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在金铺里各种各样的怪人,她可是见多了,所以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之后,导购员便用清脆的声音招揽起顾客来:”这位道长,不知道您想要买点什么?”

    贾可道笑了笑:“福生无量天尊,不知道你们这里有大块的玉石出售么?”

    问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别山县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大块的玉石出售。

    “带我去看看玉器吧。”

    贾可道随即转口笑道。

    “道长,这边请。”

    导购员随即便将贾可道带到了玉器专卖柜前。

    贾可道看了看柜台里的玉器,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太奢望了一点。

    这里面大多都是戴在脖子上的玉器,或者就是戴在手上的,你能指望有多大么?

    制造混元一气罩的玉石至少要有半个巴掌大小,何况这里的玉器价格都虚高,虽说龙虎赤炎鼎应该能够将几块玉石融化合在一起,但这里的玉器一件就是数千块,贾可道虽说现在不缺钱,但也不愿意让别人将自己当成傻子。

    离开金铺,贾可道索性拨打了大金牙的电话,将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我需要大量的玉石,品质没有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迅速送过来。”

    大金牙这次过来老君观帮忙,在离开的时候,与金大有一并得到了贾可道的酬谢,两瓶五味吞气丹。

    相对于练习了呼吸吐纳之法的孟挺等弟子而言,大金牙与金大有两人并不能直接承受五味吞气丹的药力,因而只能以一粒五味吞气丹兑十斤白酒的比例,将其泡入药酒之中,每日服用二两。

    就这么一个多月时间,而饮下的药酒也就六斤。其中蕴含的药力只有一粒五味吞气丹十分之六的药力。

    但仅仅如此,大金牙就感觉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痛了。总之就好似年轻了十多岁一般,甚至于在床上也变得生龙活虎。经常杀得马依依跪地求饶。

    如此神奇的效果让大金牙将那五味吞气丹视为仙丹,别人碰一下都要大发雷霆。

    此时贾可道打来电话,大金牙丝毫不敢怠慢,立马拍着胸脯保证没有问题。

    放下电话,大金牙就开始叫嚷了起来:“小李!小黑!马上去玉石市场!开车去,不,我也去!速度!”

    在大金牙的努力下,两吨玉石在一天多时间后很快就送到了县城。

    贾可道也因此在县城住宿了一夜。待玉石送到,贾可道亲自去接了货。

    当着两个押车壮汉的面,贾可道也不顾忌被人发现,一挥手便将车上装着玉石的木箱收入了道德经。

    这一幕让两个壮汉看得目瞪口呆,直到贾可道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上,两人方才回过神来,对视一眼之后立马开车就走,不肯停留半步。

    他们可是被吓住了,恐怕还以为贾可道是个鬼,至于神仙什么的。他们以前坏事作了不少,倒是没有想到。

    回到老君观,贾可道将木箱打开。查看了一遍。

    或许是时间太紧,大金牙找来的玉石品质着实有些太差了,里面不少都是玉石矿剥矿之后剩下的石皮,基本上都从纯正的石头到半透明这一段,大概算是沾了玉石的边,除此之外就是那些玉石加工磨下来的玉屑。

    说实话,光是这玉屑,人家都是能够卖钱的,就拿别山县那些金铺里的玉器来说。里面就有不少是用这玉屑做的,加上一些材质类似的胶质填充物混合一下。塑形,就成为了数百块一件的玉器。

    这里面的利润。说实话,有时比那些正宗的玉器高多了。

    如果不是大金牙亲自出马,带着一帮小弟镇场子,那些玉器加工商未必就愿意将这些玉屑卖出来。

    有钱自己赚不行么?

    如此一来,这价格倒是比较合理,总共两吨的杂屑玉石,才花费二十万。

    算下来,一公斤才一百块。要知道,就算是那些石皮,半透明那一截,加工一下也是能够卖钱的。

    不管怎么说,玉石这玩意就不是穷人能够玩转的东西。

    大金牙也不是不想给贾可道找一些品质上乘的玉石过来,之前就说过了时间太紧。

    若是购买市场里那些玉石商加工好的玉石,大金牙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买不了多少。

    玉石这玩意绝对就是一坑货。

    有句话就是这么说,黄金有价,玉石无价。

    譬如指头大小的黄金多少钱?就算是纯度最高,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六千块,可花生米大小的玉籽多少钱?

    至少两万起价,品相好的玉籽,三万五万都不在话下,甚至于一些极品的玉籽,都可能上十万。

    而玉这东西,品相越好,体积越大,那价格就是翻着跟头上,比高利贷的利滚利更恐怖。

    而贾可道让大金牙以吨为重量单位购买,就有些恐怖了。

    不过贾可道也给大金牙打了招呼,让他派一些人去玉石产地直接收购,就按照最便宜的收,多储备一些玉石,以后好用。

    另外贾可道还让大金牙去采购一些白银,纯铜等等之类金属,按照那小册子里的说法,这些金属都是用来制作普通小玩意的材料。

    好嘛,凡是小册子里有工序的东西都是普通小玩意,不过在贾可道看来确是威力无穷的上品灵器了,也不知道这赤金儿到底是什么来头。

    贾可道猜想对方应该是天庭御器监里负责锻造仙器的仙官,毕竟如果是下苦力的力士的话,也没可能将自己的名字留在那几件锻造工具上。

    查看了玉石之后,贾可道就将玉石尽数收入了道德经,直接转移到了制器阁里面。

    来到制器阁,那堆玉石就堆在龙虎赤炎鼎旁边的云地上。

    贾可道站在了龙虎赤炎鼎前,回忆了一下这龙虎赤炎鼎的运用之法,随后便伸出右手搭在了龙虎赤炎鼎上,右手轻轻一吐,一股纯净的灵气从经络中运转出来,朝着那龙虎赤炎鼎内输入。

    随着灵气的输入,龙虎赤炎鼎外便渐渐生出一片淡淡的红光,这龙虎赤炎鼎给贾可道的感觉就好似一头沉睡的巨物正在缓缓苏醒一般。(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个条件    ps:抱歉,重新规划了一下大纲,定了几个支线出来,等捋顺了思路才发现竟然已经六点了,这一章先放出来给诸位书友解解馋,今天打算熬夜码字,写多少算多少,补偿这几天的少更。

    顺便,哪位满天神佛手里还存了月票的,可不可以拿出来投给小猪?新书月票榜的名次被打压了,很压抑啊……

    —猪—兔—同—眠—家主—分—割—线—

    虽然没有当神仙的经验,但以唐楚阳宗师级神棍的经验来看,经常显露神迹的神仙是很容易获得信徒信赖的,但经常现身和信徒相间的,未免就让人感觉少了些敬畏和神秘。

    既然是天神,自然就不能像个凡人一样经常和信徒碰面,因此唐楚阳将继续蛊惑信徒的任务,全部交给了能说会道的陆俊和金阳,传授功法和战斗技巧的事情,就交给了方万豪兄弟俩。

    为此,唐楚阳还再次显露神迹,向信徒们公布了陆俊四人的‘新身份’,乃是玄天灵尊座下的东南西北四方神将!

    信徒的体系唐楚阳花了几天时间好歹也给弄出来了,他打算把最普通的信徒,也就是那些只是供奉橙色信仰之光的,全部归类为最低阶的神仆,是最低级的存在。

    能供奉银色信仰之光的则是神卫,地位比神仆高一级,而能够供奉金色信仰之光的信徒,则称为神侍,比神仆和神卫又要高上一级,再往上就是金阳四人那样的神将。

    这样分下来,不但等级分明。职务明晰,管理起来自上而下也要方便许多,只要陆俊和金阳他们这个级别管理层不出问题,唐楚阳甚至都不用分心管理信徒。

    不管唐楚阳就是想分心都不行了,等他忙完信徒这边的事情。都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许多唐家的女人们已经契约完守护神,跑到神殿这边来凑热闹了。

    最重要的是,前往京城帝都的唐云倩和唐云娇两人已经回来了,这是唐楚阳目前最为关心的一件事,他在听到六姑和八姑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唐家主堡。

    二姑唐云婷依然还在闭关当中,唐楚阳目前暂行家主之责,和古家的事情自然是要他来旁听,并且做出决定。

    “古家叔叔很客气,我们把事情讲明了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派人前往摩云宗了!”

    唐云娇就是个直白性子,见所有人到齐了之后,直接就把她们这一行的收获说了出来,此去帝都,路程足有数万里之遥,为了尽快和古家通气,唐云倩两姐妹极为奢侈地使用了传送阵赶路。

    使用传送阵赶路虽然快捷无比,但耗费也同样的巨大。因为使用传送阵只收取元晶,不收金元,元晶这东西。连天神都要,更何况是凡人。

    唐云倩和唐云娇赶到古家,只用了不到七天时间,但消耗的元晶让两姐妹心疼的直抽抽,也是穷惯了的原因,尽管最近家里不缺灵药了。但唐云倩两姐妹依然有些接受不了这种奢侈的赶路方式。

    剩下的近一月时间,她们全是用在往回赶的路途上消耗的。因为她们两人选择了购买坐骑,风餐雨露的往回赶。反正古家那边已经应下了,家里人早知还是晚知,也没多大区别。

    “古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唐楚阳有些惊讶,他对于古家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古家是天威王朝不多的几个顶尖家族,古老爷子和唐家的老爷子是至交好友,这是唐楚阳知道的所有关于古家的信息了。

    而且,就算这些,也都是后来四姑唐云娜告诉唐楚阳的,对于古家的一切,唐楚阳连个比较具体的印象都没有。

    “是啊,答应的很痛快,不过是有条件的……”

    说着话的是唐云倩,聪明人的关注点永远都是关键的要害,古家的那位家主虽然因为老祖宗的关系,答应的相当痛快,但身为顶尖家族,没有半点利益的事情,那是肯定不会做的。

    “怎么说?”

    唐楚阳有些恍悟地看向的六姑唐云倩,他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古家虽然威震天威王朝,但摩云宗显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就唐楚阳的判断而言,摩云宗其实和古家是同等级的存在。

    无非就是一个是家族,一个是宗门而已,像唐家这样的小家族,在做出某个决定的时候,都要一大家子人商量许久,身为天威王朝顶尖家族的古家,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草率地答应唐家的请求,哪怕两家算是通家之好。

    看到侄儿变得越发沉稳,唐云倩非常欣慰,她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一边拧着光洁的眉头,一边有些忧愁地道:

    “古家提出了三个条件,如果咱们唐家完成这三个条件,古家就会不遗余力,乃至于为了唐家和摩云宗正面对抗!但若是完不成这三个条件,古家便会,便会……”

    “便会怎样?”

    唐楚阳语气平稳地追问了一句,看六姑的表情,他就知道后面不会是什么好事,唐楚阳上辈子虽然只是个算命的,但生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什么利益纠葛之类的事情,他见过太多。

    亲兄弟为了足够心动的利益,还能够反目成仇呢,更何况古家和唐家这两个实力完全不对等的家族。

    看侄儿问的平淡,唐云倩微微叹气,她能感觉到,侄儿似乎早就想到了不会是好事,当下表情有些愤怒,带着些许的不甘和认命一般的绝望,冲唐楚阳道:

    “如果咱们完不成这三个条件,古家便会向整个王朝声明,从此断绝和唐家的关系!”

    “果然够现实啊……”

    唐楚阳感慨着说了一句,他不感觉多么生气,上辈子遭受的冷眼,白眼太多了。注定孤独一生的他,从来不会把希望放在别人的施舍上,如果自身不行,没有人愿意去扶持一滩上不了墙的烂泥!

    “六姐?古家叔叔真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我没有听到?咱们两个可是一直在一起的?”

    原本做到椅子上打算休息一下的唐云娇闻言,顿时娇颜色变地站了起来。到古家的时候,她是一直和唐云倩在一起的,如果古家那位家主说过这样的话,她不可能听不到。

    唐云倩,唐楚阳和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君见状,齐齐摇了摇头。有些话,聪明人说出来的话,只有聪明人才能够听得出来,唐云娇什么都好,人也不笨。就是不爱思考而已。

    “我说错什么了嘛?”

    见娘亲,六姐,侄儿三人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不但齐齐摇头叹气,而且并未回答她的疑问,唐云娇俏脸一红,有些不知所措了。

    “八丫头啊,这种话自然是不能从明面儿上说出来的。不然岂不是太伤颜面了?你坐一边听着就好,别咋咋呼呼的。”

    还是老太君不愿意自家姑娘尴尬,佯作没好气地斥了女儿两句。让唐云娇一脸恍悟,讪讪地坐回位置上,但却依然有些愤愤地念叨了一句。

    “这不是落井下石,利用咱们唐家为古家办事么?”

    不远处的唐楚阳闻言一笑,他知道这个八姑姑是个直爽的性子,也不好说她的什么。借口解释道:

    “这至少说明咱们唐家还有利用价值啊,这是好事。要是咱们唐家连利用价值都没有了,也就到了灭亡的时候了。六姑,说说他们的条件吧,形势比人强,咱们目前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是古家了……”

    唐云倩点了点头,她本是个极为清冷的人,很少会为某件事情动怒,当时听明白了古家家主的话里隐藏的意思之后,虽然心中愤慨,但就像侄儿说的那样,形势比人强,也就忍下来了。

    但等回到了唐家,再提起这事情的时候,唐云倩依然有些抑郁难平,古家和唐家都过百年的情义,到底还是抵不过利益,她明白这个道理,但一时却难以接受。

    稍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绪,唐云倩先向主位的母亲点了点头,这才冲唐楚阳道:

    “这三个条件全都与你相关,我刚听到的时候,甚至都怀疑古家是不是专门调查了你,竟然每个条件都只有你能去做!”

    “哦?这么神奇?”

    唐楚阳面上惊讶,但脑海里却不知不觉地想起了那位古家老爷子,要说目前唯一和唐楚阳有所接触的古家人,怕是只有那位总是笑眯眯的古家老祖宗了。

    上辈子收集各种信息情报,然后综合起来忽悠人,这种反应几乎已经成了唐楚阳的本能,因此,尽管唐楚阳还不知道古家那边是怎么要求的,但他的大脑却已经得到了本能分析之后的模糊结论。

    “嗯!”唐云倩点了点头,随后接着道:“第一个条件,就是让你挑战古家三英三杰,只要能够胜过其中三人,便可与古家弟子一起参与第二个条件,参与‘潮汐山’的百族试炼!”

    “潮汐山?百族试炼?”

    连续听到了两个陌生的名词,唐楚阳原本平淡的表情变得生动了起来,他自问看了那么多地理志后,五行大陆上已经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了,但这个‘潮汐山’,他竟然连听都没有听过!

    似乎早知道侄儿会如此惊讶一般,唐云倩严肃地点了点头,随后情绪里夹杂着难言的兴奋,激动之类的情绪,道:

    “潮汐山,我也只是听过一些传闻而已,据说只有五行大陆个个王朝的顶尖家族,才有资格参与其中,咱们唐家不过一小家族而已,这等五行大陆上的珍贵秘辛,自不是咱们能够期望的。”

    “哦,看来是个很不简单的地方……”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既然六姑也不知道,他也就不再追问关于‘潮汐山’的事情,转而接着问道:

    “第三个条件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