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码完这一章,突然就开始发困了,看来小猪的夜猫子属性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索性这章发了就不写了,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好好码字……

    最近感觉剧情里激情有些少了,估摸着应该是晚上码字太寂静了,根本就激动不起来,接下来都是比较激动人心的情节,所以还是放到白天,听着有激情的音乐写吧,那样应该比较有感觉的,就是不知道儿子受不受得了,那小家伙似乎是个斯文性子,虽然皮,但很腼腆啊。

    好吧,唠叨完了,最后喊一嗓子,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各种支持!诸位书友,请给小猪力所能及的支持!拜谢了!

    猪兔同眠分割线

    “先答应古家的条件,让他们替唐家挡住摩云宗的诘难,等我胜了古家三英三杰,然后去见识一下潮汐山百族试炼,我觉得,能让古家这种顶尖家族都这么上心的试炼,恐怖不会那么简单!”

    “而且,我也想凭借着那个‘百族试炼’,找一些古家之外的盟友,咱们唐家如今面临的局面,是不得不依靠古家来保证家族安全,古家也是看着了这一点,才会提出这么分过的要求!”

    唐楚阳一边说着话,一边比划着手势,肢体动作极为丰富,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唐家的女人们现在都在气头上呢,他必须用这种夸张肢体动作来增加自己言语上的说服力。

    “百族试炼,必然是整个大陆上最顶尖的家族。才有资格参与的利益争夺和分配,所谓百族,其中恐怕绝对少不了其他顶尖大家族参与吧?”

    “若不同意古家的条件。咱们唐家显然没那个可能参与进去,我也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其他的顶尖家族,那反抗古家的吞并也成了镜花水月,这恐怕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吧?”

    “既然依靠古家已经成为定局,那咱们就暂且放下对古家无情无义嘴脸的愤慨,好好想想,该怎么利用古家来让咱们唐家达到利益最大化。我的意思就是利用古家的资格,参与到百族试炼当中!”

    “然后借此机会结交其他大家族,哪怕为此付出巨大利益。至少能这样做的话,咱们唐家也不至于就只有古家一个选择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唐云倩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一样。突然插嘴道:

    “楚阳。你这根本就是驱虎吞狼之策,或许你能够在百族试炼的过程中为唐家找到足够强大的靠山,但就像古家一样,那些顶尖的大家族无不是利益至上,最终,咱们唐家怕是依然逃不过被人简介掌控的结局!”

    “能比现在即将灭族的唐家更恶劣么?”

    唐楚阳也不反对六姑的话,就只这么随意地反问了一句,但只这一句。便足以让唐云倩哑口无言了。

    “这……”

    唐云倩脑中思绪电转,最终化为无奈一叹。是啊,还有比灭族更恶劣的结果么?

    唐楚阳‘啪’的打了个响指,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他这才滔滔不绝地接着道:

    “机遇和风险乃是孪生姐妹,大家族实力强横,拥有规避风险的能力和实力,但咱们唐家没有,所以咱们只能去赌,去搏!”

    “在我看来,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准备周全,拿出破釜沉舟的决心来,总好过现在被人掌控于股掌之间!再说了,我相信人定胜天!事在人为!唐家,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泯灭世间的!”

    双臂有力地在空中狠狠一挥,唐楚阳从未向此刻这般,对自己充满的信心,他不笨,不缺乏毅力和耐心,只是充满了溺爱的唐家让他缺少了奋进的压力而已。

    现在压力来了,而且来势凶猛,犹若骤风暴雨,尽管因为发生的太突然,让唐楚阳最初的时候有些凌乱,但自从开始造神,自从识海小世界里的神台和金身凝成的那一刻。

    唐楚阳的心理其实已经无所顾忌了,他都开始和这个世界里最最上层的天神抢饭吃了,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疯狂的事情么?

    听完了唐楚阳最后总结性的话之后,大厅里时间寂静无比,落针可闻,事关唐家生死存亡,所有人都不得不慎重考虑。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如果没有古家出面的话,唐家只能和高家玉石俱焚,唐楚阳的计划虽然看着凶险无比,可反而能够让唐家生存更久的时间。

    或许,如果运作的够好,唐家或许能够从这场几无反抗之力的博弈中,保持着自身**性的同时,侥幸地生存下来。

    最先明悟其中道理的就是老太君,她掌控唐家那么多年,无论界,魄力,还是心胸,都不是寻常女子可以比拟的,就是比起大多数家族的家主来,都是个极有决定的人物。

    “人生难得几回搏!唐家面临灭亡之际,乖孙都能想出一条让唐家搏一搏的道路来,咱们这帮孤女寡母的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乖孙,奶奶做主了,就按照你说的办!”

    老太君这话已经说的极为直白,就如今的唐家而言,实在没什么好顾虑的事情了,不论是坐以待毙,还是被古家,或者高家并吞,又或者玉石俱焚,唐家的结局也就这样了。

    如今唐楚阳另辟蹊径,为唐家寻到了一条可以行险一搏,甚至于能够搏出一份更大基业的机会,她们这些原本只能坐以待毙的女人还有什么好想的?

    “楚阳说得对!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再比灭族更恶劣的结果了,既如此。咱们唐家为什么就不能拼一把?!”

    看娘亲说话了,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唐云娇第一个就跳了出来,她根本就懒得去想那么多。唐家没有人家的拳头大,那就只有挨揍的份儿,现在侄儿找到的还手的机会,唐家有什么理由不去奋力反击?!

    “楚阳的计划确实不错,方才倒是我想多了,唐家已经到了悬崖边上,若这个时候还不寻隙反击。等掉下山崖的时候怕就晚了了,楚阳,你真的长大了。思虑要比我周全的多……”

    唐云倩略微有些汗颜地自悟检讨了一句,转首看向唐楚阳的时候,已是满眼的欣慰和放心,自家侄儿一再用他的身体力行证明了他的不俗。现在。也是时候开始依靠这个小男人来掌舵唐家了。

    “楚阳的话,确实没错,换做是我,怕也没有他这个眼界和魄力,看来楚阳已经拥有了作为家主的魄力和眼光了!”

    门口处突然传来唐云婷清雅的声音,厅中众人惊喜地望了过去,唐云婷要闭关三个月时间契约五阶守护神,这是整个唐家所有人都知道。并且期盼着的大事。

    天位修士,这在五行大陆上就是个标志性的境界。一旦达到了五行境,度过五行天劫萃锻出半仙之体,并且契约了五阶踏云级的守护神,生命安全上基本上算是得到了保障。

    只要不是自己去送死,逍遥到老几乎毫无疑问!

    此时见唐云婷红光满面的进入大厅,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契约的五阶守护神,但只有唐楚阳知道,二姑恐怕还没有契约成功,他估摸着问题不是出现在守护神上,毕竟他已经和七仙女谈好了的。

    “二姑,你是不是未曾渡劫?”

    唐楚阳心里想着,便忍不住问了起来,五行境是要渡劫五行天劫来凝锻躯体,精粹元神,以达到脱胎换体成就半仙肉躯的,二姑此时虽然红光满面,但本身气势并未有任何增强。

    别人看不出唐云婷的问题,唐楚阳却可以,因为他如今已经算不得凡人,而是拥有通天眼的天神!

    “嗯?楚阳,你竟能看出我未曾突破五行境?!”

    唐云婷直接就被侄儿一句话给惊住了,五行大陆上尽管有一些能够看透别人修为境界的法门,但那些法门多是高阶修士查看同阶,以及低境界的修士才会起作用。

    至于能够越级查看的事情,唐云婷别说见到过了,她连听都没听说过,因为这根本就是违背常理的,低阶修士那点儿修为,怎么可能看得出高阶修士的修为境界?!

    “我的情况有点儿特殊……”

    唐楚阳没打算把成为天神的事情瞒着家人,如果连家人都信不过的话,他这么干出造神这么疯狂的事情又为了什么?还是不是为了保护唐家这帮让他感受到亲情温暖的女人们?

    见侄儿说的恍惚,唐云婷也不以为意,她心里也有别的疑问等着问侄儿呢,所以抛下这个问题,转而问道:

    “先不说这个,你的计划确实是目前最适合唐家的选择,但这里有个前提,胜过古家三英三杰是没问题的,他们如今也不过才四相境而已,你修为境界虽低,但守护神不差于天将!”

    说到这里时,唐云婷已经走到了唐楚阳的身边,她拍了拍侄儿越发结实的肩膀,禁不住感慨,当初的小纨绔变化真的好大,随后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可是潮汐山的百族试炼不同,我知道的要比你六姑多一些,潮汐山是一处和五行大陆并行存在的位面,乃是整个大陆上百族竞夺的宝库,

    百族试炼每五年举行一次,其中不但所有天罡王朝的皇族,顶尖家族会参与,就连五大皇朝,的皇族,顶尖家族,以及闻名大陆的鬼目族,翼神族,黑魔族这些让人闻声色变的超级势力也会参与进来,而且派出的人,必是族中精英!”

    说着话,唐云婷目光定定地锁住侄儿,目光中带着些许探寻和期盼,语气深沉地郑重问道:

    “楚阳,我担心的就是,你有信心在那么多各族精英里,脱颖而出去么?那可是汇聚了整个大陆最顶尖的年轻天才的试炼!”

    唐楚阳没想到二姑竟然知道这么多关于潮汐山的信息,而且这信息量相当大,虽然比较笼统,但足够唐楚阳分析出来,百族试炼到底是怎样一个级别的试炼了。

    至于二姑口中的‘担心’,唐楚阳信心满满地轻松一笑,只要那里没有天神,他自问没人能够抢得过他!

    不过唐楚阳表情虽然轻松,但却语气坚定无比地回道:

    “我能!”(未完待续……)

    看家主最新章节到长风

第180章、虬龙    片刻之后,一声龙吟与虎啸混合在一起从龙虎赤炎鼎里传出,震得贾可道全身发麻,而就在这时,鼎内传出一股吸力,开始主动抽取贾可道体内的灵气。

    “福生无量天尊,干!”

    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了,爆出一句粗口,这龙虎赤炎鼎主动抽取自己体内灵气太过于粗暴了,灵气就好似洪水泻出一般涌入鼎中。

    仅仅过了一分钟时间,自己体内的灵气就被抽走大半,这样粗暴的抽取灵气使得贾可道体内原本坚固无比的经络都破损了不少。

    再说了,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抽成人干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如何不爆出粗口。

    没有丝毫犹豫,贾可道左手就取出一瓶五味吞气丹,单手撬开瓶盖,一口气就尽数倒了进去。

    以往贾可道吞服这五味吞气丹多数都是为了弥补食物里精气的不足,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口气就吞下一瓶。

    十粒五味吞气丹落肚,随即便化为一股热浪朝着四周经络扩散开来。

    这种加了量的药力扩散出来,对于所经过的经络必定会造成损伤,这就如同洪水泛滥必定会损坏沟渠一样的道理。

    贾可道口中不禁喷出一口鲜血来,落在龙虎赤炎鼎上,发出扑哧一声就被吸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是那口鲜血的缘故,还是药力的支撑,贾可道在半醒半晕之后,发现来自于龙虎赤炎鼎的吸力消失了。

    而龙虎赤炎鼎已是周身火焰缠绕,而火焰之间时不时冲出一股股旋风,吹得热浪四处翻滚。贾可道差一点都没法站在这龙虎赤炎鼎旁边了。

    贾可道此时才发现自己与龙虎赤炎鼎产生了一丝联系,能够清楚察觉到这鼎内蕴含着两头器灵。

    贾可道不由得有些兴奋,这蕴含着器灵的龙虎赤炎鼎无疑就是一尊真正的仙器。

    这一点。在不少道门藏经里都有过介绍。

    贾可道顺着这丝联系触动了一下器灵,谁想知。这一触动就出现了麻烦。

    一股吸力再度生成,竟然将贾可道的神念意识给直接拖了进去。

    贾可道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昏迷了过去。

    待到贾可道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只不过四周一片冰冷,温度极低,但贾可道却不觉得有半点难受,反倒是感觉温暖无比。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压根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全身就好似瘫软了一样。

    没过多久。一股压力从四面传来,不断挤压着贾可道,推动着他向前滑动前进。

    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片光明。

    贾可道反正不能控制身体,也就只能无奈的被推入那片光明。

    片刻之后,贾可道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光明,自己也不是全身瘫软了。

    事情的真相就是自己被一条龙生了下来,而降生地则是一条大河之中。

    说白了,这就是龙虎赤炎鼎里一个器灵的残留记忆,对于这一点,贾可道是不可能判断错的。

    贾可道被拉入了那个器灵的记忆中。也就是说其中一个器灵应该是龙魂了。

    明白这一点后,贾可道也没有挣扎,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看这段记忆。

    母亲是一条全身青色的游龙。

    这一段记忆到此为止。贾可道很快又被拉入到另一段记忆之中。

    而这段记忆里,贾可道总算看见到一些东西。

    龙魂在这段记忆里还是一条幼龙,不过龙头处已经长出了两支小角,按照标准的说法,这条幼龙应该叫做虬龙。

    看得出来,这条虬龙很欢快,跟着母亲住在一座巨大的水宫之中,在水宫之中时,化为幼童。由一群看上去半鱼半妖的水妖陪着玩耍,耍得兴起时就冲出水宫化为一条虬龙。在这条江河上兴风作浪,时不时还吐出一道道火焰。将江水烧得沸腾。

    嗯,华夏的龙绝大多数都是行云布雨的专家,因而按照异界的分类应该算是水系。

    当然,还有其它属性的,什么木系,火系等等,甚至于还有一种龙被称为蜃龙,也就是能够产生幻境的龙,准确来说,这种蜃龙与蛟一样,都是龙与其它物种交合之后的后裔,有着龙的血脉,但不算是纯种的龙。

    而这条虬龙大致也应该不是纯种之龙,只不过就是不知道祂的父亲是谁,贾可道猜想,以龙女的高傲,恐怕也不会与那些普通的火系妖物交合,大致应该是天庭里的某位火神,否则的话,是决计不可能生出这样的火龙。

    虬龙好玩,随意喷吐火焰,终于惹下大祸。

    一日,虬龙顺着江水来到了一座临水而居的城池前,一时兴起便朝着那城池吐了几口火焰。

    这虬龙的火焰即便是江水都能够烧得沸腾,可见其威力之盛。

    华夏古代的城池里住房多数都是木头制造,哪里经得住这火龙之焰的焚烧,半天时间不到,这座城池就化为一片废墟。

    城池里的人类死伤惨重倒不用多说,关键的问题是在于城中的城隍庙都被烧成了灰烬。

    这城隍乃是华夏地祗之一,多数由有功于地方民众的名臣英雄死后充当,乃是守护城池之神,冥界派驻地方的地方官,所管杂务众多,简单一句话概括:“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

    说简单点,就是主管一城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等等都要管。

    这城隍细分下来,有都城隍,府城隍,县城隍三级。

    都城隍乃是省会城市奉祀,相当于阴间的巡抚。

    而府城隍则是一府之地奉祀,相当于阴间的知府,县城隍就不多说了,那就是阴间的县令。

    这被烧了的城隍庙正是一位府城隍在阳间的居所,其下辖有文武判官,甘柳、牛马等将军,另有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等属下。

    结果被这一烧,府城隍的手下当场就被烧死几个。

    这虬龙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凡火,算得上是灵火一类,大致与修道之人的三昧真火差不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