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月票榜被爆到第八了,打击颇大,没什么好说的,码字去了……

    说出‘我能!’这两个字的时候,唐楚阳身上散发出无比惊人的自信,这种强烈到了让人能够轻易感受得到的自信,让满脸郑重的唐云婷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止唐云婷想知道,整个大厅里的所有女人都想知道,尽管唐楚阳这半年多时间以来,折腾出来的不可思议之事越来越多,家里人基本上已经到了免疫的地步。

    但古家的三英三杰,或许整个大厅里的女人都对唐楚阳充满信心,可百族试炼就不同了,刚才唐云婷已经说了,那可是整个大陆天才精英汇聚的地方,唐楚阳凭什么这么自信么?

    “因为这个!”

    唐楚阳颇为自信地一笑,识海微微一震,小世界里一缕金光一闪而出,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将金身神威一放,让家里人感受一下天神威压,这可比什么解释都要简单直接多了。

    识海里,存在于新开辟小世界中的金身轻而易举就进入识海,只是还未曾等唐楚阳将神威经识海放出,金属性神印上,代表着镇元子和御龙天兵的神印就疯狂地闪烁了起来!

    “尼玛!!”

    唐楚阳心里暗骂一声,急忙将金身缩回了小世界,只想着在家人面前嘚瑟了,忘了识海里还有御龙天兵和镇元子这两个正牌天神驻守,只要他的金身敢出来。必然会被镇元子和御龙天兵发现!

    “该死,金身为什么非要经过识海才能出来?!”

    唐楚阳愤愤地暗骂一声,原本自信的笑容却僵在了脸上。无法用事实说服家里人的话,单凭苍白无力的解释,家里人怎么可能让他这个唯一血脉跟着古家去冒险?

    而且,问题还不止这些,如果金身出不了识海的话,这就意味着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借用金身的力量,真要那样。唐楚阳成不成神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怎么了楚阳?”

    唐云婷等人见侄儿原本信心满满,似乎是要证明什么一般,但随后满脸自信的笑脸就变得铁青。好似是遇到的什么麻烦的样子。

    “被坑了……”

    唐楚阳本能地回了一句,抬头看姑姑婶婶们一脸迷糊,唐楚阳无奈地苦着脸道:

    “我本来可以很强很强,比二姑你五行境之后都要强出许多。可是我的实力被两个碍事的家伙给看住了。暂时,怕是没可能表现出来了……”

    “呃,比我五行境之后的实力还强?碍事的家伙?楚阳,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唐楚阳的话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明白了,这种解释依然听得唐云婷等人云里雾里,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侄儿想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唐楚阳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想了想,索性冲大厅里的女人们道:

    “跟我来。我带你们看些东西……”

    说完话,唐楚阳也不待大厅里的女人们开口,直接就带头出了主堡大厅,唐云婷,唐云倩等人对望一样,齐齐疑惑地摇了摇头,一起跟着侄儿出了大厅,看侄儿说的郑重,跟去看看就知道了。

    唐家的所有女人都是修士,几十里路不过半柱香不到就到了,等到转过遮掩住神殿的山壁,前面突然多出来的恢弘建筑群,顿时将一帮女人狠狠震撼了一把。

    这月余时间里,除开老太君在主堡里静养之外,其他的女人全部都在闭关修炼,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契约守护神,因此,唐楚阳虽然搞出的动静不小,但她们却什么都不知道。

    唯一知道神殿这边情况的就只有老太君了,但老太太也只是任凭孙子胡闹,她自己也从未亲自来看过,在她向来,唐家反正也就一年多点的生存空间了,孙子想要怎么折腾就随他好了。

    只是此时看到那座三十余丈高的神殿,以及神殿周边的二十多栋十数丈高的建筑群,众女全都一脸吃惊地看了看唐楚阳,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这小家伙竟然搞出这么一片东西来。

    “楚阳,你建造这些东西做什么?主堡那边住个几千人都不成问题,咱们家统共才几个人啊?你又弄这些东西干什么?”

    唐云娇一边惊讶地看着远处恢弘的神殿,一边转头看向面色依然不好的侄儿,她不是责怪,以唐家如今的财力,侄儿再怎么折腾唐云娇也不会说什么,她只是好奇而已。

    “那是我新建造的神殿!”

    唐楚阳怏怏地回了一句,继续往前走,不能召唤的金身如同当头一棒,直接将他满腹的信心给打碎了,如果不能使用金身的话,对付古家的三英三杰他或许有信心,但在潮汐山出头就未必了。

    “神殿?!楚阳,难道你获得了其中一位守护神的认可,允许你建造神殿来庇佑唐家了?!”

    神殿在五行大陆上有什么作用,身为原住民的唐云婷等人再清楚不过了,神邸这种存在,那可是能够直接召唤守护神本体下界的,和修士契约的守护神分身,完全是两码事。

    如果唐楚阳真的获得了守护人的承诺,允许他在凡间界为守护神塑真身保护唐家的话,或许不用求任何人,唐家的危机就能自行解除了。

    十成十的本体下凡,和百万分之一,乃至于亿万分之一的分身召唤完全是两个层次上的实力,如果唐楚阳那个至少拥有天将实力的御龙天兵,能够百分百下凡守护唐家的话,就是来三五个七阶神使都不够看。

    那时候的唐家,还有什么好怕的?!

    “二姑。想要建造守护神神邸,必须要一千名同系同契的的修士共同观想,才能够雕塑神像。目前养家只有我一个人契约的御龙天兵,哪有可能获得人家的允许?”

    唐楚阳无奈地翻着白眼儿,要是能提供足够多的同系同契的修士,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为御龙天兵建造神邸?

    御龙天兵这样的存在,尽管五行大陆少有人知,但人家也不至于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随便什么修士都契约吧?

    天神的契约名额可是很宝贵的。每契约一个名修士,就等于分薄了自身的实力,这种事情自然要慎之又慎。只有收获大于付出的时候,天神才会给予相对应的契约。

    唐家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五十人而已,算上金君远等三个家将的族人,也就能凑出三百人。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已经契约的一阶守护神。想换守护神也不是没可能,只要有弃神石就好。

    但弃神石这种东西极为稀少,只有每十年一次的天降神塔时,找到四等以上级别的天塔,乃至仙塔才能有机会从塔里得到,大家族里都不见得能有几块的存货。

    “是啊,同等同契,岂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倒是我想多了呢……”

    唐云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也是太心切唐家安危了。想要找到同是天神系,又同时契约的同一个守护神的修士,以唐家现在的规模,别说一千个了,就连十个都凑不出来。

    等到唐楚阳带着众女来到神殿当中,并且看到了矗立于神台上的雕像时,唐云婷等人彻底傻掉了。

    看着神态上那具栩栩如生,几乎和唐楚阳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的雕塑,连老太君这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人,都是一脸的惊愕之色,无比诧异地转头问唐楚阳。

    “乖孙,你这搞的是哪一出?!”

    老太太倒是知道一般对家族贡献比较大的族人,在去世之后,族人会为他雕刻塑像,供奉在祠堂里享受后人的香火供奉,但她乖孙现在才不过十六岁,这雕像就来得有些诡异了。

    “造神啊!……”

    看着一群女人望过来的探寻目光,唐楚阳调整了一下低落的情绪,开始为家人们解释他似乎已经失败了的计划。

    唐楚阳身为相士,嘴皮子功夫自然不是盖的,加上又有陆俊,金阳等人从旁配合解释,唐楚阳过去月余时间的所作所为,以及目的成效等等,在他舌灿莲花的描述中,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了唐云婷等人的前面。

    唐家没有真正的白痴和笨蛋,尤其是在经历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之后,这帮饱经磨砺的女人们,早就已经被磨练的极为坚韧,**,唐楚阳描述的如此条理明晰,信息详尽,她们就是想听不明白都难。

    可正因为明白了唐楚阳在干什么,唐家众女心底里的震惊和震撼,乃至于恐惧也来得更加凶猛和强烈,造神啊!这小子怎么就敢这么做呢?!

    “你这是渎神啊!!”

    永远都是一副四平八稳模样的老太君都被吓到了,这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可怕的事情了,比唐家的男人们死绝了都要可怕一百倍,一万倍!

    和天神争抢凡间验香火?!她这个宝贝孙子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他的胆子难道已经撑破天了么?!

    天神!那是凡人能够招惹的么?!

    “奶奶,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啊……”

    唐楚阳知道这些信息对老太君等人的冲击有多大,五行大陆上的人类已经被上四界圈禁了太久了,久到了人类连抗争的意识都消失的地步了。

    唐楚阳没想着去屠神什么的,他只是想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生存权和话语权而已,只是看看唐家女人们震惊到了不能置信的表情,他知道,这恐怕很难,非常的难……(未完待续……)

第181章 斩龙台(感谢太古傲打赏加更!)    ps:感谢太古傲道友的一万起点币打赏,另外也感谢其他打赏的道友,同时也感谢在书评里支持贫道的道友,一句话暖人心,谢谢你们的支持!猛虎是不会被打倒的!

    那些在城隍手下混饭吃的家伙其本质也就是一群鬼魂,哪里承受得住,再说了祂们的根底就在神像之中,这神像一被烧毁,根基就被断,想活也活不了多久。

    府城隍当场就怒了。

    虽说府城隍也不算什么大神,其属下在天庭更是属于虾兵蟹将的角色,完全不入眼。

    但偏偏这府城隍乃是天庭正神!其属下也是在天庭名册上落了籍的,也就是说那些被烧死的鬼魂在天庭可是有编制的,放到现在的话,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天庭公务员!

    自己家都被烧了,那府城隍哪里肯罢休,当即就上了天庭,告了天状。

    天庭闻之震怒无比,没多久,还在江上玩耍的虬龙就看到天上一片片白云飘来,其上站满了身穿金甲的天兵天将,为首一神身穿五彩镂金战甲,手持一柄巨锤,指着虬龙就大喝一声:“呔!孽畜,胆敢火烧府城,损毁城隍庙,涂炭生灵,此等罪孽触犯天条!玉帝有旨,将其拿下,送往斩龙台!”

    虬龙压根就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见到这些天兵天将跑来拿自己,倒也没有害怕,反倒是鼓起斗志与之厮杀起来。

    不过一头小小虬龙,哪里可能战得过这数千天兵天将,转眼之间天罗地网洒下,便将虬龙捆成了个粽子。

    那巨锤天将一把提了便腾云驾雾返回天庭去复命了。

    之后的过程就不用多说。

    在斩龙台验明真身之后,虬龙就束缚在那斩龙台上,转言之间。那雪亮的斩龙铡就落了下来,虬龙连半点痛苦都没有感受到就被铡落龙头。

    之后,接龙血。剥龙皮,抽龙筋。凡是虬龙身上可用之物均被尽数收入天库之中,毕竟这犯天条的龙并不多见,何况若是身份高贵的龙子龙孙多数都是被囚禁某处,像这样直接送上斩龙台的就太少了。

    那些御器监的仙官们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就连这虬龙的龙魂都被抽了出来,被那赤金儿直接融入到这龙虎赤炎鼎内。

    贾可道刚刚感受了一把被抽筋剥皮的痛苦之后,又被一段记忆给拉了进去。

    而这段记忆则是一头虎妖的成长经历。

    大概就是从生下来,学会吞吐月华。逐渐化妖,成为某山妖王,最后被天庭捉拿抽筋剥皮,虎魂融入龙虎赤炎鼎内。

    感受了这些记忆之后,贾可道神智方才回到身体,就直接倒在了云地之上。

    没法,在被龙虎赤炎鼎猛抽了一顿之后,又被拉入记忆之中感受痛苦,这滋味可不好受,就算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也有些承受不住。

    在好一阵后。贾可道方才恢复过来,不得不往口中丢了一粒怀阳止血丹,打坐入定半个小时后才将身体的内伤尽数修复。

    在修复伤势之后。贾可道感觉自己肉身反倒是变得更加坚韧了起来,不由得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心头暗思,难道自己要经常内伤才行?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多来几次倒也不错,就刚才这么一会,贾可道就感觉自己灵魂与肉身之间的联系变得弱了一些。

    要知道想要跃升到炼气化神的层次可不只是不断修行就可以达成的。

    良久之后,贾可道将一头的乱思尽数抛到脑后。从云地上站立了起来。

    此时的龙虎赤炎鼎与贾可道之间的联系,在贾可道亲身感受了器灵的痛苦后变得越发的紧密起来。

    贾可道甚至于有种错觉。这龙虎赤炎鼎就好似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只要自己愿意。自己的神智就能够进入龙虎赤炎鼎之中。

    “进!”

    贾可道朝着那堆玉石轻轻挥了挥手,那龙虎赤炎鼎中随即就吹出一股旋风,朝着那堆玉石一罩,无数的玉石石皮,玉屑就应声而起,被卷风径直卷入到龙虎赤炎鼎之中。

    那些玉石石皮,玉屑落入鼎中之后,环绕在龙虎赤炎鼎外的火焰随即一收,贾可道能够清楚察觉到那些火焰已经回到鼎中。

    火焰的温度极高,转眼之间,那些细小的玉屑就开始融化,但这还不够,相对于玉屑而言那些玉石石皮就要顽固很多。

    但这并不要紧,随着一股股旋风在鼎内生出,火借风势,温度骤然升高,火焰开始化为一条火龙,欢快的与旋风嬉戏着。

    而那些玉石石皮也开始融化。

    没过多久,这龙虎赤炎鼎内的玉石就尽数被融化为一团暗红色的液体。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就需要重复炼丹一样的流程了,将这团液体内的杂质尽数剔除。

    相对于炼丹而言,想要剔除这团液体内的杂质就要困难太多了。

    除了这团液体是炼丹时的数百倍之外,里面的杂质太多,多数都是石头融化之后形成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类似于玻璃的杂质。

    火焰不断的炙烧,将液体内能够气化的杂质直接化为气体,不断排到鼎外,而不能够气化的杂质则需要虎魂形成的旋风将其不断旋转,玉石原本就要比那些杂质重上很多,因而那些杂质就会被离心力抛到液体的表面,被旋风带走。

    但由于贾可道第一次操作这龙虎赤炎鼎,使得旋风带走的杂质里混杂着很多玉石液体。

    因而贾可道不得不将旋风带出来的杂质液体再一次旋转,进一步将杂质剔除。

    此时在鼎内中心处悬浮旋转着一团人体高低的液体,而旋风不断从其表面卷出一团团暗红液体,再行旋转,没多久,鼎内就出现了数百个旋转的小液体球。

    每当那些小液体球内的杂质被大致剔除之后,贾可道就会用旋风将其送回大液体球内,再从大液体球表面卷出一团小液体球来。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团大液体球的光泽也从暗红色渐渐地变得发红发亮。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整天,贾可道也是有些疲惫不堪了,光是五味吞气丹,贾可道就吞了十多瓶,灵气就好似小溪一般不断输入龙虎赤炎鼎内。

    终于,那团大液体球的光泽变得通红无比,卷风卷出的小液体球也是如此的时候,贾可道抓起了那把锻金锤,站在千年寒金锻金台旁,左手一挥,那团火红的液体球就化为一股流光从龙虎赤炎鼎的龙头中喷出,朝着这锻金台落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