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做过试验,一头猪被捅了喉管,将怀阳止血丹塞入伤口,原本奄奄一息的猪很快就开始动弹,虽伤口依然血糊,但却激活了生机,伤口愈合较快。

    “福生无量天尊,李师兄亲临鄙观,可谓是蓬荜生辉啊,这边请,孟挺,快快给李观主引。”

    “福生无量天尊,张师兄亲临鄙观,可谓是蓬荜生辉啊,这边请,蒋和义,快快给张观主引。”

    “福生无量天尊,”

    到了举行收徒大礼这一天,从清晨开始,贾可道就穿着一身八卦描金道袍站在了观门处,迎接从各地赶来的观礼道友。

    听闻老君观举行收徒大礼,大金牙和金大有在几天前就赶到了老君观,从两天前,两人就蹲在别山县城车站负责接待观礼代表了。

    这些从各地赶来的观礼代表由一辆辆越野车直接送到老君观,避免了有些代表找不到地方。

    直到早上十点多钟,大金牙和金大有各自带着自己手下也赶到了老君观。

    到了这时,应该来的就来了,而不来的,怎么等也不可能来了。

    让贾可道有些失望的是,那位金光观玄阳师兄竟然没有来,连一个代表都没有派。

    要,贾可道还准备好好的回敬一下,对方竟然连招都不接,也就没法了。

    当然,没来也好,以那位玄阳师兄的性情,真要是来了,还指不定怎么挑剔呢,虽贾可道准备好了打脸大招,但在大招没有发动之前,贾可道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激得道心动摇,雷霆大怒。

    整个收徒大礼进行得为顺利。

    众多道友观礼,贾可道带着一干弟拜清,拜祖师,祭拜天庭正神。

    各种礼仪过了之后,便进入到正戏了。

    “尔等可愿入本观门墙?”

    此时的询问自然只是走个形式罢了,不过贾可道依然是满脸严肃,这个时候他不仅仅只是代表自己,而是代表老君观开派祖师,历代观主来询问,不可不严肃。

    “我等愿入!”

    以孟挺为的七名道童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便跪拜下来,口中应道。

    随着孟挺七人应声,在一旁充当司仪的郑鱼郑老头立即高声道:“上敬师茶!”

    孟挺带头起身,端来茶水,规规矩矩给贾可道敬上。

    这也就是个过程罢了。

    每杯茶水,贾可道都轻抿了一口。

    郑老头又扬声道:“礼成!”

    到了这时,收徒大礼基本上就结束了,但还有一点事情,贾可道要交代一下才算是真正的结束。

    “尔等既入本观门墙,须得尊师敬道,立身正”

    在教育了一番之后,贾可道便进入到正题,赐下道号。

    由于老君观道号传承在贾可道这一代为阳字,因而贾可道为明阳。

    而孟挺这一代为元字,赐道号孟元。

    流青云,赐道号青元。张庆明,赐道号明元。赵天亮,赐道号天元。蒋和义,赐道号义元。龙沂水,赐道号水元。蔡银玲,赐道号灵元。

    以上便是众弟的道号。

    赐下道号之后,贾可道随即又赐下数瓶丹药,除了五味吞气丹之外还有怀阳止血丹。

    到这个时候,整个收徒大礼才算是真正结束。

    接下来便是摆开宴席,诸道同乐。

    待到众多道友吃饱喝足快要离开的时候,贾可道则是给每位道友送上了两瓶五味吞气丹。

    就两瓶丹药?

    有沉不住心思的道友脸上就不好看了。

    自己这次过来,且不费花费多少,光是送的那对琉璃飞仙瓶都要一千多块,这么两瓶破丹药恐怕拿来骗人都不够本。

    大多数的观礼代表都以为这丹药与自己道观里那些用来骗人的丹药差不多。

    不过有心思缜密之辈,却没有轻易就此下结论,而是将瓶塞揭开。

    随着那瓶塞一揭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便飘散出来,甚至于都压过了之前的美味佳肴。

    这是?

    揭开瓶塞那人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从药瓶里倒出一粒丹药便塞入口中。

    见到有人吞下丹药,旁边便有人询问了起来。

    良久之后,此人带着一脸喜色回答道:“这是真丹!”

    这真丹之起源于明朝嘉庆皇帝命道士炼丹之时,炼出来的丹药吃了中毒死人,那就是假丹了,反之便是真丹。

    不过到了现代,这真丹却是指贾可道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对修道有好处的丹药,当然,在其它道观里,都是之前留下的丹药,以现在这些道士的道行而言,想要炼制出真丹,也不知道要浪费多少钱财。

    “是真丹?”

    有不信邪的一边怀疑,一边却吞下了丹药,片刻之后,不信邪的道士就直接盘坐在地上,开始打坐起来。

    实话,不少道观里在炼丹一道上都有着真传,无奈灵气枯竭,即便是在修道一途上天资异禀的道士,如果没有丹药的话,最多也就是在炼精化气入门到下层之间徘徊。

    这个程的道行,用凡火炼丹也行,但成本就高了,加上普通丹炉,那失败率足以让任何一个道观破产。

    如此一来,这真丹就基本上成为了绝响,就算是有的道观历代传下来一些,也被那些急于求成的观主给吃掉了。

    确定这丹药就是真丹之后,那些吃下丹药的道士尽数盘腿而坐,行功运气力想要将丹药释放出来的药力吸收。

    良久之后,最初吃下丹药的那名道士找到了贾可道,询问道:“明阳师兄,此丹药何名?”

    “五味吞气丹。”

    贾可道呵呵一笑给出了答案,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幕。

    五味吞气丹?

    那道士不由得眼中一亮,将捏在手里的药瓶收好,朝着贾可道屈腰一拜:“河观谢过明阳师兄厚赠!”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知道这丹药的珍贵了。

    吞服之后,行功运气,原本丝毫无法提升的道行竟然隐隐有了一丝提升。

    这让众多道士欣喜若狂,这意味着什么,恐怕就算是再愚笨的道士都知道。

    这些道士纷纷上前道谢,他们都知道,既然这老君观将这五味吞气丹拿来,那么就意味着老君观能够自己炼制这种丹药,那么与老君观搞好关系的话,以后求购这些丹药也就有了情面。r1152

第一百三十二章 突变(拜谢看海盟主赏!)    ps:昨天求月票,今天才发现‘看海’盟主又给了50000豪赏,都不知打说啥好了。

    鞠躬叩谢‘看海’盟主的再次豪赏,这章就算是答谢吧,接下来,小猪再码两章出来……

    还要感谢一下‘菜鸟逍遥醉情’的1888打赏,以及这段时间连续不断的打赏,小猪拜谢了。

    话说,月中了,诸位书友手里是不是有月票了呢?能不能给小猪啊?咱最近更新可是一直很给力的啊,求月票!!!

    —猪—兔—同—眠—家主—分—割—线—

    将近两千人齐齐跪拜,口呼‘神仙’不止,那场面还是相当激动人心的,唐楚阳忍不住陶醉了几分钟之后,抬手向着雕像再次一指,九彩光华内敛,无匹神威犹若潮水一般,逐渐消退。

    这时候所有人终于能够看清神台上的雕像,目光迷惘中带着丝丝无可掩饰的炙热,唐楚阳见状,急忙不失时机地向着神像一指,以极其庄严神圣的语气道:

    “此乃‘九天玄尊无上万灵天地混沌万能之神’,你们可三跪九叩,虔诚祈愿,如若,心诚,意真,无他念,无贪婪,只本心供奉信仰,便可心想事成!”

    胡乱杜撰了神位之后,唐楚阳自己先出了一头冷汗,就在说话的瞬间,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干出造神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竟然连最基本的,开始之初就该想好的神位都未曾准备。

    还好所有相士最基本的技能就是胡编滥造。而且还是那种似是而非有根有据胡扯,这么一大串长得让人眼晕的神位,唐楚阳说完都差点儿忘了。更何况神台下面激动不已的仆从。

    五行大陆上不论是修士,还是平民,视力极好,神台上的雕塑完全就是照着唐楚阳雕塑出来的,下面的仆从只看了一眼就发现的问题。

    不过有了之前十几天欲-望发酵,加上唐楚阳刚才又是场景特效渲染,又是气势威压惊吓。别说是这些没什么见识的平民了,就连金阳,陆俊等人都被唬住了。

    经历了最初的震撼和喧闹之后。所有仆从都逐渐安静了下来,开始按照唐楚阳的丰富,神情专注,开始虔诚祈祷。

    人一旦有了奔头之后。尤其是那种本不可能实现的奔头。变得有可能实现的时候,那一刻爆发出来的热情和专注是非常吓人的。

    原本说完话之后,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的唐楚阳,转瞬就被神殿里突然发生的突变给惊呆了。

    偌大的神殿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许多光点,光点中有温暖的橙色,有闪亮亮的银色,其中甚至还夹杂了摧残的金色光点。

    这些光点不是很多。夹杂在近两千的仆从当中,稀稀落落的也就几十个左右。让唐楚阳惊异的是,每当某个仆从的头顶上诞生这些光点的时候,他的元神便会轻微震动一下,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添入了他的元神。

    唐楚阳诧异无比地看着神台下面跪伏着的大片仆从,转头看向身下的雕像时,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神像的眉心处已经延伸出一条若有若无的九彩丝线。

    更诡异的是九彩丝线的另一端,竟然在唐楚阳毫无任何感觉的情况下,和他的眉心连接了起来!

    这个变化惊得唐楚阳差点儿从空中摔下来,为免出丑,唐楚阳急忙驾云躲到了神像背后,这个时候出来金阳等四个家将,所有仆从都在跪拜祈祷,也没有主要唐楚阳的变化。

    但金阳几乎勉强还能保持冷静的家将却看到了,少爷的表情似乎非常诡异的样子,陆俊,方万豪几人对视一眼,悄悄起身从两边绕向了神像后面。

    “少爷那是在干什么?”

    金阳四人赶到神像后面之后,却看到唐楚阳发神经一样,单手成手刀状,不停地在自己的眉心处切来切去的,似乎那里有什么隐形的东西存在一样。

    “少爷你怎么了?”

    方万豪这个不喜欢动脑子的人要直接多了,看自己少爷在那里发傻,想都不想就开口问了出来,不过这厮还不算笨,他知道自己的嗓门极大,这话是以元气传音之术问的。

    “切面条……”

    唐楚阳随口应了一句,不过随后就反应过来是有人问话,转过头看到陆俊四人之后,唐楚阳抬手向着眉心处指了指,没好气地道:

    “这条线,你们没看到么?”

    “什么线?”

    陆俊,金阳,方万豪两兄弟一脸惊愕,少爷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什么线?

    “你们看不到?!”

    这下轮到唐楚阳惊愕了,他用着手指比划着眉心延伸出去的丝线,比了一段距离之后,再次向金阳四人投去询问的眼神儿。

    “看到了么?”

    “我们只看到了少爷的手指……”

    陆俊四人一脑门的问号,他们不明白,少爷这是在弄什么玄机,难道他手里抓着什么能够隐身的法宝?

    “好吧……”唐楚阳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指了指神殿中央位置的仆从所在处,神神叨叨地问道:“那些人头顶上的光点,你们总能看到吧?有黄色的,有银色的,还有金色的……”

    “少,少爷,您没事儿吧?哪里有什么光点啊?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看唐楚阳魔怔了一样,一会儿说什么‘线’,一会儿又说什么光点,金阳四人顿时被吓到了,这偌大的神殿里除了雕像还发光之外,他们根本就没看到任何发光的东西。

    难不成少爷发傻了?

    “你们竟然看不到?”

    唐楚阳面上的表情越发疑惑了,随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猛地转头看向了雕像,接着又绕道雕像的旁边看向神台下方的仆从。

    “我。我靠!!!”

    眼前看到的一切,让唐楚阳这个向来很淡定的人,都惊异得爆出了粗口。

    台下的近两千仆从,每个人头顶上此刻都出现了一个鸽蛋大小的光点,让唐楚阳爆粗口的主要原因,就是每个光点上方,都出现了一个一尺见方的光幕。

    光幕之中。如同播放电影一般,在演绎着一段段或平淡,或憋屈。或苦难的人生百态,每个普通头顶上演绎的一切,主角都是他们本人!

    他心通,读心术这一类的神通法术。唐楚阳是知道的。地球上就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和传说。

    但像他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不但能够听到他人的心声,而且能够直观地查探观看他人人生经历的诡异之事,别说记载了,唐楚阳连听都没听过。

    随着时间流逝,唐楚阳不知觉不觉地看完了几个仆从的人生经历,‘啪啦’一声轻响,光点上方的屏幕破碎。而光点本身却猛地一亮,‘嗖!’的一声飞向了雕像。

    金色的光点如同流星一样。划过一道玄奥莫名的弧线,直入雕像的眉心,眨眼不到的功夫,又自雕像的眉心喷出,顺着九彩丝线瞬息没入唐楚阳的眉心。

    轰隆隆!!

    金色的光点进入唐楚阳眉心的刹那,他的识海里方式山崩地裂一样震动了起来,唐楚阳面色一白,一个大步窜回了雕像后面,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盘膝坐好。

    “你们给我护法!”

    只来得及和金阳四人说了一句话,唐楚阳便意沉识海,进入发生了巨变的识海当中。

    刚才看到那些画面,以及那些仆从头顶上的光点时,唐楚阳心里已经隐约明悟,那些光幕里演绎的就是仆从的一生,而那些光点,就是仆从们的信仰!

    意识进入识海,唐楚阳惊讶地发现,只是一个鸽蛋大小的金色光点而已,竟然让他的识海里发生了逆天海啸一样,将一直位于最中间位置的五行神印和元神,全部吹离了中心。

    而唐楚阳的五行神印和元神,似乎不甘心就这么被赶走一样,正在玩儿命地往中心位置的金色光点冲击。

    不过随着进入唐楚阳识海的光点越来越多,五行神印和九彩元神的冲击也越来越乏力,尤其是随着金色光点不断吞噬陆续进入识海的其他颜色光点,竟然开始不断地膨胀,变化。

    唰唰!

    两道摧残至极的金色光芒,陡然自金属性神印的两个棱面里闪耀而出,唐楚阳见状,猛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顿时面色巨变,惊惧欲死。

    金属性神印上的那两个棱面,正好是他契约的御龙天兵和镇元子,如果那些仆从头顶上的光点,真是就是信仰之力的话,一旦被御龙天兵和镇元子发现,唐楚阳必死无疑!

    和天神抢信仰,不死才怪!

    “妈的,怎么会这样?!”

    御龙天兵和镇元子都是天神,唐楚阳一个小小的凡人,尽管这是在他的识海当中,面对镇元子和御龙天兵,唐楚阳也毫无抵抗之力,而此时,他对识海里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束手无策!

    金属性神印上的金色光华越来越盛,唐楚阳知道镇元子和御龙天兵怕是马上就要到了,不过此时位于中央位置,正在不断膨胀的金色光团太强大了,任凭唐楚阳如何努力也无法靠近。

    “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啊!!”

    元神化身的唐楚阳忽明忽暗,惊惧振荡之下,竟然有种要涣散崩溃的感觉。

    就在唐楚阳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金色的光点似乎感应到了唐楚阳的危机一样,唰!的一声分出一道金线将唐楚阳缠绕了起来。

    啪啦!

    又是一声玻璃碎裂一样的声音,唐楚阳惊愕无比地发现,在他的识海中心位置,竟突然碎开了一个深邃无比的黑紫色洞口。

    黑紫色的洞口出现的刹那,一股凶猛到了无可抗拒的伟力猛然爆发出来,嗖!的一声就将唐楚阳的元神,包括那团依然在膨胀的金色光团,全部吸扯到紫黑洞口当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