一百名仆从,我知道不论我怎么说,你们都不会相信我能在三个月时间里把人给训练出来的。”

    “但,反正咱们是有三个月时间的对不对?六姑,给我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这一百名仆从没有进步到让你们震惊的地步,我立马取消计划,全力赶路!”

    只能用这种打赌性质的方式来说服家人了,唐楚阳知道六姑唐云倩等人,此时更希望唐楚阳尽快完成挑战古家三英三杰的条件,然后早早开始筹备百族试炼。

    相对而言,她们对于一百个刚刚成为修士的普通人,能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拥有突飞猛进的修为进境,显然是不看好的,甚至于根本就不相信这一百个人能起到什么作用。

    其实唐楚阳自己也不知道,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将这一百人训练到什么程度,但他训练这一百人的用意可不在这里,而是在于这些信徒契约守护神,也就是契约了唐楚阳自己的金身之后的作用。

    哪怕是到时候,唐楚阳只是将金身的一半力量,均匀分给这一百个信徒,他们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是非常恐怖的。

    唐楚阳的金身神位虽然是最低级的,但他金身的实力却远超一般的天兵,比起二阶的地仙怕也不差。

    寻常的修士,最多也就能获得一阶守护神十万分之一,乃至于百万分之一的元神分神而已,但唐楚阳却可以让这一百个人,每个都得到他金身千分之五的元神分身!

    这中间可是至少五百倍到五千倍的差距!

    到时候别说是同阶了,就是越两级挑战其他修士也应该很轻松才对,其中道理就和唐楚阳契约的御龙天兵一样,虽然守护神的神位不高,但实力却远超神位,玩儿的就是越级挑战!

    唐云倩最终还是带着疑惑离开了,她并未说服侄儿改变计划,但同时也接受了侄儿的解释,他们确实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去做一些事情。

    侄儿不愿意那么早去古家遭受白眼儿,唐云倩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从古家那三个过分的条件,就已经可以看出来古家对唐家的态度了,唐云倩觉得侄儿说的有道理,索性也就不劝了。

    尽管说服了唐云倩,但唐楚阳原本还算悠闲的心态,也被六姑姑的劝说给弄得急迫起来,他在车厢里想了想之后,决定对那一百个信徒下点猛药。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里,唐家的车队开始寻着人烟稀少的荒僻道路行进,这样不但增加了一百名信徒训练强度,也不用担心和别的家族起了冲突。

    唐楚阳则在马车当中不眠不休,花费了七天时间炼制了上万张灵符,全都是用来恢复元气和体力的一阶‘蕴灵符’,这是他准备给一百名信徒使用的。

    接下来的时间,唐楚阳打算将信徒们的休息时间也利用起来,反正他们都是修士了,打坐修炼其实就等于在休息,充分地把时间利用起来,也有利于这些人快速成长。(未完待续。。)

第183章、混元一气罩,魔法道具?    贾可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直到这时,这玉佩才算是真正完工。

    输入灵气之后,玉佩被彻底激活,其内的云篆开始形成符文自行运转,缓缓吸收四周灵气。

    这种混元一气罩能够自行吸收灵气来弥补释放气罩的消耗。

    但贾可道却没有停止输入灵气。

    这是必然的,若是在异界使用这混元一气罩还好,异界灵气充裕,在使用之后,玉佩最多五个时辰就能够完全恢复,但若是在地球上,以地球那枯竭的灵气而言,恐怕就算是一年都未必能将消耗的灵气恢复过来。

    因而贾可道此时多输入一点灵气,那么这混元一气罩就能够使用得久一点。

    贾可道准备给门下弟子一人一块玉佩,充作防身之用,自然要准备得好一点。

    毕竟那些才入门的弟子里,现在恐怕没有一个能够给玉佩输入灵气的。

    贾可道如法炮制,将剩下的玉佩尽数输入灵气激活。

    将混元一气罩做好之后,贾可道就乐呵呵的离开了制器阁,出到小竹屋外一看,那块空白木块上又浮现出一行字体来:魂魄离体,可入藏经阁。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离开了道德经,脑海里还寻思着。

    以往想要解开金光笼罩的阁楼,需要倒背经文,现在怎么突然之间有变化了。

    相对于倒背经文而言,这魂魄离体的条件看上去似乎要简单一些。

    但只有贾可道知道,这实际上并不简单。

    嗯,是人都能够让魂魄离体,人死之后,魂魄没法固守在肉身之中。离体化为鬼魂。

    有些人天生魂魄比较强大,在入睡之时,肉身很难束缚住魂魄。会让自己一部分魂魄离体出外而游。

    当然,这样的事情会让魂魄受到伤害。因而有些人在做梦清醒之后便会感觉极为疲劳,想要继续睡觉却很难入睡。

    贾可道的魂魄较之普通人要强大一些,这样的魂魄想要挣脱肉身的束缚,只能从两个方面着手。

    其一便是将肉身淬炼强化拉开与魂魄之间的差异,从而让魂魄得以挣脱肉身的束缚,其二便是将魂魄淬炼强化拉开与肉身之间的差异。

    以老君观的传承而言,贾可道想要淬炼魂魄的话,就需要让魂魄离体。如此一来,第二种方法就不用想了,贾可道只能选择继续淬炼强化肉身,让肉身无法与魂魄保持一致,使得魂魄最终离体而出。

    这老君观的修道之法较之其余道观是有些不同的。

    总之,在现在肉身已经被淬炼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还想要将肉身更深入淬炼的话,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推开厢房门,贾可道顺着走廊来到前院,就见到奥迪斯正在挥舞大刀练习武艺。

    见到贾可道过来。奥迪斯随即停了下来,双手朝着贾可道抱了抱拳,完全一副江湖武林人士的造型。让贾可道不由得暗自嘴角抽抽,心头暗自猜测,这奥迪斯恐怕这段时间又看了不少古装武侠片。

    这个问题很早就显现了出来。

    奥迪斯就好似当初国门初开时不少接触到华夏的外国人一样,对于华夏的很多东西都十分感兴趣,学到任何与华夏有关的东西,不管适不适合都会时不时拿出来摆一下谱。

    “行了,用你全身最大的劲,朝贫道砍!”

    贾可道走到奥迪斯面前站定,笑了笑说道。

    奥迪斯听到这话。都以为贾可道发烧给烧糊涂了,都想要上前摸摸贾可道的额头了:“明阳大人。您不会是感冒了吧?”

    奥迪斯的关心让贾可道颇为有些苦笑不得,不管怎么说。这奥迪斯都不肯用大关刀朝着贾可道劈下。

    奥迪斯的忠义倒是让贾可道心头有些感动。

    这年头,像这样的人可不多了。

    什么坑蒙拐骗,只要有好处,不折手段,简直让人恶心。

    贾可道感动了一会之后,反应了过来,这不行啊,自己过来找这家伙是为了测试混元一气罩的。

    寻思片刻之后,贾可道索性换了对象,转身朝着传达室吼道:“郑大爷,郑大爷过来一下。”

    正在看电视的郑老头倒是耳目清晰,听得贾可道一叫,就小跑了过来:“观主,啥事?”

    这郑老头郑子鱼,八十多岁了,原本有些耳目不清,可在老君观跟着练习了这段时间的呼吸吐纳之法,加之饮食中被贾可道添加了一些益气养颜的药材。

    现在的郑老头可要比才进老君观时强壮多了,等闲老头压根都比不上他,甚至于一些青壮可能都不是他力气上的对手。

    “这里砍,用这把单刀,不要问那么多,这么一下是不可能伤到贫道的。”

    贾可道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又指了指旁边武器架子上的单刀,笑着说道。

    这郑老头点了点头,来到武器架子前抽出单刀,比划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朝着贾可道手臂上落了下去,那速度别说砍人了,恐怕连落在手上,连皮都不可能伤到一点。

    贾可道颇为有些哭笑不得,想想也是,平白无故的让别人砍自己,这着实太突然了一点。

    嗯,对了。

    贾可道索性一抬手,如同闪电,手臂便自行撞向了刀刃,吓得郑老头差点将单刀给丢掉。

    不过郑老头丢掉单刀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比贾可道的手臂更快。

    片刻之间,那单刀就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

    贾可道这也算是遭受攻击了,因而在手臂之外随即便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气墙来,坚韧无比。

    贾可道知道,自己这一撞,考虑怕伤到郑老头,所用的力道只有两百多公斤,也就是说这等同于有人用两百多公斤的力道朝着自己一刀斩下。

    毫发无损。

    就连道袍都没有破损一点,混元一气罩所形成的气墙将单刀直接给弹飞了。

    郑老头没被伤着,不过手臂也被震麻了,半天没缓过劲来,毕竟这老头八十多岁了,再怎么强壮,也没可能与奥迪斯相比。

    见到贾可道身上出现的气墙,奥迪斯才算是明白了,明阳大人并不是脑子发烧,而是想要测试一下魔法道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