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月票似乎越来越少了,难道全都攒着待价而沽呢?话说,敢不敢拿月票砸出来啊?

    诸位满天神佛们,你们是敢呢?还是敢?还是敢呢?

    老规矩,鞠躬叩谢继续打赏和投出月票的书友!小猪拜谢您的支持了……

    —猪—兔—同—眠—家主—分—割—线—

    想要施恩,最直接,也最快见效的方式就是金钱了,而且还是不分修士和平民的。

    因为金元这东西,可是整个五行大陆通行的货币,为了保证金元的流通性和币值稳定,共同发行金元的八大皇朝使用了一个震惊五行大陆的法子。

    和华夏国一元硬币差不多大小的金元,正面印刻的是数额,背面雕刻的却是一阶守护神的形象,每一枚金元就等于一张一阶的观想图!

    这就是八大皇朝联手玩儿出来的大手笔了,而且还不止这些。

    比金元面值更大的金票,更是直接画制了二阶守护神形象的二阶观想图,最顶尖的,起价一千万金元才能办理的金牌,更是高达三阶观想图!

    据唐楚阳所知,五行大陆上九成以上的散修,都是依靠金元来观想契约到第一个守护神的。金元的种类很多,有印刻了妖圣系守护神的‘妖元’,有印刻了天帝系守护神的‘天元’,而且同系别的金元。背面印刻的守护神形象也不止有一种,而是多大数百上千种象形。

    虽然都只是一阶的天兵,妖兵,魔兵之类的,但不论对于无依无靠的散修来说。还是对于更底层的平民来说,这玩意儿不但可以当观想图,还可以当货币来用。

    找一些形象不同的金元收集起来的话,对于自己的子孙后代,总归是有不少好处的。

    当然,像唐家这样的家族。就没必要那么在意金元的价值了,对于拥有传承观想图的家族而言,金元最主要的用途依然是它本身所代表的货币作用。

    毕竟能够被家族传承下来的观想图,多是一些同阶里比较强大的守护神,比起金元上印刻的那些大路货。自然是要珍贵得多,家族子弟自然也不可能脑残地干出扔了西瓜找芝麻的事。方万豪虽然精瘦得猴子一样,但他的大嗓门却洪亮的如同高音喇叭,一嗓子吼出去,方圆数里之内的人全都被震得脑袋发木,早有准备的唐楚阳甚至直接施展了个隔音法术。

    哗啦啦!

    方万豪的话音一落。老实的呆在房间里的仆从们如同被恶虎追赶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冲各自的房间冲了出来。

    唐家这次招收仆从给出的待遇实在太好了,不但把标准的卖身契约价格从五个金元。提升到了二十个金元,每个月的月俸更是足足提高的十倍,从一银元提高了到十个银元。

    这种百年难遇的超高待遇,甚至将景云县周边其他县里的平民都吸引了过来,数十万平民蜂拥而来,唐家精挑细选。一再提高了录取标准,最终依然录取了将近两千仆从。

    之前唐楚阳定下的标准可只有五百人而已。如今录取的人数超过原定名额三倍还多,这让所有被录取的仆从。根本就无法淡定下来,万一唐家要再来个优胜劣汰什么的,那些偷懒的可就要倒了血霉了。

    乱糟糟的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所有仆从终于被分成三个还算整齐的方阵,虽然耽搁了不少时间,唐楚阳却依然一脸笑眯眯的,没有丝毫不耐之色。

    唐楚阳这次是来施恩,扮神棍的,自然要把自己最和善,最仁慈的一面表现出来,要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他仁慈,和善,以及宽广无垠的伟大胸怀。

    等到所有人都各归各位之后,唐楚阳这才施施然地走到三个方阵前面,以温和得让人听了便心生好感的声音道:

    “你们都知道我是谁吧?”

    “知道!”

    “俺晓得!”

    “您是小少爷……”

    近两千人回答乱糟糟的,什么回答方式都有,但声音可谓洪亮至极,几乎都是吼出来的,一个个喊得面红耳赤,好似生怕自己落于人后一般。

    不能不倾尽全力的表现啊,这位唐家小少爷可是能够决定他们去留的人,这时候哪怕是再刺头的人,也不得不拼尽全力回应唐楚阳的问话。

    “呵呵,大家听我说……”

    唐楚阳双臂抬起向下一压,乱糟糟的场面顿时就是一静,这种对所有人完全掌控的感觉,让唐楚阳心里禁不住升起一股子飘飘然之感,他上辈子就是个落魄相士,何曾拥有这样的威严?

    “你们所有人想必都是非常清楚的,从你们签下契约的那一刻起,你们的命就全部是唐家,也是我的了,最重要的是,今后你们就是唐家的一员,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你们可以挺着胸脯和别人说一声,我是唐家的人!”

    提升集体荣誉感,这是二十一世纪大多数人都懂得的,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想要获得这些人的死忠,首先得让他们认同唐家,认清自己的身份转变,并给予这些人超过寻常人的优越感。

    唐楚阳虽然没有收到什么企业管理的专业教育,但忽悠人的基础理论,他还是非常精通的,加上他语气里那种充满自豪的情绪感染,场中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双目发亮,略微激动了起来。

    唐家虽然只是个小家族,但对于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平民而言,那已经是了不得的庞然大物了。

    能够成为唐家的一员,暂且不说他们在唐家是个什么地位。单单是身份上的转变,就足以让这些人明白,他们现在的身份其实已经算是高人一等了。

    于是,醒悟的仆从们越发的兴奋了,看向唐楚阳的目光也开始变得火热起来。对于大多数的平民来说,这一辈子除开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就只剩下体面的问题了。

    唐家身为景云县的第一家族,这个体面,显然足够满足所有人对身份。面子方面的需求了,而这一切,显然他们这些被录取的人已经得到了。

    “但这些体面都算不了什么的……”

    见所有人都开始双目发亮,唐楚阳知道是该加一把火的时候了,只要将这些人心底里近似于幻想的希望烧起来。

    等到唐楚阳帮这些人实现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时,唐楚阳就会被这些人潜意识的神化!

    “想要真正的体面,想要被其他人高看,甚至于敬畏,想要家人过上富贵的生活!”

    唐楚阳一口气用了好几个‘想要’,逐步将下面这些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并勾出他们对于这些‘想要’的贪婪和渴求,等到所有人的眼珠子开始发光的时候。他这才一字一顿道:…

    “成!为!修!士!这就是实现最大体面最好办法!”

    ‘修士’两个字一出,近两千人的呼吸都似窒息一样,静默的落针可闻。数息之后,寂静到了极致的气氛顿时沸腾,喧哗了起来。

    “小少爷说的太对了,只要能够成为修士,俺就是马上死了也愿意啊!”

    “如果成了修士,我就可以爹娘全都接到县城里住了!”

    “成了修士。我就可以娶个漂亮的婆娘!”

    “要是能成了修士,村长就再也不敢欺负我家了!”

    “小少爷。成为修士都是需要资质的,我们没那个资质啊……”

    唐楚阳最后一句话。瞬间就引爆了全场,哪怕是在老实的人,在被唐楚阳有技巧的连续蛊惑,勾~引之后,心底里最为深切的愿望也被激发了出来。

    成为修士,这是所有平民一辈子最为梦幻和渴求的愿望!

    唐楚阳笑眯眯地看着彻底沸腾起来的人群,直到所有人的热切攀升到一定程度时,他这才虚虚抬手一压,喧闹的人群再次神奇地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唐楚阳已经彻底引导了众人的情绪,他在众人心里的地位,已经和这些人心底里的不断攀升渴望一样,被无限地拔高到了近乎指路明灯一般的存在。

    唐楚阳面上带着宽厚的笑容,催动自身元神感知放出威压,同时也无比神圣的语气,看似仁慈,高高在上地问道:

    “你们,想成为修士么?”

    “想!!!”

    这一次,近两千人的声音整齐得令人发指,被勾起了藏得最深沉的渴望,所有人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想就好啊,如果我说,我能让让你们成为修士,你们相信么?!”

    “相信!!!”

    依然是整齐得令人发指的回答,但唐楚阳却并未当真,这帮人只是被他引导得习惯性地肯定而已,反应过来之后就会傻眼。

    果然,狼嚎一样的声音喊完之后,所有人顿时面面相觑,原本热血沸腾的场面,突然就寂静得让人发毛。

    把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变成修士?那是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么?恐怕只有那些无所不能天神,才能够做到这样神迹一样的事情吧?

    这是所有冷静下来的人最本能的想法,而唐楚阳要的就是这些人心里的‘不可能’,只有他亲手将这些人心里的‘不可能’变成了‘现实’,他们才会用最至诚的崇拜,将唐楚阳这个改变了他们的人神化!

    那时候,唐楚阳就是这近两千人心里无所不能的‘神’了。

    “我说能,那就一定能!半个月之后,我会让你们全部都变成人人羡慕的修士!”

    唐楚阳说完这话,便直接转身潇洒地离开了,接下来就是让这种近乎神迹的许诺,在这些人心里发酵的时间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绝对足够他们把这个火热的念头催发到顶点了。

第173章 出丹    到了这时,炼丹的关键之处就到了。

    这丹药也与药汤一般,分为君、臣、佐、使。

    在这五味吞气丹里,人参为君药,主增气,首乌为副药,增强增气之用,茯苓、黄芪为佐药,黄芪性甘,微温,可协助君、臣两药,益气之用,茯苓性淡,平,减弱人参的燥热之性,抵消地乌之毒。

    至于地乌则是使药,能够促使引导药性迅速散遍全身。

    这里面每一味药材都不可缺少,缺少任何一味,这五味吞气丹就不完整,副作用极大了。

    因而这药液之间相互融合也是有讲究的。

    贾可道小心翼翼的驱使着人参药液进入火焰之中,随后又驱使首乌药液进入,将两者轻轻靠在一起,不断调整着火势,以防止焦黑。

    待到两种药液开始缓缓相互融合,贾可道略微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大半个小时之后,人参首乌两种药液尽数融合在一起,颜色变得有些焦黄,但这是正常情况,两种药液颜色原本就如此。

    之后,贾可道又将黄芪药液融入了进去。

    以上三种药液的融合算是成功了。

    不过,贾可道却变得紧张了起来。

    地乌性温,味辛微苦。

    这味药物说白了,就是有毒药物,因而融合之时须得更加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将之前的努力尽数毁掉,因而须得先将地乌与茯苓两种药液先行融合,再融入到之前的药液之中。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后,五种药液终于尽数融合在了一起。

    当然,这期间不小心被火焰烧焦的药液就直接被贾可道排出了丹炉,算是浪费了不少。

    融合之前的五种药液加在一起足足有四个拳头大小。而现在融合之后的药液就只剩下一个拳头了。

    不过此时的药液却要比之前晶莹数倍,在火焰的照耀下,散发出淡淡的荧光。并且一丝淡淡的药香味从丹炉内飘散了出来,引得那些熬夜一宿双眼通红的道童顿时精神一振。流着口水看向了丹炉。

    这种药香很甘醇,让人如饮美酒。

    不过这对于贾可道而言,可不算什么好事,真正好的丹炉在丹成之前,别说药香了,就算是臭味都不可能散出一点来。

    贾可道对此也是无奈,这个赤铜丹炉毕竟是炸过炉的,虽说修补过。但多少都有些问题。

    当然,随着药香飘散出来,贾可道也知道时候到了,急忙将一个陶瓷盆子取出,轻喝一声:“出丹!”

    那丹炉之中那点君火随即熄灭,随着这火焰的熄灭,丹炉里卷起一道旋风,顷刻之间,那团药液就被分为数十份,各自凝固。带着一股巨力就顺着出丹口喷了出去。

    轰然一声巨响,贾可道早已做好准备,手中的陶瓷盆子在半空一拦一转。一连串好似珍珠的撞击声传出。

    待到贾可道将陶瓷盆子收回的时候,里面已经装了小半盆的丹药了。

    此时空气中弥漫的药香骤然加重,引得那些道童都忍不住就地盘坐,练习起呼吸吐纳之法来。

    贾可道略微查看了一番之后,便将这些丹药一一装入准备好的陶瓷小瓶里。

    炼制好的丹药若不如立即装瓶的话,要不了小半天就会将药力散发大半出去,平白浪费了。

    这些丹药通体纯净,土黄色,半个指头大小。有些滚烫,装入陶瓷小瓶后。从小瓶里透出一股暖意,让人摸了都感觉舒服。

    实际上由于陶瓷盆子并不大。即便是装了小半盆,两根指头大小的小瓶子只装了十多瓶,每瓶十粒,粗略一数,也就一百多粒。

    初次炼丹成功,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阵爽快,顺手便给在场的道童乃至于奥迪斯一人发了一瓶,吩咐众人一天服用一粒,不可多服。

    要知道,那些药材在经过融化提纯成丹之后,其药力已经不下于百年老山参。

    虽说副作用极小,但服用过多的话,那药力催发出来,就算是奥迪斯那样强壮的身体恐怕也承受不住。

    想想看就知道了,就算是喝水,喝多了,那人也是受不了的。

    分发了丹药之后,贾可道也不多话,将道童们赶回去睡觉,而自己也回到了厢房。

    贾可道此时虽说精神愉悦,但也是疲惫不堪,坐在床上就想要倒头睡下。

    但贾可道知道,在炼丹之后,打坐入定,其效果却要远超平时,无奈也不知道黑色光门对面那个家伙走没有,贾可道也没有冒险的想法,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取出一颗五味吞气丹服下。

    这五味吞气丹果然是道门之中的好丹。

    吞下之后,遇到津液便化为一股微苦的热流,顺着喉管就流了下去,没多久就化为精纯的灵气融入经络之中。

    贾可道运转了一会经络之中的灵气,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五味吞气丹的确不错,若是那些道童服用了,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的时候,其效力至少会增强三成!

    这可要比道经里记载的效力强上很多了。

    如此一来,修炼呼吸吐纳之法十日便有十三日的功效,平白多出三日。

    如果用百年老山参,首乌这些药材来炼制五味吞气丹的话,其药力不知道会如何的强。

    想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摇了摇头,想倒是可以这么想,但若是将那等名贵药材用来炼制五味吞气丹的话,就太浪费了。

    五味吞气丹的药力太强也不是好事,毕竟那些道童现在所能够承受的药力也就一日一粒罢了。

    再说了,这五味吞气丹对于贾可道自己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那老山参这等名贵药材倒不如用来炼制更高级一些的丹药比较划算。

    当然,贾可道在没有将炼丹之术熟练到一定程度之前,是万万舍不得将百年老山参用来炼丹的。

    那要是炼废了一炉丹药,自己就得肉痛至死。

    思索了一会事情之后,贾可道将杂念尽数抛开,心神下沉,口中低念道经,缓缓进入入定之态。

    这一入定,直到入夜时分,贾可道方才起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