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流光极度耀眼,但贾可道却丝毫没有眨眼,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道流光,待到其落下之时,右手握住的锻金锤就猛然挥起朝着那流光砸了下去。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出,那流光随即便被锻金锤砸成两段。

    锻金锤再度举起落下,砰砰两声,流光变成四段。

    在贾可道连续挥动锻金锤数次之后,那流光已经在锻金台上变成了二十来块玉石。

    这千年寒金锻台在锻金锤挥动的时候就将那流光不断凝固,待到锻金锤不再挥动时,液体自然就变回了玉石。

    不过此时的玉石较之大金牙运过来的玉石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每一块玉石均有半个拳头大小,其色纯白,表面如脂,贾可道捡起一块玉石查看。

    即便是在这千年寒金锻台所释放出来的寒意之下,这玉石依然是温润无比,入手触之犹如婴儿肌肤,细腻无比。

    羊脂白玉!

    玉与葫芦可并列为道门两宝,葫芦早已介绍过,用来盛装丹药,能够固灵气,是为道门不可缺少之宝。

    而这玉更不用说了。

    大部分的法器,灵器,甚至于一些高级符箓,在制作时,都需要用到玉石作为材料。

    用玉石作为材料来制作法器,原本就是取其能够储存灵气之用,因而玉石材质越好,制作出来的法器自然就越强。

    而这玉石里以羊脂白玉为最好材料。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阵狂喜,那么一堆破烂得都快没人要的石皮,玉屑经过龙虎赤炎鼎这么一提纯,就变成了最昂贵的羊脂白玉。

    一时间,贾可道在老君观破旧,财政吃紧时养成的习性不由得冒上了心头。

    这些羊脂白玉拿出去卖都不知道能够卖多少钱。

    要知道。现在随着民众不断富裕,玉石产地的玉矿不断枯竭,花生米大小的羊脂白玉一克就要五六千上万。体积更大的自然有加幅。

    半个巴掌大一块羊脂白玉,至少两三百万。并且这玩意体积大的很少,多数都是指头大小,半个巴掌大小的就尤见珍贵了。

    这简直要比卖老山参更赚钱。

    贾可道一时间都有让大金牙多收集一些玉石废料,玉屑这些回来提纯出售的冲动。

    那百年老山参长得很慢,哪里有这个玉石提纯来得快。

    恐怕要不了一个月时间,足够老君观翻修十次的钱都能够轻易赚到。

    在放松思维妄想了一会之后,贾可道苦笑着收回了思绪。

    光是表面上的计算自然是如此,不过真要是大量出货的话。且不提有心人会关注过来,光是这货量恐怕就要将羊脂白玉的价格给砸摔盘。

    当然,闲暇时间用这羊脂白玉雕刻一些小物件拿给大金牙去卖,倒是一个补贴的好手段。

    毕竟以贾可道的雕刻技术并不亚于那些玉雕大师的水平。

    定了定心神,贾可道留下一块羊脂白玉,将剩下的收好,随后挥动锻金锤朝着羊脂白玉砸了下去。

    啪啪啪几下,这羊脂白玉就被砸成了一张张玉片,每张玉片都是半个巴掌大小,很薄。只有米粒的厚度。

    这便是锻金锤的神效了。

    别看这锻金锤时而沉重,时而轻盈,但配合千年寒金锻台却能够将任何坚硬物体轻而易举的改变形态。

    方的能够砸圆。圆的能够砸扁,扁的能够砸成细针等等,变化万千,不一述说。

    贾可道一阵猛捶之后,千年寒金锻台上就一溜排出去二十张玉片。

    将玉石直接砸成玉片之后,贾可道随即便将放在锻金台一旁的削金刀取了起来,拿起一张玉片就雕刻了起来。

    压根就不需要贾可道费力,只需要将削金刀对着玉片,心头浮现符文。玉片上便会自行出现一道道符文线条的痕迹。

    不过使用这削金刀所消耗的灵气可要比龙虎赤炎鼎消耗得更多,一张玉片铭刻符文线条前后只需要十来分钟。但就这么十来分钟,贾可道就吞下了一瓶五味吞气丹。

    三个多小时后。贾可道汗水淋漓的将削金刀放下,此时锻金台上一行排开二十块玉片,每块玉片上前后都刻满了线条花纹。

    这些符文可不是贾可道所学过的符箓花纹,而是那本小册子里记载用来制作混元一气罩的神书,又称云篆,乃是天庭铸造器皿之用,凡间所记载的云篆与之相差甚远。

    像这样的神书云篆,如果不是贾可道得到了这本道德经,恐怕修行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见到。

    虽说这玉佩尚未完工,但也呈现出一些特异来。

    一眼看过去,那些线条花纹随即便会幻化为一朵朵云彩,凡人直视的话,眼睛都会有些发花,久之失明。

    神书云篆原本就不是凡人所能够接触的东西。

    在贾可道眼里,这些玉佩此时已被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但红光却在不断削弱之中。

    贾可道知道,这是玉石之中原本蕴含的一丝灵气被云篆引导了出来,如若不加快速度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些玉佩就会彻底报废,再也无法使用。

    一条小金鱼被贾可道从腰间的小包里取了出来,右手一用力扣下豆子那么一点,小金鱼收了起来,那点豆丁就被贾可道随手丢入到龙虎赤炎鼎中。

    这黄金可没有玉石那么耐得高温,火龙一转,那点小豆丁就化成了一团带着一些绿光的液体。

    贾可道再随手一招,带着少许绿光的黄金液体化为流光冲出龙虎赤炎鼎,朝着锻金台上的玉佩一扑一转,流光就消失不见。

    而那些玉佩之上却已被包上了一层薄薄的黄金,在千年寒金的作用下,已是完全凝固。

    包上一层黄金之后,玉佩上的纹路被尽数掩盖,显现出花鸟鱼兽等等花纹,此时光从外表上来看,玉佩已经失去了之前化云生雾的神奇,只是一块块做工精致的玉佩罢了。

    到了这时还不算完工,贾可道将一块玉佩抓在手中,掌心轻轻一吐,一股精纯至极的灵气缓缓灌入玉佩之中。

    随着灵气的灌入,这块玉佩就好似活过了一般,浑身颤抖,发出一声轻鸣。(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八章 渎神    ps:月票榜被爆到第八了,打击颇大,没什么好说的,码字去了……

    说出‘我能!’这两个字的时候,唐楚阳身上散发出无比惊人的自信,这种强烈到了让人能够轻易感受得到的自信,让满脸郑重的唐云婷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止唐云婷想知道,整个大厅里的所有女人都想知道,尽管唐楚阳这半年多时间以来,折腾出来的不可思议之事越来越多,家里人基本上已经到了免疫的地步。

    但古家的三英三杰,或许整个大厅里的女人都对唐楚阳充满信心,可百族试炼就不同了,刚才唐云婷已经说了,那可是整个大陆天才精英汇聚的地方,唐楚阳凭什么这么自信么?

    “因为这个!”

    唐楚阳颇为自信地一笑,识海微微一震,小世界里一缕金光一闪而出,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将金身神威一放,让家里人感受一下天神威压,这可比什么解释都要简单直接多了。

    识海里,存在于新开辟小世界中的金身轻而易举就进入识海,只是还未曾等唐楚阳将神威经识海放出,金属性神印上,代表着镇元子和御龙天兵的神印就疯狂地闪烁了起来!

    “尼玛!!”

    唐楚阳心里暗骂一声,急忙将金身缩回了小世界,只想着在家人面前嘚瑟了,忘了识海里还有御龙天兵和镇元子这两个正牌天神驻守,只要他的金身敢出来。必然会被镇元子和御龙天兵发现!

    “该死,金身为什么非要经过识海才能出来?!”

    唐楚阳愤愤地暗骂一声,原本自信的笑容却僵在了脸上。无法用事实说服家里人的话,单凭苍白无力的解释,家里人怎么可能让他这个唯一血脉跟着古家去冒险?

    而且,问题还不止这些,如果金身出不了识海的话,这就意味着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借用金身的力量,真要那样。唐楚阳成不成神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怎么了楚阳?”

    唐云婷等人见侄儿原本信心满满,似乎是要证明什么一般,但随后满脸自信的笑脸就变得铁青。好似是遇到的什么麻烦的样子。

    “被坑了……”

    唐楚阳本能地回了一句,抬头看姑姑婶婶们一脸迷糊,唐楚阳无奈地苦着脸道:

    “我本来可以很强很强,比二姑你五行境之后都要强出许多。可是我的实力被两个碍事的家伙给看住了。暂时,怕是没可能表现出来了……”

    “呃,比我五行境之后的实力还强?碍事的家伙?楚阳,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唐楚阳的话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明白了,这种解释依然听得唐云婷等人云里雾里,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侄儿想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唐楚阳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想了想,索性冲大厅里的女人们道:

    “跟我来。我带你们看些东西……”

    说完话,唐楚阳也不待大厅里的女人们开口,直接就带头出了主堡大厅,唐云婷,唐云倩等人对望一样,齐齐疑惑地摇了摇头,一起跟着侄儿出了大厅,看侄儿说的郑重,跟去看看就知道了。

    唐家的所有女人都是修士,几十里路不过半柱香不到就到了,等到转过遮掩住神殿的山壁,前面突然多出来的恢弘建筑群,顿时将一帮女人狠狠震撼了一把。

    这月余时间里,除开老太君在主堡里静养之外,其他的女人全部都在闭关修炼,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契约守护神,因此,唐楚阳虽然搞出的动静不小,但她们却什么都不知道。

    唯一知道神殿这边情况的就只有老太君了,但老太太也只是任凭孙子胡闹,她自己也从未亲自来看过,在她向来,唐家反正也就一年多点的生存空间了,孙子想要怎么折腾就随他好了。

    只是此时看到那座三十余丈高的神殿,以及神殿周边的二十多栋十数丈高的建筑群,众女全都一脸吃惊地看了看唐楚阳,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这小家伙竟然搞出这么一片东西来。

    “楚阳,你建造这些东西做什么?主堡那边住个几千人都不成问题,咱们家统共才几个人啊?你又弄这些东西干什么?”

    唐云娇一边惊讶地看着远处恢弘的神殿,一边转头看向面色依然不好的侄儿,她不是责怪,以唐家如今的财力,侄儿再怎么折腾唐云娇也不会说什么,她只是好奇而已。

    “那是我新建造的神殿!”

    唐楚阳怏怏地回了一句,继续往前走,不能召唤的金身如同当头一棒,直接将他满腹的信心给打碎了,如果不能使用金身的话,对付古家的三英三杰他或许有信心,但在潮汐山出头就未必了。

    “神殿?!楚阳,难道你获得了其中一位守护神的认可,允许你建造神殿来庇佑唐家了?!”

    神殿在五行大陆上有什么作用,身为原住民的唐云婷等人再清楚不过了,神邸这种存在,那可是能够直接召唤守护神本体下界的,和修士契约的守护神分身,完全是两码事。

    如果唐楚阳真的获得了守护人的承诺,允许他在凡间界为守护神塑真身保护唐家的话,或许不用求任何人,唐家的危机就能自行解除了。

    十成十的本体下凡,和百万分之一,乃至于亿万分之一的分身召唤完全是两个层次上的实力,如果唐楚阳那个至少拥有天将实力的御龙天兵,能够百分百下凡守护唐家的话,就是来三五个七阶神使都不够看。

    那时候的唐家,还有什么好怕的?!

    “二姑。想要建造守护神神邸,必须要一千名同系同契的的修士共同观想,才能够雕塑神像。目前养家只有我一个人契约的御龙天兵,哪有可能获得人家的允许?”

    唐楚阳无奈地翻着白眼儿,要是能提供足够多的同系同契的修士,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为御龙天兵建造神邸?

    御龙天兵这样的存在,尽管五行大陆少有人知,但人家也不至于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随便什么修士都契约吧?

    天神的契约名额可是很宝贵的。每契约一个名修士,就等于分薄了自身的实力,这种事情自然要慎之又慎。只有收获大于付出的时候,天神才会给予相对应的契约。

    唐家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五十人而已,算上金君远等三个家将的族人,也就能凑出三百人。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已经契约的一阶守护神。想换守护神也不是没可能,只要有弃神石就好。

    但弃神石这种东西极为稀少,只有每十年一次的天降神塔时,找到四等以上级别的天塔,乃至仙塔才能有机会从塔里得到,大家族里都不见得能有几块的存货。

    “是啊,同等同契,岂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倒是我想多了呢……”

    唐云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也是太心切唐家安危了。想要找到同是天神系,又同时契约的同一个守护神的修士,以唐家现在的规模,别说一千个了,就连十个都凑不出来。

    等到唐楚阳带着众女来到神殿当中,并且看到了矗立于神台上的雕像时,唐云婷等人彻底傻掉了。

    看着神态上那具栩栩如生,几乎和唐楚阳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的雕塑,连老太君这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人,都是一脸的惊愕之色,无比诧异地转头问唐楚阳。

    “乖孙,你这搞的是哪一出?!”

    老太太倒是知道一般对家族贡献比较大的族人,在去世之后,族人会为他雕刻塑像,供奉在祠堂里享受后人的香火供奉,但她乖孙现在才不过十六岁,这雕像就来得有些诡异了。

    “造神啊!……”

    看着一群女人望过来的探寻目光,唐楚阳调整了一下低落的情绪,开始为家人们解释他似乎已经失败了的计划。

    唐楚阳身为相士,嘴皮子功夫自然不是盖的,加上又有陆俊,金阳等人从旁配合解释,唐楚阳过去月余时间的所作所为,以及目的成效等等,在他舌灿莲花的描述中,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了唐云婷等人的前面。

    唐家没有真正的白痴和笨蛋,尤其是在经历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之后,这帮饱经磨砺的女人们,早就已经被磨练的极为坚韧,**,唐楚阳描述的如此条理明晰,信息详尽,她们就是想听不明白都难。

    可正因为明白了唐楚阳在干什么,唐家众女心底里的震惊和震撼,乃至于恐惧也来得更加凶猛和强烈,造神啊!这小子怎么就敢这么做呢?!

    “你这是渎神啊!!”

    永远都是一副四平八稳模样的老太君都被吓到了,这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可怕的事情了,比唐家的男人们死绝了都要可怕一百倍,一万倍!

    和天神争抢凡间验香火?!她这个宝贝孙子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他的胆子难道已经撑破天了么?!

    天神!那是凡人能够招惹的么?!

    “奶奶,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啊……”

    唐楚阳知道这些信息对老太君等人的冲击有多大,五行大陆上的人类已经被上四界圈禁了太久了,久到了人类连抗争的意识都消失的地步了。

    唐楚阳没想着去屠神什么的,他只是想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生存权和话语权而已,只是看看唐家女人们震惊到了不能置信的表情,他知道,这恐怕很难,非常的难……(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