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到这里,这些道士不由得暗暗庆幸,如果当初接到老君观的电话,自恃高傲,不来观礼的话,恐怕就要后悔至死了。

    哈哈哈,那些没有前来观礼的道观也就错过了这天降的机遇啊。

    道士们在拜谢贾可道后便一一离开了老君观,现在人多,就算是想要说些什么也没有机会,这次打上了交道,以后倒有的是时间前来拜访。

    道士们离开,贾可道也没法休息,一干道童入了老君观门墙,从现在开始,贾可道就要担负起一个师父的责任了,须得将老君观传承下去。

    次日清晨,贾可道带着众弟子做了早课,吃过早饭,并没有让众弟子离去,而是让众弟子聚集在主殿之中,开始传道解惑。

    贾可道轻咳一声,取出一叠符箓,让孟挺分发了下去。

    “此符名为清水符,乃是道家入门级的符箓,其分为符头,符胆,符脚…….”

    光是一道清水符,贾可道就讲解了大半个小时,并且亲自示范,让弟子们看清楚每一笔的步骤。

    讲解完毕之后,贾可道就每人发了一叠黄裱纸,一个砚台,一罐朱砂,酒精,让他们开始练习。

    对于开始学习画符,孟挺等弟子不管是谁都兴奋不已。

    要知道,自从见到师尊的符箓神效之后,他们可是早就想要学习画符了。

    只不过贾可道一直说时候未到没有教授而已。

    因而众弟子的兴趣极高,一个个在身前小茶几上铺开黄裱纸,将朱砂倒入砚台,倒入酒精,混合搅拌均匀之后,便用符笔在砚台内轻轻一蘸。酝酿一下情绪之后便按照贾可道之前的传授,开始默念咒语,并下笔绘制。

    这绘制符箓的咒语。贾可道之前很早就开始让他们背诵了,因而此时默念起来倒不觉得困难。

    弟子们开始落笔绘制符箓。贾可道也起身来回巡逻查看,时而低头指出某人落笔的错误,时而夸奖某人绘制不错。

    这为人师表的感觉还不错,贾可道倒是乐在其中。

    没多久,蒋和义就第一个将符箓绘制好了。

    贾可道不由得一乐,这人还真不可貌相。

    蒋和义在众弟子里排行老五,与孟挺都是g市示范学院毕业,体育系。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做事却是很麻利。

    不过待到贾可道凑近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蒋和义画的符箓,从表面上来看,线条倒是画得不错,但从头到尾就断了五个地方,且不提其中蕴含灵气与否,光从这点上来看,就是一道废符。

    “还得继续练。”

    贾可道在指出符箓里的错误之后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完全没有想到这会不会打击到蒋和义的积极性。

    嗯。从这点上看,贾可道还真不适合当老师。

    当然,蒋和义倒是虚心接受了师父的点拨。毫不气馁,将这道废符小心翼翼的收好,重新铺开一张黄裱纸开始绘制起来。

    这道符箓虽说是废符,但却是蒋和义所绘制的第一道符箓,有着纪念意义,因而他准备收藏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将炼丹与教学充分的融合在一起,自己炼丹时,这些弟子就在一旁绘制符箓。辨认药材,或者研读经典。

    直到一个月后。孟挺等人对于符箓之道开始有些心得时,贾可道便放手让他们自行练习。自己则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背诵《太上度人经》上。

    这太上度人经全称为《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又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其卷一开篇便描述了元始天尊在始青天中召集漫天正神,仙人,宣讲这度人经的情形,什么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等等。

    这里面的意思就是无数的神仙汇聚而来,有的踏云而知,有的带着霞光,或坐着绿光闪现的飞车,或头顶顶着羽盖华伞等等。

    完全将元始天尊召集众神众仙的情形描写得淋漓尽致,之后还形容了元始天尊讲述度人经的效果。

    什么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说经二遍,盲者目明,说经三遍,諳者能言等等。

    甚至于还有一国男女,倾心归迎,来者有如细雨迷雾。无鞅之众,乍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

    这一段形容得更为恐怖,说是一个国家的男女听了这经文,便赶了过来,没有车坐的人太多,堆积在一起,连半边国土都塌陷了。

    贾可道从小到大都感觉这太上度人经吹得有些玄虚,不过现在看来,里面的东西或许并不夸张。

    此经共有六十一卷,涉及到凡人,仙人的方方面面,譬如飞神召灵品,便是讲述了如何召唤神明下凡等等诸事。

    不过这太上度人经历经兵火重灾,留存于世的就只剩下卷一了,其余六十卷均不显于人世。

    而在贾可道看来,这卷一部分只是描述元始天尊讲经之事,并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不是道德经里需要倒背这度人经才能够开启剩下的殿阁,贾可道也不会钻研此经。

    贾可道将老君观里留存的度人经第一卷通篇熟读一遍之后,便开始顺背起来。

    在顺背一遍之后,贾可道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较之炼精化气中层的时候提升了很多,仅仅一遍就将这度人经背记了下来。

    之后,贾可道便开始倒背。

    要说这度人经第一卷其实很简单,至少含义很简单,之前就说过,这就是介绍元始天尊宣讲度人经的情形。

    元始天尊是谁?

    或许很多看了网络小说的同学都是一口而出,三清之老二,玉虚宫主人。

    但实际上,真正细数的话,元始天尊就是盘古大神,同时,什么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灵宝天尊等等都是他的化身,当然,这是道门灵宝派的记载。

    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哪个派系,所供奉的道祖都为一人,只不过奉为主的都是其中一个化身罢了。

    譬如,老君观的传承便认为道祖为太上,其余的都是太上的化身罢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凝神台,铸金身    ps:很抱歉,网吧里的键盘实在太烂,码字不但费劲,而且费神,本来打算今天加更的,延迟到明天吧,老婆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实在淡定不下来,很抱歉……

    总算每天的保底两更没有少,明天三更吧,马上就得回家了,诸位书友晚安!

    ……

    “这是什么地方?”

    被无尽的漆黑包裹,感知蔓延出去之后,依然是好似无边无垠的深邃和死寂到了让人绝望的黑暗。

    若不是那团依然在膨胀变化的金色光团就在身边,唐楚阳怀疑他是不会被这无边的寂静给折腾到崩溃,这寂静虚无的不可知之处,没有时间,没有声音,甚至于连空间都消失了一样。

    这让唐楚阳如同置身小黑屋一样,哪怕明知道进来没多久的时间,却总会不自觉地生出一种在这里呆了许久的错觉。

    幸好距离他不远的抵港,还有那团已经膨胀到了足有一丈方圆的金色光团陪伴,而且将注意力转移到金色光团上之后,唐楚阳才突然发现,尽管他自己已经和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

    但在这不可知的空间里,依然不断有橙色,银色,金色的光点闪现出来,然后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冲向金色光团,转瞬融入其中花费光团的一部分。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虽然和外界失去了联系,但这个巨大的仿似蕴含某种奇奥规则的光团,却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依然在源源不断地吸收着那些代表着信仰的光点。

    金色的巨大光团每吸收一个信仰光点,便会涨大一圈,随着一个个光点的不断加入。或许是过了许久许久,又或许只过去一瞬间,原本只有一丈大小的光团已经膨胀到了十丈方圆。

    这个时候堪称庞大的金色光团终于不再变大,而是开始疯狂地扭曲变化了起来,光团的上半部分不断地向下塌陷,最中央位置有个大约一米直径的金色光柱,并未跟着上半部分塌陷下去。而是依然坚挺地矗立着。

    等到原本整个呈圆球状的光团,逐渐揉缩呈半球状时,中央位置独留下来的那根一米直径的光柱。紧跟着开始扭曲变幻。

    不一刻,光柱就缩缩减减,凸凸凹凹地变化成一尊金色雕像。

    唐楚阳凝目一看,当即惊讶地长大了嘴巴。那半球状中心位置的金色雕像。竟然就是他自己的塑像!

    唰!

    一股无可匹敌的吸力陡然自雕像上爆发出来,猛地将唐楚阳席卷了进去,他的身体乃九彩元神所化,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眨眼间的功夫,便被这股可怖无比的吸力给带到了金色雕像附近。

    嗖!的一声,唐楚阳整个被吸进了金色雕像当中,一暗一明瞬间转换。等唐楚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变了。或者说他的感知,以及能够感知到的事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微微动了动元神所化的身体,周身有耀目金光闪烁,让唐楚阳震惊地发现,他竟然已经和金色的雕像融合到了一起!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唐楚阳修炼这么长时间,他非常清楚元神化身和使用本体完全是两码事,但此时此刻,他和金色的雕像融合之后,竟然有种意识回归本体的感觉。

    而且,这种水乳交融,充实到了极致的感觉,要比他意识回归本体时强大太多了,如果说他的本体拥有万斤之力的话,唐楚阳现在觉得,他使用这个金色的躯体,其力量至少在百万,乃至于千万斤以上!

    而且,这还是一种全方位的提升,不只是力量那么简单,最让唐楚阳震惊的是,这种强大并不是一种感觉上的认知,而是完全就像回归实体一样的真实感受。

    “如果我使用这具金身,是不是意味着我会拥有百倍,乃至于千倍于以前的实力?而且还是纯**上实力?!”

    想到了这个可能之后,唐楚阳心中之震撼,简直不能以言语来形容,只是不到两千人的信仰凝聚出来的金身而已,竟然就可怖到了这等地步,若是他能拥有千万人的信仰,那得恐怖到什么程度?

    唐楚阳不知道他为什么就突然知道了,现在融合的这个金色身体就是天神金身,从他被扯入金色雕像的瞬间,冥冥中似有无数天道至理疯狂地涌入唐楚阳的元神,让他在刹那间明悟了许多道理,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不过脚下这个半球形的金色平台,唐楚阳已经知道了‘它’就是所有天神必备的‘神台’,神台是成神的标志,只有凝聚了神台之后,天神才能享受人间供奉,以及和凡间修士签订召唤契约。

    “我做到了!我成功了!!我成神了!!!”

    心底里的突然多出来的明悟让唐楚阳兴奋欲狂,他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思而已,甚至于唐楚阳深心里就没有想过会成功。

    这可是造神啊,怎么想怎么扯淡!

    但偏偏唐楚阳成功了,他现在甚至可以非常肯定说一句,他成神了,生生地从一介凡人被改造成了神仙,而这一切,全都是他这个天神眼里的蝼蚁自己办到的!

    “可惜啊,只是个最低阶的神而已……”

    高兴了没多久,唐楚阳就开始沮丧,只用不到两千人的信仰凝聚神台和金身,他能够成神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指望着一瞬间成为仙王,仙君什么的,纯属就是白日做梦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能够凝聚出神台就是唐楚阳最大的幸运了,至于金身的强大与否,那就要看他将来能够蛊惑多少信徒了。

    这时候依然还有光点在不断地进入这片漆黑无垠的空间,但却不再融入到神台当中。而是飞射向唐楚阳的金身,被金身转化之后,一半儿留在金身当中。一半输入到神台,不断增加着神台的面积。

    每吸收一个信仰光点,唐楚阳便感觉金身的实力强上一分,这种令人欲罢不能,每时每刻都在提升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唐楚阳都不希望这种感觉停下来。

    想要维持这种感觉持续下去,也只有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才能做到。想到信仰之力,唐楚阳变色道:

    “糟!得赶紧去启动玄灵大阵了,不然那些仆从满心希望就要变成失望了!”

    那些仆从之所以如此虔诚地向他的雕像祈祷。无非就是对成为修士这个愿望太过迫切而已,如果中间没有什么神迹发生,这些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信仰之光,怕是早晚得全部崩溃掉。

    元神微微一动。唐楚阳已经出现在识海当中。放眼望去,原本乱套的识海已经恢复了原状,而金属性神印上猛然爆出的金光,这个时候正在缓缓消散。

    “嘿,幸好神台开辟小世界足够及时,不然这次非得被御龙天兵和镇元子逮个正着不可……”

    每个天神的神台都是以识海为基础,另外开辟一个小世界来凝聚信仰之力,这个小世界除开天神本身。就连至尊天帝都无法感应得到,属于每个天神**中的**。

    融合金身时。唐楚阳接收到了天地间许多不可名状的感悟,有些天神能够接触到的天地法则,他多多少少已经有些明了,只要花费一些时间消化一下,他还能领悟到更多玄妙法则。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时候,九彩元神一阵涟漪振荡,重新恢复成九彩的光团,唐楚阳的意识也在刹那间回归本体。

    “阴阳两仪,天地三才!四相四方,五行玄灵!赦!!”

    意识才一回归本体,唐楚阳就毫不犹豫地念动了启动玄灵大阵的法诀,偌大的神殿里陡然一阵儿元气涌动之后,空旷的神殿上方顿时瑞气千条,霞光万道,犹若天神下凡一样,神位浩瀚,气象万千。

    唐楚阳缓缓睁开双眼,快速起身之后,看到一直护卫在身边的金阳等人,已经被神殿里陡然的巨变给惊得目瞪口呆,也不理他们,转身走到雕像旁边,双目一眨,便有两道金光爆射而出。

    这是‘通天神目’,每个天神都具备的基本神通,专门用于查看自身信徒的信仰等级。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知道,那种橙色的光点,乃是品质最低的信仰之力,一般都是信仰之力不是很坚定,但又有所期望之凡人祈祷之后凝聚出来的信仰。

    更高一级的是银色光点,这种信仰供奉,就来自于比较坚定的信仰者了,只有坚信自己信仰的神邸能够满足他的愿望,并虔诚祈祷供奉,才能产生这样的信仰之力。

    再往上就是顶级的金色光点,那是一种完全的近似于无私的信仰神邸的信徒,才能够产生的信仰精华,属于任何天神的最爱之物,其品质,比唐楚阳的九彩元神精华还要好。

    当然,最好的,通常也是最少的,唐楚阳这将近两千个信徒里面,能够诞生金色信仰之力的,也就那么二十几个而已,但即便是这个比例,在唐楚阳冥冥中感悟到的法则里,似乎也属于很难得的收获了。

    玄灵大阵启动,接下来唐楚阳就要选择先改造那些人了,就像老师永远喜欢学习好,乖巧的学生一样,唐楚阳自然要优先考虑哪些能够产生金色信仰之力的仆从。

    双手十指快速掐了几个法诀之后,唐楚阳抬手冲着神台下近两千仆从练练点出,他每点出一指,神殿上空的千条瑞气便会降下一道,将被点中的仆从包裹起来。

    如此异象,既然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所有仆从的注意,见那些人被氤氲的瑞气包裹其中,如同被仙气洗涤一般,整个人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威武不凡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