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抱歉,奶奶住院了,得去看看,今天可能只有一更,对不起了……

    那些原本还不是很虔诚,只是抱着偏听偏信的心思祈祷的仆从见状,一个个顿时目瞪口呆,震惊得快要晕厥过去,竟然真的可以得到天神点化?

    这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刹那间所有仆从的表情都变得无比虔诚,亲眼见到原本和自己一样的人得到天神点化,还有比这更具备说服力的事实么?

    “天神啊,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请点化我吧!”

    “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请让我成为修士吧,我愿意那寿命去交换……”

    数息时间,唐楚阳就感应到了千余各种极为迫切的愿望,原本那些只是橙色的光点,轻轻一跳,转瞬就变成了银色,有的更是夸张地直接变成了金色信仰!

    “人的**力量果然是无穷大的……”

    唐楚阳微微感慨,榜样的力量也是无穷大的,他不过是改造其中二十来个人罢了,其他一千多人顿时狂化了一样,开始疯狂的膜拜了起来。

    人最怕的是没希望,一旦有了希望之后,他们能够爆发出来的热情和**足可以焚烧一切,现在唐楚阳就体会到了平凡之人最恐怖,最炙热的渴求。

    随着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光自那些仆从头顶衍生,唐楚阳有次序地开始逐一改造转变成金色信仰的仆从,等到所有仆从最差都能衍生出银色的信仰之光时。整个神殿里的仆从已经全部给改造完成。

    而这个时候唐楚阳识海小世界里的神台和金身,再次实力猛涨,比之先前又要强出数倍之多。黄金色的信仰之光太强悍了,每一点金色信仰之光,都能让唐楚阳清晰地感受金身实力的增强。

    一边吸收信仰之光的同时,唐楚阳也在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造神出乎预料的成功了,以唐楚阳现在的天神金身实力,虽然不敢和镇元子比较。但比起御龙天兵应该是不逊色的。

    但若是让他学御龙天兵那趟,契约修士来分化元神的话,他的金身实力就会大幅度降低。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谁让他只是最低阶的天神呢,真正的实力也就和天兵一个档次而已,或许要强一些。但也强的有限。

    当务之急。还是继续加强金身的实力,而加强金身实力的唯一办法就是信仰,想增加信仰,就要继续扩充他的信徒队伍。

    唐楚阳转头看着神台下方近两千的信徒,想要扩充信徒的话,除开唐家的主动招揽之外,就要靠这些已经从他这里得到好处的信徒了,但怎么让这些信徒传播他的神位。恐怕还得好好谋划一下。

    看着陶醉在氤氲瑞气中接受改造的仆从,唐楚阳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地球上的传教士,甚至于轰动一时的洗脑传销,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子。

    “可惜啊,这些仆从九成九都不识字,想要他们快速地发挥作用,短时间怕是没有多大可能了,不过,他们的家人,倒是可以打一打主意的……”

    唐楚阳想了想,便摇头笑了,这些亲身经历了神迹的仆从,本身就代表了他这个天神威能的延伸,他们的家人,恐怕不同唐楚阳去鼓动,这些人就会自发地劝说,甚至于强制性让家人信仰唐楚阳。

    毕竟他们本身确实被唐楚阳改造成了修士,真真切切的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们不把自家的家人,也拉到信仰的队伍当中,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人更优秀一些呢。

    再有就是,既然要传教,唐楚阳必须要建立一个完善的管理体系,这个体系其实在唐楚阳分别出信仰之光的区别时,就已经有了个模糊的概念。

    他打算把信徒分作几个等级,目前暂时分为黄金,白银,青铜三级,这是唐楚阳按照信仰之光的颜色分出来的等级,虽然还比较粗糙,但目前也够用了,毕竟才不到两千个信徒而已。

    再有就是契约的问题了,这些仆从全都是唐楚阳的信徒,将来契约守护神的时候,虽然未必要契约唐楚阳这个新神,但唐楚阳是不打算让这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不到两千的信徒冒险神游上界的。

    而且每一个契约修士,都等于一座移动的神庙,唐楚阳当然要把这不到两千的信徒全部契约起来,如今他的金身实力已经不逊于上界天兵,也就是一阶守护神。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一阶守护神,但唐楚阳却有把握让所有契约他的信徒,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实力远胜天兵级的守护神,甚至于连二阶的仙兵也不是他分身的对手。

    这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寻常的一阶天兵,契约修士数量最少的都要在十万名以上,这种情况下,那些天兵自然舍不得分出太多的元神给予下界修士使用。

    按照唐楚阳的顾估计,一名一阶天兵如果有一万个契约修士的话,那么他给予每个修士的契约,最多也就是相当于本身十万分之一的元神而已,甚至于百万分之一也不是不可能。

    再强的天神再被无限分化之后,其分神实力肯定也会大幅度的降低,这是天地守恒法则的问题,天神可以违背常理,但却不可能违背天地法则。

    但唐楚阳不同,他只有两千不到的契约修士而已,完全可以大方地支付元神,让每一个他名下的修士,都相当于神选修士!

    这种情况下,契约他的修士就是想不厉害都难!

    当然,尽管唐楚阳打算在支付元神的时候豪爽一些,但也不打算真的每个契约修士都给与百分之一元神,因为这其中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如果一百名神选修士一起召唤他的话,那岂不是直接就将他的元神给抽空了?

    “回头再好好想想,这些信徒才刚刚被开印点灵。怕是得修炼一阵子才能契约守护神的……”

    唐楚阳晃了晃想得有些发胀的脑袋,转过头看到金阳四人,正以看神仙一样的眼神儿盯着他,心中搞怪的心思突然发作,唐楚阳一脸神棍地冲方万豪几人道:

    “本神乃九天之上的玄天灵尊转世,你等今世与我互为主仆,乃是尔等万世难得之福缘。今后莫要怠慢了本神,自有尔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金钱。美女,豪车,别墅大大地有!”

    “呃……”

    陆俊,金阳。方万豪两兄弟齐齐一呆。愣了许久,脑袋不喜欢转弯的方万豪眨了眨模样的大眼,磕磕巴巴地问道:

    “少,少爷,别,‘别输’是什么个意思?赌钱不输么?”

    “……”

    唐楚阳白眼一翻,心说,你得有多喜欢赌钱。才能有这么奇葩的联想啊,看着四个贴身护卫全都一脸的迷惘。唐楚阳叹气道:

    “数之不尽的金元,世上最美的妻子,八匹龙马驱使的豪车,比咱们牧场主堡还要大上百倍的房子,你们想不想要?!”

    这下四个人全部听明白了,唐楚阳话没说完他们就开始点头,等唐楚阳的话音落下,四人异口同声地兴奋道:

    “想!!!”

    “想就好好听话,我让你们往东你们就别往西,让你们遛狗,你们就别斗鸡,知道了么?”

    “……”

    看着一会儿庄严无比,一会儿又像个二世祖一样的少爷,陆俊,金阳四人面面相觑,傻傻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哈哈!好了,不逗你们了,金阳,你去找老太君,把唐家家传的基础功法全部抄录一遍,拿到这里给这些仆从修炼!”

    “啊?!少爷,那可是唐家家传的功法啊,怎么可以随便给这些低等仆从修炼?!”

    唐楚阳的命令让金阳有些吃惊,甚至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看自家少爷一脸认真的表情,金阳知道少爷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可唐家的家传心法,也只有家族最亲密的家将才能接触,怎么能传给那些低等仆从呢?

    唐楚阳自然知道这个命令对于金阳几人的冲击有多大,甚至于他最初向二姑唐云婷等人,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遭到了全家女人的反对。

    一个家族的家传功法,几乎就是一个家族之所以能够崛起的基础,任何家族都会将功法这种关乎基业的存在,当做不传之秘,以维持自身的强盛,唐楚阳想要把宝贝当大白菜用,唐家女人们不可能不反对。

    换做以前,这样的这事情唐楚阳自然是不敢想的,不过此时此刻的唐家,已经处在灭族倒计时的过程中,如果拿出家传功法能够保住家族不灭,上至老太君,下至唐楚兰等人,怕是没有人会不同意。

    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唐楚阳才敢这么做而已。

    “照我说的去做吧,老太君会同意的……”

    唐楚阳说完话,见金阳还是有些犹疑,当下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对于如今的唐家来说,没有什么比保住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了,如果唐家能够挺过这一劫,明天的天降神塔,咱们哪怕只是抢一座天塔,能够得到的功法秘籍,怕也不只是基础功法那么简单吧?你小子往常挺聪明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笨了?”

    金阳闻言一呆,看自己少爷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当下一头冷汗地点了点头,一边应声,一边转身就往大殿外面跑。

    “我明白了,少爷您稍等,我马上就回来!”

    “至少要抄录两千份功法,你能明天回来,就足够让我惊讶了……”

    唐楚阳叹着气,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自己变聪明了呢?还是金阳他们变笨了?(未完待续。。)

第177章、太上度人经    想到这里,这些道士不由得暗暗庆幸,如果当初接到老君观的电话,自恃高傲,不来观礼的话,恐怕就要后悔至死了。

    哈哈哈,那些没有前来观礼的道观也就错过了这天降的机遇啊。

    道士们在拜谢贾可道后便一一离开了老君观,现在人多,就算是想要说些什么也没有机会,这次打上了交道,以后倒有的是时间前来拜访。

    道士们离开,贾可道也没法休息,一干道童入了老君观门墙,从现在开始,贾可道就要担负起一个师父的责任了,须得将老君观传承下去。

    次日清晨,贾可道带着众弟子做了早课,吃过早饭,并没有让众弟子离去,而是让众弟子聚集在主殿之中,开始传道解惑。

    贾可道轻咳一声,取出一叠符箓,让孟挺分发了下去。

    “此符名为清水符,乃是道家入门级的符箓,其分为符头,符胆,符脚…….”

    光是一道清水符,贾可道就讲解了大半个小时,并且亲自示范,让弟子们看清楚每一笔的步骤。

    讲解完毕之后,贾可道就每人发了一叠黄裱纸,一个砚台,一罐朱砂,酒精,让他们开始练习。

    对于开始学习画符,孟挺等弟子不管是谁都兴奋不已。

    要知道,自从见到师尊的符箓神效之后,他们可是早就想要学习画符了。

    只不过贾可道一直说时候未到没有教授而已。

    因而众弟子的兴趣极高,一个个在身前小茶几上铺开黄裱纸,将朱砂倒入砚台,倒入酒精,混合搅拌均匀之后,便用符笔在砚台内轻轻一蘸。酝酿一下情绪之后便按照贾可道之前的传授,开始默念咒语,并下笔绘制。

    这绘制符箓的咒语。贾可道之前很早就开始让他们背诵了,因而此时默念起来倒不觉得困难。

    弟子们开始落笔绘制符箓。贾可道也起身来回巡逻查看,时而低头指出某人落笔的错误,时而夸奖某人绘制不错。

    这为人师表的感觉还不错,贾可道倒是乐在其中。

    没多久,蒋和义就第一个将符箓绘制好了。

    贾可道不由得一乐,这人还真不可貌相。

    蒋和义在众弟子里排行老五,与孟挺都是g市示范学院毕业,体育系。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做事却是很麻利。

    不过待到贾可道凑近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蒋和义画的符箓,从表面上来看,线条倒是画得不错,但从头到尾就断了五个地方,且不提其中蕴含灵气与否,光从这点上来看,就是一道废符。

    “还得继续练。”

    贾可道在指出符箓里的错误之后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完全没有想到这会不会打击到蒋和义的积极性。

    嗯。从这点上看,贾可道还真不适合当老师。

    当然,蒋和义倒是虚心接受了师父的点拨。毫不气馁,将这道废符小心翼翼的收好,重新铺开一张黄裱纸开始绘制起来。

    这道符箓虽说是废符,但却是蒋和义所绘制的第一道符箓,有着纪念意义,因而他准备收藏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将炼丹与教学充分的融合在一起,自己炼丹时,这些弟子就在一旁绘制符箓。辨认药材,或者研读经典。

    直到一个月后。孟挺等人对于符箓之道开始有些心得时,贾可道便放手让他们自行练习。自己则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背诵《太上度人经》上。

    这太上度人经全称为《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又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其卷一开篇便描述了元始天尊在始青天中召集漫天正神,仙人,宣讲这度人经的情形,什么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等等。

    这里面的意思就是无数的神仙汇聚而来,有的踏云而知,有的带着霞光,或坐着绿光闪现的飞车,或头顶顶着羽盖华伞等等。

    完全将元始天尊召集众神众仙的情形描写得淋漓尽致,之后还形容了元始天尊讲述度人经的效果。

    什么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说经二遍,盲者目明,说经三遍,諳者能言等等。

    甚至于还有一国男女,倾心归迎,来者有如细雨迷雾。无鞅之众,乍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

    这一段形容得更为恐怖,说是一个国家的男女听了这经文,便赶了过来,没有车坐的人太多,堆积在一起,连半边国土都塌陷了。

    贾可道从小到大都感觉这太上度人经吹得有些玄虚,不过现在看来,里面的东西或许并不夸张。

    此经共有六十一卷,涉及到凡人,仙人的方方面面,譬如飞神召灵品,便是讲述了如何召唤神明下凡等等诸事。

    不过这太上度人经历经兵火重灾,留存于世的就只剩下卷一了,其余六十卷均不显于人世。

    而在贾可道看来,这卷一部分只是描述元始天尊讲经之事,并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不是道德经里需要倒背这度人经才能够开启剩下的殿阁,贾可道也不会钻研此经。

    贾可道将老君观里留存的度人经第一卷通篇熟读一遍之后,便开始顺背起来。

    在顺背一遍之后,贾可道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较之炼精化气中层的时候提升了很多,仅仅一遍就将这度人经背记了下来。

    之后,贾可道便开始倒背。

    要说这度人经第一卷其实很简单,至少含义很简单,之前就说过,这就是介绍元始天尊宣讲度人经的情形。

    元始天尊是谁?

    或许很多看了网络小说的同学都是一口而出,三清之老二,玉虚宫主人。

    但实际上,真正细数的话,元始天尊就是盘古大神,同时,什么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灵宝天尊等等都是他的化身,当然,这是道门灵宝派的记载。

    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哪个派系,所供奉的道祖都为一人,只不过奉为主的都是其中一个化身罢了。

    譬如,老君观的传承便认为道祖为太上,其余的都是太上的化身罢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