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三更了,这是还账第6更,还欠3更了……

    什么都不说了,我继续去码字,节操啊,美德啊,什么的,诸位书友看着办……

    ——猪—兔—同—眠—分—割—线——

    唐楚阳的疯狂就来自于造神,因为他想把自己打造成五行大陆上的一座神邸!

    唐楚阳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怎样不可预知的后果,或者会有怎样不可思议的收获,但就像八姑唐云娇说的那样,唐家哪怕是拖延到了一年之后,要么就是全族死在仙塔里,要么就是被高家或者摩云宗并吞。

    尽管几个姑姑都把唐家的未来说的非常乐观,但唐楚阳毕竟不是真正的十六岁少年,他成熟的灵魂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唐家那些女人心底里的绝望。

    所谓的抢夺仙塔,根本就是竭嘶底里的破罐子破摔而已!

    唐楚阳就算再怎么没见识,他看了那么多的典籍,也多少了解了什么是天降神塔,无非就是像买彩票一样,云塔,天塔这样的小奖每个家族或者个人都是有机会的。

    但像仙塔,神塔这种一二等奖,有是肯定有的,但中奖几率放到五行大陆这种人口以万亿计,修士以亿万计的庞大基数上,就显得格外可怜了。

    唐楚阳不认为唐家有那么好的运气,他也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于运气的习惯,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

    仙塔,天降神塔中的第三等存在。看似等级不是很高的样子,但若是把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的神塔加进去的话,就知道仙塔是多么高端的存在了。

    仙塔这玩意儿。就是那些顶尖的大家族,各大王朝的皇族遇到了都得玩命儿争抢,唐家连个中等家族的逼迫都扛不住,拿什么去和那些顶尖大家族去争?

    唐云婷她们的想法是好的,思路也是对的,但可执行几率是却是无比渺茫的。

    之所以明知道不可能,依然还要这么去做。无非就是唐家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而已。

    现在唐楚阳想到了第二条路,尽管还不知道有没有成功的可能,但唐楚阳心底里那种隐隐约约的奇异直觉。让他产生了这种疯狂的造神念头。

    为什么说疯狂呢?

    和上界的天神抢信徒,抢供奉,难道还不够疯狂么?唐楚阳都不敢想象,若是被上界的天神知道了他的作为。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们会怎么对付他?

    不用想都知道那种后果是非常可怕的。但在唐楚阳看来也就那样了,反正就是多活一年和少活一年的区别而已,冥冥中唐楚阳甚至觉得,他这是找到了对付上界天神的办法了!

    至于怎么造神,唐楚阳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比如说唐家刚刚招收的近两千名仆役,就是唐楚阳最容易忽悠的一批信徒。

    让近两千在别人看来无法成为修士的人,变成神印开启。元神激活的修士,这种堪称神迹一般的能力。和神仙手段有区别么?

    在就又是神庙的问题了,要说唐楚阳在地球的时候精通请神的手段,但却不明白请神到底请的是什么的话,那么等他到了五行大陆,连续接触了两个守护神的元神之后,加上炼制了那么多的唤神图。

    唐楚阳已经知道请神是怎么一回事了。

    元神烙印,构建金身,这就是唐楚阳的发现,不论是炼制唤神图的时候,还是炼制观想图,乃至于观神像的时候,唐楚阳一直未曾多想,如今换了个思路之后,他就彻底明悟了。

    神庙里的所谓神像,其实就是印刻了上界天神的元神烙印,再以天地元气构建出天神的金身而已,其实每一名契约了守护神的修士,都是一座移动的神庙。

    区别只在于,凡人供奉的神庙是砖石堆砌而成,而修士的神庙,则是以识海为庙,元神和元气为神像而已,往大了了说,两者之间并未太大区别。

    “嘿嘿,为自己塑造金身,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感觉?”

    唐楚阳嘿然一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他不是个喜欢耽搁时间的人,尤其是在唐家时间并不充裕的情况下,想到什么,就要马上去做。

    要想让人信仰和膜拜,首先得有满足凡人愿望的神迹发生,让一帮被定性为普通人的凡人成为修士,显然就是一件大的不能再大的神迹了。

    唐楚阳心里虽然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但也只是摸着石头过河而已,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或者说该怎么去做,唐楚阳并没有比较明确的计划和步骤。

    但这些都不重要,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做,那就把地球上建庙请神的套路直接搬过来就是,行不行,总要试过了才知道,反正现在的唐楚阳有这样的财力去浪费。

    “拜神总要有神像才成,看来,我显得先弄个自雕像才成,自己雕刻自己的神像,这种感觉,啧啧……”

    唐楚阳啧吧啧吧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终叹了口气,还是先把雕刻神像需要的材料准备好再说吧。

    景云县其实就有不少神庙,大抵上和地球的观音庙,土地庙之类的没有多大区别,天神塑像一般都是泥胎,也有木雕的,最好也不过就是刷了一层金漆的金身雕像罢了。

    不过唐楚阳知道,五行大陆上最顶级的神庙可不是金身,而是使用各类顶尖灵材,经大师级灵画师精雕细刻,花费数年乃至于十数年炼制而成的灵宝神像。

    据说每炼成一件,必有神威天降,霞光万道,不说普通的平民,就算是修士,若能全心全意的信仰供奉,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不过这些大多都是记载,或者传闻传说,没有见过实物之前唐楚阳也就是听听看看而已。

    雕刻自己的雕像,唐楚阳打算使用他身上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材料,只需材料从哪里来,唐楚阳只是嘿嘿一笑,再次闭目意沉识海,将不怀好意的目光,锁定了欢快地游荡在识海的小茶壶身上。

    这次唐楚阳也懒得和小茶壶废话,以元神之力将小茶壶拉到身边之后,唐楚阳极为直白地道:

    “如果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奇迹发生,我大约还有一年的寿命,现在我需要你拿出些好材料,如果你不想再次失去主人,等个十万八万年的话,这次最好大方一点……”

    小茶壶左右晃晃,绕着元神化成的唐楚阳转了一圈,紧接着放出一片红光将唐楚阳笼罩,似乎在探测什么一样,良久之后,似乎确定唐楚阳的话是真的一样,不情愿地道:

    “好吧,我可以给你些好东西,但你要十倍还账!”

    “没问题!”

    唐楚阳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命都随时有可能丢掉,他现在还在乎什么承诺啊。(未完待续。。)

第170章 五味吞气丹    ps:各位道友,兄弟姐妹,老少爷们,大哥大嫂,大姐小妹,请仔细检查一下您的包包,看看还有没有月票,如果有,请投给本书吧,谢谢了。

    人参?

    李万耀此时哪里还拿得出来人参。

    那些人参早就被他卖了个精光,当然顺便也给自己联络了一些关系,毕竟这五十年份的老山参,在市场上也不多见,与百年人参一样都是有价无市的宝物。

    钱?

    钱也被李万耀这个败家子花了不少,不过老爷子倒是有钱弥补这笔亏空。

    但问题是人家要的是人参!

    李万耀扪心自问,换成自己的话,人家还钱回来,自己也是不愿意的。

    这人参可不止七八千万那点钱的问题。

    这李万耀心头转思了万千之后倒是变得光棍了起来:“明阳道长,您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只要解了这誓言。”

    贾可道见眼镜男变得爽快,自己也爽快了起来:“甚好,贫道要你做的事情不多,一,在半月内将老君观与县城之间的路修通,就算是来不及,也要打通山道,让汽车能够勉强开进来。二,贫道这里有份单子,你将上面的药材足量给贫道备齐了。”

    说到这里,贾可道将一张准备好的单子递给了李万耀,随后又说了起来:“今天贫道便为你做法,半月之内,誓言不会生效,但若是你胆敢再次耍滑,哼哼,后果你是知道的。”

    贾可道没有明说,但李万耀不由得后背一阵发寒,哪里还敢迟疑。连连点头,接过单子就当即告辞,双腿发软的朝着观外走去。

    且不提李万耀在生命威胁下疾速离开。去忙碌贾可道交代的事情去了。贾可道在李万耀离开后又拨打了两个电话。

    这两个电话是给大金牙彭喜贵与金大有的。

    电话里就说了一个事情,让彭喜贵和金大有帮着老君观找一些大厨。准备一些山珍海味,备着收徒大礼之用。

    将这些事务处理之后,贾可道便回了厢房,将残次品的赤铜丹炉给取了出来。

    贾可道此时都有些兴奋,这炼丹一说,老君观历代观主的手抄本可是不少。

    可以这么说,老君观的炼丹技术在道门之中都称得上是首屈一指的。

    但随着灵气枯竭,老君观里难得出现一个炼精化气上层实力的道人了。延续两三百年下来,老君观原本储备的丹药也被吃了个干净。

    至少贾可道从懂事开始,就没见到丹药长什么样。

    不过贾可道至少知道一点,只要炼制成功的丹药,即便是最劣等的丹药,也要比什么人参首乌大补汤效力强盛,药力精纯数倍不止。

    这炼制丹药原本就是提纯药性,融合药性,剔除杂质毒质的过程,因而炼制出来的丹药自然不同于药汤之类。

    残次品赤铜丹炉被取出来后。贾可道就皱了皱眉头,太脏了一点了。

    残次品赤铜丹炉有两尺见方,除了上面很明显的几个修补好的大疤之外。里外一身黑灰,颇为呛人。

    想来也是,这尊赤铜丹炉原本就是炸了炉之后修补好的,不过看着修补的手艺,恐怕也不是昆仑山什么仙匠修补,更有可能是童子练手之作。

    在这厢房里是没法清洗了,贾可道索性提着这尊赤铜丹炉就离开了厢房,朝着后山走去。

    路上还遇见了几个忙碌的道童,贾可道随手让一个道童给奥迪斯传话。让其到后山去找自己。

    来到后山清泉处,贾可道便将赤铜丹炉径直丢入了泉水之中。

    扑通一声。赤铜丹炉落入水中,顿时将四周泉水染得漆黑。甚至于有几条被养在泉水里的小鱼都直接翻了白肚。

    好厉害的药力。

    贾可道不由得惊叹一声,那些黑灰自然不是锅底灰,而是丹炉炸炉之后里面药液损坏而形成的黑灰。

    这样的黑灰里自然蕴含着丹药之力,只不过与排除的杂质毒质混合在一起,对人危害甚大,是吃不得的。

    贾可道走得匆忙没有带什么抹布,索性就从道袍上扯了一段衣袖,蹲在泉水旁卖力的擦拭起来。

    没多久,得到消息的奥迪斯赶了过来。

    有了这壮劳力,贾可道也不自己动手,站在一旁指点,让奥迪斯将丹炉擦得更亮一些。

    没法,这赤铜丹炉在昆仑山原本就不是什么高级货色,且不提炸炉一次,就算是没炸炉,也没可能自行清洁。

    那样的高级丹炉可是孕有器灵的。

    奥迪斯忙碌了好一阵子才将丹炉擦得透亮,让贾可道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贾可道在后山寻了一个较为清净偏僻的地方,让奥迪斯将四周落叶碎石清理掉,才将丹炉放在了一块平坦的石头上。

    奥迪斯自然被贾可道驱使去附近把守,禁止道童过来。

    贾可道第一次炼丹,自然不敢疏忽,若是被惊动了,贾可道都不知道这丹炉会不会再度炸上一次。

    不过,那样的话,贾可道还真有点担心老君观会不会受到影响,要知道这玩意再破再旧,也是仙家宝贝,嗯,最次次次等的那种,一旦炸炉的话,指不定就会出现什么意外来。

    贾可道之前也没有怎么研究过这丹炉,这番仔细看去,丹炉整体为鼎炉状,赤红色,四周铭刻着一道道组合起来的符箓,一边一个把手,其上有漏斗状的洞口,却是入药口。

    正上方没有寻常道士所用丹炉的炉盖,塑有一条盘踞其上的游龙,活灵活现,其龙口内通,便是出丹口了。

    丹炉的底部是一个喇叭状的排渣口,周围三足而立。

    整个丹炉的基本情况就这样了。

    贾可道仔细查看一遍,没有发现明显的裂缝之后便放了心,随后将准备好的药材从道德经里取出。

    这些药材都是贾可道事先切碎,成颗粒状,能够很轻易的倒入入药口。

    贾可道这番准备炼制的丹药名为五味吞气丹。

    算是道门之中最为低等的一种丹药,其作用效力就是能够增强呼吸吐纳之法的效用,药力维持一周。

    如此一说,效力不算高,但胜在没有什么副作用,也算是难得的入门级别好丹了。

    由于炼制此丹需要茯苓,首乌,黄芪,人参,地乌这五味药材,因而得名五味吞气丹。(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