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由于这是初次炼丹,因而这五味药材,贾可道是直接取用老君观原本的库存,都是夹山村药农采集的药材,年份或许有一些,但绝对没法与异界那些老山参相比。

    但用来炼丹却是足够了。

    将切成颗粒状的药材一一添加进入丹炉之后,贾可道用泉水净了净手,抹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随后手心上便冒出一团火苗来。

    贾可道将这团火苗送到了丹炉底部,随即这团火苗便被丹炉吸了进去。

    贾可道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红,这乃是贾可道体内生成的君火,在被丹炉抽取之时,自然有些影响。

    将体内翻腾的气血强行压制下去之后,贾可道方才抽出心神观察起丹炉内的情况来。

    到了贾可道这等道行程度,心神外放,观察事物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此时的丹炉内,那点火苗悬浮在中心处,静静的燃烧,丝毫没有半点动摇,而其四周则是漂浮着那些颗粒状的药材,彼此之间毫不干扰。

    贾可道将双手附在了丹炉上,经络内的灵气微微吐出,丹炉内的药材便动了起来,朝着那点火苗飘了过去。

    得了灵气所助,那点君火顿时便旺盛起来,药材飘入火中,随即就变得焦黄,数秒时间过去,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停下了灵气输入,双手一震,丹炉下方的排渣口便喷出一堆被烧得焦黑的残渣来。

    第一次炼丹失败!

    贾可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并没有去理会喷出的残渣,脑海里不断回想起之前炼丹的过程来。

    火焰太旺了点,药材直接就被烧黑了,贾可道寻思了一会得出了答案。

    这药材被烧黑了,就失了药性,炼丹就失败了。

    唉,还是经验不够的原因啊。

    贾可道倒不气馁,随后又将药材倒入丹炉,再度炼制起来。

    这次贾可道将输入的灵气减少,使得火苗较之上一次减弱了三成,结果送入火中的药材倒是坚持了一分钟多才化为焦炭。

    在减弱火苗这一点上,贾可道就连续失败了三次。

    第四次,将火苗威力减弱到第一次的一成半,送入火中的药材没有碳化,反倒是在君火的炙烧下开始一点点的融化。

    这次成功!

    贾可道一阵狂喜,在连续失败数次之后获得一次成功,这种喜悦不为外人所能够想象的。

    结果就因为这阵狂喜,输入的灵气多上了那么一点,扑哧,原本正在融化之中的药材骤然碳化,变成了残渣。

    贾可道脸上的狂喜顿时凝固了,半晌之后,贾可道才苦笑着将喷出的残渣清理掉,重新倒入药材。

    看来炼丹之时心态保持平和很重要啊。

    虽说这次失败了,不过贾可道也得到了不少经验,再度炼制起来也就变得轻松了一些。

    药材在火苗的舔舐下渐渐融化,送入火苗里的药材都是分开的。

    最初是茯苓,茯苓别名玉灵,松苓,光从其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类似于灵芝的药材,其生长于各类松树的根际,味甘、淡、性瓶,华夏医药将其入药,具有利水渗湿,益脾和胃,宁心安神之功用,现代医学研究证明,这种药材能够增强机体免疫功能。

    其中药效最好的乃是中间被一根松根穿过的茯苓,被称为茯神,其次是红茯苓。

    老君观里的库存自然没有茯神,只是普通的白茯苓。

    切成颗粒状的白茯苓就好似一粒粒雪花,在火焰的舔舐下一点点融化,随后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团漂浮在丹炉内的液体,拳头大小,其中混杂着无数的黑色杂质。

    这些黑色杂质乃是药材在融化时被碳化的部分,其中一部分是无用的药渣,一部分则是有用的药液,贾可道对于火势的控制还不够完美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当然,即便是如此也算很不错了。

    要知道当年老君观开派祖师第一次炼丹的时候,都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才达到这个程度。

    相对于而言,贾可道在这方面的优势就大多了。

    首先是药材,古时的物质流通很慢,即便是县城里的药铺,很多药材都需要自己采摘炮制,因而药材的存量远远不及现代社会里的药材市场,光是人工种植药材这一点,现代社会要比古代的药材多出不知道多少倍。

    再者,贾可道眼前这尊赤铜丹炉虽说是次品中次品,但总归是一尊仙家丹炉。

    老君观历代祖师里,恐怕也没有一位有这样的丹炉。

    普通法器的丹炉与仙家丹炉这里面的差距,就不用多说了,光是适应性上的差距就是十倍以上。

    贾可道要是用普通的法器丹炉,恐怕前几次炼丹都炸上几个丹炉才行。

    将白茯苓尽数融化之后,贾可道额头上已是冒出了一层毛汗。

    就这么二十来分钟时间,贾可道就感觉自己好似与人大战了三百回合,灵气消耗还是小问题,关键是精神疲劳。

    想要将灵气输入控制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程度上,这里面需要花费的精力可不小。

    在断了灵气输入,让君火恢复到豆丁大小,贾可道便开始将那团药液里的黑色杂质一点点剔除。

    这又是一个极为精细的工作,唯一的好处就是贾可道即便是出错,最多也就是将药液多剔除一些,造成浪费,不至于前功尽弃。

    但就算是这样,贾可道也没有休息的时间,随着火苗减弱,药液的温度也在不断降低,如果降低到一定程度,这药液就会凝固。

    到那时,想要将杂质剔除就要用火苗将药液重新融化,这就要多冒一次风险。

    将黑色杂质尽数剔除之后,药液缩小到之前的三分之二,通体透亮晶莹,显出淡淡的白色来。

    终于成了,贾可道小心翼翼的将药液推到一旁,松了口气,双手脱离丹炉,朝着远处正在站岗的奥迪斯唤了一声:“奥斯迪,去取些茶叶,带一个茶壶过来。”

    奥迪斯远远的应了一声,提着大关刀就朝着老君观过去。r1152

第一百二十六章 筹备    ps:第三更了,这是还账第6更,还欠3更了……

    什么都不说了,我继续去码字,节操啊,美德啊,什么的,诸位书友看着办……

    ——猪—兔—同—眠—分—割—线——

    唐楚阳的疯狂就来自于造神,因为他想把自己打造成五行大陆上的一座神邸!

    唐楚阳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怎样不可预知的后果,或者会有怎样不可思议的收获,但就像八姑唐云娇说的那样,唐家哪怕是拖延到了一年之后,要么就是全族死在仙塔里,要么就是被高家或者摩云宗并吞。

    尽管几个姑姑都把唐家的未来说的非常乐观,但唐楚阳毕竟不是真正的十六岁少年,他成熟的灵魂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唐家那些女人心底里的绝望。

    所谓的抢夺仙塔,根本就是竭嘶底里的破罐子破摔而已!

    唐楚阳就算再怎么没见识,他看了那么多的典籍,也多少了解了什么是天降神塔,无非就是像买彩票一样,云塔,天塔这样的小奖每个家族或者个人都是有机会的。

    但像仙塔,神塔这种一二等奖,有是肯定有的,但中奖几率放到五行大陆这种人口以万亿计,修士以亿万计的庞大基数上,就显得格外可怜了。

    唐楚阳不认为唐家有那么好的运气,他也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于运气的习惯,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

    仙塔,天降神塔中的第三等存在。看似等级不是很高的样子,但若是把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的神塔加进去的话,就知道仙塔是多么高端的存在了。

    仙塔这玩意儿。就是那些顶尖的大家族,各大王朝的皇族遇到了都得玩命儿争抢,唐家连个中等家族的逼迫都扛不住,拿什么去和那些顶尖大家族去争?

    唐云婷她们的想法是好的,思路也是对的,但可执行几率是却是无比渺茫的。

    之所以明知道不可能,依然还要这么去做。无非就是唐家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而已。

    现在唐楚阳想到了第二条路,尽管还不知道有没有成功的可能,但唐楚阳心底里那种隐隐约约的奇异直觉。让他产生了这种疯狂的造神念头。

    为什么说疯狂呢?

    和上界的天神抢信徒,抢供奉,难道还不够疯狂么?唐楚阳都不敢想象,若是被上界的天神知道了他的作为。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们会怎么对付他?

    不用想都知道那种后果是非常可怕的。但在唐楚阳看来也就那样了,反正就是多活一年和少活一年的区别而已,冥冥中唐楚阳甚至觉得,他这是找到了对付上界天神的办法了!

    至于怎么造神,唐楚阳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比如说唐家刚刚招收的近两千名仆役,就是唐楚阳最容易忽悠的一批信徒。

    让近两千在别人看来无法成为修士的人,变成神印开启。元神激活的修士,这种堪称神迹一般的能力。和神仙手段有区别么?

    在就又是神庙的问题了,要说唐楚阳在地球的时候精通请神的手段,但却不明白请神到底请的是什么的话,那么等他到了五行大陆,连续接触了两个守护神的元神之后,加上炼制了那么多的唤神图。

    唐楚阳已经知道请神是怎么一回事了。

    元神烙印,构建金身,这就是唐楚阳的发现,不论是炼制唤神图的时候,还是炼制观想图,乃至于观神像的时候,唐楚阳一直未曾多想,如今换了个思路之后,他就彻底明悟了。

    神庙里的所谓神像,其实就是印刻了上界天神的元神烙印,再以天地元气构建出天神的金身而已,其实每一名契约了守护神的修士,都是一座移动的神庙。

    区别只在于,凡人供奉的神庙是砖石堆砌而成,而修士的神庙,则是以识海为庙,元神和元气为神像而已,往大了了说,两者之间并未太大区别。

    “嘿嘿,为自己塑造金身,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感觉?”

    唐楚阳嘿然一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他不是个喜欢耽搁时间的人,尤其是在唐家时间并不充裕的情况下,想到什么,就要马上去做。

    要想让人信仰和膜拜,首先得有满足凡人愿望的神迹发生,让一帮被定性为普通人的凡人成为修士,显然就是一件大的不能再大的神迹了。

    唐楚阳心里虽然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但也只是摸着石头过河而已,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或者说该怎么去做,唐楚阳并没有比较明确的计划和步骤。

    但这些都不重要,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做,那就把地球上建庙请神的套路直接搬过来就是,行不行,总要试过了才知道,反正现在的唐楚阳有这样的财力去浪费。

    “拜神总要有神像才成,看来,我显得先弄个自雕像才成,自己雕刻自己的神像,这种感觉,啧啧……”

    唐楚阳啧吧啧吧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终叹了口气,还是先把雕刻神像需要的材料准备好再说吧。

    景云县其实就有不少神庙,大抵上和地球的观音庙,土地庙之类的没有多大区别,天神塑像一般都是泥胎,也有木雕的,最好也不过就是刷了一层金漆的金身雕像罢了。

    不过唐楚阳知道,五行大陆上最顶级的神庙可不是金身,而是使用各类顶尖灵材,经大师级灵画师精雕细刻,花费数年乃至于十数年炼制而成的灵宝神像。

    据说每炼成一件,必有神威天降,霞光万道,不说普通的平民,就算是修士,若能全心全意的信仰供奉,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不过这些大多都是记载,或者传闻传说,没有见过实物之前唐楚阳也就是听听看看而已。

    雕刻自己的雕像,唐楚阳打算使用他身上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材料,只需材料从哪里来,唐楚阳只是嘿嘿一笑,再次闭目意沉识海,将不怀好意的目光,锁定了欢快地游荡在识海的小茶壶身上。

    这次唐楚阳也懒得和小茶壶废话,以元神之力将小茶壶拉到身边之后,唐楚阳极为直白地道:

    “如果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奇迹发生,我大约还有一年的寿命,现在我需要你拿出些好材料,如果你不想再次失去主人,等个十万八万年的话,这次最好大方一点……”

    小茶壶左右晃晃,绕着元神化成的唐楚阳转了一圈,紧接着放出一片红光将唐楚阳笼罩,似乎在探测什么一样,良久之后,似乎确定唐楚阳的话是真的一样,不情愿地道:

    “好吧,我可以给你些好东西,但你要十倍还账!”

    “没问题!”

    唐楚阳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命都随时有可能丢掉,他现在还在乎什么承诺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