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三更了,比较激情的情节马上就要展开了,诸位伟大的书友们,还攒着月票的就别在扭捏了,直接砸过来,让小猪激动一下吧,被爆下去的感觉真心不好啊……

    求月票!!!!!!

    “楚阳,那你现在……”

    唐云婷表情有些犹疑,过度的震惊之后就是极度的冷静,不能做的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加上唐家如今的处境,唐云婷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转而开始关心问题的核心。。

    “我已经成神了,神位最低的那种……”

    唐楚阳知道二姑问的是什么,肯定了她心底里的疑惑之后,唐楚阳又满脸遗憾地接着解释道:

    “可惜,我虽然凝出神台,铸出金身,但因为有我那两个守护神呆在识海,根本就无法避过他们使用金身神力,虽成神,却用不了神的力量,一番苦心,却全做了无用功……”

    “竟是如此么?”

    唐云婷等人也非常遗憾,唐楚阳把什么都解释通透了以后,她们已经能够想得到,若是惊动了天帝系的守护神,自家侄儿会遭受多么可怕的神罚,但不能动用神力的话,是神也不是神了。

    “这也没什么啊,等将来楚阳强大到了不畏惧天神的时候,他岂不是就可以动用天神之能了?”

    唐云娇想得要简单的多,在她的眼里,这世上不论任何事物,从来就只有强和弱的区别。等弱者拥有了不逊于强者的实力时,弱者也就不再是弱者了。

    “你说的轻巧,超越天神岂是那般容易就能做到的?就算楚阳拥有超越天神的资质。但那要多久的时间?咱们家马上就要面对摩云宗那样的庞然大物了,怎么解决?”

    “楚阳不是已经想好的借鸡生蛋的计划了么?”

    “那也要楚阳能在百族试炼中出头才行啊!”

    “以楚阳如今的实力,在百族试炼中出头似乎并不难吧?他如今不过才两仪境,却已经拥有四相境大修士的实力,加上他那个强大得可怕的二阶守护神,比起百族天才也差不了多少吧?”

    “楚阳的二阶守护神召唤代价太大,威慑作用大于实际作用啊……”

    唐云娇开了个头之后。一帮女人便开始激烈地讨论了起来,所有人倒是没有针对唐楚阳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讨论唐楚阳在潮汐山出头的可能性而已。

    “好了,都别吵吵了,听听乖孙的想法再说!”

    老太君再次顿了顿手中的龙头拐杖,止住了越来越激烈的讨论。不论是驱虎吞狼。还是玉石俱焚,都是势在必行的事情,留给唐家的时间不多了,她们必须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

    老太太发话,神殿来原本喧闹起来的气氛顿时一滞,众女齐齐转头望向了唐楚阳,这个时候确实需要这个唐家小男人来拿个主意了,家主之位已经移交到他的手中。计划也是他想的。

    等到有人都安静地等待唐楚阳的意见时,众女这才突然醒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以往的纨绔小少爷,竟然已经逐渐成为了唐家女人们的主心骨了。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小男人不声不响地做到这一切,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看到面前姑姑,婶婶们眼中的惊诧之意,唐楚阳也只是微微一笑,他心里并没有争权夺利的意思,只是,想要保全唐家这帮女人不受到欺凌和伤害,唐楚阳必须要掌握绝对的话语权才行。

    所以,不论唐楚阳愿意,或者不愿意,他都得让家里所有人都对他产生本能的依靠,不说绝对的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但至少在大的决策上,必须遵照他的意志行事。

    只有这样,唐楚阳才能保证将唐家凝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地让唐家在竞争残酷的修士界生存下去。

    稍稍调整了一下思绪之后,唐楚阳环视了一下身边的亲人们,语气郑重地开口道:

    “我觉得,还是按照‘借鸡生蛋’的计划走比较好,相比于和高家玉石俱焚之后,唐家必然灭族的结果,我更倾向于利用古家来搏一搏,至少那样做,咱们唐家还有一线生机!”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再说其他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唐楚阳干脆直接点出了要害,用必然会发生的事实来佐证自己的话。

    到底是玉石俱焚彻底灭族好?还是利用古家行险一搏,求取那一线生机也罢,唐家的女人都不是笨蛋,唐楚阳相信她们能够在两者之间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当然是搏取那一线生机了,这还有什么好想的?!”

    性子直爽的人在做决定的时候最轻松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依靠最直观的本能来进行选择的,就如同现在的唐云娇,他对于侄儿的问题,根本就没有费神思考,就轻易做出了判断。

    “是啊,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咱们唐家几十口人呢……”

    “两相比较,利用古家借鸡生蛋,显然机会要更大一些!”

    “还是去古家吧,我对楚阳有信心!”

    一刻钟不到的功夫,所有女人都就做好的决定,其实又有什么好选择的?

    一个选择是必死,一个选择虽然还是死,但却拥有搏去一线生机的可能,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尤其是女人,有时候她们的赌性比男人可大多了。

    唐云婷见所有人都选择拼一把,她转头看了看老太君,见娘亲颔首示意之后,这才拍拍手冲在场众女道:

    “好!既然大家都赞成楚阳前往古家,咱们宜早不宜迟,楚阳今天好好准备一番。明天便直接前往古家吧!”

    “我马上去准备!”

    这本就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唐家如今该有的都有了,该准备的也准备齐全了。他继续留在牧场也没有多大的意义,这时候还不如前往帝都,尽快获得古家认可的同时,也见识一下五行大陆上的风土人情。

    说起来唐楚阳穿越到现在也有大半年时间了,其中大半儿时间都是宅在书房里度过的,最远也不过就是往落日山脉跑了一趟而已,虽然涨了些见识。但相比于游历大陆而言,到底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回到住处,唐楚阳原本想动手收拾一下东西。但等真正开始收拾的时候,他才发现,似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唤神图什么的。只要有材料。他随时都可以炼制。

    灵丹之类的东西,唐楚阳的乾坤镯里有大把的灵药,似乎也不需要可以去准备,坐在床上想了半天,唐楚阳突然发现,他似乎只需要带几套衣服,就没什么好准备的了。

    不过,等到金阳和陆俊奉命到唐楚阳这里来集合的时候。他才发现,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准备的。比如,随行人员。

    前往古家这一趟,家里人显然不会让几乎从未出过远门的唐楚阳单独上路,金阳四个配给唐楚阳的贴身家将是必须要带上,同时还有就几个长辈跟着去。

    唐云倩和唐云娇因为去过一趟古家的原因,这次唐云婷依然派了她们两个带路,而且,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唐楚阳的安全,唐云婷原本还算让金君远等人也跟着去的。

    不过最终还是被唐楚阳拒绝了,相比于前往古家的他,唐家牧场才是最需要保护的地方,加上唐楚阳如今已经接了家主之位,他的话,唐云婷等人也不能当小孩子的胡话来对待了。

    最终,等待第二天出发的时候,唐楚阳的随行名单终于安排好了,唐家二代里的长辈由唐云倩,唐云娇两人,三代里除开唐楚阳之外,还带了唐楚兰和唐楚瑶,

    护卫这方面,唐楚阳只带了金阳四人,并且还精挑细算,挑了一百名资质最好的信徒,组成了一个一百多人的队伍。

    此去帝都因为是要凭奔云兽赶路,等达到的时候恐怕已经是一月之后了,唐楚阳想趁着这月余时间,将这一百名能够供奉金色信仰之光,同时资质又是近两千信徒里最优秀的仆从,培养出来。

    对于五行大陆上的人来说,用一个月时间培养出一批精英来显然是不可能,但唐楚阳不同,他来自于地球,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里,有太多压榨人类潜力,短时间内培养大批量精英的训练办法了。

    如果五行大陆上的人类体质和地球人类等同的话,唐楚阳或许还没法子做到这种事情,但将一百个已经成为修士的人,短时间内培养成信仰坚定的杀人机器,对他来说也不是半点可能也没有。

    不间断的洗脑,和超极限的训练,这就是唐楚阳想到的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这样做对于一百名信徒来说,或许是不公平的,但相比于对唐楚阳更加重要的家人,他就算不忍,也得去做!

    而且,唐楚阳只是洗脑,并不是彻底毁掉这些信徒个性和意志,相比于让他们获得更强的实力,这一百名信徒还是没什么怨言的,因为唐楚阳已经问过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唐楚阳一声令下,在老太君,唐云婷等唐家女人默默地注视下,带着所有唐家女人的希望,指挥着百余人的队伍离开了唐家牧场。

    一直等到唐楚阳的车队消失,老太君,唐云婷等人依然久久凝望,她们都知道,这个唐家小男人此次离开,很可能就是永别,尽管唐楚阳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说。

    但唐云婷和老太君都能感觉得出来,这个为唐家创造了许多奇迹的小家伙,根本就没把握能够活着回来……

    “乖孙,你会带着唐家的荣耀回来的,奶奶相信你!”

    老太君望着朝阳下逐渐消失的车队,开始显得枯干的老手狠狠握着龙头棍杖,用力之大,手背上的青筋都一根根地凸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182章 羊脂白玉    那流光极度耀眼,但贾可道却丝毫没有眨眼,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道流光,待到其落下之时,右手握住的锻金锤就猛然挥起朝着那流光砸了下去。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出,那流光随即便被锻金锤砸成两段。

    锻金锤再度举起落下,砰砰两声,流光变成四段。

    在贾可道连续挥动锻金锤数次之后,那流光已经在锻金台上变成了二十来块玉石。

    这千年寒金锻台在锻金锤挥动的时候就将那流光不断凝固,待到锻金锤不再挥动时,液体自然就变回了玉石。

    不过此时的玉石较之大金牙运过来的玉石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每一块玉石均有半个拳头大小,其色纯白,表面如脂,贾可道捡起一块玉石查看。

    即便是在这千年寒金锻台所释放出来的寒意之下,这玉石依然是温润无比,入手触之犹如婴儿肌肤,细腻无比。

    羊脂白玉!

    玉与葫芦可并列为道门两宝,葫芦早已介绍过,用来盛装丹药,能够固灵气,是为道门不可缺少之宝。

    而这玉更不用说了。

    大部分的法器,灵器,甚至于一些高级符箓,在制作时,都需要用到玉石作为材料。

    用玉石作为材料来制作法器,原本就是取其能够储存灵气之用,因而玉石材质越好,制作出来的法器自然就越强。

    而这玉石里以羊脂白玉为最好材料。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阵狂喜,那么一堆破烂得都快没人要的石皮,玉屑经过龙虎赤炎鼎这么一提纯,就变成了最昂贵的羊脂白玉。

    一时间,贾可道在老君观破旧,财政吃紧时养成的习性不由得冒上了心头。

    这些羊脂白玉拿出去卖都不知道能够卖多少钱。

    要知道。现在随着民众不断富裕,玉石产地的玉矿不断枯竭,花生米大小的羊脂白玉一克就要五六千上万。体积更大的自然有加幅。

    半个巴掌大一块羊脂白玉,至少两三百万。并且这玩意体积大的很少,多数都是指头大小,半个巴掌大小的就尤见珍贵了。

    这简直要比卖老山参更赚钱。

    贾可道一时间都有让大金牙多收集一些玉石废料,玉屑这些回来提纯出售的冲动。

    那百年老山参长得很慢,哪里有这个玉石提纯来得快。

    恐怕要不了一个月时间,足够老君观翻修十次的钱都能够轻易赚到。

    在放松思维妄想了一会之后,贾可道苦笑着收回了思绪。

    光是表面上的计算自然是如此,不过真要是大量出货的话。且不提有心人会关注过来,光是这货量恐怕就要将羊脂白玉的价格给砸摔盘。

    当然,闲暇时间用这羊脂白玉雕刻一些小物件拿给大金牙去卖,倒是一个补贴的好手段。

    毕竟以贾可道的雕刻技术并不亚于那些玉雕大师的水平。

    定了定心神,贾可道留下一块羊脂白玉,将剩下的收好,随后挥动锻金锤朝着羊脂白玉砸了下去。

    啪啪啪几下,这羊脂白玉就被砸成了一张张玉片,每张玉片都是半个巴掌大小,很薄。只有米粒的厚度。

    这便是锻金锤的神效了。

    别看这锻金锤时而沉重,时而轻盈,但配合千年寒金锻台却能够将任何坚硬物体轻而易举的改变形态。

    方的能够砸圆。圆的能够砸扁,扁的能够砸成细针等等,变化万千,不一述说。

    贾可道一阵猛捶之后,千年寒金锻台上就一溜排出去二十张玉片。

    将玉石直接砸成玉片之后,贾可道随即便将放在锻金台一旁的削金刀取了起来,拿起一张玉片就雕刻了起来。

    压根就不需要贾可道费力,只需要将削金刀对着玉片,心头浮现符文。玉片上便会自行出现一道道符文线条的痕迹。

    不过使用这削金刀所消耗的灵气可要比龙虎赤炎鼎消耗得更多,一张玉片铭刻符文线条前后只需要十来分钟。但就这么十来分钟,贾可道就吞下了一瓶五味吞气丹。

    三个多小时后。贾可道汗水淋漓的将削金刀放下,此时锻金台上一行排开二十块玉片,每块玉片上前后都刻满了线条花纹。

    这些符文可不是贾可道所学过的符箓花纹,而是那本小册子里记载用来制作混元一气罩的神书,又称云篆,乃是天庭铸造器皿之用,凡间所记载的云篆与之相差甚远。

    像这样的神书云篆,如果不是贾可道得到了这本道德经,恐怕修行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见到。

    虽说这玉佩尚未完工,但也呈现出一些特异来。

    一眼看过去,那些线条花纹随即便会幻化为一朵朵云彩,凡人直视的话,眼睛都会有些发花,久之失明。

    神书云篆原本就不是凡人所能够接触的东西。

    在贾可道眼里,这些玉佩此时已被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但红光却在不断削弱之中。

    贾可道知道,这是玉石之中原本蕴含的一丝灵气被云篆引导了出来,如若不加快速度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些玉佩就会彻底报废,再也无法使用。

    一条小金鱼被贾可道从腰间的小包里取了出来,右手一用力扣下豆子那么一点,小金鱼收了起来,那点豆丁就被贾可道随手丢入到龙虎赤炎鼎中。

    这黄金可没有玉石那么耐得高温,火龙一转,那点小豆丁就化成了一团带着一些绿光的液体。

    贾可道再随手一招,带着少许绿光的黄金液体化为流光冲出龙虎赤炎鼎,朝着锻金台上的玉佩一扑一转,流光就消失不见。

    而那些玉佩之上却已被包上了一层薄薄的黄金,在千年寒金的作用下,已是完全凝固。

    包上一层黄金之后,玉佩上的纹路被尽数掩盖,显现出花鸟鱼兽等等花纹,此时光从外表上来看,玉佩已经失去了之前化云生雾的神奇,只是一块块做工精致的玉佩罢了。

    到了这时还不算完工,贾可道将一块玉佩抓在手中,掌心轻轻一吐,一股精纯至极的灵气缓缓灌入玉佩之中。

    随着灵气的灌入,这块玉佩就好似活过了一般,浑身颤抖,发出一声轻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