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片刻之后,一声龙吟与虎啸混合在一起从龙虎赤炎鼎里传出,震得贾可道全身发麻,而就在这时,鼎内传出一股吸力,开始主动抽取贾可道体内的灵气。

    “福生无量天尊,干!”

    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了,爆出一句粗口,这龙虎赤炎鼎主动抽取自己体内灵气太过于粗暴了,灵气就好似洪水泻出一般涌入鼎中。

    仅仅过了一分钟时间,自己体内的灵气就被抽走大半,这样粗暴的抽取灵气使得贾可道体内原本坚固无比的经络都破损了不少。

    再说了,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抽成人干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如何不爆出粗口。

    没有丝毫犹豫,贾可道左手就取出一瓶五味吞气丹,单手撬开瓶盖,一口气就尽数倒了进去。

    以往贾可道吞服这五味吞气丹多数都是为了弥补食物里精气的不足,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口气就吞下一瓶。

    十粒五味吞气丹落肚,随即便化为一股热浪朝着四周经络扩散开来。

    这种加了量的药力扩散出来,对于所经过的经络必定会造成损伤,这就如同洪水泛滥必定会损坏沟渠一样的道理。

    贾可道口中不禁喷出一口鲜血来,落在龙虎赤炎鼎上,发出扑哧一声就被吸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是那口鲜血的缘故,还是药力的支撑,贾可道在半醒半晕之后,发现来自于龙虎赤炎鼎的吸力消失了。

    而龙虎赤炎鼎已是周身火焰缠绕,而火焰之间时不时冲出一股股旋风,吹得热浪四处翻滚。贾可道差一点都没法站在这龙虎赤炎鼎旁边了。

    贾可道此时才发现自己与龙虎赤炎鼎产生了一丝联系,能够清楚察觉到这鼎内蕴含着两头器灵。

    贾可道不由得有些兴奋,这蕴含着器灵的龙虎赤炎鼎无疑就是一尊真正的仙器。

    这一点。在不少道门藏经里都有过介绍。

    贾可道顺着这丝联系触动了一下器灵,谁想知。这一触动就出现了麻烦。

    一股吸力再度生成,竟然将贾可道的神念意识给直接拖了进去。

    贾可道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昏迷了过去。

    待到贾可道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只不过四周一片冰冷,温度极低,但贾可道却不觉得有半点难受,反倒是感觉温暖无比。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压根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全身就好似瘫软了一样。

    没过多久。一股压力从四面传来,不断挤压着贾可道,推动着他向前滑动前进。

    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片光明。

    贾可道反正不能控制身体,也就只能无奈的被推入那片光明。

    片刻之后,贾可道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光明,自己也不是全身瘫软了。

    事情的真相就是自己被一条龙生了下来,而降生地则是一条大河之中。

    说白了,这就是龙虎赤炎鼎里一个器灵的残留记忆,对于这一点,贾可道是不可能判断错的。

    贾可道被拉入了那个器灵的记忆中。也就是说其中一个器灵应该是龙魂了。

    明白这一点后,贾可道也没有挣扎,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看这段记忆。

    母亲是一条全身青色的游龙。

    这一段记忆到此为止。贾可道很快又被拉入到另一段记忆之中。

    而这段记忆里,贾可道总算看见到一些东西。

    龙魂在这段记忆里还是一条幼龙,不过龙头处已经长出了两支小角,按照标准的说法,这条幼龙应该叫做虬龙。

    看得出来,这条虬龙很欢快,跟着母亲住在一座巨大的水宫之中,在水宫之中时,化为幼童。由一群看上去半鱼半妖的水妖陪着玩耍,耍得兴起时就冲出水宫化为一条虬龙。在这条江河上兴风作浪,时不时还吐出一道道火焰。将江水烧得沸腾。

    嗯,华夏的龙绝大多数都是行云布雨的专家,因而按照异界的分类应该算是水系。

    当然,还有其它属性的,什么木系,火系等等,甚至于还有一种龙被称为蜃龙,也就是能够产生幻境的龙,准确来说,这种蜃龙与蛟一样,都是龙与其它物种交合之后的后裔,有着龙的血脉,但不算是纯种的龙。

    而这条虬龙大致也应该不是纯种之龙,只不过就是不知道祂的父亲是谁,贾可道猜想,以龙女的高傲,恐怕也不会与那些普通的火系妖物交合,大致应该是天庭里的某位火神,否则的话,是决计不可能生出这样的火龙。

    虬龙好玩,随意喷吐火焰,终于惹下大祸。

    一日,虬龙顺着江水来到了一座临水而居的城池前,一时兴起便朝着那城池吐了几口火焰。

    这虬龙的火焰即便是江水都能够烧得沸腾,可见其威力之盛。

    华夏古代的城池里住房多数都是木头制造,哪里经得住这火龙之焰的焚烧,半天时间不到,这座城池就化为一片废墟。

    城池里的人类死伤惨重倒不用多说,关键的问题是在于城中的城隍庙都被烧成了灰烬。

    这城隍乃是华夏地祗之一,多数由有功于地方民众的名臣英雄死后充当,乃是守护城池之神,冥界派驻地方的地方官,所管杂务众多,简单一句话概括:“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

    说简单点,就是主管一城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等等都要管。

    这城隍细分下来,有都城隍,府城隍,县城隍三级。

    都城隍乃是省会城市奉祀,相当于阴间的巡抚。

    而府城隍则是一府之地奉祀,相当于阴间的知府,县城隍就不多说了,那就是阴间的县令。

    这被烧了的城隍庙正是一位府城隍在阳间的居所,其下辖有文武判官,甘柳、牛马等将军,另有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等属下。

    结果被这一烧,府城隍的手下当场就被烧死几个。

    这虬龙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凡火,算得上是灵火一类,大致与修道之人的三昧真火差不多。(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鸡生蛋    ps:看到书评区很多书友开始为小猪提供资料!呵呵,心里非常高兴,这里多谢诸位提供的资料了,小猪每一条都收藏了,等到该出现的时候,会一个个让他们出场的。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接下来要调整一下支线剧情和布局,诸位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在书评区提出来,小猪保证,一定会去看的,再次拜谢诸位书友的支持了!谢谢……

    “第三个条件呢?”

    前面两个条件绝对非常难,尽管唐楚阳不了古家的一切,但他相信,能让古家家主说出来的三个条件,恐怕怎么想,也简单不到哪里去。

    第一个条件就是挑战古家的‘三英三杰’,这个初始条件在唐楚阳看来就相当欺负人了,古家那是什么等级的存在?天威王朝有数的顶尖家族啊。

    他们所拥有的资源,和培养家族子弟的投入,其实唐家这么个小小家族能够比拟的?

    能在古家这样顶尖的家族里,被评为‘三英三杰’的家族子弟,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家族里的天才子弟,让唐楚阳一个小家族出身的纨绔,去挑战顶尖家族出身的天才。

    只这一个条件,就让唐楚阳感觉得到,古家是多么不想帮助唐家,或者说,不想和摩云宗起冲突。

    这两个可能不论是哪个,对于现在正处于危难之中的唐家都不是好事,但就像唐楚阳之前说的那样。形势比人强,弱小的唐家根本就经不起任何折腾。

    无论古家提出的条件有多么逆天,唐家想要保全族人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全盘接受人家的条件!

    不过等唐楚阳问出第三个条件的时候,唐云倩突然有些支支吾吾,清冷的俏脸上似乎有些难为情,一会儿看看唐楚阳,一会儿看看老太君,娇艳的樱唇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六丫头。你琢磨什么呢?别管多为难,先说出来吧,咱们唐家已经最好准备了!”

    老太君见六女儿一脸为难的样子。顿了顿龙头拐杖,不客气地催促了起来,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古家说出的条件再怎么过分。唐家不也得全部应下来?

    “六姑。你直说吧,第三个条件应该主要针对我的吧?没事的,侄儿已经做好了为唐家牺牲的准备了……”

    唐楚阳看出来了,六姑虽然表情犹疑,但看他的时候,清冷的美眸里似乎带了少许难言的愧疚,向来恐怕又是针对他来的,而且依然不是什么好事。

    见老太君和侄儿都开口问话了。唐云倩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唐云倩尽量平和地说道:

    “第三个条件是以前两个条件为前提的,如果楚阳能够胜过古家‘三英三杰’中的三人,并且能够在潮汐山百族试炼中,取得前十的名次,第三个条件就是,就是,他必须娶古家三英之一为正妻!”

    “什么?!古家简直欺人太甚!”

    唐楚阳这个当事人还没怎么样,边上的唐云娇便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嗖!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明媚的俏脸上已是满脸铁青之色,愤怒无比地接着道:

    “楚阳若是胜了古家三英三杰,这说明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古家的天才,潮汐山我虽然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但既然敢称‘百族试炼’想来古家在其中也占不了多大的分量!”

    唐云娇说着话,仿似积攒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一样,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凭着本能分析道:

    “若是楚阳能够在潮汐山取得前十的名次,便说明咱们家楚阳的实力,至少能排进五行大陆百族天才中的前十,到了那个时候,楚阳的名声必然传遍五行大陆,想要和唐家结亲者怕是能踏破唐家的门槛!”

    “而且,那种情况下,不只是天威王朝,怕是其他三十六天罡王朝,甚至于那些称霸大陆的几大皇朝之内,都有大把的顶尖家族,乃至于皇族想要和咱们唐家联姻,真要到那时候,唐家凭什么把当家主妇的位子给古家?!这条件,简直无耻至极!!”

    主位上原本还是一脸和气的老太君,此时也是绷紧了脸,略微有些干枯的老手,狠狠地握紧了手中的龙头拐杖,身为唐家的当家主妇,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正妻’这个名头,对于一个家族有多重要了。

    毫不夸张的说,在家主离开家族外出的时候,偌大的家族里唯一能够全权行使家主职权的,就是家主的兄弟,以及身为家主‘正妻’的当家主妇了。

    唐家如今就剩唐楚阳这么个独苗,这个情况古家不可能不知道,如果古家女人成为唐楚阳的正妻,将来这个‘正妻’可以说是唐家唯一能够行使这个职权的主妇了。

    尤其是在唐家和古家的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古家这第三个条件,基本上就等于在变相的吞并唐家!

    看看古家的三个条件吧,如果唐楚阳无法通过前面两个条件的考验,古家就会向所有家族声明,从此断绝和唐家的关系。

    如果唐楚阳在能在百族试炼里脱颖而出,这么个闻名大陆的绝世天才,就要娶古家的女人为正妻,唐家家主的权利,算是被生生夺走的一半!

    而且,以古家顶尖家族的强势,甚至可以想象,就算唐家出了唐楚阳这么个天才,将来也只能以古家的意愿马首是瞻,不论是断绝和唐家的关系,还是继续保持和唐家的关系,与古家而言,都是有利无害!

    “呵呵,真是打的好主意啊!!”

    唐楚阳虽然在笑着说话,但面上却无哪怕半分笑意。语气里更是透着一股子凛冽的寒意,听了六姑口中的三个条件之后,唐楚阳已经彻底明白了。

    古家这就是仗着形势比人强。而且唐家已经危急到了根本无法拒绝这些条件的地步,才借此机会,提出这个对唐家几无益处可言,但对古家却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苛刻要求!

    咚咚咚!

    老太君狠狠地将龙头拐杖在地上顿了顿,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之后,她面色寒冷,几乎一字一顿地道:

    “好一个古家家主啊!”

    冷冰冰的一句话说完。老太太就转头慈爱地看了看唐楚阳,强抑心中怒气,笑眯眯地冲唐楚阳道:

    “乖孙。你放心好了,唐家虽然势弱,但还不至于颓败到了要拿家主的婚姻来委屈求全的地步!”

    说完这话,老太太的表情立马变得冷硬无比。又转头冲六女儿唐云倩道:

    “古啸不是还在等消息么?随便派几个人去回复他。就说古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咱们唐家高攀不起!为免咱们唐家影响了古家威名,古唐两家通家之好就此结束!!”

    “娘,咱们唐家……”

    唐云倩还想说些什么,但老太君却把龙头棍杖再次狠狠一顿,不客气地呵斥道:

    “别啰嗦其他的!就按照我的说的做,咱们唐家就算是灭族!也不能那样屈辱地生存下去!若是你爹还在,他一定会为此杀到古家去!”

    老太君一旦发威。别说是唐云倩了,就连近十年来已经在当家做主的唐云婷都要发憷。看老太太发飙了,唐云倩吓得浑身一抖,急忙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什么了。

    “奶奶,这么大好的机会,咱们可不能随便错过啊……”

    唐楚阳冷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先前一直没说话,只是在综合等到的所有情报和信息,想要找出一条最利于唐家的路线,如今见识了古家利益至上的嘴脸,他心里也有了个不错的计划。

    “乖孙,你莫要再说了,咱们唐家是小,根本不被古家放在眼里,但奶奶绝对不允许你牺牲自己的婚姻来保全唐家,那不是唐家男人该干的事情!”

    “奶奶,孙儿不是那个意思,您先听我说!”

    唐楚阳看得出来,老太太是真的被气坏了,记得封爵的时候,奶奶还和那位古家老祖宗感叹往事,如今老太太能无视古家老祖宗,而直接作出断绝和古家关系的决定,就足以看出,她愤怒到了什么程度。

    但唐楚阳刚刚想到的计划必须依靠古家才能完成,古家利益至上的嘴脸已经毫无疑问,这让唐楚阳觉得,他利用古家才完成心里的计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或者愧疚了。

    “你说!”

    老太太还是极疼爱唐楚阳这个独苗的,尽管愤怒,但却依然压下了心底的怒火,给了孙儿说话的机会。

    唐楚阳点点头,抬手摸着鼻尖来回走了几圈,这才抬头满脸自信地冲大厅里的女人们道:

    “我的意思是,答应古家的所有条件,咱们玩一把借鸡生蛋的把戏!”

    “借鸡生蛋?”

    厅中所有女人,包括依然一肚子火气的老太君,全都被唐楚阳一句话给吸引了注意力。

    “是啊,借鸡生蛋!既然古家不仁,那就不要怪咱们唐家无义了,古家可以利用压榨咱们唐家的价值,咱们唐家,为什么就不能顺着古家这颗大树,让咱们唐家的实力来个大大的跃进呢?”

    唐楚阳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故意吊起大家的胃口来,此时大厅里的气氛充满了火药味,活跃气氛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不过主位的上的老太太可就不愿意了,他看乖孙卖关子,当下没好气地斥道:

    “乖孙,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快把你的计划说说,奶奶心里正气着呢!”

    “好吧,我说……”

    见老太君发话了,唐楚阳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厅中依然气愤难平的女人们,心里暗道,等我说了这个计划,你们就不会这么气愤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