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茶壶口中所谓的‘一些’其实就只有一件东西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东西’足够大,唐楚阳决绝不介意把这厮从识海里赶出去。

    这是一根长约一丈,直径也超过半丈的白色木桩,木桩虽然是莹白色的,但通体却散发着蒙蒙紫光,其内偶尔散发出来的元气波动,强悍得让唐楚阳都心惊肉跳。

    这玩意儿唐楚阳肯定是没见过的,小茶壶只是告诉他,这截木桩叫‘通天木’。

    单听名字还是非常霸气的,至于品级,小茶壶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散发着如此强烈元气波动的灵材,竟然是一种没有品级的神物。

    “没有品阶,那就是最大的品阶了……”

    唐楚阳是这么理解的,所以尽管小茶壶只拿出了这么一件宝贝出来,但唐楚阳也不打算再继续压榨它了,有这截通天木,已经足够他雕刻神像了。

    唐楚阳上辈子雕刻的各种雕像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但雕刻自己的雕像,却还是第一次,他有些别扭地站到镜子前面,开始第二次仔细地审视镜子中的那个俊美的少年。

    记得第一次对镜自怜的时候,还是他最初穿越的时候,转眼半年时间过去。

    唐楚阳突然发现,或许是这半年经历了不少历练的原因,镜子里的俊美少年竟然显得成熟了许多,个头也比之前高了不少。

    原本稍显稚嫩的面庞,这个时候看着要稍微硬朗了一些。面部线条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柔和,而是变得棱角分明,逐渐由‘清秀’向着俊朗转变。

    看身上的装扮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之后。唐楚阳将一丈高的通天木摆在身体右侧,目测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大概的体型之后,唐楚阳双手按上通天木,开始疯狂地输出元神精华。

    足足三千单位的元神精华输入到通天木的时候,唐楚阳发现这玩意儿竟然没有任何变化,这让他觉得通天木绝对不简单。

    因为六阶灵木麒麟木。也才耗费了他不到一千单位的元神精华而已。

    等到足足上万单位的元神精华输入进去,通天木依然没有变化之后之后,唐楚阳就开始惊异了。这说明通天木的品质至少要比麒麟木高出十倍!

    一万五,两万,三万,五万……

    五万单位的元神精华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了。唐楚阳被这个数字给吓住了。他不得不停下手,绕着通天木转了一圈之后,挠着脑袋怀疑他是不是用错方法了。

    不过五万单位的元神精华灌进去之后,通天木的硬度虽然没有发生变化,但周身散发的蒙蒙紫光却比之前强盛了许多,这让唐楚阳知道,他那五万单位的元神精华至少是有作用的。

    “再试试吧,契约个能看不能用的镇元子。我还舍得砸进去几百万的元神精华呢,自己的雕像当然不能太吝啬了……”

    唐楚阳自我安慰了一句之后。再次双手按上通天木,直接就收拢了五万单位的元神精华,一口气全部狂涌到了通天木当中。

    唰!!!

    瞬息间,散发着蒙蒙紫光的通天木陡然光芒四射,周身莹白的表面,散发出刺目以极的诡异黑紫色光芒,唐楚阳非常聪明地及时闭上了眼睛。

    等到紫黑光芒逐渐转暗时,唐楚阳眯着眼睛看向了对面的通天木,最后整个吃惊地睁大了眼,一丈多高的通天木竟然消失不见了!

    四下转头看了看,猛地一脸惊愕的看向了脚下的地面,一大坨面团一样的紫黑色胶质物,如同化掉的蜡像一样,堆在那里,位置正好是通天木所在之处。

    “呃,怎么弄出这么一坨东西来?”

    唐楚阳稍稍犹豫了一下,探手轻轻触碰一下黑紫色的胶质物,软软的带着一股子弹性,跟果冻差不多的感觉。

    放出感知感应了一下这坨果冻一样的胶质物,其内波动果然和通天木想通。

    “原本是想用刻的,现在怕是得该成捏的了……”

    捏泥胎这种事情,唐楚阳也不陌生,他上辈子摆摊混不到饭钱的时候,经常跑到偏远村子里接一些雕塑泥胎的活儿。

    相比起来,甚至比他的雕工都要好出一些,毕竟雕刻泥胎要比雕刻玉石轻松许多。

    这一大团的紫黑色胶质物极为奇特,虽然摸着软软弹弹如同无筋无骨,但其本身的塑性极强,只要唐楚阳捏出某个形状之后,立刻便会变得坚硬起来,性质倒是有点儿像速干水泥。

    材料准备妥当,唐楚阳变开始按照他心里的想法开始塑胎,因为是雕塑自身塑像,并且是打算拿来当神像用的,唐楚阳琢磨良久,综合上一世和这一世所有学识。

    最终决定使用炼器之法,以灵物为肉,元气为骨,最终以元神烙印为神魂,构筑一尊类似于灵器一样的神像。

    这其实和炼制观神像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观神像里的没有元气存在。

    不过在唐楚阳看来,这就是神邸和观神像的区别了,观神像只是上界天神的放在人间的一个印记而已,可有可无。

    但神邸里面的神像却不同,那是等同于上界天神分身一样的存在,自然是要有元气维持自身神异,和观神像完全是两码事。

    重操旧业的感觉让唐楚阳颇为感慨,经过了最初的生涩之后,他很快就找会了当年雕塑泥胎的感觉。

    而且通天木所化紫黑色胶质物使用起来极为方便,不用一个时辰的功夫,一尊没有进行细雕的粗坯就塑造了出老。

    接下来就要使用刻刀,进行比较精细化的雕刻,唐楚阳也没什么好耽搁的,只是稍稍舒缓了一下气息,单手一番,一柄明光闪亮的刻刀就出现在手中。

    唰唰唰!

    唐楚阳出手如风,神情专注,就算是用眼角余光看镜子里自身形象的时候,手中的刻刀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下刀虽快,但几百上千刀加诸到雕塑上,竟无一次错漏失误,精准无比。

    一元境的肉身强度和速度是普通人的十倍往上,上一世唐楚阳不过是个普通人,雕塑一尊泥胎顶多也只用三天时间而已。

    但此时此刻,他却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就将自己的雕像搞定了。

    “嗯,雕工似乎已经快要恢复到当初的巅峰时期了……”

    看着眼前和自己一模一样,但却神态威严,面目严肃,且栩栩如生的紫黑色雕像,唐楚阳满意地点点头的同时,心底里突然生出一股子怪异至极的悸动。(未完待续……)

    ps:第四更了,但却没什么成就感,很奇怪啊……

    今天又得到10张月票,小猪感谢投出月票的书友!谢谢您的支持!话说月票果然是破200张了,原本该还欠三章的,现在又变成欠四章了,好吧,咱们明天接着还就是……

    最后,我想起来好几天没说过的话了,那话是这么说的,看书投票是美德,看书收藏是节操,节操啊,美德啊,什么的,大家都不会丢的吧?我知道,你们绝对不会丢的,嘿嘿……

第171章 君火    由于这是初次炼丹,因而这五味药材,贾可道是直接取用老君观原本的库存,都是夹山村药农采集的药材,年份或许有一些,但绝对没法与异界那些老山参相比。

    但用来炼丹却是足够了。

    将切成颗粒状的药材一一添加进入丹炉之后,贾可道用泉水净了净手,抹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随后手心上便冒出一团火苗来。

    贾可道将这团火苗送到了丹炉底部,随即这团火苗便被丹炉吸了进去。

    贾可道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红,这乃是贾可道体内生成的君火,在被丹炉抽取之时,自然有些影响。

    将体内翻腾的气血强行压制下去之后,贾可道方才抽出心神观察起丹炉内的情况来。

    到了贾可道这等道行程度,心神外放,观察事物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此时的丹炉内,那点火苗悬浮在中心处,静静的燃烧,丝毫没有半点动摇,而其四周则是漂浮着那些颗粒状的药材,彼此之间毫不干扰。

    贾可道将双手附在了丹炉上,经络内的灵气微微吐出,丹炉内的药材便动了起来,朝着那点火苗飘了过去。

    得了灵气所助,那点君火顿时便旺盛起来,药材飘入火中,随即就变得焦黄,数秒时间过去,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停下了灵气输入,双手一震,丹炉下方的排渣口便喷出一堆被烧得焦黑的残渣来。

    第一次炼丹失败!

    贾可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并没有去理会喷出的残渣,脑海里不断回想起之前炼丹的过程来。

    火焰太旺了点,药材直接就被烧黑了,贾可道寻思了一会得出了答案。

    这药材被烧黑了,就失了药性,炼丹就失败了。

    唉,还是经验不够的原因啊。

    贾可道倒不气馁,随后又将药材倒入丹炉,再度炼制起来。

    这次贾可道将输入的灵气减少,使得火苗较之上一次减弱了三成,结果送入火中的药材倒是坚持了一分钟多才化为焦炭。

    在减弱火苗这一点上,贾可道就连续失败了三次。

    第四次,将火苗威力减弱到第一次的一成半,送入火中的药材没有碳化,反倒是在君火的炙烧下开始一点点的融化。

    这次成功!

    贾可道一阵狂喜,在连续失败数次之后获得一次成功,这种喜悦不为外人所能够想象的。

    结果就因为这阵狂喜,输入的灵气多上了那么一点,扑哧,原本正在融化之中的药材骤然碳化,变成了残渣。

    贾可道脸上的狂喜顿时凝固了,半晌之后,贾可道才苦笑着将喷出的残渣清理掉,重新倒入药材。

    看来炼丹之时心态保持平和很重要啊。

    虽说这次失败了,不过贾可道也得到了不少经验,再度炼制起来也就变得轻松了一些。

    药材在火苗的舔舐下渐渐融化,送入火苗里的药材都是分开的。

    最初是茯苓,茯苓别名玉灵,松苓,光从其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类似于灵芝的药材,其生长于各类松树的根际,味甘、淡、性瓶,华夏医药将其入药,具有利水渗湿,益脾和胃,宁心安神之功用,现代医学研究证明,这种药材能够增强机体免疫功能。

    其中药效最好的乃是中间被一根松根穿过的茯苓,被称为茯神,其次是红茯苓。

    老君观里的库存自然没有茯神,只是普通的白茯苓。

    切成颗粒状的白茯苓就好似一粒粒雪花,在火焰的舔舐下一点点融化,随后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团漂浮在丹炉内的液体,拳头大小,其中混杂着无数的黑色杂质。

    这些黑色杂质乃是药材在融化时被碳化的部分,其中一部分是无用的药渣,一部分则是有用的药液,贾可道对于火势的控制还不够完美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当然,即便是如此也算很不错了。

    要知道当年老君观开派祖师第一次炼丹的时候,都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才达到这个程度。

    相对于而言,贾可道在这方面的优势就大多了。

    首先是药材,古时的物质流通很慢,即便是县城里的药铺,很多药材都需要自己采摘炮制,因而药材的存量远远不及现代社会里的药材市场,光是人工种植药材这一点,现代社会要比古代的药材多出不知道多少倍。

    再者,贾可道眼前这尊赤铜丹炉虽说是次品中次品,但总归是一尊仙家丹炉。

    老君观历代祖师里,恐怕也没有一位有这样的丹炉。

    普通法器的丹炉与仙家丹炉这里面的差距,就不用多说了,光是适应性上的差距就是十倍以上。

    贾可道要是用普通的法器丹炉,恐怕前几次炼丹都炸上几个丹炉才行。

    将白茯苓尽数融化之后,贾可道额头上已是冒出了一层毛汗。

    就这么二十来分钟时间,贾可道就感觉自己好似与人大战了三百回合,灵气消耗还是小问题,关键是精神疲劳。

    想要将灵气输入控制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程度上,这里面需要花费的精力可不小。

    在断了灵气输入,让君火恢复到豆丁大小,贾可道便开始将那团药液里的黑色杂质一点点剔除。

    这又是一个极为精细的工作,唯一的好处就是贾可道即便是出错,最多也就是将药液多剔除一些,造成浪费,不至于前功尽弃。

    但就算是这样,贾可道也没有休息的时间,随着火苗减弱,药液的温度也在不断降低,如果降低到一定程度,这药液就会凝固。

    到那时,想要将杂质剔除就要用火苗将药液重新融化,这就要多冒一次风险。

    将黑色杂质尽数剔除之后,药液缩小到之前的三分之二,通体透亮晶莹,显出淡淡的白色来。

    终于成了,贾可道小心翼翼的将药液推到一旁,松了口气,双手脱离丹炉,朝着远处正在站岗的奥迪斯唤了一声:“奥斯迪,去取些茶叶,带一个茶壶过来。”

    奥迪斯远远的应了一声,提着大关刀就朝着老君观过去。r11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