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实际上道门之中的派系压根就不少于西方教派,光是三清有那几位都有好几种说法。

    当然,贾可道对此没有多大的兴趣,反正都是一个人。

    贾可道花费了一周时间便将太上度人经第一卷倒背了下来。

    就在这第一卷倒背下来的瞬间,贾可道感觉一股熟悉的吸力涌来,眼前一花,随即便站在了那座小竹屋前。

    贾可道呵呵一笑,迈步就进入了小竹屋。

    小竹屋里景色依旧,四殿三阁之上金光闪耀,直视不能。

    而贾可道绕着四殿三阁转了一圈不到就发现了新的入口。

    贾可道疾行几步就来到了那金光缺口前,这是三阁里的一座,其正门上方挂着一幅匾牌,铭刻着几个金光闪耀的大字。

    天庭制器阁!

    贾可道不由得精神一振,自己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要在这里面找到一些好处。

    现在好处来了,心头自然是欢喜难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贾可道放缓了脚步,朝着正门进入。

    与杂宝阁相比,这所谓的制器阁要小上两号不止。

    进入正门,入目之处同样是一片云海地板,九根盘龙金柱耸立四方,其中摆放着几件造型各异的器皿。

    贾可道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来到一尊立在正中的大鼎面前。

    这尊大鼎三足而立,高约十多米,周身浑圆,其上龙虎盘踞,铭刻有各类怪兽,期间火焰微微浮现。

    贾可道对这里面的东西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伸手便轻轻搭在了这大鼎之上,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行介绍来。

    龙虎赤炎鼎,天庭御器监仙官赤金儿亲手打造。可融万金为液。

    介绍很简单,嗯。贾可道懂了一点,这玩意联系起制器阁的名字,大概应该是用来融化金属用的炉子。

    随后,贾可道又来到一张奇怪的台子前,这张台子通体呈现出金属光泽,伸手一搭,贾可道脑海里又浮现出介绍来。

    千年寒金锻台,天庭御器监赤金儿亲手打造。配合锻金锤,可锻造。

    锻金锤?

    贾可道目光一转,发现台子旁边的云地上丢着一把小锤子,伸手就想要将其给捡起来,结果以贾可道的力量竟然差一点给闪了腰,其重无比,至少不会低于千斤之重,但贾可道略微运气之后,这把锤子又变得轻盈无比,被贾可道轻松的拿了起来。

    锻金锤。天庭御器监赤金儿亲手打造,配合千年寒金锻台,可锻造。

    贾可道试着挥舞了一下这锻金锤。发现这把锤子的特性很奇怪,只要向下挥动,那么就会变得其重无比,但只要运气一收,又会变得轻盈无比。

    如果不熟悉它的特性,搞不好就会砸了自己脚。

    最后千年寒金锻台上还有一把小刀。

    名为削金刀,同样也是那位名叫赤金儿的仙官亲手打造,能够进行细微的雕刻,削切等等操作。

    嗯。这就是制器阁里所有的东西了,对了。在云地上还有一个小册子,外表乃是绸缎。

    贾可道刚一触碰这小册子。脑海里就被塞入了一大堆东西,随后小册子便自行点燃,片刻之间就化为一团灰烬消散。

    这个小册子给贾可道脑海里塞入的东西就是一篇锻造指南。

    《赤金儿制器初见》,就是其名字。

    里面述说了如何使用龙虎赤炎鼎来融化材料,如何使用千年寒金锻台配合锻金锤来打造器皿,在内容的最后面还例举了一些小玩意的制造整体过程。

    譬如混元一气罩,三鸦悬空壶,蜈蜂小袋,乾坤小袋,落魂小镜,山丘小印,炼丹小鼎等等。

    贾可道此时的眼睛都瞪大了。

    小玩意?

    这混元一气罩乃是一块玉佩,激活之后形成一层覆盖全身的气罩,能够防御来自于任何一个方向的攻击,当攻击力度超过混元罩所能够承受的程度时,玉佩会碎裂。

    总的来说,按照其上的描述,这种混元罩大概能够抵挡一些伤害,至于更多的就没有介绍了。

    当然,这本小册子上还有什么秀手剪刀,穿衣针等等之类东西的介绍,到了这时,贾可道算是明白了那个杂宝阁是用来干什么的,就是用来盛装这制器阁制作出来的东西。

    此时贾可道的心情颇为激动,相对于杂宝阁里的那些杂乱物品而言,这制器阁里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宝贝。

    有了这制器阁,自己就能够制造出灵器来,假以时日,就算是制造出真正的仙家法宝都不是问题。

    这制器阁制作出来的灵器与自己设坛作法制造出来的法器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

    想到这里,贾可道随后疾步出了制器阁,离开了道德经。

    贾可道准备先制造一个混元一气罩来练练手,这可是保命的好玩意。

    来到老君观的仓库,贾可道在里面转了一圈,有些遗憾,老君观以往着实有些穷困,仓库里除了一些药材,米面之外就剩下几个破烂的铜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古董,应该是历代观主使用的便器之类。

    一想到用便器这类东西去制作灵器,贾可道就不由得后背一阵恶寒。

    想了一会,贾可道索性径直下山,给双腿贴了一张神行符,就朝着县城狂奔而去。

    李万耀的动作不慢,贾可道在临近县城的地方就遇上了不少的工人和机械,他们正在修路。

    可以想象,如果将整条公路尽数修通的话,按照这个标准,所费不菲。

    实际上由这个李万耀以投资的名义出面修路,在关系打点上就少了很多麻烦,至少不会出现关系费用超过修路费用的奇怪现象。

    李万耀出售人参不但赚取了八千多万,在人脉关系上更是扩宽了不少,因而修建这条路,他并不会亏多少,甚至于还赚了一些。

    贾可道放缓了脚步,进入城门洞后,凭着记忆朝着别山县城最繁华的建设路走了过去,这里是别山县的金铺集中地。

    随便选了一家金铺,贾可道便走了进去。

    长相甜美的导购员立即迎了上来,不过见到贾可道的时候,脸上不由得一愣。

    道士进金铺,对于她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玄天灵尊    ps:抱歉,奶奶住院了,得去看看,今天可能只有一更,对不起了……

    那些原本还不是很虔诚,只是抱着偏听偏信的心思祈祷的仆从见状,一个个顿时目瞪口呆,震惊得快要晕厥过去,竟然真的可以得到天神点化?

    这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刹那间所有仆从的表情都变得无比虔诚,亲眼见到原本和自己一样的人得到天神点化,还有比这更具备说服力的事实么?

    “天神啊,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请点化我吧!”

    “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请让我成为修士吧,我愿意那寿命去交换……”

    数息时间,唐楚阳就感应到了千余各种极为迫切的愿望,原本那些只是橙色的光点,轻轻一跳,转瞬就变成了银色,有的更是夸张地直接变成了金色信仰!

    “人的**力量果然是无穷大的……”

    唐楚阳微微感慨,榜样的力量也是无穷大的,他不过是改造其中二十来个人罢了,其他一千多人顿时狂化了一样,开始疯狂的膜拜了起来。

    人最怕的是没希望,一旦有了希望之后,他们能够爆发出来的热情和**足可以焚烧一切,现在唐楚阳就体会到了平凡之人最恐怖,最炙热的渴求。

    随着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光自那些仆从头顶衍生,唐楚阳有次序地开始逐一改造转变成金色信仰的仆从,等到所有仆从最差都能衍生出银色的信仰之光时。整个神殿里的仆从已经全部给改造完成。

    而这个时候唐楚阳识海小世界里的神台和金身,再次实力猛涨,比之先前又要强出数倍之多。黄金色的信仰之光太强悍了,每一点金色信仰之光,都能让唐楚阳清晰地感受金身实力的增强。

    一边吸收信仰之光的同时,唐楚阳也在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造神出乎预料的成功了,以唐楚阳现在的天神金身实力,虽然不敢和镇元子比较。但比起御龙天兵应该是不逊色的。

    但若是让他学御龙天兵那趟,契约修士来分化元神的话,他的金身实力就会大幅度降低。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谁让他只是最低阶的天神呢,真正的实力也就和天兵一个档次而已,或许要强一些。但也强的有限。

    当务之急。还是继续加强金身的实力,而加强金身实力的唯一办法就是信仰,想增加信仰,就要继续扩充他的信徒队伍。

    唐楚阳转头看着神台下方近两千的信徒,想要扩充信徒的话,除开唐家的主动招揽之外,就要靠这些已经从他这里得到好处的信徒了,但怎么让这些信徒传播他的神位。恐怕还得好好谋划一下。

    看着陶醉在氤氲瑞气中接受改造的仆从,唐楚阳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地球上的传教士,甚至于轰动一时的洗脑传销,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子。

    “可惜啊,这些仆从九成九都不识字,想要他们快速地发挥作用,短时间怕是没有多大可能了,不过,他们的家人,倒是可以打一打主意的……”

    唐楚阳想了想,便摇头笑了,这些亲身经历了神迹的仆从,本身就代表了他这个天神威能的延伸,他们的家人,恐怕不同唐楚阳去鼓动,这些人就会自发地劝说,甚至于强制性让家人信仰唐楚阳。

    毕竟他们本身确实被唐楚阳改造成了修士,真真切切的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们不把自家的家人,也拉到信仰的队伍当中,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人更优秀一些呢。

    再有就是,既然要传教,唐楚阳必须要建立一个完善的管理体系,这个体系其实在唐楚阳分别出信仰之光的区别时,就已经有了个模糊的概念。

    他打算把信徒分作几个等级,目前暂时分为黄金,白银,青铜三级,这是唐楚阳按照信仰之光的颜色分出来的等级,虽然还比较粗糙,但目前也够用了,毕竟才不到两千个信徒而已。

    再有就是契约的问题了,这些仆从全都是唐楚阳的信徒,将来契约守护神的时候,虽然未必要契约唐楚阳这个新神,但唐楚阳是不打算让这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不到两千的信徒冒险神游上界的。

    而且每一个契约修士,都等于一座移动的神庙,唐楚阳当然要把这不到两千的信徒全部契约起来,如今他的金身实力已经不逊于上界天兵,也就是一阶守护神。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一阶守护神,但唐楚阳却有把握让所有契约他的信徒,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实力远胜天兵级的守护神,甚至于连二阶的仙兵也不是他分身的对手。

    这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寻常的一阶天兵,契约修士数量最少的都要在十万名以上,这种情况下,那些天兵自然舍不得分出太多的元神给予下界修士使用。

    按照唐楚阳的顾估计,一名一阶天兵如果有一万个契约修士的话,那么他给予每个修士的契约,最多也就是相当于本身十万分之一的元神而已,甚至于百万分之一也不是不可能。

    再强的天神再被无限分化之后,其分神实力肯定也会大幅度的降低,这是天地守恒法则的问题,天神可以违背常理,但却不可能违背天地法则。

    但唐楚阳不同,他只有两千不到的契约修士而已,完全可以大方地支付元神,让每一个他名下的修士,都相当于神选修士!

    这种情况下,契约他的修士就是想不厉害都难!

    当然,尽管唐楚阳打算在支付元神的时候豪爽一些,但也不打算真的每个契约修士都给与百分之一元神,因为这其中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如果一百名神选修士一起召唤他的话,那岂不是直接就将他的元神给抽空了?

    “回头再好好想想,这些信徒才刚刚被开印点灵。怕是得修炼一阵子才能契约守护神的……”

    唐楚阳晃了晃想得有些发胀的脑袋,转过头看到金阳四人,正以看神仙一样的眼神儿盯着他,心中搞怪的心思突然发作,唐楚阳一脸神棍地冲方万豪几人道:

    “本神乃九天之上的玄天灵尊转世,你等今世与我互为主仆,乃是尔等万世难得之福缘。今后莫要怠慢了本神,自有尔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金钱。美女,豪车,别墅大大地有!”

    “呃……”

    陆俊,金阳。方万豪两兄弟齐齐一呆。愣了许久,脑袋不喜欢转弯的方万豪眨了眨模样的大眼,磕磕巴巴地问道:

    “少,少爷,别,‘别输’是什么个意思?赌钱不输么?”

    “……”

    唐楚阳白眼一翻,心说,你得有多喜欢赌钱。才能有这么奇葩的联想啊,看着四个贴身护卫全都一脸的迷惘。唐楚阳叹气道:

    “数之不尽的金元,世上最美的妻子,八匹龙马驱使的豪车,比咱们牧场主堡还要大上百倍的房子,你们想不想要?!”

    这下四个人全部听明白了,唐楚阳话没说完他们就开始点头,等唐楚阳的话音落下,四人异口同声地兴奋道:

    “想!!!”

    “想就好好听话,我让你们往东你们就别往西,让你们遛狗,你们就别斗鸡,知道了么?”

    “……”

    看着一会儿庄严无比,一会儿又像个二世祖一样的少爷,陆俊,金阳四人面面相觑,傻傻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哈哈!好了,不逗你们了,金阳,你去找老太君,把唐家家传的基础功法全部抄录一遍,拿到这里给这些仆从修炼!”

    “啊?!少爷,那可是唐家家传的功法啊,怎么可以随便给这些低等仆从修炼?!”

    唐楚阳的命令让金阳有些吃惊,甚至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看自家少爷一脸认真的表情,金阳知道少爷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可唐家的家传心法,也只有家族最亲密的家将才能接触,怎么能传给那些低等仆从呢?

    唐楚阳自然知道这个命令对于金阳几人的冲击有多大,甚至于他最初向二姑唐云婷等人,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遭到了全家女人的反对。

    一个家族的家传功法,几乎就是一个家族之所以能够崛起的基础,任何家族都会将功法这种关乎基业的存在,当做不传之秘,以维持自身的强盛,唐楚阳想要把宝贝当大白菜用,唐家女人们不可能不反对。

    换做以前,这样的这事情唐楚阳自然是不敢想的,不过此时此刻的唐家,已经处在灭族倒计时的过程中,如果拿出家传功法能够保住家族不灭,上至老太君,下至唐楚兰等人,怕是没有人会不同意。

    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唐楚阳才敢这么做而已。

    “照我说的去做吧,老太君会同意的……”

    唐楚阳说完话,见金阳还是有些犹疑,当下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对于如今的唐家来说,没有什么比保住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了,如果唐家能够挺过这一劫,明天的天降神塔,咱们哪怕只是抢一座天塔,能够得到的功法秘籍,怕也不只是基础功法那么简单吧?你小子往常挺聪明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笨了?”

    金阳闻言一呆,看自己少爷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当下一头冷汗地点了点头,一边应声,一边转身就往大殿外面跑。

    “我明白了,少爷您稍等,我马上就回来!”

    “至少要抄录两千份功法,你能明天回来,就足够让我惊讶了……”

    唐楚阳叹着气,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自己变聪明了呢?还是金阳他们变笨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